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0年代的拖油瓶(11)

书名:男配逆袭手册[快穿]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糖中猫 更新时间:2019-10-10 11:56:24

  《我在历史长河里》的确是爆了。

  即使它比不上之前那本小人国更吸引小孩子, 即使它刚上架就碰巧遇到两本火爆的书籍在旁, 但它还是爆了。

  在华国, 对于家长们来说,没有什么比学生的成绩更重要。

  即使之前没有那位教育界泰斗的明先生提起这本书,一些历史成绩好的家长在看到这本书时翻看几下就能对它好感度满满。

  因为它很难得的基本上是原汁原味的历史。

  能够尊重历史事件, 历史人物的儿童读物实在是太少了,大部分的掺杂了历史人物的儿童书籍都魔改了这些人之间关系性格。

  不能说这种做法十恶不赦, 但对于家长来说, 他们的确是不喜欢自家孩子看这种书,最主要的还是担心如果孩子看了这种书会不会耽误成绩。

  历史课就算没有语文数学重要,但是也不能忽视啊。

  但是小孩子嘛, 这个时候许多人家连电视都没有安,手机还是那种没什么玩的, 顶多来个游戏机, 大部分小孩子的娱乐方式就是这种小人书,家长就算是再怎么不情愿他们看, 也架不住小孩子爱玩的天性。

  基本上每次都是在斗智斗勇。

  而现在, 有这样一本家长能接受小孩子也喜欢看的书籍出现了, 大部分看报纸的家长都考虑着要不要给自家孩子买一本,就算是没想着买的家长,在看见自家孩子借来这本书看的时候, 也不会想着没收了。

  能够正大光明看的“小人书”, 这对小孩子来说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

  很快,学校里许多学生就拥有了这样的一本书。

  他们不用再像是以前一样躲躲藏藏, 而是大大方方带到学校里,就算是放在课桌上也没有关系,老师看到书名知道这本书是有利于学习的,只要他们不在上课时间偷偷看就不会没收。

  前期拥有这些书的学生很快就汇集满了同学们向往的视线。

  有同样买了这本书的下课时间会特别大声的一起讨论,在其他同学或是聚精会生,或是满是艳羡的视线中挺胸抬头十分得意的声音越发放大。

  俗话说,别人的东西更香。

  还有一句差不多的,就是人家眼馋的东西更甜。

  沐浴在这样的羡慕视线下,就算是八分甜,也能上升到了十分了。

  他们心中得意,对着这书也越发珍惜,要是有想要借书看的,不拿点“宝贝”来换是绝对不可能的。

  而对着那些眼巴巴望着自己的宝贝书,想借又没东西换的同学,更是得意。

  “你们实在是喜欢又没钱买的话,可以回家跟爸妈说买,我就是自己跟爸妈说我想要,我爸爸立刻就带我去买了。”

  周围聚拢的同学脸上露出了迟疑。

  这些都是一群小学生,平时被家里管得严格,别说是主动问能不能买小人书了,就算是他们自己悄悄攒钱买了,要是被家长发现了,轻则那就是没收,重的话少不了一顿竹板炒肉。

  现在的家长可不像是后世那样将孩子疼的如珠如宝,尤其是这种小县城里,大部分都讲究棍棒底下出孝子,不听话的孩子打就完事了。

  让他们主动跟父母说想要买小人书,就跟让他们主动去说“你们好久没打我了来打一顿吧”差不多。

  当即就有人说了:“我爸妈肯定不会给我买的,他们说这些书影响学习,我要是敢说,说不定他们还会打我一顿。”

  “是啊,我妈上次才打了我一顿,还把我攒钱买的书给扔了,那可是我省吃俭用好久才攒下来的。”

  那个拥有《我在历史长河里》的小学生更加得意了,显摆道:“其他的书可能会不买,但是这本书,只要你们说了,你们爸妈肯定会给买的。”

  “这本书可是很有教育意义的,和之前的那些书完全不一样,我家里订了报纸,我爸就是看了报纸,夸这本书学生看了对成绩有帮助才带我去买的。”
他也没发现自己说漏嘴不是自己主动要求的,其他听着的学生也没发现,依旧用着艳羡又不怎么相信的眼神盯着他看。

  “反正你们听我的,这样跟你们家里说,他们肯定会给你们买的!”

