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6 章

书名: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龙柒 更新时间:2019-07-06 08:42:34

  乔韶懵了,他活了十七年,此时此刻遭遇的事绝对可以计入最丢人排行榜,至少名列前三!
  ——他被人给举起来了!
  像大人拎小孩一样,从腋下给生生举起来了!

  被举了三个台阶,乔韶找回了自己离家出走的声音:“放我下来!”
  声音大到响彻宿舍,亏了这会儿楼里没人,要不得引出一堆人围观。
  始作俑者耳朵动了下:“你脚踝不是疼吗?”

  疼又怎样?
  人活一口气,丢头不丢人!
  乔韶悲愤回头:“哪有这样的!”
  真被人看见,他乔韶还当个屁的好学生,他就是东高第一笑话!

  贺深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因为生气而睁得更圆的眼睛:“哦,你不喜欢这样……”
  乔韶气得舌头打颤:“谁……”谁他妈会喜欢被人举起来!
  贺深把话说完,“原来你更喜欢公主抱。”
  乔韶:“………………………………”
  这瞬间乔韶想的是,如果楼骁敢把他揽腰抱起,他就拖他一起滚下楼梯,同归于尽!

  贺深放他下来,作势……
  乔韶顾不上脚踝疼了,威胁道:“你真那样,我就和你拼了!”
  “本来只是开个玩笑,”贺深又被勾出恶趣味:“现在真想试试了。”
  乔韶肝疼:“你!”

  贺深怕他站不稳再摔了,好歹说了句正经话:“你要怎么上楼?”
  乔韶死死握着楼梯扶手,道:“单脚蹦上去。”
  贺深好心提醒他:“蹦五层?”
  乔韶还一个台阶没蹦呢,腿就开始软了。

  贺深向来冷淡的眸子里带了点笑意:“来。”
  乔韶警惕看他,誓死不从。
  “怕什么,”贺深语出惊人:“都是男的,我还能强x你?”

  乔小少爷何曾见过如此无耻之徒,脑袋都断电了。
  贺深握住他胳膊,轻而易举把他背了起来。
  乔韶:“……”

  贺深身体前倾,将他背得更稳了些:“老实点,摔下去我可不负责。”
  乔韶手搭在他肩膀上,还在懵了个懵。

  贺深已经开始爬楼梯,他背了个人,脚步却丝毫不慢。
  乔韶可算冷静下来了。
  虽然这家伙是个实打实的混蛋,但背他上楼这份情还是得记着的。

  回到宿舍,他被贺深放到了床上,坐稳后乔韶抬头看贺深,瞧他一口气上五楼,连气息都没变,不禁心中嘀咕:什么见鬼的体格?果然是横行霸道的校霸,估计都是打架练出来的。

  贺深看了看他的脚踝,皱眉道:“有点肿。”
  乔韶也看过去,倒没发现两个脚之间有太大区别。
  其实这会儿他已经没那么痛了,尤其是这样平放着不动弹,更是没多大感觉。

  这时贺深在他脚背上按了下,乔韶呲了一声。
  贺深抬眉看他:“疼?”
  乔韶强撑着:“还好。”
  贺深垂眸又看了会儿道:“给你爸妈打电话,去医院拍个片。”

  乔韶心一跳,立刻道:“不行!”
  他这拒绝得太干脆太利落,让贺深有些诧异。
  乔韶哪敢给老爸打电话?
  这事要是被家里人知道,他几乎能知道后果是什么!
  休假回家都是小事,他怕老爸给学校换个新操场,爷爷给宿舍楼安俩电梯,姥爷把医务处给整成三甲医院……

  “不行不行!”乔韶想想都可怕,也顾不上楼骁是个混蛋,几乎是哀求道,“不能打电话。”
  贺深看得出乔韶是真的很抗拒。
  这不符合逻辑。
  普通高中生,有这样请假回家偷懒的好机会,怎么会不好好把握?
  除非他有的是一个不想回、不能回的家。

  贺深想到去卖场里捡便宜的小个子,又想到开学时背着被褥独自报道的小乌龟,再看看他这明显营养不良的瘦胳膊瘦腿……
  “等着。”贺深站起身。
  乔韶拿不准他要去干吗,只能抬头看他。

  贺深道:“不想回家的话,就快点好起来。”
  说完这话他推门出了宿舍。
  乔韶从未跟上过校霸的脑回路!
  他也想立刻马上好起来,可是要怎么快?
  不过……乔韶打量着自己的脚踝,他觉得不太严重,骨折的话不会这样轻松。

  乔韶试着动了下脚,一阵刺痛袭来,他轻吁口气,不敢乱动了。
  惨啊。
  开学第二天就扭了脚,他这求学之路坎坷不断。
  乔韶倒在床上,盯着床板发呆。

  宿舍楼很安静,住校生都去跑操,走读生还没来校,偌大个宿舍楼里估计只有舍管。
  男寝离着操场很近,但516在最南边,和操场是两个方向,又因为开空调的缘故关着窗,所以外头的动静是一点都传不进来。
  躺在床上的乔韶很快就浸到了这无法言说的静谧中。

  他心一跳,想去把窗打开,可惜脚踝一落地,钻心的刺痛袭向大脑,让他低吟一声。
  乔韶立刻从枕头底下掏出手机,戴上耳机。

  约莫两首歌的功夫,宿舍门开了。
  贺深回来了,拎了个便利袋。

  听到动静,乔韶摘下耳机坐起来,贺深瞧他脸色似乎比之前更白了些,道:“很疼的话别强忍,我带你去医院。”
  他没再说打电话给他爸妈的事。
  乔韶立刻回道:“不用!”
  贺深道:“万一骨折了呢?”
  乔韶笃定道:“不会!”

