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5 章

书名: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龙柒 更新时间:2019-07-05 08:43:29

  贺深是被热醒的。
  睡觉的时候空调开到了19度,怎么还热?
  他睁开眼,才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一层被子。

  纯蓝色的空调被算不上多厚,但对于一个在夏天空调下还要luo睡的人来说,这简直是不能承受之热。
  他掀开被子,脸色很不好看。

  众所周知,贺神常年缺觉,所以起床气很重,尤其是补觉未遂的情况下。
  此刻他周身气压很低,想看看是哪个混小子扰了他睡眠。

  贺深一眼就看到旁边床上的“小虾球”。
  别怪他这样想,实在是这可怜巴巴缩成一团的家伙,像极了剥了皮的虾球。
  ——睡成这样,是有多没安全感。
  这样想着的贺深,起床气瞬间散了大半。

  叮铃……
  午休结束的起床铃响了。
  不用贺深出声,那小虾球砰的“弹”开,顶着毛茸茸的短发坐了起来。

  这下贺深看清了他的脸,小巧且精致的五官,带着三分稚气和七分茫然,瘦小得像个小姑娘。
  “初中生?”贺深认出了他,这名字脱口而出。

  乔韶睡得迷糊的脑子转动了,他一抬头就看到逆光而立的男生。
  中午的阳光很胜,在寝室里肆意铺洒,此刻却被眼前这高个子给挡住了,细密的阳光像是在努力翻越一般,在他头发肩膀上探头探脑,织就了一层淡淡的光晕。
  一个激灵,乔韶醒了!

  “你怎么会在这?”贺深又问了一句。
  乔韶抓住的却是前一句话:“你说谁是初中生?”别以为他没听到,他听得清清楚楚,楼骁叫他初中生。

  贺深低头看看这盘腿坐床上、气势犹如炸毛猫的小孩……
  他没说什么,只是伸出手,在他毛茸茸的脑袋上按了按。
  话不用多,动作代表一切——不是初中生的话,怎么会这么矮?

  乔韶:“……”
  贺深被他这表情给逗得嘴角微扬。
  乔韶何曾受过这样的屈辱,他一把打开贺深的胳膊,跳下床和他对峙:“我是东高的。”还比你大一岁呢弟弟!当然这涉及一点麻烦,乔韶忍住了没提。

  贺深慢悠悠问:“高几?”
  乔韶:“高一!”
  贺深心里有数,嘴上还道:“没见过,骗人。”
  乔韶脱口而出:“我是转校生,今天刚来这个学校。”说完他反应过来了,屁啊,高一十七个班,楼骁每个人都记得吗!

  贺深当然不会全部记得,但乔韶这么有辨识度的同学,他哪怕只有一面之缘也忘不了。
  “真是高一的?”贺深故意用不信的语气问,“几班的?”
  乔韶受不了他这质疑语气,就要把一班给喊出来坐实自己高中生的身份。

  最后关头他稳住了,这家伙明显在套他话,他才不要交老底!
  哪个班的位置离着国际班最远来着?
  乔韶道:“六班。”
  贺深又问:“叫什么?”

  傻子才告诉你!
  乔韶道:“要上课了,拜拜。”
  说完他穿好鞋子,一溜烟出了宿舍。

  跑到一楼时,乔韶遇到了交完查寝记录的陈诉。
  陈诉看他气喘吁吁的,问道:“怎么了?”
  乔韶思忖一下:“我可能得罪了校霸。”
  放往常他没什么好怕了,别说是一个校霸了,成千上百个校霸,韶哥也不在怕的。
  但现在,他来东高是要好好学习的,第一天就惹了事,他怕自己老爸趁机找借口把他掳回家。

  陈诉哪知道他心里这些弯弯绕绕,他诧异问:“楼骁回寝室了?”
  “是啊!”乔韶想想那画面就愁得慌,“我一回去他就睡那儿了。”
  陈诉挺纳闷的:“他从来不回寝室睡觉的。”
  他倒是想到了516的半个舍友贺深,但他打死也想不到乔韶会分不清贺深和楼骁。
  毕竟这俩是同桌,谁能想得到同桌一上午的两个人,因为某人的睡姿,连对方的脸都没见到过。

  乔韶道:“反正他今天回去午休了。”
  陈诉道:“楼骁虽然很凶,但只要别惹他,他也不会胡来。”
  乔韶幽幽道:“我差点把他闷死,算不算惹到他。”

  陈诉吓一跳:“你做什么了?”
  乔韶道:“就把他的空调给关了。”哦,顺便给他盖了一层棉被。
  陈诉缓过劲,笑道:“没事的,他应该也没这么小气,嗯,你别担心,他很少回宿舍的,以后见到他的机会不多,尽量躲开就行。”

  乔韶想到自己谎报班级,还没透漏姓名,应该没问题?
  不管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反正他要留在东高,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下午的时候,他的学渣同桌直接翘课了。
  乔韶眼不见心徜徉,听课听得更认真。