  这一晚,就有许多小学生回了家,小心翼翼的对着父母提出要买这本《我在历史长河里》。

  当父亲吹胡子瞪眼,母亲拉下脸来时,他们又赶忙将白天同学的话说上一遍,或者是将老师的话也拿出来做挡箭牌:

  “我们老师也说了,这本书特别的还原历史,历史成绩不好的同学可以看一看,我是想着我历史成绩不怎么样,所以才想买来看的,还有还有,人家报纸上也有个名人夸了这个书,说它适合学生看,不是那种乱七八糟的书,不信你们看报纸。”

  十岁出头的小学生眼巴巴的拿了家里的报纸递到父母面前:“爸妈你们看,报纸上都写了……”

  原本以为他是为自己想买小人书做借口的父母惊讶的发现,报纸上居然还真有。

  母亲拿过报纸,仔仔细细看了,确定是真的后,面色渐缓,松了口:

  “既然这个对你的成绩有帮助,那明天我就去书店买一本,但是你最好看了之后历史成绩真的能提高,不然下次别想我再答应什么。”

  “真的?!!”

  小学生激动地恨不得蹦起来,连忙上前亲了母亲一口:“妈你太好了!!!我肯定好好学习!!”

  第二天,这位母亲就去书店,排队给儿子买了这本书。

  等到星期一,炫耀的人里就又多了一个。

  越来越多的孩子开始缠着父母想要买书,也有一部分喜欢看报纸的父母不用孩子说就去书店翻看了一下书籍,确定真的是还原历史之后,大手笔的买了下来让自家孩子看,希望能够提高历史成绩。

  这本原本降低了马主编期望值的书籍,以一路破竹的姿态,直接冲到了销量榜第一。

  最重要的是,这本书还有个好处,那就是它不是一本写完就算完的,而是后续还有连载。

  对于它现在的好名声和如今的求购率来看,后面的销量基本上也稳稳地了。

  写一本赚一本钱,写两本赚两本钱,要是一直写下去,那就是一直赚钱。

  马主编简直要被这个巨大的惊喜砸晕了脑壳。

  他这一次是彻底服了。

  有些人是真的天赋异禀,人家不光是书写的好,就连判断形势销量都比他这个专业的要好的多。

  他只看到了这本书可能没有小人国那本讨孩子喜欢,怎么就没想到这本书更加讨大人喜欢呢。

  毕竟就连他自己看了都觉得好看。

  这下他只能疯狂安排加印,即使是这样也还是供不应求,也好在他们合作的厂家是长期合作,倒是连忙赶了出来。

  《我在历史长河中》的爆火并不光是因为这位明先生。

  自从它的销量上去之后,各种教育家也开始注意到了这本书,开始进行方方面面的品论研究。

  而无论他们怎么看,这本书可以说好看程度只有比较好看,没有到了超级好看的份上,但的确是浓浓正能量,十分符合给小孩子看,在学习历史的过程里同时又塑造正确的三观。

  男主在到了历史事件时,见证了历史人物的忠义,他原本是可以顺手摸鱼的,毕竟他是穿越者,他随时都可以离开,但是当他拿起了那枚玉佩,却发现自己根本走不了了。

  不是他的能力不让他走,是他的良心不让他走。

  最终男主还是放下了那块玉佩。

  之后他留在那,看着玉佩的主人在妻子重病时典当了玉佩,换取钱财请了大夫留住了妻子性命,妻子醒过来后,哭道这个玉佩是他辛苦挣钱买来当做传家宝的,又回忆了丈夫赚钱是多么辛苦。

  那一刻,原本在学校时还调皮捣蛋,偶尔还会偷妈妈钱的男主哭了。

  他回到了现代,恰巧出现在了母亲工作的地方,看着母亲辛苦劳作,累的腰都抬不起来,吃饭都节省着只吃青菜,留着肉说要带回去给儿子吃,终于意识到了以前的那个偷母亲血汗钱去玩游戏的自己有多么对不住她。

  小孩子的是非观比较淡薄,此刻的三观也没有固定下来,即使心底知道这件事是错的是不对的,他们也会下意识的忽略。

  只要有个机会摆在他们面前,比如说家人将钱遗漏在了家里,弄不明白这个钱是丢在家里还是丢在外面,打个电话问自家孩子有没有在家里看到这个钱,至少有五成的孩子会说没有,然后悄悄将钱私藏起来。

  并不是说他们的心是坏的,只是禁不住诱|惑而已。

  大部分的家长会管控零花钱,而小孩子想要的东西又太多,当这么一份诱|惑摆在面前,很少有孩子能控制住自己。

  这本书籍却是直接将大人的辛苦与不容易展现了出来,直白的告诉孩子们。

  你们能够快乐上学,是因为家长在辛苦工作。

  你们以为多花钱没什么,父母给自己钱是天经地义,可这个钱赚的多么不容易你们知道吗?

