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28 章(二更)

书名:豪门反派为我冲喜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三花夕拾 更新时间:2019-08-03 13:50:00

  
在毕业之后, 陆宁芝已经许久没有感受到这种每一天的时间如流水而过,几乎被大大小小的事项填满的感觉。

  她就像是一块良久没有汲取水分的海绵, 一朝丢入水中,起先还得花点时间恢复,一旦开始发力,便迅速地吸取着周围的一切知识,不知疲倦。

  而在这小半个月里, 她接触最多的人, 除了沈铮,就是陆小雨。

  说到这, 陆宁芝也有些意外,起先她只想着试着摒弃原书情节带来的影响, 试着平和地和陆小雨交流沟通――

  这倒不是她圣母, 只是说句实话,所谓书的印象,不过是一本小说,就算在记忆里印象深刻,也不过是几句文字。
要真凭借那些文字, 立刻将现实活生生的人定罪,还真没那么容易。

  就像小说里形容她自己为人恶毒, 心机极深, 甚至还联合着家人各种栽赃陷害, 难道她就是那样的人了?

  她倒不是说打着用爱感化的主意,只是目前为止, 陆小雨除了那次怼她几句,做出了点随着性子显得有些任性的事情外,还真没干过别的,她再怎么联想书中剧情,也没法逼自己生出无限怒意。
“加油。”陆宁芝的手机屏幕亮了亮,发来信息的是陆小雨,一桌相隔的位置,刚落座的陆小雨看了过来,眼神里带着鼓励。

  剥离开被抱错的豪门千金,原小说女主的身份,陆宁芝慢慢地看到了那之下,真真正正的陆小雨本人。

  那分明就是一个,普通又不普通的女生。
普通的地方在于,她和绝大部分女生,包括陆宁芝一样,有着各自的小爱好,偶尔丧气,又会努力振作。
不普通的地方在于,她性子里的不服输和倔强,要她在此前的人生里,像是一台不知疲惫不顾损耗的机器,不断运作,努力往上攀爬,达到原本不太可能达到的地方。

  “……首先让我们部门的陆宁芝为大家讲解一下即将要和软件公司对接的档案管理软件需求报告。”行政管理中心的主任向陆宁芝示意,稍微调整了下话筒。

  今天是行政管理中心这段时间工作的阶段性总结会议,请来了集团总部及几位分公司的领导、主要负责人,众人汇聚于此,将会对马上要实施的系统、规章制度进行检阅挑刺。

  这堪比毕业论文答辩,现在已经和同事关系拉近的陆宁芝曾听同事面如菜色的抱怨:“人家毕业论文答辩,一次不过就第二次,而我们集团内部的内审,那是一审、二审、三审……终审后还有最终审核。”
“最可怕的是,毕业论文来的导师,总共就那么几个,意见再不统一,也还能勉强解决,可咱们邀请来的领导、小领导……那数量,啧啧,大家在的部门不同,看到的点也不同,最后的直接结果,就是几乎每个部分都能给你挑出毛病来,甚至他们的需求之间都互相冲突,作为小虾米,只能改、改、改,就算改不出来也得改。”

  陆宁芝倒不紧张,她自认已经尽心尽力,最起码写出来的这份终稿方案,没有辜负她这段时间的付出,向周边点头致意,而后便走到台上开始讲解。

  陆宁芝的注意力在自己的稿中,怯场什么的,不存在的,要是真怯场,她还敢在大庭广众下拍什么vlog吗?那简直是公开处刑,至于下头偶有的小声讨论声音或是人们交头接耳的场面她也完全不受影响,只是从容地讲解着她的方案。

  方案的整体讲解花不了多少时间,重点在答疑环节,按照往次讨论会的规矩,一旦没有疑义,方案便会正式实行,大家看得慎重,问题也一个接着一个。

  方案从头到尾,都是陆宁芝亲力亲为,除却她确实有考虑不全的部分,基本都能给出合理的解释,一番对答如流,异常顺利地完成了这场审核――当然,回去以后还得继续修改。

  陆小雨并未提出什么疑问,这倒不是她对陆宁芝高抬贵手,只是这份方案是她看着形成的,她能察觉到的问题,全都告诉陆宁芝要她自己解决了,现下这份方案从她的角度看,已经算是能达到九十分的答卷。

  趁着台上人更换,陆小雨把刚刚拍的陆宁芝的照片尽数发到了家族群里,没一会,一向潜水的众人像是立刻活了过来,跟风排队地发起了各式各样的“撒花”、“你真棒”系列表情。

  她的眼神在上头停留,露出的神色有些复杂。

  有了陆宁芝这座桥梁,她好像一点点地迈入了那个原本对她充满了距离感的,名为陆家的圈,虽说在相处之间依旧有几分疏离,可这段时间来每天大家的对话,加起来甚至比之前一个礼拜还多,接触多了,她也看到了越多越多的,让她觉得难以理解的事情。

