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14 章

书名: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龙柒 更新时间:2019-07-14 08:43:38

  吃什么了?
  乔韶受到了一万点惊吓!
  “走,带你去找陈诉。”贺深把他手放在自己胳膊上。
  这动作是他们这一两天常有的,这样瘸腿乔才好借力,走路方便。

  此刻……
  乔韶看神经病一样仰头看他:“你……”又问不出口了。
  贺深还反问他了:“怎么,我没资格吃醋?”
  乔韶睁大眼,心里咆哮了一万遍:你有什么资格???

  “陈诉在那。”贺深看向围栏。
  东高的教学楼是环状的,中间镂空,课间休息同学们都喜欢在这边玩。
  陈诉站在最角落的围栏边,手死死握着栏杆,怔怔地向下眺望。
  若非这栏杆高到让人翻不过去,乔韶几乎以为……

  “陈诉!”乔韶喊他,挪着自己的“残废”腿,努力靠过去。
  谁知他这一喊,陈诉浑身僵硬,头也不回地跑了。
  乔韶:“……”
  贺深道:“我抱你的话,很快就能追上。”

  正是晚饭时间,来来往往全是同学,贺深甭管是抱他还是背他,乔韶都会想从这栏杆跳下去!
  乔韶掐着他胳膊道:“我这样也追的上。”
  贺深也没强抱他,毕竟乔韶同学人小脸面大,是个丢头不丢人的汉子。

  乔韶自然是追不上的,他刚到楼梯口,陈诉人影都没了。
  贺深道:“他回宿舍了。”
  陈诉这是在躲着乔韶,他料到乔韶现在的情况上五楼很难,躲他最好的去处就是宿舍。

  乔韶也想到了,他咬牙道:“走!”
  就当锻炼身体了,虽然肚子有点饿。

  两人去了宿舍楼,乔韶坚持上五楼,看得贺深怪心疼的:“真不用我背?”
  乔韶喘息着道:“不用,我不累。”
  贺深看看他额间的薄汗道:“我背两个你上楼也不会出这么多汗。”
  乔韶没好气道:“我能和你比?”
  这人得一米九了吧!
  腿长得都快到他腰了!

  小短腿和大长腿爬楼付出的体力是不一样的!
  当然这话乔韶是不会说的,打死都不会说的。

  贺深捏了捏他的小胳膊道:“你是得好好吃饭,多锻炼。”
  乔韶累得直喘气:“我会的。”
  贺深好心安慰他:“等脚好了,我带你锻炼。”
  “怎么锻炼?”乔韶狐疑看他,别是找人干架吧!

  贺深道:“我运动全能,你随便挑。”
  乔韶挑衅他:“芭蕾舞也会?”
  贺深诧异看他:“你想学这个?”
  “我才不想!”乔韶道,“你不是全能吗?”

  贺深想了下道:“芭蕾这个我真不行,不过我滑冰还行,想学吗?”
  花样滑冰和芭蕾是有点相通之处的。
  但乔韶才不信贺深会花滑,估计就是不良少年常去的那种旱冰场吧!
  “再说吧。”乔韶随便敷衍了一下,根本没当回事。

  说话间他们到了516,乔韶喘了口气后开了宿舍门。
  如他俩所想,陈诉在宿舍里,他端坐在桌子上,面前摊着一张试卷,可看他那模样也知道心不在题上。

  听到开门声,陈诉抬头,看到乔韶后立马站起身。
  乔韶进屋,贺深没进来,他在外头把门关上,直接上锁。
  乔韶:“……”您真行!

  这下陈诉是没处可跑了。
  乔韶连挪加蹦地上五楼,已经体力透支。
  他坐到床上道:“躲什么?”
  陈诉不吭声。

  乔韶喘口气,看向他道:“怕我像他们那样,不理你了?”
  一句话戳到了要害。
  十六七的少年,自尊心是最强的,也是最脆弱的。

  陈诉坐到椅子上,哑着嗓子说:“你不是都听他们说了。”
  乔韶心一紧,问他:“你真的偷过东西?”
  陈诉低着头,放在桌面上的手痉挛着,把卷子都弄褶皱了,他应道:“嗯。”

  乔韶立刻又问:“为什么?”
  这三个字让陈诉一愣。
  知道他是个小偷后,乔韶不该起身走人吗?为什么还要问为什么……
  陈诉终于抬起头,看向了乔韶。

  乔韶也正在看着他,他眼中半点鄙夷都没有,和之前一样清亮透彻,毫无成见。
  他问:“能告诉我原因吗?”
  压低的清脆声音里有着毫无保留的信任,陈诉只觉得鼻尖一酸,汩汩热气涌上来,他的眼眶通红:“我……我以为……”

  乔韶看着他,耐心听着。
  陈诉把这个积压在心头半年多的话给说出来了:“我以为他不要了……我看他丢到垃圾桶,以为他不要那个背包了。”
  乔韶一愣。

  陈诉说得断断续续,可却把整个事情给说明白了。
  他的确“偷”了个东西,一个黑色的书包。
  可他却不是从桌洞里拿的,而是从垃圾桶里捡到的。
  他以为这是没人要的东西。