  这些观点也许有的小孩子吃的进去,也许有的小孩子直接忽略吃不进去。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

  家长肯定吃进去了!

  即使大部分家长都很爱自己的孩子,但是同样的,大部分家长都不介意让自己的孩子知道他们付出了多少,同时又寄希望于知道了自己付出多少的孩子能够体谅他们。

  于是,买买买!

  段青恩的班级上也起了这种读书风潮,只是因为上面直白的写了作者是段青恩,大家在看书的同时,对他这个作者更加感兴趣。

  各种各样的问题层出不穷。

  “青恩,你怎么这么厉害能写出这么好看的书啊?”

  “青恩,你历史学的真好,这里面好多典故我都不知道。”

  “青恩,你怎么想到写这本书的,写的好好啊,我也想写,你能教我吗?”

  对于这些问题,段青恩的回答只有一个:看书。

  历史是看书自学的,写书也是看书自学的。

  至于在哪里看,看什么书?从校长那里借的。

  同时段青恩又帮着校长打了波广告,表示校长很欢迎大家去借书,想要看书的小伙伴可以直接去校长那里借书哦。

  小学生们:……不敢不敢。

  他们这个年纪正是怕老师的时候,校长就更加怕了,平时在校外要是看见了恨不得直接躲着走,怎么敢直接借书。

  段青恩也不意外,继续着自己上学,回家,写书,三点一线的枯燥生活。

  他写的快,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已经连载到了第四个小故事。

  出版社那边依旧是诚意满满,还是分给了他钱。

  这一次可是大火,段青恩的荷包很快满了起来。

  同时郑雨轩那边成绩也彻底稳定了下来,一直都在第一第二没下来过。

  因为有段青恩这个“天才”做对比,跳级成功的郑雨轩也没有多自得,甚至都不觉得自己是个天才。

  毕竟当她到达五这个高度时,段青恩都已经走到十了。

  她学习越发认真,半点都不敢懈怠。

  平时还是背着书包来段青恩家里一起写作业,日子过的平淡而又温馨。

  一直到这一天,她突然敲响了段家的门,情绪有些低落的对着段青恩说:“青恩,我家要搬家了,我也要转学了。”

  段青恩倒是不意外,毕竟原剧情里,郑家之所以搬家是因为郑妈妈的工作有了变动。

  对于郑家来说,这份随着工作变动而上涨的工资足以让他们全家过上比之前来说更为舒适的生活,郑家父母不可能不答应。

  即使要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即使郑雨轩不想转学。
房间里,郑雨轩很失落,她是个很懂事的孩子,知道这份工作对于贫困的家里来说意味着什么,她没反对,只是难过。

  难过会离开渐渐融洽的班级,会离开从小一起长大,总是一起互相安慰的竹马,又对着新的学校新的同学感到不安。

  段青恩问她:“你有想过去了新学校要怎么办吗?”

  郑雨轩茫然的摇头。

  段青恩:“你本来应该上一年级的,但是转学应该是去三年级,过去了之后三年级的学生应该会对你很好奇,你就直接跟他们说你是跳级上来的。”

  即使小孩子喜欢一个人的方式可能有很多种,但成绩好绝对足以让大部分的学生对郑雨轩态度良好。

  毕竟成绩好代表着可以抄作业。

  而且,学生心底潜意识里也知道,老师都喜欢成绩好的学生,他们就算是不喜欢也不敢招惹的。

  郑雨轩不懂这些,但也乖乖的点了头:“我记住了。”

  段青恩:“还有,你去了新学校之后如果是住宿千万别觉得害羞,要主动跟人家交朋友,你是新来的,她们本身已经关系好了,要是你不主动,可能她们不会带着你玩的。”

  郑雨轩继续点头。

  段青恩:“不用怕新环境,你这么讨人喜欢,不管到了哪里大家都会喜欢你的。”

  郑雨轩泪眼汪汪,开始抹眼泪,啜泣道:“可是我舍不得你。”

  从小一起长大的,一起度过了多少难过的日子,又一起互相取暖,互相面对孤立他们的其他人。

  虽然说她一向自诩是保护段青恩的人,可实际上到了要分别的时候,郑雨轩才发现,她其实一直挺依赖这个朋友的。

  她现在倒是不担心段青恩会被欺负了,现在别说是那些同学和同个院子住着的小孩子都在小心翼翼讨好着他,希望能够在他那里听到新故事。

  就算是家长们也都是对段青恩比对自家孩子还要和颜悦色的,要是知道自家孩子对段青恩态度不好了,说不定还要训斥责骂。

  可即使是这样,一想到要离开,郑雨轩还是有些害怕。

  她自己都分不清,是害怕段青恩会被欺负,还是害怕没了好朋友的她怎么在新城市过下去。

  段青恩抿起唇,伸出肉肉的手,为青梅擦掉眼泪,认真道:“别哭了,我们可以写信,又不是你搬走了以后就不见面了。”

