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8 章

书名: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龙柒 更新时间:2019-07-08 08:47:33

  现在的高中生懂得都挺多,乔韶因为环境问题接触少,贺深却是常年被“拉郎配”。
  他和楼骁经常在一起,时不时被女生围观,起初他俩还以为这些姑娘是要来告白,后来……
  贺深在见识了‘贺攻楼受’‘楼攻贺受’‘贺楼互攻’的迷之群名后,大彻大悟。
  告白是不存在的,红娘倒是扎堆了。

  “见多识广”的贺深不以为意,还向乔韶解释:“搞|基的意思就是两个男生谈恋爱,放心,咱们是纯洁的同学关系,不搞。”
  乔韶听他这解释,还不如不听!

  “她们怎么会这样想?”乔韶怪尴尬地问他。
  贺深抬头,看了他一眼道:“大概是因为你长得好看。”
  乔韶:“???”
  贺深又指了下自己,补充道:“你知道的,我也很好看。”
  乔韶脸黑了:“抱歉,这我不知道。”

  贺深笑眯眯的:“也对,我这不叫好看,应该是帅。”
  乔韶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并不帅!”
  贺深:“那是英俊?”
  乔韶:“不英俊!”
  “酷?”
  “不酷!”
  贺深换了个思路:“原来在你心中,我很漂亮?”
  乔韶:“………………”

  “那个……”怯生生的女声响起,之前溜走的俩女孩又回来了,她俩双颊绯红,眼睛亮得犹如小太阳,“虽然很不想打扰你们,但是你们有请假条吗?”
  这俩本来兴奋地跑远了,后来想起本职工作,只好再摸回来,万万没想到竟听到了如此劲爆的对话!

  乔韶虽然懂得不多,但看她俩这表情再想想自己和贺深那幼稚到外婆桥的话,一时间……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贺深对俩女生微微一笑:“你看他这脚踝都肿成这样了,会没有假条吗?”
  说着他还握住了乔韶的小腿。
  俩女生:“!!!”

  乔韶深感画风不对,俩女生已经完全忘了自己的工作,满脑子都是啊啊啊的土拨鼠尖叫。
  最后当然没检查请假条,俩女生还好心提醒道:“教室有摄像头,你们小心些。”
  乔韶没反应过来。
  贺深向她们道谢,俩女生脸蛋红扑扑地激动离开。

  乔韶后知后觉地明白了,他在内心咆哮:他和贺深要干什么见不得人事,才需要小心摄像头!
  他看向贺深:“你为了不扣分,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乔韶有假条,贺深当然没有,要是真检查了,他就得被扣分。

  贺深道:“能不扣自然是不扣的好。”
  乔韶:“清白还没学分重要?”
  贺深可占理了:“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翻译下就是腐眼看人基,本人真不基。”

  还压上韵了!
  乔韶算是明白了,对付这家伙的招数就是闭嘴,和他讲道理,只会被他的歪理给拐出银河系!

  其实闭嘴也不行,贺深一句话就让他破功:“说起来,你不基吧?”
  乔韶想死:“我不!”
  “嗯。”贺深道,“那么继续之前的话题,难道在你心里,我居然是漂亮那一挂的?”
  乔韶真想用残废脚踹飞他:“滚!”
  贺深眼中全是笑意,觉得这小孩真有趣,和他聊一聊,他连续熬夜的疲惫一扫而空。

  搞|基这事算是翻篇了,涂好药后贺深又道:“你这的确是比早上厉害了一些。”
  乔韶道:“上午我是不会回去的,等下午的体育课我请假回寝室休息。”
  贺深看了他一眼:“到时候你就该去医院了。”
  乔韶不出声。

  贺深顿了下,忽地起身把他们的课桌往后挪了挪。
  他们的桌子在最后排,后面空荡荡的,往后挪也不会妨碍谁。
  乔韶不知道他在搞什么:“干嘛?”

