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4 章

书名: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龙柒 更新时间:2019-07-04 08:40:31

  语文课风平浪静。
  乔韶对文言文比较苦手,但好在开学一般是学现代文。
  第一篇就是朱自清的散文荷塘月色,语文老师是位文质彬彬的四十岁大叔,为了调动气氛放了段凤凰传奇的荷塘月色。
  这歌00后们欣赏不来但基本都听过,谁还没陪爷爷奶奶去蹦过广场舞?

  音乐播放得很嗨,声调很大,乔韶怀疑语文老师是要唤醒睡梦中的同学,比如他身边这位。
  老师一片良苦用心,可惜效果不大。
  起初乔韶看同桌的胳膊动了下,以为睡神终于醒了,以为自己终于得见同桌真颜,并与其划清界限了。

  谁知他同桌背对着他打了个哈欠,继续睡。
  唯一不同的是姿势变了,本来是趴在胳膊上,现在是脑袋贴在桌面上,长长的胳膊垂在了课桌下。
  乔韶瘪瘪嘴,瞅了眼他的胳膊——就觉得有点眼熟,真的熟。
  大概这些手长腿长个子高身体结实的男生都长一个样?

  想到长、高、结实这几个词,发育有那么点点慢的乔小韶很心塞。
  罢了罢了,现在是上课时间,不宜想入非非。

  第二堂课结束,是要做课间操的。
  如果说贺深不用交作业,乔韶只是鄙视的话;那他不用去课间操,就是羡慕嫉妒恨了!
  不是乔韶想偷懒,而是他不明白,这么个睡得死去活来还不运动的懒货是怎么长这么高的!
  人比人,好气哦。

  他前桌是个笑起来有对小虎牙的男生,叫宋一栩。
  宋一栩招呼乔韶:“走吧,课间操迟到是要扣学分的。”
  乔韶瞥瞥同桌:“他呢?”校规里写着呢,学分低于一定程度是要请家长的,严重了还会通报批评,更严重了还会劝其退学。

  宋一栩笑道:“他不在乎的。”贺神随便拿个奖,学校就奖他几十分,那分多得够他任性挥霍好几年。
  乔韶当然不知实情,他想得也很符合逻辑——那睡神都弃疗了还会在乎学分?家长估计都来烦了,学校巴不得扣光分清扫门户呢!

  乔韶起身时看了眼陈诉。
  陈诉在第二排,已经先走了,乔韶便和宋一栩一起出了教室。
  宋一栩是个话痨,比一板一眼的陈诉八卦多了:走到钟楼,他神秘兮兮地说这儿是约会圣地,月黑风高时,手电筒一照全是野鸳鸯;走到高三教学楼,他说这是修罗地狱,走出来就是大罗神仙,走不出来就一命呜呼……

  乔韶听得直乐呵,两人没多会儿就到了操场。
  东区一中的操场挺大的,稳稳装下三个级部的五十多个班。
  每个级部都有一两个特殊班级,别的班都穿着清一色的蓝白校服,唯独那几个班里全是便服,而且人数仅是普通班的一半。

  乔韶心里明白,那些估计就是国际班或特长班了。
  他伸长脖子瞄了瞄,没看到楼骁。
  想也是,校霸怎么会来做课间操。

  课间操又让乔韶为难了,他根本不会。
  他身旁的宋一栩纳闷了:“你们学校以前不是这套操吗?这不是全国统一的?”
  全国统不统一乔韶不知道,反正他的学校是不做的。
  他们有击剑、马术、射击、高尔夫球等一连串必修运动,真不会再浪费时间集合做操……

  当然这话不能说,说了宋一栩得笑掉大牙。
  乔韶含糊道:“我以前身体不好,没怎么出过操。”
  瞧瞧他的小身板,宋一栩了然道:“那你现在能行吗?要不去找老师要个假?”
  “不用不用,”乔韶心虚道,“现在早康复了。”
  宋一栩热心道:“没事的,你跟着做就行,动作简单得很。”

  的确说不上难,尤其乔韶还因为转校生的缘故在最后排,前面一堆“老师”,跟着瞎比划也能对付。

  万万没想到,他们课间操回来,睡神还在睡!
  乔韶真心纳闷,这家伙都不用尿尿的吗,膀胱这么好?
  不是一般人呐!

  第三堂是物理课,这是乔韶最怂的一科。
  高一学的知识不难,但聚精会神的乔小韶听得也是七窍通六窍——一窍不通!
  中途有道题,乔韶读题都读的一脸懵,物理老师竟然撑着课桌说:“来个同学上来解一下。”

  乔韶瞬间紧绷,解……解什么解,这知识点还没讲呢,谁会!
  让乔韶更紧张的是,物理老师的小眼神飘到他这边了。
  不会吧……
  乔韶才认真听了三节课,距离好学生还有一大段距离,实在胜任不了这样艰巨的任务。

  “贺深。”物理老师叫了名字。
  乔韶半晌才反应过来这叫得是自己的同桌。
  睡神仿佛死了一般,连老师点名都无动于衷。

  乔韶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用手推了他一下。
  虽说要远离学渣,但也不能见死不救。
  不过推完他又有点后悔,醒了又怎样,这睡了三节课的学渣能会那道明显超纲的物理题?
  物理老师叫他上去,八成是要他出丑,顺便让他站着清醒清醒。

  “贺深?”物理老师又叫了一下。
  乔韶已是仁至义尽,不会再推了。
  本以为老师会亲下讲台,一巴掌把这货扇醒,谁知老师推了下眼镜,换了个人:“陈诉,你来解一下。”

  乔韶:“???”
  这样算了?
  叫了两声没人理,您就这么算了?
  老师您的尊严呢!拿着教鞭来把这家伙抽醒啊!