  “现在我们还小,等到以后,初中高中了,家里就能放心我们自己坐车了,到时候我还能去看你,你也能回来看看我,我们留个地址,有什么自己不能解决的事就写信给我,我会帮你的。”

  郑雨轩一边哭一边点头:“嗯,嗯,我记住了。”

  段青恩:“还有,别早恋,早恋影响学习,你要是有喜欢的人了或者有男朋友了,就写信告诉我,我得确定他是个好人才行。”

  还不到十岁的小女孩是知道早恋是什么意思的,即使现在正在哭,她还是脸唰的就红了。

  她一边哽咽啜泣,一边又羞愤的说道:“你说什么呢,讨厌死了!”

  段青恩倒是没计较小女孩的害羞,依旧一本正经的说着:“反正你记住就行了,要是有人追求你,你不答应他还死缠烂打的话,也要写信告诉我。”

  郑雨轩强忍着羞涩,勉勉强强点头答应了下来:“那好吧,要是真的、真的那什么,我肯定告诉你。”

  她又想起来之前跟着班级里同学一起畅想未来时说的话,眼睛亮了亮,对着段青恩邀请道:“青恩,以后我结婚的时候,你来参加我的婚礼吧?”

  段青恩痛快点头:“没问题,我一定来。”

  这一次作为竹马,他一定会为郑雨轩严格把关,坚决不让任何人伤害她。

  郑雨轩听到他答应了,脸上露出了一抹放松的笑。

  她带着梦幻的神情,说着:“等到以后,你做我的伴娘吧。”

  段青恩:“……”

  段青恩:“伴娘是女孩子做的,伴郎才是男孩做的。”

  其实对这些事一知半解都是听别人说的郑雨轩懵懵懂懂,立刻改了口:“那以后你就做我的伴郎,等到以后我们结婚有了宝宝,还可以指腹为婚。”

  段青恩没说伴郎是只有新郎才有的。

  也没说指腹为婚是封建婚姻。

  反正哄小孩子嘛。

  他满口答应:“行,等到你结婚我一定去。”

  因为谈到了未来这么长远而又神秘(对于郑雨轩来说)的话题,小女孩心底离别的伤感微微淡去了一些,神情也稍微轻松了一点,高高兴兴回了家。

  郑家正式开始收拾行李,在一个星期天,王秀红牵着段青恩的手,送走了郑家一家人。

  回到家,她看着对面紧闭的房门,叹了口气。

  “希望他们过得好吧。”

  段青恩小大人一样的接上:“一定会好的。”

  ***

  郑雨轩的离开对于段青恩来说好像与之前也没什么分别,就是少了一个小不点准时来找他写作业,帮他想人设,看他画画。

  倒是大院里的其他孩子对郑雨轩的离开十分伤心。

  呜呜呜呜青恩平时都躲在楼上不下来,家长们又不让他们上去打扰说是他正在写作,之前他们想要听新故事了都是靠着郑雨轩来转述。

  结果现在郑雨轩搬走了,他们就只能自己瞎编或者是苦苦等待着楼上的段青恩下来了。
不过还好,大部分的小孩子都是认字的,平时也能看看小人书什么的。

  偶尔还会带着那本正在不停连载小故事的书籍去跟其他院子里的小孩吹牛。

  这是我们院里的段青恩写的哦!!

  他写之前,可是早早的就告诉过我们要写什么哦!

  他可是大作家,我们有时候还能听他讲书上没有的新故事。

  你们没有吧哈哈哈哈哈哈!!!

  小孩子的快乐就是如此简单,而马主编同样也是一天比一天快乐。

  他眼睁睁看着段青恩的书一本卖的比一本好,在外面的名声也是一天比一天好,出版社赚的钱更是哗啦啦的就跟天上下了金子着一样,心底快活无比。

  这都是他慧眼识珠啊!!

  这样一个人才,他挖掘出来的!!

  这一天,在看着需要支付的钱已经到了信封放不下的地步时,马主编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他要亲自到达段青恩先生的家乡,与这位先生见上一面,沾染一下他的才华,再畅谈一下自己对他的向往与尊崇。

  然后,马主编顺顺利利的到了段家。

  看到了和他想象中差不离的段先生庐山真面目……

  ――小号版的。

10301 3611157 MjAxOS8wNi8xNC8jIyMxMDMw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4/10301_36111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