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11 章

书名: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龙柒 更新时间:2019-07-11 06:40:34

  那件被乔韶扔进垃圾桶的女装,后来又被他给捡了出来。
  原因无他,他怕被吴姨收拾垃圾时看到这女装二字想入非非。
  他能出来念书已经很不容易了,实在不想再让家里人想太多。

  无处安置的白T就这么被他带到了学校里。
  平心而论,这间T恤不看标签是绝对不会知道是女装的,但内领口处的标签是印上去的,撕都撕不下来。

  难得的,贺深同学也有接不上话的时候。
  “嗯……”贺深顿了下道,“那款式不分男女吧。”

  乔韶从床下扯出背包,把里面的白T扔他手上。
  鲜艳的“纯爱女装”四个字映在贺深眼底。
  他不禁低笑出声。

  还好意思笑!
  乔韶气得很:“这是一件女装,你看它腰身这么瘦!”
  贺深把它扯开,远远对着乔韶比了比:“你穿刚好。”
  乔韶重复道:“可它是一件女装!”

  “有什么关系?”贺深道,“标签在内领口,不翻开没人看得到。”
  道理很对,但是……乔韶:“头壳破血可流,女装不能穿!”

  贺深又好笑又有点心疼——越是生活艰难,越是自尊心强,他明白。
  想到这里,贺深有些惭愧,自己这玩笑开得有点过,是真的在欺负小孩了。

  他收起这件女装,说道:“我给你换一件。”
  乔韶:“?”
  贺深走过来道:“你先把身上的衣服脱了。”
  说着他帮忙掀起乔韶的T恤。

  乔韶没拒绝,他习惯了被人伺候着穿衣服,还老实伸直胳膊。
  贺深脱下他的脏衣服,皱眉道:“你……可真够白的。”
  乔韶坐得坦坦荡荡:“还好吧,夏天晒黑挺多了。”

  贺深:“你是没看过我脱了衣服后。”
  乔韶感受到挑衅:“我也给你来一身菜渍,给你个脱衣服的机会?”
  “行啊,”贺深眨眨眼:“我们可以顺便洗个鸳鸯浴。”
  乔韶炸了:“闭嘴!”

  贺深觉得自己这样不好,但是逗小孩实在太好玩了 ,忍不住。
  他拿起乔韶的脏衣服去了洗手间。
  五楼的“高级”寝室里配有洗衣机,贺深给他涂了点洗衣液后把衣服丢尽了洗衣机里。

  乔韶虽然气他胡说八道,但看他这样热心帮忙,也气不了太久。
  出来后贺深道:“等着。”
  乔韶想问他去干吗,人已经走了。

  约莫十几分钟,乔韶冲完凉,贺深也回来了。
  乔韶看向他。
  贺深似乎跑了个来回,声音略微有些喘:“拿着。”
  乔韶接过袋子,看到了里面一件干净的蓝白色T恤。

  贺深道:“你没校服吧?这件挺像我们校服的。”
  乔韶抬头:“你还真……”去买衣服了啊。
  “给男生推荐女装,是我工作失误,这算补偿。”贺深坐到楼骁床上说。
  乔韶看了看这衣服,明显不是大卖场的促销货。

  他正想问问价钱,贺深又来了句:“穿吧,你不穿只能扔了,这码数一般人真穿不起。”
  乔韶那一点小纠结全飞了。
  道个屁的谢,这就是贺深欠他的!
  管他多少钱,他乔韶多贵的衣服没穿过?

  乔韶套头穿好,悲哀的发现,这码数还真是刚刚好,一点不大一点不小,比他之前那件还合身。
  贺深可算忍住了,没把这是件大童装的事实给说出来。
  小乔韶真的太小只了,还好正在发育的阶段,好好吃饭多加锻炼,肯定还会长。

  女装这事暂且翻篇了。
  贺深虽然总惹人生气,但这又是给他洗衣服又是买衣服的,乔韶心里是实打实的感激。
  他道:“药钱和饭钱是多少?我还你。”总不好欠人这么多。

  贺深根本没想让他还,他怕乔韶还了这一个周都得饿肚子。
  转念他又想到乔韶这较真的性子,不还钱八成会觉得自尊心受损。
  他道:“一共四十六。”
  乔韶愣了下。
  他心里想的是可真够便宜的,当然这怔愣也可以理解为觉得数额巨大。

  不等他开口,贺深又道:“我是债主,我来定还钱的规矩。”
  乔韶隐约觉得前方有坑,可他哪里摸得透贺深的脑回路。
  只听贺深继续道:“四十六块钱,分期付款,你每天还我一毛。”
  乔韶:“???”

  贺老板掐指一算:“也就四百六十天,一年多就还清了。”
  乔韶觉得要么是贺深疯了,要么是自己疯了:“这……”
  “来加个微信。”贺深道。

  乔韶拿出手机,贺深扫了下后道:“记住了,以后每天早上第一件事就是给我发微信。”
  乔韶抬头看他,从他这双褐色眼睛里看到的只有认真。
  真的假的?
  普通学生穷到连四十六块钱都要分四百六十天还吗?
  是他太脱离现实了,还是现实就这么魔幻?

