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347.归家团圆

书名:盛宠之将门嫡妃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三木游游 更新时间:2020-03-26 23:44:38

  焰卫双子死后,西凉城宁王府安宁如昔。

  叶旌跟叶缨商议,说他想到千叶城去接叶翎。

  百里夙表示反对,说从千叶城上岸的外来人只会越来越多,那里并不安全,不愿让叶旌去冒险。

  但让叶旌意外的是,叶缨同意了。她只叮嘱叶旌,记着此行目的,莫要多管闲事,节外生枝,凡事三思后行,量力而为。

  叶旌自是认真应下,翌日准备好就轻装出行,往千叶城去了。

  百里夙不放心,加派暗卫随行保护。

  叶缨说弟弟长大了,可以外出历练,不能总是护在身后。百里夙说他不管,作为大姐夫,必须保证小叔子的绝对安全。

  正月底,天气转暖,宁王府迎来贵客。

  真的很“贵”,因为是东晋皇帝,专门从晋阳城赶过来的南宫御。

  这趟微服出行,一路上很低调,南宫御带了南宫雯,明面上只另有四个随从。到西凉城,也没有要去皇宫的意思,径直往宁王府来了。

  在门口,南宫御和女扮男装的南宫雯,碰上了专门出去买烧饼归来的方元。

  南宫珩和叶翎成亲时,方元曾去过晋阳城一回,认得南宫御父女,见他们来了,喜出望外,连忙请进门。

  “小七和小叶回来了吗?”南宫御张口第一句就问起南宫珩和叶翎。

  方元摇头:“还没呢,应该快了。”

  南宫御轻哼了一声:“我看小七那个混账,是心野了!”

  “不会,其实阿珩很顾家的!”方元作为大师兄,立刻出言为南宫珩解释。

  南宫御昂首走进宁王府,南宫雯连忙跟上。

  “方师兄,我七哥七嫂一点儿消息都没有吗?”南宫雯好奇地看着宁王府茂密的竹林,边走边问。

  方元笑着说:“离得太远,有消息的话,应该就是回来了。”

  “好想他们呀!”南宫雯闻到香气,视线落在方元怀中抱着的一袋烧饼上。

  方元见状,连忙打开袋子,递过去,让南宫雯拿:“饿了吧?快尝尝,这家烧饼可好吃了!”

  南宫雯用帕子垫着手,拿了一个烧饼,咬一口,眼睛一亮:“真的很好吃哎!”

  南宫御回头,方元连忙把烧饼递过去,南宫御伸手拿过一个,咬了一大口,像是在咬南宫珩,有些嫌弃地继续吃:“还行,就给我们吃这个?”

  方元乐呵呵地说:“伯父和八妹想吃什么,尽管说!”

  叶缨和百里夙接到消息过来的时候,南宫御正跟宋茳和秦徵拼酒,南宫雯坐在方元的厨房里,一手拿着炸鱼,一手拿着大鸡腿,吃得可开心了,身旁还放着方元给她准备的桂花酒酿圆子。

  南宫雯一边吃,一边跟方元吐槽,说她家父皇着急过来,为了节省时间,美其名曰带她体验生活,一路上吃的都不知道是什么鬼东西,真的太太太难吃了。

  叶缨进门,南宫御已有些微醺,搂着秦徵,一副哥俩好的样子,共同开启吐槽南宫珩的模式,宋茳在旁边直笑。

  “老秦,你都不知道!小七小时候,多混账!我最喜欢的花,他竟然偷偷摘了,炖了一锅花花绿绿的汤,说要给我喝!”南宫御拍着桌子说,“若是好喝就罢了,那个味儿……我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嘴里发苦!”

  秦徵完全可以感同身受:“那臭小子住逍遥谷的时候,天天偷喝我的药酒,喝完就往里兑水!我越喝越淡,越喝越没味儿,他振振有词地说是为了帮我戒酒!”

  “伯父。”叶缨叫了一声。

  南宫御抬头见她,笑容满面:“小叶还没回来,都怪我家那个臭小子!别担心,等他回来,我帮你揍他!”

  叶缨见南宫御这样,也没说别的,让百里夙过去陪酒,喝到痛快为止。

  南宫御这些年难得如此放松,南宫雯也很是喜欢宁王府,见什么都觉得新鲜,方元做的美食她都好喜欢,说要跟着学,但她在厨艺上真没什么天分,一出手就差点烧了方元的厨房。

  薛氏和温敏都很喜欢南宫雯,想着跟宋清羽撮合一下。可宋清羽出门在外,万一回来带个媳妇儿呢?于是两个老人家一时也没做什么。

  南宫御和南宫雯父女就在宁王府住了下来,说要等到南宫珩和叶翎回来再一块儿回东晋。

  苏棠作为搞事精,提议跟南宫御打赌。南宫御说,南宫珩和叶翎二月肯定能回来,苏棠说不能。

  等苏棠说赌注是如果南宫珩和叶翎二月回不来,就给晚晚和小糖定娃娃亲的时候,南宫御揪住苏棠就是一顿胖揍!