  陈诉一直都想要一个书包,一个轻便的能够在教室和宿舍间来回装几本书的背包,所以把它带回宿舍,仔细洗干净,晒干,然后用上了。

  那几天陈诉很开心,虽然他独来独往,但有了这个背包,他每天都脚步轻快。
  直到有人惊叫一声:“这不是我找不到的那个背包吗?”
  那是在食堂里,聚集了无数的学生,大家听到动静都看过来。
  陈诉脸涨得通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那人上前道:“这肯定是我的,我妈怕我丢了找不到,在里面缝了名字的。”

  他上前抢过背包,拉开拉链后,翻出了自己的名字。
  这下,食堂里的人看向陈诉的眼神让他如芒在背。
  从那之后,陈诉就成了一个小偷。

  听到这里,乔韶急道:“你为什么不解释?”
  是捡到的,明明是捡到的啊!
  陈诉看向他,无可奈何道:“怎么解释,说我穷到去垃圾桶里捡东西?”
  乔韶道:“可那人真的把它丢垃圾桶了!”
  如果只是丢了东西,乔韶相信陈诉会把书包交到失物认领处。
  可一个垃圾桶里的书包,怎么上交?

  陈诉摇摇头。
  乔韶蹭地站起来:“那人叫什么,我去找他!”
  陈诉道:“已经过去半年了,说什么都没用的。”

  半年……
  陈诉背着这污名,默默忍受了这么久吗。
  乔韶心里很不是滋味。

  陈诉垂下眼眸,继续道:“其实还是我自己不好,是我给了他们会偷东西的印象。”
  乔韶火了:“这怎么能怪你!”
  “就是怪我!”陈诉用罕见的音量说道,“因为我穷,因为他们什么都有,而我连学费都紧紧巴巴勉强凑出来!”
  乔韶愣住了。

  陈诉抬头看他道:“你明白的是吗?乔韶你肯定明白的!家里穷就是错,什么都比不上他们,什么都不如他们!不敢和他们说话,怕被瞧不起;不敢和他们一起吃饭,怕自己吃的东西被嘲笑;不敢和他们玩,因为他们玩的我都……我都根本不知道!”
  乔韶眼眸微睁,嗓子眼像被什么堵上了,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我古怪,我不合群,我穷酸,所以我就活该去偷东西!”陈诉低吼着把压在心头半年多的怨气给说了出来。
  乔韶心里难受死了,他轻声道:“不是……陈诉,你不是的……”
  陈诉一把擦干了眼泪,再抬头时他眼中竟有关切:“乔韶,你千万不要像我这样。你什么都不要去想,什么都不要去碰,别让他们有欺负你的理由。”

  乔韶更加说不出话了。
  他明白了,什么都明白了。
  陈诉家里状况不好,或者说是很穷。
  他自卑、敏感,有着少年人强烈的自尊心。
  他不愿成为同学的笑柄,所以离大家远远的,这反而给同学们留下了古怪的印象。

  意外在垃圾桶里捡到的书包,成了他偷的东西。
  没人质疑,没人想了解真相,因为陈诉穷,因为陈诉孤僻,因为他像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

  一直以来陈诉把这些压在心底,默默忍受着,死都不肯开口说一个字,这时却全说出来了。
  原因是什么……
  只是因为乔韶问了吗?
  不止如此,更因为陈诉觉得乔韶和自己一样,他以为乔韶能够了解,他甚至想……保护乔韶。
  是的,他希望乔韶不要像他这样“犯错”,不要像他这样被人排挤。

  可实际上,乔韶……

  但乔韶看到了陈诉的这份关怀。
  陈诉把他当成了同类,陈诉用这种揭开伤疤的血淋淋的方式来提醒他。
  乔韶怎么忍心让他再度孤零零。

  “我知道了。”乔韶对陈诉说,“谢谢。”
  陈诉怔了下,但很快他嘴角露出了笑容,眼中也有了神采。
  他说:“别怕,我们不用管这些,我们一起好好学习,一起努力,等考上好大学,我们的人生就不一样了!”
  家里穷又怎样,穷得让人耻笑又如何?

  宁欺白须公,莫欺少年穷。
  终须有日龙穿凤,唔信一世裤穿窿!(注1)

  乔韶心里涌动着热流,他用力点头:“我们一起努力!”
  陈诉也点头:“嗯!”

  门外的贺深靠在墙边,嘴角也挂着淡淡的笑。
  莫欺少年穷啊,莫欺少年穷。

  陈诉振作起来,乔韶也有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朋友。
  不只是朋友,更是战友!

  这时,外头响起了说话声。
  一惊一乍的是他们的室友蓝毛:“深哥你堵门干吗?”
  贺深散漫的声音响起:“别进去。”
  蓝毛声调向来又高又嚣张:“怎么,有什么事?”

  贺深张口就是瞎扯:“楼骁在里面。”
  蓝毛惊讶道:“骁哥?我刚还在班里看到他。”
  贺深:“哦,他刚回来。”
  蓝毛狐疑道:“骁哥在,为什么我们不能进去?”
  贺深道:“里面还有他心上人。”

  蓝毛:“!”
  贺深卖起队友毫不客气:“懂了?”
  蓝毛连声道:“懂了懂了!”
  一溜烟跑得飞快。

  屋里的乔韶和陈诉:“…………”
  本来挺难受的气氛,一下子全没了。
  两人都笑出声。

10345 3587953 MjAxOS8wNy8wMi8jIyMxMDM0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7/02/10345_35879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