  很多的想不通累积在心底,好像就等哪一天,一把推翻她之前所有的认知。

  ……

  C城的川省火锅多得数不清,门口常年大排长龙,不过凡事当地人到这来吃过,十有八九都会愤愤摇头,直说这从头到尾每一样正宗。
火锅店里常年都是烟雾缭绕,沸腾的锅底,上下浮动的各色香料,充满了攻击性的辛辣香气,人和人之间聊天的欢声笑语,服务员上菜时故意高声报出的菜名……热闹至极。

  陆宁芝最爱吃的就是火锅,只是她爱美又在意身材,像是这类容易发胖又口味较重的东西,她都得节制着一个月最多吃两次。
因为这个原因,每次吃火锅的机会她都格外重视,恨不能把所有她喜欢的菜色都点齐。

  “小雨姐,你看着我干嘛?”陆宁芝吃得满足,一抬头才发现陆小雨在看着她发呆,“是不是我没点你喜欢吃的东西?”在吃火锅前,她特地问了陆小雨的口味,确认对方也吃辣她才选的这家。

  陆小雨一愣:“不是,这些我都喜欢。”她低头吃了一口,刚刚的发呆,要碗里的肉都有些变凉了。

  “这段时间实在太麻烦你了!”陆宁芝眉眼全是笑,“要不是你,我今天也不能这么顺顺利利。”

  “这是你自己努力才做到的。”

  陆宁芝:“反正我心里头知道要谢谢我们小雨姐!”

  “其实……我还真没有想到,你说的火锅,是这种火锅。”

  陆宁芝抬头:“火锅当然要吃大锅了!我猜你说的是那种一人一锅?那个不行,那个没意思!”小锅火锅是邪教!

  陆小雨被逗笑:“其实我一直以为,你只会去吃什么西餐、日料,或者是到哪个星级酒店的中餐厅点上一桌。”

  “不是,小雨姐,你还真以为我是喝露水的仙女啊。”陆宁芝丝毫不觉得自称自己是仙女有什么害羞的,“我不但吃火锅,我还在路边吃烤串呢!不过这话你别让奶奶他们知道,否则他们肯定要说细菌多,不如在家里自己烧烤了,那味道完全不一样好吗?”

  刚下锅的鸭血正好,陆宁芝你一块我一块的分着,只看那直勾勾的小眼神,都能瞧出她的馋嘴,分了没几个,她便也顾不上烫,美滋滋地吃了起来,

  陆小雨看着她吃哪怕此刻心情不大好,都觉得食指大开:“我以前,一直觉得我们这样,是两个世界的人。”她说得随意,伸出手对她和陆宁芝分别指了指,“你知道有种说法叫阶级跨越吗?我以前一直觉得,我和你们之间是有阶级差的,我们过的是完全不同的生活,只有通过百倍千倍的努力,才能跨过这一步。”

  “……”陆宁芝停下了筷子,调了小火,静静地当起了这个聆听者。

  “你看我在集团位置不低,薪水也不低吧?按说不该视野开阔,见识完全不同吗?”陆小雨脸上有点红,“可其实呢,我这也只是表面光而已,提着名牌包穿着只能干洗的套装,在高档的写字楼里,私底下呢,天天等到九点到超市蹲打折,数着自己不知道哪一天才能在这里只靠自己,不用压榨父母的买下房子。”

  陆宁芝想说她懂,可在现在的身份下却又不能说。

  “然后有一天,五百万彩票开奖了,有人过来告诉我,嘿你之前努力了那么久都够不到的地方,其实才是你该待的地方,你说好笑不好笑?我和别人可不一样,换做别人十有八九准保想留在原来的家里,可我偏要来陆家,你知道为什么吗?”

  陆宁芝配合地摇了摇头,她心里知道,就算她不接话,陆小雨也是会继续往下说的,她只是需要一个诉说的平台。

  “因为我不甘心,事情一传出去,人人来和我说我享福了,然后私下说什么我是飞上枝头变凤凰,十有八九嫌贫爱富要去陆家,老家那的亲戚,轮着打电话来给我,说我爸妈……他们听了这件事很受打击,拐着弯地劝我别走,说爸妈这些年来为我做了多少多少,我该知恩,我那时候可真想不开,想破头都不明白,那可是我亲生父母的家,我又不是被遗弃的,怎么如果我想回去,就和千古罪人一样呢?”

