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2 章

书名: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龙柒 更新时间:2019-07-02 19:36:44

  被扔在天鹅绒上的白色T恤很无辜。
  它的款式很普通,除了码数小,和男款几乎一模一样。
  但它的确是女款,肩膀窄一些,腰也更细。

  乔韶盯着它看了好一会儿,心塞塞。
  他……只是发育慢了点,怎么就沦落到穿女装了!
  那个临时工……
  乔韶眼睛一眯,找到罪魁祸首了。
  是那个高个子男生,是他推荐他买的,他一个售货员怎么会分不清男装女装!

  好啊,竟然捉弄他。
  乔小韶抓起白T塞到了垃圾桶里,仿佛扔的是那个懒懒散散的高中生!
  坐到沙发上的乔韶同学气呼呼的:东区一中是吧,等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晚上的时候,乔宗民回来了。
  乔韶刚洗完澡,头发湿|漉|漉的,出来看老爸:“香港那么个国际大都市,都留不住您过个夜吗。”
  乔宗民一天坐了六小时飞机,还在会上和人大骂了一场,有够累,可再累也得回家才睡得着。
  他道:“你小子懂什么?居家好男人的准则是天黑必回家。”

  乔韶甩了甩头发道:“开什么会啊,非得去那么远的地方开。”
  乔宗民解了领带和袖口,把儿子推到了洗手间里:“你老子是去视察的,把人叫来还查个屁,我说你这毛病能不能改了,洗了头发就吹干,感冒了很好玩?”
  乔韶道:“哪有那么容易感冒。”

  乔宗民没说什么,找了吹风机给他吹干。
  一米八五的大男人,做这事却熟练得很,似是做惯了,都形成身体记忆了。
  乔韶不自觉的皱了下眉,透过镜子乔宗民看到了:“怎么?头疼了?”他低沉的声线里有些紧张。

  “没。”乔韶道,“都说不会感冒了。”
  乔宗民的手明显顿了下。
  不等乔宗民又说什么,乔韶便道:“我说爸……”
  “咋?”乔宗民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乔韶透过镜子看他:“你是不是很难过啊。”

  乔宗民没听明白。
  乔韶咧嘴一笑:“看到我这茂盛浓密的秀发,是不是羡慕得眼都绿了。”
  年过四旬,被脱发困扰的乔总扎心了,他给了乔韶一个爆栗。
  乔韶捂着头:“君子动口不动手,秃顶不可怕,乔宗民你可不能做小人。”

  “你这崽子,”乔宗民撸了袖子,作势要揍人,“我看你是皮痒了!”
  乔韶脚底抹油,溜得飞快,顺便还给乔宗民关了门:“老爸你身上臭死了,赶紧洗澡吧!”
  乔宗民又骂他一句,转眼倒是看到了浴缸里放好的热水和架子上早就给他准备好的换洗衣服。
  他嘴角收住,心里很不是滋味。

  开学这天,乔韶一大早就起床了。
  他是住校生,得早点去把东西收拾好。
  乔宗民刚挂断电话,乔韶听到他是在把工作延后。

  乔韶立刻道:“你别去送我,我自己就行!”
  乔宗民:“那怎么行,头一天开学,我怎么能不送你。”
  乔韶瘪嘴道:“可拉倒吧,我是去念书的!”

  “那又怎样,哪个学校会不让亲爹送儿子?”
  乔韶瞅他。
  乔宗民道:“放心,我找了辆宝马送你,保证不起眼。”
  乔韶还在瞅他。
  乔宗民又摘下自己的手表:“这样总行了吧。”
  乔韶仍旧在瞅着他。
  乔宗民哭笑不得:“你说,我身上哪不合适我都换了。”

  乔韶出声了:“您不想引人注目的话,除非整容。”
  乔宗民:“……”
  乔韶提醒他:“谁让你整天抛头露面上新闻上杂志的!别去送我哈,你去了我就给姥爷打电话说你揍我!”
  乔宗民惹不起自己的老丈人,只能放这小子自己去了。

