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10 章

书名: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龙柒 更新时间:2019-07-10 08:41:39

  乔韶回神,看着眼前的贺深:“你刚说什么?”
  贺深根本没看便利袋里的饭菜:“饿了。”
  乔韶给他个白眼:“前一句。”
  贺深知道是那句,反问道:“怎么,难道你喜欢楼骁?”

  “我喜欢个鬼!”乔韶暴躁澄清。
  贺深道:“那就是了,于源溪问的问题是你喜欢楼骁还是贺深,你不喜欢楼骁,用排除法也知道答案是贺深。”
  这话说的,仿佛他不是贺深一样!

  乔韶气得想拿筷子戳他:“别胡说八道行吗!”
  贺深来兴致了:“那你说这道题要怎么解?”
  乔韶还真会这题,他冷冰冰道:“哪个都不喜欢。”

  “哦……”贺深转眼又是一题,“那你喜欢谁?”
  话聊到此处,乔韶根本没把喜欢这两个字当回事,也没想过于源溪问的是哪种喜欢,单纯的乔少爷以为这是朋友、同学、兄弟间的简单的喜欢。
  ——就是最爱跟谁玩的意思。

  乔韶想和谁玩?
  那当然是……
  “陈诉。”乔韶给出最优解。
  贺深眼中染了笑意:“为什么?”

  这还用问吗?
  乔韶拍拍旁边的书本,美滋滋道:“他是学习委员,学习特别好。”
  贺深抓到了重点:“就因为他学习好?”
  “对!”乔韶道,“我是来好好学习的,当然要和学习好的一起玩。”
  “这样啊。”贺深低喃了一声。

  乔韶没听清:“嗯?”
  贺深抬头,看进他眼里道:“那不久的将来,你要为一个人神魂颠倒了。”
  乔韶听清了也没听明白:“什么跟什么?”

  贺深心情很好,扯开便利袋道:“等以后就知道了,吃饭吧。”
  “谁啊?”乔韶被勾起了好奇心,“咱们班成绩最好的不是陈诉吗?”
  贺深把便利袋里的盒饭拿出来道:“不是。”
  “那是谁,林苏?莫笑笑?”
  他抽空看了班里上次的月考成绩,前十名他都记得!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贺深指了指自己。
  乔韶满肚子好奇心就这么被浇灭了:“可算了吧,上次月考你倒数第一。”
  贺深道:“我那时有事,没参加月考。”
  当时有个奥数比赛,他为校争光去了。

  乔韶凉凉道:“还有一个多月就期末考了,我等你从班里倒一翻身做全班第一。”
  乔韶是半道来的,现在是五月,估计也就六月中旬期末考,很快了。
  贺深拆开竹筷:“全班第一?”

  “对!”乔韶笃定道:“只能是全班第一!”
  第二第三都不行!让你嘚瑟!
  贺深慢悠悠道:“这有点难。”

  乔韶心里闷笑:“牛还没吹上天呢,就妥协了?”
  贺深抬眼看他:“你非让全市第一只考全班第一,不是强人所难吗。”
  乔韶:“……………………”

  贺深看了眼菜色道:“这红烧牛肉不错,多吃点。”
  乔韶一口吞掉好大块牛肉,下肚了才冷静下来:“吹,接着吹!”
  全市的牛都要被你吹上天了!
  贺深又给他一块肉:“这么不相信我?”
  乔韶又吃掉,道:“信,你考全国第一我都信。”

  贺深:“又不是没考过。”
  少年组编程比赛拿了好几个全国第一。
  这下乔韶认定这是个吹牛大王了!
  哪来的全国第一?
  试卷都不统一,高考也没谁敢说自己是全国状元!
  乔韶懒得拆穿他。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把午餐给解决了。
  楼骁买了两份饭,菜色很好,比乔韶在餐厅吃的四块钱一份的强不知道多少倍。
  饭菜被吃得干干净净,贺深看他:“吃得也不少,怎么这么瘦?”

  乔韶这才发现自己吃得是真不少。
  好大一份红烧牛肉都进了他的胃,米饭也吃了一整盒,还喝了小半份蘑菇汤。
  他在家时胃口不好,吃五分之一的米饭都能让吴姨乐开花。

  “挺好吃的……”乔韶解释道,“这个牛肉好吃。”
  尤其在某人吹牛的背景音下吃牛肉,特别下饭。
  乔韶说这话戳到了贺深,他神态有些复杂。
  ——小矮子真可怜,牛肉都没怎么吃过吗。