  贺深看他一眼,悠悠道:“同学你的名字叫CT机?”
  乔韶:“……”被噎到了。
  贺深也没勉强他,他将便利袋放在床铺上,半蹲在乔韶面前。

  乔韶这会儿看到了便利袋的东西,是一些药和冰敷袋。
  校医要八点才上班,他是去校外给他买药了?
  虽说很嫌弃这个横行霸道不守规矩的校霸,但此刻乔韶心里还是热乎乎的。
  也没那么坏嘛,还是很有同学爱的。

  贺深给他喷了药,又抹了药,最后还放上了冰敷袋。
  一连串动作麻利熟练,根本不用看药品说明书就能准确控制剂量。
  乔韶看得惊讶,心里品了品又回过味来了——不良少年大概是这样吧,时不时和人干架,受伤了就得自己抹药,所以对这些跌打损伤的药物如此熟悉。

  这么看,当个校霸也不容易。
  乔韶对他的成见又降了那么一小指甲盖。

  一切搞定,贺深叮嘱他:“上午别去了上课,休息下看看,如果能消肿就不用去医院,否则必须去拍片。”
  乔韶点点头,模样挺乖,眼里嘛,不当回事。
  贺深也没再多说,反而问了另一个事:“到底哪个班的?”
  乔韶眨了下眼,道:“六班!”

  贺深扬眉:“那我去跟六班班主任说一下你的情况?”
  难道才半天功夫,自己不在六班的事实就被戳穿了?
  校霸这么闲的吗!
  乔韶顿了下,觉得也没什么继续瞒下去的必要了,他道:“一班。”

  贺深当然没那闲工夫去六班看乔韶在不在,他只是早上见到了唐煜,猜这小子昨天是随口骗他。
  唐煜是一班的班主任,能被他扶着出来,只能是自己班的学生。
  他昨天累得很,一整天都在神游太虚,好像进教室时的确有听到转校生的字样,但却没怎么留意。

  贺深掀起眼皮看他:“这次没撒谎了?”
  乔韶道:“你干嘛非得知道我在几班?”
  反正不和你一个班!
  贺深拎了拎便利袋道:“方便讨债。”
  乔韶:“……”

  贺深看了下时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休息吧。”
  乔韶点点头,临贺深要走了,他才小声了说了句:“楼骁,谢了。”
  虽说梁子结得不小,但忙也的确帮了,乔韶是个善恶分明的人。

  贺深怔了下,心里想的是——谢我就是了,谢楼骁做什么?
  楼骁来了?不可能。这个点那小子还在做梦吧。
  乔韶显然是对他说的:“药钱是多少,我还你。”

  贺深回过味来了,原来这小孩把他当成楼骁了。
  说来也是,他昨天睡在楼骁床上,会被误会也正常。
  贺深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没解释:“再说吧,以后有的是机会。”

  嗯?
  乔韶看看推门离开的人,也没法追上去还钱。
  不过……也的确有的是机会,反正一个寝室的。

  乔韶不舍得耽误课。
  抹了药冰敷后,他的脚没肿起来,而且只要不碰到就不会太痛。
  陈诉给他带了早餐,和他确认了好几遍后,才扶他下楼,一起去了教室。

  第一节课是老唐的数学课。
  唐煜一看乔韶来了,忙道:“再休息休息,刚开学课程不紧,落下了老师给你补。”
  乔韶说:“老师我已经好多了,不严重,而且是坐着上课,没事。”
  人都从宿舍下来了,唐煜也没再说什么,只正儿八经把乔韶给表扬了一顿,赞叹他这热爱学习的积极劲。

  乔韶心里美滋滋的,深感自己向着好学校又迈进了一步。
  唐煜道:“你这样很不方便,这阵子就让陈诉……”
  他话没说完,一个声音响起:“老师,我可以照顾他。”

  听到这声音,乔韶呆了。
  他转头,毫无疑问的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男生站在教室门边,个子高的仿佛要顶到门框,他正看着乔韶,嘴角似笑非笑,左眼还眨了下。
  乔韶:“???”
  国际班的校霸来他们班做什么?

  很快老唐又给了乔韶一记重锤:“行啊,你俩刚好是同桌,照应起来也方便。”
  乔韶一脸惊悚,以为自己幻听了。
  同桌?
  他和楼骁?
  

10345 3585311 MjAxOS8wNy8wMi8jIyMxMDM0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7/02/10345_35853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