  乔韶家离着东区一中不算远,打个车二十分钟就到了。
  他拖着个行李箱,背着捆好的两摞棉被,活像逃荒的。
  其他住校生的行头也和他差不多,但他们都有父母跟着,不用自己背。

  乔韶虽然是自己来新学校,却心里不慌,到了校门口,他冲着门卫大爷咧嘴一笑就问出了宿舍的方向。
  门卫大爷听说他是转校生,热心给他指了指宿舍楼,还赞他:“可以啊小伙子,第一天报道就自己来,能干。”
  乔韶谦虚道:“没什么啦,我比同班同学都大一岁,独立点也是应该的。”
  他走了,门卫大爷还愣了下,大一岁吗?瞧那小身板怎么像小了两岁。

  校门口通向男宿舍楼的回廊边。
  贺深盯着那坨球状物看了好一会儿。
  也不知是哪个班的学生,瘦瘦巴巴、小得可怜,扛着被褥的模样像是要被埋了。
  从他的角度看不到球状物的脸,只是背影贺深就觉得有点熟悉。
  ——很像那个捡便宜的初中生。

  “看什么呢?”他身边的人问他。
  贺深收回目光,想到那小个子“负重前行”的模样,笑了下:“看到一只小乌龟。”
  同伴愣了下:“嗯?”
  贺深摇摇头:“没什么。”
  同伴不是个爱追问的性子,直接道:“走吧,不早了。”

  乔韶哪知道自己在被忽悠买女装后又成了小王八,哦是小乌龟,但也没区别!
  此时小王八,啊呸,是乔小韶已经上了宿舍楼。
  他在516室,五楼最靠南边的房间。

  一口气扛着这么些东西上五楼,乔韶得死在这楼梯上。
  好在正是开学的时候,上楼的人很多,有热心的同学主动帮忙,乔韶也不“独立”了,连声道谢,接受了满满的同学爱。
  帮忙的同学得知他在516室,视线晃了晃。

  乔韶不明所以。
  这同学拍拍他肩膀道:“兄弟,加油!”
  乔韶:“???”
  同学把他的行李放在五楼的楼梯口,便脚底抹油,溜了。

  什么情况?
  516室闹鬼吗?
  乔韶搓了搓脸,振作起来:怕个鬼,他自己就是最大的鬼!

  推门进屋,热闹的景象让他有些意外。
  说好的闹鬼呢……
  这是个四人间,意外的宽敞明亮。
  靠窗台的是面对面的书桌和配套的书架,靠门的是上下铺的四张床,中间过道不算窄,但此时堆满了东西。

  坐在左侧书桌前的是个染了蓝灰色短发的小个子。
  小个子脚搭在书桌上,鞋都没换,模样嚣张跋扈。
  屋子里有两个大人,从他们的视线看出都是这位小个子的家人。

  年纪大的女性在张罗着被褥和衣服,男性在拆行李,什么平板笔记本手机,各种违禁品层出不穷。
  见到乔韶进来,蓝灰发少年扬着下巴,问道:“转校生?”
  乔韶觉得这小子有点欠揍。
  少年又问:“叫什么?”

  乔韶默念一遍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忍住了,说了自己的名字。
  “乔少?”少年笑道,“你这名字好,天生的少爷命啊。”
  乔韶懒得解释是哪个字。
  少年收了腿,从椅子上站起,让乔韶心塞的是,这明显个子不高的家伙竟然也比他高了一小截!

  少年扫了眼他的行李,挺好看的眼睛里划过一丝鄙夷:“可惜你这日子过得离少爷有点远啊。”
  乔韶:“……”
  见他闷不出声的,少年没了兴致,瘫回到椅子上,戴上耳机听歌。

  这时乔韶才发现右边书桌前还有个男生。
  他和左边的嚣张少年形成鲜明对比,他安静地坐在那里,心无旁骛地做着一张试卷。
  男生穿着校服,戴着一副旧眼镜,桌面上干净整齐,没有任何与学习无关的东西。
  只是他存在感太低,乔韶一开始都没留意到他。

  “你好。”乔韶冲他打招呼。
  男生抬头,神态安静:“你好。”然后低头做题。
  连自我介绍都没有吗?
  乔韶有点明白了,他这个516室,虽然不闹鬼,却也聚齐了“牛鬼蛇神”。

