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百五十九章 皇子间的角逐

书名:重生之嫡女风华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橙二喵 更新时间:2020-03-26 23:37:39

  深夜。

  京城。

  皇帝楚灏天正在与御书房中批阅奏折,这一整年下来战事不断,再加上之前他被害卧病在榻,楚梅洛强行监国期间留下了许多烂摊子要收拾,一桩桩一件件家事国事都重重的压在他的肩头让他几乎没有喘息的机会。

  叹了口气,实在头疼。

  书房外,宫女正端着霄夜回来,见到院外候着的人立即见礼。“奴婢见到王爷。”

  宫墙下,笔挺的身影正是楚云逸。“这些是给父皇的霄夜?”

  “回王爷的话,是的,皇上近日连夜批折子,起早贪黑,难免有些上火,所以御膳房就制了份绿豆莲子汤给皇上清清火气,配着这瓮热牛乳也好安睡。”

  “很好,御膳房的厨子有心了。”楚云逸伸出手。“拿来给本王吧,本王替你们端进去给父皇。”

  宫女低着头交换了个眼色,很是为难。“王爷,皇上吩咐了,不见人。”

  楚云逸皱了皱眉头,他当然知道皇上下的指令,否则他还会被拦在院子外头只能遥遥望一眼御书房的房顶嘛吗?

  “拿来。”向前走了一步,楚云逸眼里迸着戾气,从前温润如玉的气息早已不见。

  被亲兄弟追杀,九死一生后藏于三清寺的那些日子,让他看透了很多,想了很多,整个人的心境也转变了许多。

  他已经不再是那个相信兄弟情谊,笑意温和的五皇子,此刻他的眼里,只有皇权,只有尊贵。

  他一定要得到那个至尊之位,谁要敢拦着他,都得死!

  “王爷,您就别为难我们这些做奴才的了。”宫女们连连后退,生怕楚云逸会直接上来抢。

  “你们这群奴才,连本王都不放在眼里了吗!”

  “云逸!”

  突然一声冷喝制住越发魔障的楚云逸,宫人们低着头背脊满是冷汗。

  五王爷自从起死回生回到皇宫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儒雅风流统统不见,对待下人也苛刻了不少,甚至还会动用私刑,眼下唯一能治住这位主的除了皇上和长公主,只有后宫的这位了。

  “母妃。”楚云逸见到柔嘉贵妃,刚急红的眼浅浅缓和下来。

  “母妃,这夜霜露重的您怎么来了?”楚云逸赶紧迎上去,扶住柔嘉贵妃的手臂。

  去年的这个时候,他在被楚梅洛四处追杀,而母妃则在宫中受尽折磨,从水牢里救出她的时候,她身上好几处骨折,身上还落下了寒症,人也不似从前意气风发之态。

  楚云逸每每面对这样的柔嘉贵妃,心里都是百般悔恨。

  要是他不那么天真,不那么轻易相信什么兄弟情谊,就不会落地如此下场,母妃也不会经受那噩梦般的折辱!

  “我要是不来,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你大闹御书房,把皇上惹怒不成?”柔嘉贵妃看着眼前的儿子,皱着眉,叹了口气。“随我回去。”

  “你们几个,今晚就当没见过王爷。”跟在贵妃身边的嬷嬷走上前厉声吩咐。“要是谁敢乱嚼舌根,小心你们的脑袋,听明白没!”

  “奴才知道了,奴才今夜谁都没见着!”

  他们哪里敢违逆柔嘉贵妃的意思?

  现在皇后和三王倒台,中宫之位空缺,皇上虽还没将柔嘉贵妃抬上后位,可这是迟早的事情,毕竟就算前皇后还在,风头也是抢不过贵妃娘娘的。

  “母妃,我……”

  “跟我回宫!”柔嘉贵妃恨铁不成钢地瞪了楚云逸一眼,先一步转身走人。

  楚云逸不甘心地瞟了眼远处亮着灯的御书房,它就像是黑暗中唯一的明灯,照耀着他,可却怎么也摸不着捉不到。

  他望着遥不可及却又牵动他心弦的灯火,伸出手,想要凑到一丝丝温度,得来的,却是一如既往冰冷的回应。

  垂着头,一路跟随柔嘉贵妃的轿撵回到翊春殿。

  这是柔嘉贵妃从水牢中被救出来后,皇帝新赏赐的宫院,寓意忘却过往暗沉,来日之路如春天般充满希望。

  宫里宫外所有人都因此对柔嘉贵妃更加追捧后厚待,都觉着经过此次劫难,皇帝与贵妃也算是患难与共,从此情比金坚,再也无人可撼动贵妃娘娘分毫。

  可柔嘉自己清楚,皇上重赏的背后,是无形的施压和警告,警告她不要得意忘形,要她记得自己的身份,同时也将她架在这个高位上成为众矢之的,遮挡那些窥见后位之人的眼目。

  这些日子她受到大大小小的挑拨和陷害就是最好的例子,所有人都以为自己是他们夺取后位的最大障碍,殊不知,皇帝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她不过就是个可怜的挡箭牌。

  冷冷一笑,柔嘉接过宫女奉上的热茶,吹了吹热气,斜眼看向坐在副手的儿子。“你我现在虽身处高位,可母妃没有可靠的娘家,越是受得恩宠多,在后宫越是如履薄冰,这其中厉害关系想必你心里清楚。”

  “你今日要真强行闯进御书房,那就是让母妃这些日子的忍气吞声都白费了!”柔嘉眼中闪烁着厉色。

  “可是母妃,自从七弟出征后,父皇就几乎没有再召见过我,我担心他已经偏向了七弟!”

