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白二十三章 什么样才算是良人

书名:巧女喜当家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破九霄 更新时间:2019-10-10 13:52:38

  武运从舅舅家搬出来以后,也是紧巴巴的过日子,平日在沈小鱼的铺子代卖一些东西,也只算是勉强度日。

  沈小鱼是明白京都城的生活的,如果只是做一个芝麻绿豆的小官,日子还真是不能说富裕,俸禄少也没有什么灰色收入,没有家世背景家族支持的人,还真是只能做到“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这种事情,还真是遥远了。

  “袁师傅也不在乎那点东西,不行我送的时候,把你名字也带上,心意到了就行了。”沈小鱼说道,她和武运也算是老交情了,这点小事都无所谓了。

  武运连忙摇头:“这可不行,你也是有婚约的了,你送东西再带上我名字的,让人家怎么想?”

  “说的也是,那你自己想辙吧!”沈小鱼一呲牙,都穷成这样了,讲究还不少,不过她也并不讨厌武运这样的靠谱,就说:“我铺子新来一批活,帮我做个办成?”

  她做东西主要就是看最后的精雕细琢,前期只需要做个大概就行,这些费心思的活,直接包出去也不错。

  武运一听,赶紧追上去:“这好事你就得找我!”半成品不需要费什么心思,赚钱算是最容易的了,这好活可不能落到别人手里去!

  傍晚的时候,沈小鱼先带着武运去了铺子,孙嫂子看武运来了,就笑着说:“武公子来了啊,正好这有件东西卖出去了,这钱也结算了啊!”

  武运一听还有钱拿,很是开心。

  沈小鱼把需要的木料和图纸都给武运看一看,然后说道:“做个大概就行了,钱也提前结算给你,这些东西,三天应该不成问题吧?”

  武运看了看图纸,就说:“没问题,不过这些花样你确定你的手做的出?”木雕和其他的东西不一样,若是手不稳,很是容易就留伤,看沈小鱼画出来的花样,武运直咋舌,这钱也就沈小鱼有这本事赚!

  沈小鱼说道:“慢慢做就是了,天色也不早了,回吧!”然后大家七手八脚上了门板,一路往家走。

  到了巷子口,武运就分道了,虽说都是在一个大宅子里,但是武运住的院子是封隔开的,不顺路了。

  秦怀瑾此时看到巷子口的沈小鱼,也没有着急进门,就在门口等了等,目光看了看武运,稍微皱眉,不过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晚上沈小鱼去钱月梅那送了甜品蜜饯,胡叔看沈小鱼的劲头,对钱月梅可是比对她自己都上心。

  “这样好的姑娘,嫁到谁家都得烧高香,偏偏就……”胡叔小声嘀咕着,偏偏这秦家人脑子都有病,真不知到底怎么想的!

  晚上秦老爷就和王秀烟商量,秦怀瑾要娶沈小鱼的事情他是不反对,现在沈小鱼的身份也不低,听说和朝中和宫里都有点交情,何况秦怀瑾一门心思的要娶,男人的心他这个当爹的也懂,越是反对越是搅不黄。

  “怀瑾的亲事已经定下了,估计也快张罗办了,老大的亲事,也得想想办法了。”秦老爷如此说道。

  王秀烟说道:“怀沐那孩子木讷老实,我是觉得让他娶个官宦小姐,倒是可惜了那个薛怡君了。”有钱月梅闹的那些事情在前,他们秦家也不能再娶薛怡君了,她心里觉着自己的儿子也不差,秦怀瑾看不上的,她儿子也不稀得要!

  秦老爷就说道:“薛家先不说,这京都城最不缺的就是当官的,咱们秦家现在因为怀瑾,也算是官换人家了,想要娶一个官宦小姐还能难到哪里去?”

  王秀烟觉得这事情靠谱,只是总得挑选挑选,就说道:“那这几日我就打听打听,谁家有适龄的小姐,也好物色物色。”

  秦老爷说道:“若是物色到了,就让怀沐先成婚吧,毕竟是做大哥的。”把家里的两个儿子的婚事都办妥了,他唯一放心不下的也就是自己的小女儿,自己年岁大了,就算能多活几年,也不能看着闺女一辈子的。

  王秀烟心里有了计较,沈小鱼好歹也是个县主,自己的儿子想娶妻,也要比沈小鱼好,只是现在秦怀沐官职小,在京都城连自己的宅子都没有,这样子想娶条件好的官宦小姐,这可不容易啊!

  沈小鱼晚上在小作坊里做着手工活,秦怀瑾就拿着书坐在旁边,两人也不说话,不过就那么坐着各干各的,都感觉无比的安心。

  沈小鱼觉得这样的生活就很好,一辈子那么长,总有没话说的时候,如果不说话也能达到这样的氛围,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连着几天,沈小鱼都去了衙门,最近在书里又看了点有意思的,之前的弓弩和兵人都做过之后,现在看的小玩意儿就有些意思了。

  “你这是……?”武运看着沈小鱼画出来的图纸,觉得好像有点厉害。

  “兵匣。”沈小鱼说道,受到书上的启发,猛然就想做一个,里面可以放各种兵器暗器滑索军铲,最适合行军携带。

  武运咋舌,最后说道:“带我一个!”跟着沈小鱼,有肉吃啊!

