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63 章

书名: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公子于歌 更新时间:2019-08-24 09:24:49

  “放假了么?”孟小乔问。

  “后天正式放假,不过今天基本就可以离校了。”傅林说着就上了车, 跟周放打了招呼。

  周放已经小半年没见傅林了, 觉得傅林变化还挺大的, 人比以前胖了一点, 更白了, 精神头也好,很阳光,不像以前清清淡淡的样子了。

  “你说你打算回归校园, 干嘛不考个好大学, 上什么技校啊。”

  “我成绩那么差, 辍学那么多年了, 你以为是想考大学就能考的啊, 我也不是那块料, 一看书我就头疼。”

  孟小乔就笑了起来,说:“你别说,你长的还真的挺能唬人,看起来特别像三好学生, 没想到跟我一样, 是个学渣。我大学也没考上,我家里给我买了个,大学四年,啥也没学会, 现在还是混吃等喝!”

  “什么都不会,你还光荣了。”周放说。

  孟小乔说:“反正我家里有钱, 不工作也饿不死。”

  他说着转头看向傅林,说:“咱们这些人里头,就属他学校最好,人也最骄傲。”

  傅林就问:“比季寒柏的大学还好么?”

  孟小乔闻言就眯起了眼睛:“怎么回事啊,今天是什么日子,你和季寒柏和好了?”

  傅林问:“什么意思?”

  “怎么他今天提起你,你今天也提起他。”

  “他提到我了?”傅林问。

  孟小乔点点头,说:“我接到胖子电话,说季寒柏让他来找你,问你寒假打不打工,愿意的话就还去昌河汽修店帮忙去。”

  “去。”傅林很干脆地说。

  孟小乔就问说:“你不是跟我说,你们俩现在完全没联系了么,你如果现在告诉我你是骗我的,那我可就要生气了。”

  傅林笑了笑,说:“我们俩现在是没联系了,不过他帮了我那么多,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啊,我欠他这么大的恩情,他让我干什么,我都干。”
孟小乔看傅林神情很认真,不像是在说谎。

  他还真的挺佩服傅林的心态,很稳。大概年纪不大,但经历的事情多,所以什么都能做到波澜不惊。

  他甚至觉得傅林选择汽车技师学院,就是因为季寒柏喜欢车的缘故。

  “那正好,你学的也是这个,就当实习了。”

  “我现在懂的,可不仅仅是洗车了。”傅林说。

  在还完家里的欠款以后,还剩下几百万,傅莹全给了傅林,让他自己看着办。

  将来的路要怎么走,傅林其实想了好多天。

  他现在终于从泥淖里爬出来了,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季寒柏不让他再去酒吧跳舞,可他会的,也就只有跳舞而已。

  他也想过重新回到中学去,参加高考,考个好大学,可仔细想想,觉得太不现实了。他连初中的课本基本都忘光了,从头再来,自己又不是个学习天才,年龄还已经过了,已经来不及。

  他就想着学一门手艺,至少可以养活自己。。

  可是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想了好久,突然想到季寒柏很喜欢车。

  季寒柏很喜欢车,为了他放弃了,如今在家族的企业里,做着自己不喜欢的工作,他就接过季寒柏的梦想吧。

  喜欢他喜欢的东西,做他想做没有做成的事。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暗示的缘故,他只要想到自己在学的,是季寒柏喜欢的,他就特别有动力,学的很好。

  将来毕业了,他打算也开个汽修店。

  周放和孟小乔请他吃了个饭,顺便把刘胖子给叫上了。

  刘胖子也都小半年没见傅林了,再见他,特别感慨。

  他真的有太多话想跟傅林说了。他现在见不到傅林,季寒柏的面也不常见,憋了一肚子。

  “寒柏把他的车都卖了,你知道不?”
傅林点头:“我听孟小乔说了。”

  “他最近好像新买了一辆宝马。”孟小乔说。

  “这我知道啊,用的他自己的钱,他说是出去谈生意,没辆好车不像样。对了,你知道不,寒柏现在在他们家公司做的很牛逼,我听孙畅说他现在都是哪个部门的副总了。”刘胖子说。

  季寒柏虽然不在场,可是他们这顿饭,基本都是围绕着季寒柏进行的。

  不过他们都很久没有见到季寒柏了,最近一次见到他的是孟小乔:“那也很久了,就在孙畅的婚礼上见的。我们俩当伴郎。他比以前瘦了一点,不过很精神。”

  他还给傅林发过照片,现在就是傅林的手机屏保。

  一身伴郎服的季寒柏,帅气潇洒。

  吃完饭以后,孟小乔将傅林送回家。

  傅林回到家的时候,傅莹和傅伟正准备出门。

  三轮车上拉着桌子椅子,他们要去夜市街摆摊卖小吃。

  “等一下,我跟你们一起去!”