  苏小糖在旁边开心地拍着小手,觉得好好玩儿。

  苏棠虽然总犯浑,但就是个嘴炮,不至于跟长辈动手,于是被打了一顿,抱着媳妇儿回去求安慰了。

  另外一边,叶旌到千叶城时,是正月中旬。

  永生岛和半月岛上,如今都有叶缨和百里夙安排的人,伪装成普通岛民,密切监视所有可疑的船只和过往行人。

  不过焰卫双子那种级别,且并未靠岸上岛的高手,成为漏网之鱼实属正常。

  叶旌住在永生岛上,每日除修炼外,就是到南岸去看日出日落,等待南宫珩和叶翎归来。

  正月下旬的一天,叶旌如往日一样,在日落时分盘膝坐在南岸的大石上,看着瑰丽的晚霞,和海天相接处下沉的夕阳。

  突然,视线中出现一个黑点,叶旌眸光一缩,坐直了身体。

  黑点渐渐放大,是艘大船。

  不过叶旌看过当初南宫珩和叶翎离开时所乘大船的设计图,明显不一样。

  不明敌友,叶旌发信号,让岛上的人做好御敌准备。为防止是楚明泽归来,叶旌隐入暗中观望。

  落日沉入大海,大船近岸。

  叶尘像小猴子一样,爬到了高高的桅杆上,远眺永生岛,声音清脆地喊了一声:“有人吗?”

  叶旌听到这个声音,神色大喜,冲了出来:“尘儿!”

  “小舅舅!”叶尘开心地冲着岸上挥手。

  叶旌飞身过去,舅甥俩相拥,落在船上,叶旌满面笑容地看向南宫珩和叶翎:“二姐,美人姐夫!你们可回来了!”

  “这是谁呀?我家小弟怎么这么帅了!”叶翎笑着走过来,搂着叶旌的肩膀,揉乱了他的头发。

  南宫珩凑过来:“小叶子,我跟小弟谁更帅?”

  叶尘笑嘻嘻地说:“我知道,小姨肯定说,我最帅!”

  “宝宝抢答正确。”叶翎点头。

  一年未见,叶翎看着阳光俊朗的叶旌,是真有种吾家有弟初长成的感觉。

  叶旌见到熟悉的亲友,特别开心,都没下船,让人把他的行李送上来,大船继续前行,往千叶城去。

  晚膳后,叶旌一手抱着小傲月,一手抱着晚晚,跟叶翎和南宫珩讲起如烟派来焰卫双子,欲抓走秦徵和如意的事。

  这是南宫珩和叶翎离开期间,西凉城宁王府唯一的风波。

  “那焰卫实力十分高强,且百毒不侵,若非美人姐夫设置的机关派上用场,就真麻烦了。”叶旌正色道。

  冰月面色一寒:“可恶!秦国皇室那么些男人,都死绝了吗?竟让如烟那个贱人掌了大权!焰卫与傀儡无异,只奉命办事,心中无善恶,舍命也在所不惜,如烟竟派焰卫出手,说明那绝非她手中仅有的焰卫,不可小觑!”

  蒙璈问:“秦暖暖,你怎么知道焰卫的事?”

  “因为我本来也是被选中当焰卫培养的。”冰月冷声说。

  蒙璈皱眉:“你怎么没有跟我讲过?”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如烟那贱人到如今都不肯放过我爹娘,接下来定然还有后招。我们必须早做打算!”冰月握拳说。

  一提到如烟,冰月就很难冷静。因为当年她在如意身旁,亲历过如意遭受的那些非人折磨,皆是拜如烟所赐。否则,如意跟秦徵,本该很早很早就能有情人成眷属,过上好日子,生生被拆散二十年。

  叶翎点头:“等回家商议一下,看义父义母的意思吧。秦国是必然要去的,只看什么时候。姐姐放心,到时候定给你报仇雪恨的机会。”

  “小舅舅,小弟长得像谁呀?”叶尘问叶旌。

  叶旌笑着说:“像我。”

  这是实话。外甥似舅,很正常。叶尘像百里夙,但叶尧更像叶家人。

  “好想立刻回家,抱抱小弟!也好想小易和小糖弟弟,他们没有忘了我吧?”叶尘问。

  叶旌摇头:“当然不会。”