  沈小鱼笑着:“算你识相!”不过她这东西也还是需要先做一个试做品,需要去作坊找铁匠师傅研究一下细节用的零件。

  作坊里的师傅对沈小鱼那可是异常的殷勤,前两次都跟着一块借了不少光,这一次沈小鱼刚一说自己要啥,立马有好几个师傅主动请缨。

  “若是做成了,拿到皇上那去,皇上要是开心,还少得了大家吃肉吗!?”武运赶紧先把激动的人稳住。

  沈小鱼苦笑:“不一定啊,现在不打仗了,这兵器上的东西也未必那么抢手了。”天下太平的时候也就轻武重文,她做这东西也就是自己喜欢,能大范围推广自然好,推广不了自己玩也不错。

  大家自然也懂这个道理,不过还是表示想来,谋事在人,他们就算借不到光,也不会去埋怨沈小鱼,工部的人,就是这么的讲理!

  沈小鱼把活都派出去了,之后就回自己的屋继续研究,正研究着,门就被推开了,沈小鱼一抬头,就看苏凝正探头探脑的,看到她看过去之后,还笑了笑。

  “咦?你怎么来了?可以随便出来了?”沈小鱼笑着放下手里的活,过去让苏凝先进来。

  苏凝前脚进来,后脚华良玉也要进,就被苏凝关门关外面了。

  沈小鱼一看是带着“小尾巴”来的,也就知道苏凝肯定又是死缠烂打才让华良玉带她出来的。

  “跑出来又是为了啥啊?”沈小鱼问道。

  “上次你托我的事儿定下了,明日上元佳节,我在宫里设宴,你要看的那个姑娘,下了帖子了,明日你也来啊。”苏凝说道。

  沈小鱼可是答应过武运搞定他的未婚妻的,这次正好去看看,就答应道:“自然要去!”

  “明日大家赏灯,你要不要小试牛刀?”苏凝问道,沈小鱼去了,肯定拔得头筹的!

  沈小鱼摇头:“我去看热闹就行了,要不艺馨儿又得咬着不放,我就当个小透明都难!”

  苏凝哈哈笑着,然后说道:“父皇让我出嫁,我还不想嫁,你有办法没有?”

  “又来?”沈小鱼表情一下子就纠结了,怎么皇上嫁个闺女每次都是找她?

  “嫁谁我可以自己挑,不过我也不会挑,我觉得你厉害,会看人,你帮我相看相看吧,我不想嫁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苏凝也知道自己出嫁是必然的,别说是公主,就算是寻常人家的姑娘,老是不嫁人,也会被人嚼舌根,这都是无奈的事情。

  沈小鱼说道:“这个,感情的事儿有时候自己都说不清,我不是你,也不知道啥样才是你喜欢的,也不知道怎么样才是对你好啊。”万一她看走了眼,不就是坑了苏凝了?

  苏凝也犯难,她也不知道自己喜欢啥样的,说实话,不说成婚还好,一说成婚就看谁都烦,排斥心理很重!

  沈小鱼叹气,就回头看了看门外,忽然脑子里灵光一闪,就问:“华侍卫家里好像是将军府吧?”

  苏凝点头:“他父母早亡,叔父是华成将军,华家世代忠良,当初他爹战死,父皇觉得膝下就这么一个儿子,所以一直不肯让他去战场,只能在宫里做个侍卫,说来也是很可惜了。”

  沈小鱼想了想,就说:“我觉得他挺好的。”

  苏凝一愣:“他?他脾气那么臭,哪里好了?”

  沈小鱼咋舌:“你是不懂啊,脾气臭和他的人品不冲突啊,难不成只有油嘴滑舌甜言蜜语的才好啊?”

  苏凝纠结,和华良玉相处这么久,华良玉每次看她都头疼,先不说别的,华良玉都烦死她了吧?

  沈小鱼就说道:“还记得当初你哭着来找我,说你要被和亲的事儿吗?他可是上过心的,问我有没有办法的。”当时华良玉的表情她也看在眼里,现在细细一品,这华良玉起码也不是个茅坑石头。

  苏凝有些拿不准主意:“好歹做我的侍卫也时日多,有关心也正常,要说喜欢,不见得吧?”

  “要不要试试?”沈小鱼凑上来建议,华良玉就算好,总也要看看华良玉的想法,要是一点意思都没有,也就死了心了。

10313 3611185 MjAxOS8wNi8yMS8jIyMxMDMxMw== http://m.clewx.com/book/201906/21/10313_36111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