  半天功夫,乔韶学得咋样不好说,三观却是被刷新了。
  果然不管做什么,做到极致都很牛。
  当差生当到这个境界,乔韶有点服。

  最后一堂是思想政治,在全班昏昏欲睡的氛围中迎来了午餐时间。
  乔韶已经对身旁那一大坨东西视若无睹。
  反正他除了睡觉就是睡觉,乔韶仿佛没有同桌。

  下课铃响起,乔韶看了眼贺深。
  宋一栩道:“千万别叫醒他,他起床气很大的。”
  乔韶:“……”关键是叫得醒嘛!

  “没想叫他,反正睡觉又不消耗热量,也就不用吃饭了。”
  宋一栩:“嘿,是这么回事,热力学第一定律!”

  谈话间,乔韶看到陈诉的视线在这边飘了下。
  乔韶刚看过去,陈诉别开视线往外走。
  乔韶道:“陈诉,等等我。”
  陈诉脚步一顿。

  乔韶又转头对宋一栩说:“一起去吃饭?”
  宋一栩本来笑呵呵的,这会儿愣了下道:“你要和陈诉一起啊?”
  乔韶道:“对啊,我们一个寝的,早上多亏他带我去教务处。”
  宋一栩连忙摆手道:“你们去你们去,我和别人约了一起。”
  乔韶没想太多,应道:“那好,我先走了。”

  陈诉看着乔韶追上来,也没说什么。
  乔韶道:“之前那道物理题好难,你居然解得出来。”
  陈诉一直淡淡的面上有了点温度:“解得不算好,过程很累赘。”
  乔韶说:“怎么会,我读题都读不懂。”
  陈诉一谈到学习,话就多了:“不难的,用到的也是我们之前学过的……”
  两人聊了一路物理题,乔韶受益匪浅,对这位室友越发有好感。

  如陈诉说的,食堂性价比很高,四块钱买到两菜一汤一饭,让乔韶震惊不已。
  四块钱啊。
  他寻常一顿饭,四百块钱也打不住啊。
  陈诉花的更少,只用了三块钱!
  这可真把乔韶给稀奇坏了,满脸惊喜藏不住。

  陈诉面色越发和缓,说道:“很合适对吧,肯定吃得饱,你敞开吃就行。”
  乔韶连连点头,说道:“的确太合适了。”

  餐厅二楼。
  贺深拎着杯冰美式,强行让自己清醒下。
  楼骁没法抽烟,只能叼根棒棒糖,问他:“你这是又熬了几天几夜?”
  贺深转头看向一楼:“有个单子很赶。”

  楼骁嘎嘣一声咬碎了棒棒糖:“悠着点,年纪轻轻得至于吗,钱是赚不完的。”
  贺深没接话,他眸子微眯,在一楼熙熙嚷嚷的人群里看到个熟悉的小矮子。
  楼骁又道:“先吃饭吧,下午你去我寝室补觉。”
  反正他从不回寝室,而贺深又不住校没床位。

  贺深随便应了声,再定睛看去,已经看不到那小孩了。
  楼骁留意到他的视线,问道:“怎么了?”
  贺深道:“高中部食堂还对初中生开放了?”

  楼骁道:“初中部在三里外,开放了他们有时间过来吃?”
  “也是,”贺深收回视线道,“看来我真得好好补觉了。”这缺觉都缺出幻觉了。

  东区一中有午休的,而且是强制午休。
  走读生要两点才准进校门,住校生是一点后不准出寝室。
  乔韶在午餐后和陈诉分开了,陈诉中午要查寝,乔韶只能自己回去。

  他开门时想着,屋里估计一个人没有,蓝毛不像会午休的安分人,校霸就更不会了,陈诉又去查寝了,看来今天中午他要独守空寝……
  这念头还没在脑子里逛完,他就被开门后的冷气给冻得一哆嗦。

  靠!
  谁把空调开这么大,要冻死人吗!
  大夏天的,乔韶顶着寒风走进寝室,赶紧找到遥控器,把空调关了。
  “神经病啊,”乔韶嘟喃着,“调这么低是有多怕热!”

  话刚说完,他就看到了三号床上躺了个人。
  男生睡得很沉,细碎的短发散在枕边,因为闭着眼,没了那懒散冷淡的神态,更多了些疲惫与倦怠。
  他五官生得很好,因为是侧躺着,所以鼻梁显得更加立体,下巴和脖颈线条也趋近完美。

  两米的单人床对他来说似乎也不算长,他蜷缩着一双长腿,无处安放。
  有点嫉妒的乔韶想着:长得高有什么用,占地方!

  空调开这么冷,“楼骁”却只在腰间搭了一条薄的不能再薄的毛毯,是真的都不怕冷。
  乔韶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心里琢磨着——趁他睡,给他穿女装的可能性。

  哦,他手头没有他能穿上的大码女装,呸呸呸,他才没有女装,什么尺寸的都没有!
  算了,先报个小仇。

  乔韶暗搓搓地把自己的被子抱过来,给他盖了个严严实实。
  怕热是吧?
  那就给你加加热!

  

10345 3584678 MjAxOS8wNy8wMi8jIyMxMDM0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7/02/10345_35846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