  叶尘跟叶旌讲了他们到那边去的经历和见闻,比起这边的安宁,那边可是跌宕起伏。

  翌日傍晚,大船在千叶城靠岸,已有马车等候。

  下船上车,到千叶城中过了一夜,主要是照顾孩子们,立刻启程上路太辛苦。

  次日,一行人出发回西凉城。

  临行时,南宫珩笑言,等老南知道他一回来没有先回东晋,肯定要炸。

  一路上,每次停下休息的时候,叶旌都会被南宫珩拎去操练,也是相当销魂了。

  南宫珩美其名曰,这是做姐夫的义务。每天都被打来打去的叶旌表示,在西凉城总被百里夙抓着打架,如今南宫珩也这样。姐夫太有责任心,且实力妖孽,让他压力山大。

  二月中旬,一行人回到了西凉城。

  南宫珩说要给家里人一个“惊喜”,让叶翎带着孩子,其他人都回去,他自己躲起来。

  清早时分,宁王府里的人都才刚起来。

  方元见叶翎归来,神色大喜,跑了过来,抱过晚晚,笑着问:“小叶,阿珩呢?”

  叶翎微叹:“他留在那边当皇帝,让我们先回来了。”

  方元皱眉摇头:“不可能!阿珩才不会稀罕当什么皇帝,不陪你们回来。”

  秦徵和南宫御出现在视线中,叶翎有些意外南宫御竟然在这儿,笑着叫:“义父,父皇。”

  南宫御大步走过来,把晚晚抱过去,眉开眼笑,“乖乖,还记得爷爷不?”

  “爷爷!”晚晚凑过去,给了南宫御一个亲亲。

  南宫御哈哈大笑,秦徵也凑过来,得了一个甜甜的亲亲。

  “义父,父皇,阿珩没回来。”叶翎又说了一遍。

  “哦。”二老同时点头,应了一声。秦徵没恼,南宫御也没骂。

  苏棠抱着迷迷糊糊的苏小糖嗨嗨地冲过来:“晚晚宝贝!我家小糖想死你了!”

  见叶翎身旁没有南宫珩,苏棠问了一句:“南宫老七呢?”

  叶翎叹气:“他没回来。”

  “哦。”苏棠眨了眨眼,立刻转移注意力,抱着小糖去跟晚晚玩儿。

  宋清羽第一时间去看他爹娘,风不易背着包袱回屋补觉,叶旌直接送叶尘回宫去,完颜幽抱着睡着的小傲月回她们母女的住处休息。蒙璈去找蒙婧,冰月去找如意。

  南宫珩躲在竹林里,本以为秦徵和南宫御得知他没回来肯定要暴怒,谁知家里人反应冷淡极了,完全不在意他回不回来的样子!都没人多问一句!

  “小叶,饿不饿?我给你做好吃的!”方元笑容满面地对叶翎说,“八妹也来了,不过好像还没起,一直都惦记着你们呢!”

  南宫珩见真的没人理没人问,忍不住从竹林里飞出来,帅气地落在叶翎身旁,笑着说:“我回来啦!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秦徵看了南宫珩一眼,轻哼一声。

  南宫御给了南宫珩一个凉凉的眼神,继续稀罕宝贝孙女去了。

  苏棠伸手把苏小糖朝着南宫珩扔过来,哈哈大笑说:“南宫老七,你有病吧?你留在那边当皇帝,让鬼丫头带着晚晚宝贝回来?开什么玩笑?鬼才信!就你?恨不得天天黏在鬼丫头身上,会舍得跟她分开?骗鬼呢?”

  南宫御点头:“就是!”

  秦徵点头:“没错!”

  南宫珩抱着苏小糖,好一通揉搓:“小糖糖,我想把你爹打死怎么办?”

  苏小糖一脸呆萌地点头:“好呀好呀!”

  南宫珩瞬间心情好极了:“小糖真乖!苏棠,过来受死!”

  苏棠给了南宫珩一个潇洒的背影:“滚!”

  南宫御被秦徵抢走了晚晚,才想起问南宫珩一句:“小七,见到生你的那个人渣了吗?”

  南宫珩正色:“见到了,特别渣!”

  “你认他了没有?假装的也算!”南宫御眼神危险。

  南宫珩唇角微勾:“我把他弄死了,老南满意不?”

  南宫御一本正经地点头:“我就说,肯定是个人渣!小七你表现不错!”

  “义父,听小弟说,如烟派人来过。”叶翎问秦徵。

  秦徵点头:“小叶,我打算杀回去,你意下如何?”

  叶翎笑了:“带我一个。”

  南宫珩举起苏小糖的小手摇了摇:“还有我。”

  晚晚笑嘻嘻地举起小手:“还有我呐!”

10365 3656576 MjAxOS8wNy8wNy8jIyMxMDM2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7/07/10365_36565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