  “偏向又如何?你父皇是什么性子你还不清楚?”柔嘉将茶盏重重搁在桌面上。“你见到你父皇后又能怎样,你说能逼问他还是能套出他的话?”

  “我——”

  “你觉得以你父皇的性子,会容忍你这般放肆?”柔嘉字字犀利,像是一把把利刃扎在蹙楚云逸心口。“别忘了,楚梅洛就是因为他的狂妄自大才落得现在这个下场!”

  楚云逸噎住,眉头是化不开的浓雾。

  他整个人现在都是迷茫的。

  柔嘉看出自己儿子现在是入了迷阵不知东西,只能慢慢开导,而与此同时,御书房内。

  “老五走了?”楚灏天提起笔,眼皮子掀了下看了眼面前的老公公。

  “回皇上的话,五王爷就在外头徘徊了一会儿,就被贵妃娘娘带走了。”老公公缓声说道。

  “柔嘉?”楚灏天笔头顿了顿。“她没想进来?”

  “是啊,贵妃娘娘深知皇上您的脾性,没有要进来打扰的意思,还言辞犀利地将五王爷训了顿才带走的。”

  楚灏天眼中划过暗光,笑了笑。“这个柔嘉,倒是会做样子。”

  老公公附和地笑了笑,没说话。

  皇帝心里明镜似的,谁做戏清楚着呢!

  “这个老五,也是从前安逸惯了,见了点风浪就沉不住气,该好好磨练磨练。”楚灏天摆摆手,老公公立即上前研墨。

  “皇上,五王爷也是父子情深,您这俩月以来都不召见他,王爷挂念您,自然是思念得紧。”

  “呵,思念?他日夜念想的怕只是朕坐着的这把龙椅吧!”楚灏天翻开下一本奏折,是边境送来的捷报。

  上下认真看了遍,眯了眯眼,“暮羽这小子不错,两万兵马击退凌云国三万五千人,斩杀凌云国精锐一万人,看来在北境的这两年没白吃苦头!”

  老公公低头研墨,心里清楚,皇上对孩子的教育方式向来都是先抑后扬,要是挺过来了,那便是先苦后甜,要是没挺过来,那就只能安身做个听话的王爷,屈居人下。

  当下这位七王爷,算是挺过来了。

  “哼,这个老七,武艺精湛,从前读的书倒是都落下了!你瞧瞧,竟还有错别字,这小子是用脚趾头给朕写的捷报吗?”楚灏天说这话,面上却是笑的。

  老公公点头附和。“老奴倒是瞧着七王爷的字迹越发有风骨,颇有皇上您的风范,想来必是大破敌军后太过高兴,一时情急才写错了字。”

  “哼,老东西,就你会帮这混小子说话!”楚灏天指了指老公公,又将捷报反复读了两遍才上朱批。

  “暮羽这孩子从前顽皮,朕时常罚他,从未给过他好脸色,也是有些愧疚,眼下他征战前线为国杀敌,朕总得赏他些什么才好,免得叫人以为朕对儿子太过严苛,说朕不懂体恤边疆战士们的辛苦。”楚灏天想了想,报了一串礼单,老公公一一应下,听到其中一样的时候愣了愣,但很快反应过来,待皇上嘱咐完,才离开御书房去准备。

  次日,皇上重赏七王爷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开来。

  楚云逸立即动身进宫,原本是要求见皇上,可转念想到昨夜柔嘉的叮嘱,他还是忍下心头的不平,转道却了翊春殿。

  “母妃!你听说了吗?父皇重赏了七弟!”楚云逸入了宫门一路风风火火,也不顾嬷嬷宫女的阻拦,直奔主殿。

  结果一抬头,愣住了。

  “父皇!”

  楚灏天正在同柔嘉用午膳,笑了笑,“怎么,你好像不是很高兴朕在这?”

  柔嘉一个头两个大,不断给楚云逸使眼色。

  昨夜刚劝好这小子,怎得今日还是这般毛燥!这下倒好,直接在皇上跟前坏好感!

  “儿、儿臣不敢!”楚云逸立即见礼。

  楚灏天放下筷子,轻轻的动作却牵引着柔嘉贵妃的每根神经。

  皇上这是不高兴了!

10297 3656572 MjAxOS8wNi8xMy8jIyMxMDI5Nw==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3/10297_36565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