  “你好不容易放假,在家歇两天吧。”傅莹说。

  傅伟说:“他要去也行,傅林长的帅,往那一站,就一堆小姑娘来光顾。”

  傅林笑着跑上楼,衣服都没换,只把包扔到家里,便又下楼来了。

  他和傅莹坐上电三轮,天冷,傅莹给了他一个口罩,傅林拉了拉自己的围巾:“我用这个就行。”

  傅莹迎着北风,笑着说:“这叫我想起你小时候了,你还记得不,那时候你一放学,就跟着我,去红蔷薇那边的夜市街摆摊呢。”

  是啊,一晃很多年过去了,生命就像是一个轮回,如今他们家又摆起了小吃摊来。

  傅莹卖小吃的手艺还在,就是人老了。

  以前家里欠的债多,光靠摆摊,猴年马月也还不清,人压力大,就想着走捷径,傅莹只能在有钱的老男人身边打转转,如今无债一身轻,她也想做一些普通人做的工作,于是就又把小吃摊摆起来了。

  傅莹也不像以前那样,白头发冒出来一点就染了,如今几个月染不了一次,白头发都露出来了,四十多岁的女人,已经头发花白了,被风一吹,有点凌乱。

  傅林看了心里很感慨,又酸,又暖。
因为遇见季寒柏,改变了他们一家的人生,他们从此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

  整个寒假,傅林就开始了白天去汽修店上班,晚上帮着傅莹姐弟俩摆摊的生活,忙碌,但特别充实。

  可能人生的幸福指数真的要靠对比,自从家里的欠债都还清以后,明明生活水平也没提高多少,但傅林就是觉得每天都充满了干劲,像傅莹说的,“不像以前每天一睁眼,就累的不想喘气”了。

  他仔细想了想,觉得是因为以前累死累活,你心里也清楚这些钱都不是你的,再累生活也不会有所改善,没盼头也就没干劲。现在不一样啦,赚的每一分钱,都预示着他们将来的生活会更好。

  偶尔做做梦,想着自己哪一天突然发达了,成为亿万富翁,然后把季寒柏给他的那一千多万全都还了。等全都还清了,他也就不欠着季寒柏了,就不用像现在这样只能干等着,而是可以主动出击了。

  不过他也知道他只能在梦里想一想了。

  每个人的人生都有框框架架,一辈子都跳不出去,他是没有成为大富翁的命了,能踏踏实实地工作,养活自己,养活自己一家人,就够了。

  剩下的那两百多万,他一分都没动,全存起来了,留着以防万一。

  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傅莹的身体了。

  模糊记得上一世的时候,傅莹生了一场很大的病,大概自知活命无望,也不想拖累人,傅莹在生病以后,天天找他吵架。他从小就被家庭欠下的巨债压着,人也很疲惫,天天跟傅莹吵架,他也受不了,傅莹老撵他走,他一气之下,就真的走了。

  走了以后才知道傅莹重病了,为了给傅莹治病,他除了卖身,什么都干过,扫过马路,端过盘子,摆过地摊,发过传单,一天打四份工,坐在公交车上都能直接睡着,得罪了客人,为了少赔点钱,说跪下就能跪下。

  结果赚的钱还是不够,他想有很多钱,傅莹心脏不行了就换心脏,眼睛不行了就换眼睛,可以像有钱人那样,拿钱买命。

  傅林觉得这个女人非常可怜。

  自己只能看着她死,人生可真无奈。

  好在上天可怜他,又给了他一次重生的机会。

  重生以后,傅林就连最后的底线也不要了,改由自己出马,自告奋勇地去钓男人。

  吃够了人生的苦,便只想偷个懒,尝尝甜是什么味道的。

  如今他尝到了,上天带他不薄。他带傅莹去检查身体,也一切正常。

  过去短暂的一生像是一场梦,渐渐他自己都迷糊了,迷糊是不是自己做了一场噩梦,自己却当了真。

  如果是这样,他要感谢这场噩梦,让他认识了季寒柏。

  傅林想,他这余下的人生,都是季寒柏给予他的,不管季寒柏还会不会和他在一起,他以后都不会再爱任何人,他在季寒柏面前曾那么渺小,不值一提,好像他只有守着这份爱,才能在余下的人生挺起胸膛。

  不然余生再无颜面去见季寒柏。

  傅林现在特别有干劲,就是希望自己能活的更好一些,让季寒柏知道,他没有糟蹋季寒柏对他的爱,也没有浪费他给他的钱。

  他希望有一天季寒柏能看到,他因为他,变了一个样子,成了一个更好的傅林。

  尽管和这世上最好的季寒柏永远都不能比。

  傅林在北风里,掏出手机,看了一下屏幕上的季寒柏。
季寒柏微笑着站在那里,就像是他人生最亮的一束光。他只要时不时地看一眼,便不会觉得累,不会觉得冷。

10291 3599313 MjAxOS8wNi8xMS8jIyMxMDI5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1/10291_35993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