  得亏乔韶不会读心术,否则他得把几千块的神户牛肉糊贺深一脸。

  中午没人在教室吃饭,本来还有几个女生偷偷瞄瞄,但因为贺神气场太强且肆无忌惮,她们不敢靠近打趣,只能遗憾去食堂。
  乔韶吃饱喝足,贺深收拾垃圾时,他问:“饭钱是多少?还有药钱,我……”
  他话没说完,老唐来了。

  唐煜一眼看到乔韶,走过来问:“脚踝怎么样了?要不要回家休息?”
  听到回家二字,乔韶立马神经紧绷:“不用!老师我已经好了!”
  唐煜喜欢乔韶不愿耽误学习的劲头,但也怕他受伤严重:“可别硬撑着,回家休息一两天不碍事。”
  乔韶怕自己不是回去休息一俩天,而是从此消失在大家面前。

  他道:“真的不用,我不想回家……”
  贺深接过话道:“我看不要紧,没肿起来应该不严重,不影响听课。”
  唐煜点点头,应了下来,他又问乔韶:“对了,你爸妈电话多少,我去查记录没看到。”

  乔韶神经一绷,他是故意没留的,怕的就是老师给老爸打电话。
  “我爸不常在家的,手机我也打不通。”这没撒谎,乔总会议缠身,白天的手机都是助理负责,乔韶平时找爸都是给孙叔打电话。
  当然乔宗民每晚都回家,乔韶很少给他打电话。

  唐煜愣了下:“这样啊……那你妈妈……”
  他刚提起妈妈二字,乔韶的脸立马雪一样的白,眼神也一片灰茫,空得像是没了灵魂。
  唐煜话都说不下去了。

  贺深眉心一拧,岔开话题道:“时候不早了,老师,我送他会宿舍午休。”
  “好,好的。”唐煜回神道,“快去吧,一会儿午休铃要响了。”

  “乔韶?”贺深低声唤他。
  乔韶回神,血色慢慢涌上来,眼眶透着点强压不住的红晕。
  贺深心下一紧,没多问。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贺深比谁都了解,也正是因为太了解,所以看到这可怜巴巴的小孩,才额外惦记。
  有些苦楚,只有尝过的人才明白其中滋味。

  到了宿舍楼,乔韶被贺深一句话给吓回神了。
  “再不回答,我就当你要抱抱了。”
  乔韶惊恐转头,像看魔鬼一样看着贺深。

  瞧他终于恢复正常,贺深也松了口气:“背还是抱,数三个数就默认是……”
  “都不用!”乔韶压低声音说。
  贺深道:“扶你爬楼太慢了。”
  乔韶凑近他低声道:“这么多同学,我让你背着还要不要脸了!”

  贺深道:“那就抱呗。”
  乔韶肝疼:“那我坟头都长草了!”
  贺深一脸惊奇地看他:“你又不是女生,还怕授受不亲?”
  “这是授受不亲的问题?”乔韶认真道,“这是尊严的问题!”

  贺深一愣,被他逗笑了。
  乔韶坚持道:“你回去吧,我扶着扶手就行。”
  “走吧。”贺深架着他的小胳膊道,“送佛送到西,我可是接受了老唐委托的。”

  乔韶见他不在作妖,认真爬起楼。
  刚到二楼,就碰上了一群打闹的男生。
  也不知是哪个班的小子冒冒失失的,拎着个垃圾袋还在跑跳。
  乔韶总觉得那袋子不稳,可惜他腿脚不便,心有余而力不足,于是……
  垃圾袋糊了他一胸膛。

  男生错愕回头,看到同学胸前一大片菜渍傻眼了:“对……对不起!”
  乔韶:“……”
  贺深拧眉:“在楼道里乱跑什么。”他怕扯到乔韶的脚,刚才没敢拉开他。

  男生连声道歉,惭愧得要死。
  乔韶虽然很不爽,也知道这男生不是故意的,他道:“没事……不要紧。”
  男生道:“你脱了我帮你洗衣服吧!”
  乔韶不想在光天化日下暴露,摇头道:“不用了,我自己洗就行。”
  男生又道:“那我赔你钱……”

  “不用不用,”乔韶摆手道,“洗洗还能穿,不用的。”
  说着他看向贺深道:“我们走吧,上去得洗个澡了。”
  那男生一脸局促,只能不停道歉。

  两人好不容易上五楼,宿舍里一个人没有。
  乔韶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心情灰败。
  贺深问:“你衣服在哪儿?”
  乔韶幽幽看他。

  贺深一愣:“你不会就这一件衣服吧。”
  这也太惨了。
  乔韶的眼神更幽怨了:“还有一件,就你哄我买的那件纯爱女装。”
  

10345 3586746 MjAxOS8wNy8wMi8jIyMxMDM0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7/02/10345_35867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