  贺深拍拍他脑袋道:“时候不早了,我有事先走了。”
  乔韶还在混乱着:“这钱……”
  贺深接过话道,“从明天开始还。”

  “不是……”可怜乔韶已经没了说话的机会,因为‘债主’已经走了。
  他呆呆地看着手机,盯着微信里多的这个好友。

  他手机号是崭新的,微信也是新建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好友就是贺深。
  贺深的头像是一本书,封面是深蓝色的,一片幽冷的深林,一缕黄色的篝火尤其显眼,坐在篝火边上的人如同被整个世界遗弃了一般。

  鲁滨逊漂流记?
  乔韶分辨出上面的烫银书名。

  贺深的微信名也证实了这一点,他叫——没有星期五。
  乔韶小学时看过鲁滨逊漂流记,记得他后期收留的一个相依为命的小野人叫星期五。
  嗯……
  一个没有星期五的鲁滨逊?
  乔韶眨眨眼,竟品出点可怜巴巴的味道。

  这时开门声打断了乔韶的思路,他赶紧藏起手机。
  陈诉一脸疲惫地回来,眼底的黑眼圈很重。
  乔韶向他打招呼:“忙什么去了?”
  陈诉像是才意识到屋里有人一般,惊醒过来:“没……没忙什么。”

  乔韶站不起来,只能坐床上看他:“陈诉?”
  陈诉有点慌乱地说道:“我看有人给你送饭了,就先去食堂了。”
  乔韶察觉到陈诉是有事不想说,就没再多问,岔开了话题,问他一个课上的题。

  说起学习的事,陈诉精神了不少,坐到乔韶身边给他讲了起来。
  乔韶听得认真,直夸他:“你比老师讲得还清楚!”
  陈诉抿唇笑了笑:“是你听了两遍的缘故。”
  乔韶:“不管,反正老师讲完我不懂,你讲完我全懂了。”
  陈诉心情明显好多了。

  就寝铃要响了,蓝毛也没有要回来的意思。
  楼骁更不用提了,他是个连晚上都不回来的人。
  乔韶挺纳闷的,既然不在学校,还非得留个床位干嘛,浪费资源。

  他和陈诉都睡到了床上,安静了一会儿后,乔韶终于还是悄声道:“陈诉,我能问你个事吗?”
  陈诉小声回他:“怎么?”
  乔韶也压着声音说:“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做个参考……嗯,你一个周带多少钱来学校?”
  这应该不算侵犯隐私吧?乔韶问得挺忐忑。

  陈诉顿了下,说道:“二三百足够了,但我只吃食堂,其实五六十也能行。”
  乔韶震惊了!惊得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五六十?
  五六十美元也不是钱啊!

  陈诉见他不出声,又压低声音说:“别和国际班的人比,他们不一样,我们能吃饱就行。”
  显然不止贺深,陈诉也把乔韶看成小可怜了。
  乔韶回过神了,误会了个彻头彻尾:看来国际班是一个周两三百起步,普通学生五六十起步……
  他凝重道:“我当然不会和国际班比。”
  他是来好好学习的,不仅要向陈诉学习课程 ,也要像他一样做个低调普通不打眼的高中生。

  然而陈诉真不是个普通高中生。
  参照物标准太低,导致乔韶的生活水准越来越小可怜。
  等他知道参照物不太对之后,已经晚得不能更晚了。

  乔韶摸出手机,看看贺深的头像,心里满满都是感激。
  一个周生活费五六十的话,这四十六块钱真是笔巨款了。
  贺深让他分期是怕他饿肚子吧。
  别管这人嘴巴有多坏,心还是挺善良的。

  乔韶点开对话框,给贺深转了一毛钱,备注:谢谢。

  刚出校门的贺深手机响了下。
  他拿出手机,看到消息后,嘴角溢出笑容。
  睁眼瞎楼大爷扬眉:“怎么了?”
  贺深把手机往他眼前晃了下。

  楼骁:“?”
  别说贺深只是晃一下,就是放稳了给他看,他也看不清。
  贺深本来也没想让他看清。

  “我在想一个问题。”贺深道。
  楼骁以为他是聊正事:“嗯?”
  贺深收了一毛钱,回了一条消息后轻声道:“本金46,什么样的利率才能在每天还一毛钱,460天后涨46块钱的利息。”

  楼骁烟都差点掉了:“什么?”
  贺深:“没什么。”
  楼骁看他:“你这理财有问题吧?”
  “是啊,”贺深笑眯眯的,“一辈子都还不完的每天一毛钱。”

  乔韶手机震了下,拿出来一看——
  没有星期五:收到(*  ̄3)(ε ̄ *)。

  这颜表情,乔韶被雷了个里外焦酥。
  

10345 3587012 MjAxOS8wNy8wMi8jIyMxMDM0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7/02/10345_35870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