  贺深道:“照顾爱学习的好学生。”
  乔韶一脸懵,又是什么跟什么?
  贺深转身出去,没一会儿拎了个板凳回来。

  正常情况下同学们坐得都是和课桌配套的椅子,而贺深找来的这个却是个窄窄的矮凳。
  他把凳子放在了课桌前头,对乔韶说:“脚伸过来。”
  乔韶这下明白了,他把脚伸过去,刚好搁在了矮凳上,贺深抬头看他:“高度如何?”
  饶是嫌弃死了这个嘴巴坏的不良学渣,此刻乔韶也满心热气:“刚好。”

  贺深道:“就这样吧,应该会舒服些。”
  的确是舒服多了,不倒控着,脚踝的压力小了太多。
  乔韶是恩怨分明的人,他觉得贺深人还是很不错的。

  这时贺深又从自己课桌里拿出一摞书,道:“起来下。”
  乔韶没想太多,撑着课桌站起来:“高度可以的,不用再垫了。”
  他话刚说完就发现贺深是把书本放在了他坐着的椅子上。
  乔韶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

  贺深把他按回到垫了书本的座位上,笑眯眯道:“这样你坐最后一排也不用怕被人挡住了。”
  说着他坐在他旁边,撑着下巴看他:“你可真够矮的,垫了六本书才勉强和我平视。”
  乔韶:“…………”
  收回前言,贺深这家伙这辈子都不会和‘很不错的人’划上等号了!

  后来乔韶当然没有垫着书本上课,他就差没把这六本书扔贺深脑门上了!
  第三节课,乔韶一整堂课都没理贺深。
  贺深头埋在书本里,也不知道是在睡觉还是在打瞌睡。
  反正乔韶不信他是在听课。

  下课铃声一响,有个挺为难的问题缠上了乔韶。
  他坐了一上午,虽然竭力避免喝水,但新陈代谢不会停止……他想上厕所了!
  下堂课是物理,乔韶本来就跟不太上,再憋着听,只怕脑子会乱成一团。
  必须去解决下这个重要问题。

  乔韶见贺深一动不动,以为他睡了。
  他不想惊动这家伙,只想自己去上厕所。
  谁知他费力撑着课桌站起,前桌的宋一栩就大声道:“乔韶你要去哪儿?小心你的脚!”
  乔韶:“……”

  这大嗓门一喊,那埋在书里的男人睡眼惺忪地抬起头。
  “吃午饭了?”贺深问。
  乔韶嘴角抽搐:“还有一堂课。”
  贺深打了个哈欠:“你这是要去哪儿?”

  乔韶只得坦白道:“上厕所。”
  “哦,”贺深道,“我带你去。”
  乔韶真不想麻烦他,可贺深都醒了,也不好拒绝。
  乔韶只能认了,顺便祈祷这家伙别整什么幺蛾子。

  一班教室离着厕所有点远,要横跨整整五个班级,他们这一瘸一拐地走来,引起了不少人的注目。
  贺深见乔韶踮脚走得费力,问道:“我背你?”
  这一群人又一群人的,乔韶还要脸的:“不用!”

  贺深也没再说什么,只是觉得这小胳膊太细了,一点不像个十六七的高中生。
  这小孩之前的日子到底怎么过的,是受了什么样的亏待才会发育这么迟缓。

  好不容易挪到厕所,乔韶累得不行。
  贺深十分自然地来了句:“扶着墙,我给你tuo裤子。”
  乔韶立刻道:“不用,我自己来!”
  贺深道:“你自己怎么来?”
  乔韶道:“我一只手就行!”

  贺深看他一眼:“紧张什么?都是男的,占不了你便宜。”
  乔韶是连公厕都没去过的人,本就适应不了这样排排放的小便器,他胡乱找了个借口:“男的怎么了?不是还能搞|基吗!”
  贺深幽幽道:“我又不和你搞。”
  乔韶一时语塞。

  “行了,老实点,回头弄疼你……”
  “不……”
  哐当,有人听不下去了。
  厕所门开了,手插在裤兜里,嘴上叼着烟的楼骁死鱼眼的看着这俩人。
  “老贺,”楼骁吐了个烟圈道,“这就是你拒绝校花告白的原因?”
  

10345 3586137 MjAxOS8wNy8wMi8jIyMxMDM0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7/02/10345_35861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