  课间的时候,前桌的宋一栩看着乔韶空了一半的桌子,叹气道:“真羡慕深哥啊,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自由如风。”
  乔韶十分鄙夷:“一点都不像个学生。”
  宋一栩道:“这倒是,他真是我见过的最不像学生的……”好学生了。
  铃声吞没了宋一栩最后三个字,于是乔韶又错过了认清学神的好机会。

  晚饭的时候,乔韶找了个僻静地方给家里人打电话。
  虽然打了三通电话,但内容基本一致。
  乔韶说的话总结一下就是一个字:“好!”
  甭管对面问啥,他统一回答,全是好。
  为了踏踏实实安安稳稳,靠自己实力在东高拿个好成绩,乔韶很“忍气吞声”了!

  上过晚自习,乔韶回了寝室,进门前他还是有点忐忑的,不想再和楼骁迎面撞上。
  好在陈诉说的没错,楼骁的确是不常回寝室,中午那次午休是破天荒,一个学期难遇几次。
  乔韶推门进屋,屋里谁都没有。
  陈诉是今天的值日生,回来的晚,蓝毛嘛……鬼知道这小子去哪儿了,重点是楼骁不在!

  乔韶心情倍棒,趁着没人赶紧洗澡,早早上床。
  快要关灯时,陈诉回来了,瞧着有些疲倦。
  乔韶探出脑袋看他:“怎么这么慢?”值日生有四个人,应该很快就打扫完了吧。

  陈诉顿了下,说道:“打扫完卫生,我又在教室背了会儿单词。”
  乔韶眼睛一亮,记下了。
  这才是好学生,抓紧一切时间学习!

  蓝毛是踩着就寝铃回来的。
  他回来后倒也没吵闹,洗了个澡上床睡觉。
  查寝老师听到了动静也只是敲敲门说:“下次早点回来。”没进屋就走了。

  乔韶躺在床上,回忆自己这一天的学校生活,心里美滋滋的。
  虽然不幸遭遇一个校霸室友,一个学渣同桌,但乔韶也认识了陈诉宋一栩这些正经同学。
  尤其是陈诉,简直是他在东高的榜样!
  为人低调,专心学习,成绩也很不错,是优等生没错了!
  以后他要好好向陈诉学习,紧跟他的步伐,做好学生。

  在对未来的美好畅想中,乔韶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五点半,残酷的起床铃叫醒了睡梦中的少年。
  乔韶坐在床上发呆,陈诉已经开始洗漱:“快点,早操要点名。”
  对哦,住宿生要跑操……

  乔韶很想倒下再睡会儿,但是……
  一咬牙,乔韶起床了!
  拼死拼活住的校,怎么能倒在第一天!

  他迷迷糊糊地洗漱,迷迷糊糊地下楼,迷迷糊糊地站队,迷迷糊糊地开始跑步。
  偏偏这天还起了大雾,乔韶这魂不守舍的后果是,在跑了不到半圈,他摔了。
  老唐是每早跟操的,看到乔韶这样,立刻过来问:“怎么样?”
  乔韶只觉得脚踝处像断了一样的疼,但他好强,说道:“不、不要紧。”
  额头都滚汗了,肯定不是装的。

  唐煜道:“先出列吧。”
  乔韶是在最后一排,再停下去后面的班级都要跟上来,他只得单腿蹦出去。
  老唐给他看了看脚踝,说道:“有点扭到,不过没肿起来,早上校医不在,我先送你回宿舍。”
  男寝离操场很近,与其坐在操场边干愣,不如先回去。

  乔韶道:“不用的老师……一会就好。”
  “那哪行?”唐煜道,“这会儿还好,赶紧冰敷下,压一压。”
  乔韶也怕严重了惊动他老爸,不再强撑了:“那麻烦老师了。”

  唐煜把他扶起来,两人往男寝走去。
  刚到宿舍楼,碰到踩着清晨浓雾来学校的贺深。
  唐煜起初没看清是谁,瞧这大个子还以为是教职工,说道:“你好,能搭把手吗。”
  一会儿要上五楼,他怕弄不动乔韶。

  贺深上前道:“老师您快去跟操吧,我送他上楼。”
  一听声音唐煜就知道是谁了,他刚想叫名字,贺深又道:“楼梯窄,两个人弄也不方便,我自己可以。”
  唐煜对贺深是一万个放心,于是道:“那你记得给他冰敷一下,实在不行就来找我。”
  贺深应了声,扶住了乔韶。

  乔韶听声音也分辨出是谁了,就近看到这张脸,心如死灰。
  完蛋了……
  他竟然落到了校霸手里!
  贺深看他脸色发白,问道:“很疼?”
  乔韶只好装可怜,以启发校霸残存的良心:“疼……”

  贺深眉心微蹙,在上楼梯时一用力,把乔韶给抱了起来。
  乔韶:“!!!”

  

10345 3585011 MjAxOS8wNy8wMi8jIyMxMDM0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7/02/10345_35850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