  四人寝里来了三个学生,第四位还不知去向。
  乔韶盯着两个空着的下床,也分不清哪个是自己的。
  哪个都无所谓,自己这被子总不能放地上,先找个床位放下吧。
  正这么想着,他把被褥放到了左边的下床上。

  这动作刚做完,就听一声惊呼:“艹,你找死啊!”
  乔韶一愣。
  只见那蓝灰发少年蹭地跳起,摘了耳机冲过来道:“别动这个床位!”
  说着他直接抱起乔韶的被子,倒是没扔到地上,而是放到了右边的下床。

  乔韶:“……”这是做什么。
  少年道:“不作就不会死,这个床位是宿舍禁忌,不想挨揍就别碰!”
  乔韶一脸问号:“怎么?”

  少年凶巴巴地瞪他:“穷鬼少问,总之想好好上学就别去惹他!”
  乔韶又怔住了……穷鬼啊,哪能想到他这辈子还有机会被人安上这俩字。

  一直没动的安静男生放下了试卷,走过来道:“你的床位在这边,我来帮你铺床。”
  蓝灰发少年哼了一声,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
  乔韶也懒得理他了,和那不正常的小鬼相比,眼前这个男生更像正常学生。

  “多谢,”乔韶道,“我自己来就行。”
  男生道:“没事,你是转校生吗?哪个班的。”
  乔韶道:“一班的。”
  男生抬头看了他一眼。

  乔韶问:“我们不是一个班的吗?”宿舍的话,难道不是按班分配?
  男生道:“我是一班的,另外两人不是,他们是国际班的。”
  国际班啊……
  乔韶懂了,富家子弟集中地,难怪蓝毛小子这么嘚瑟。

  男生态度温和了许多,说了自己的名字,也向乔韶解释了一下宿舍的情况。
  东区一中是半走读的学校,不强制住校,所以住校的学生也就占了五六成,一般情况下是按班级分配的,但乔韶是转校生,自己班的宿舍都住满了,可能就516还有个空位子,所以把他安排进来了。

  乔韶可不会这么以为,他怀疑是自己的哪位家长在动手脚。
  ——五楼是四人寝,条件比楼下的六人寝好很多。

  男生叫陈诉,乔韶比较好奇的是,他不是转校生,为什么会被安排在这个寝室里,看得出他和蓝毛关系冷淡,相处得很不好。
  当然这可能会戳人痛处,乔韶没问。

  两人整理完床铺,陈诉道:“我带你去教务处吧,你应该还要领些东西。”
  乔韶赶紧应下:“好!”
  他俩出了宿舍,陈诉才向他解释:“不要去三号床,也不要和三号床的人说话。”
  乔韶好奇了:“为什么?”
  陈诉看了他一眼:“你以前的学校里没有这种人吗?”

  哪种人?
  乔韶以前的学校太不具备参考性。
  陈诉斟酌了一下,解释道:“很凶……谁都怕他。”
  乔韶懂了,校霸嘛。

  他以前的学校也有,就是他自己。
  当然他靠的不是凶,而是他那闪瞎人眼的家世。

  陈诉嘱咐他道:“总之你离他远点,学校领导都拿他没办法。”
  乔韶认真点头,他是来好好学习的,才不会靠近问题少年。

  忽地陈诉扯着他胳膊把他拉到柱子后。
  乔韶眨眨眼:“怎么了?”
  陈诉道:“楼骁又在欺负人。”
  乔韶:“楼骁?”
  陈诉解释:“就是三号床那人。”

  乔韶明白了,他悄悄看过去,想把校霸的脸记下,以后绕道走。
  然后……
  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男生个子很高,白皙的手插在口袋里,散漫站着的模样仍像没睡醒一般。

  是那个……是那个……
  乔韶哪里会忘?
  是那个骗他买了女款T恤的临时工!
  原来这家伙还是个到处欺负人的不良少年!

  楼骁是吧。
  乔韶记住了!
  

10345 3584177 MjAxOS8wNy8wMi8jIyMxMDM0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7/02/10345_35841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