  陆小雨说得坦坦荡荡:“我那时候很轴,等到进了陆家门,我就更想不开了,我看得出你们没有不欢迎我,只是对陆宁兰的感情更深,在她的面前,我确实是自卑的,这点我承认,她比我大气,说走就能走,哪怕我和她针锋相对,也绝不会计较。”
陆宁芝帮陆小雨添上了一杯水,她接过一口就喝掉了一半。

  陆小雨指着自己:“我羡慕又嫉妒,可我想,也许我本来也能是那样的,我也能这么坦然地面对失去,面对从高处跌落,也能大气的在那说一句没关系,然后离开,也不会这么斤斤计较比对着一切,卑劣地想着自己在这个家被排挤被歧视不被尊重。”

  火锅的火被陆宁芝关了一段时间了,她越过锅,紧紧地握住了陆小雨的手。

  陆小雨没掉眼泪,她C称飘的这些年,早就练出了金刚不坏之身,在外人面前狼狈地哭泣,那是刚来的新手才做的事情:“其实我得谢谢你,你知道吗?你让我看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陆家。”

  “嗯?”陆宁芝有些惊讶,她分明都没做什么。

  “你可以坦然地在爸面前说,你想要进陆氏,你想要争一争做未来的总裁。”我才会知道,原来我自以为的大家族的重男轻女,自以为的外嫁女不能掺和,都是我的偏见。
“你能迅速地接受一个对你来说有些基层的机会,认真地对待,没有一句抱怨。”我在以你为借口后,终于和爸聊得多了起来,鼓起勇气主动问他,这才知道,我自以为是的明升暗降,其实是一场照顾,也是培养。

  “……芝芝,谢谢你。”

  陆宁芝有些错愕,甚至觉得自己承担不了这么一句谢谢。她真的没做什么,她甚至本来打着的主意,还是要和陆小雨针锋相对一场呢,听着这句谢谢,她甚至有些羞愧。

  羞愧自己因为所谓的自己有小说剧情作为金手指,便带着有色眼镜看人,将分明还没发生的事情归在对方身上。

  陆小雨说完这些,整个人陡然变得轻松起来:“虽然还做不太到,不过我还是会努力地让自己不那么不甘心地看着别人,否则我这辈子也太失败了吧?活得就像个偏激的小怪物。”她自损。

  “没有的,你一点都不奇怪。”陆宁芝郑重地说道。

  “本来就很奇怪好吗?想想你姐姐我以前,好歹也算是个别人眼里的成功人士,和我同龄人里,可有不少比不上我呢。”她在陆宁芝面前很自在,“结果你看,有了更好的平台、家世之后,我反倒把自己整个人搞得一塌糊涂。”

  其实陆小雨没全说,在之前很长一段的时间里,她就像个落水的人,抵御来自周围的一切关心,拥有能够将别人的好意当做恶意的转化能力;然后陆宁芝便这么强行闯了进来,陆小雨看得出,陆宁芝看待她的眼神,从某一天起,变得不一样了。
她不是个需要被讨好、需要小心翼翼对待的□□,而是一个普通的,关系不好也不坏的血缘亲人。

  在陆宁芝面前,她好像能变得坦然,单纯地用自己的能力,给予帮助。

  几乎每天,她都能听到来自陆宁芝那的夸奖――不带有讨好含义,却又有些夸张的彩虹屁,她得承认,每回收到消息的时候,她都很开心,她不知道别人如何,反正她被夸的时候,非常开心,而且这是货真价值地,对她能力和之前努力的认可。

  陆宁芝于她,大概就是……落水的浮木?这样说好像有点肉麻?

  “小雨姐,你笑什么?”陆宁芝有些担心,陆小雨心情变化这么大,可别出什么问题,几天下来,就当是朋友,也有朋友之情。

  “没什么。”陆小雨不好意思,说谢谢已经是极限了,对自家堂妹说什么你是我黑暗的光之类的,也太太太肉麻了吧?她注意到桌上的菜,和因为久未开火上头都飘满了油的锅露出了抱歉的神色,“只可惜今天这场火锅,没有好好吃,倒是浪费食物了。”

  说到这,陆宁芝也跟着遗憾,大家不是常说那句话吗?唯爱与美食不可辜负,尤其这还是她最喜欢的火锅,只是她估计陆小雨说了这么一大通也没心情吃了,才会说这句话。

  “没事,我打包回家。”陆宁芝很快想到了解决办法,笑着对陆小雨眨了眨眼,“我家里可有人能够解决。”

  作为冲喜小媳妇,某人是时候承担起该承担的责任了。

10360 3593605 MjAxOS8wNy8wNS8jIyMxMDM2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7/05/10360_35936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