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62 章

书名: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公子于歌 更新时间:2019-08-23 09:06:41

  
苏红最近满腹忧虑。

  “你爸最近是什么意思?”她一边吃东西一边问对面的季成伟:“他打算让季寒柏坐到哪个位置上去?”

  季成伟说:“我听说是要提拔他做市场部的副总了,他大学学的不就是这方面的专业么?”

  “你倒是一点都不紧张。”

  季成伟笑了笑说:“妈, 我觉得你心态得调整一下, 咱们得到的已经够多了, 寒柏是季家正儿八经的儿子, 爸扶持他也很正常。公司本来就该有他一份的。”

  “我也不是反对他上位, 可是你是做了多久才坐到现在这个位置的,不说你,就说咱们公司其他几个高管, 哪个不是从基层一步步爬上来的, 他倒好, 一进公司就是显要位置, 恨不能一个月就升一级。”

  “距离我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季成伟说:“我估摸着还是你把爸逼的太紧了, 他心里不踏实, 想多安插几个自己人,没有比寒柏更适合的了。”

  苏红冷笑,说:“市场部的副总在职位上确实比你低几级,可是谁不知道市场部是公司最重要也是最有生命力的部门, 职位不高, 但位置重要,实权大。他现在都能出席董事会了。这公司要没有我们母子,这几年哪能发展的这么快,咱们辛辛苦苦拼下来的江山, 结果让季寒柏给收割了,这不是为他人作嫁衣裳么。”

  季成伟笑了笑, 说:“不至于。”

  苏红看了季成伟一眼,叹了口气。

  她当初为了让季成伟认祖归宗,没少让季成伟和季家那边来往,也不知道是不是来往太多的缘故,季成伟和季家人的关系倒处的挺好,尤其是和季寒柏,跟亲兄弟似的,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季寒柏这人,以前看着他不学无术的,像个纨绔子弟,没想到认真干起事来,还真像那么回事,也不是说他有多么天才的生意头脑,也不是说他有多出众的业务能力……正相反,季寒柏新官上任,也犯过不少错,但是季寒柏有一项能力她都不能不佩服,就是交际能力。

  他和公司那帮高管打成一片,董事会上的那些人,对他印象都不错,他和团队的相处也非常融洽,她稍微在公司内部打听了一下,大家伙对他的评价都非常好,这才上任几个月,几家大的合作厂商,都认了他这个人。

  这其中少不了季明的帮扶,季明现在去见大老板或者高官,基本都带着季寒柏,俨然是培养接班人的架势了。

  苏红也能理解,不管怎么说,她自己的儿子都是私生子,人家季寒柏是正儿八经的嫡子,可她心里还是有些不甘心。

  任人唯亲,这也不是企业长远发展该有的方向啊。

  可惜季明就是看不到这一点。

  难道真的像季成伟说的那样,是自己逼太紧了?

  苏红是个女强人,她自认为虽然是个女人,但能力比季明还要突出,她在公司很有威望,董事们也都很支持他她,有一段时间,她的确冒出过取而代之的想法。

  季成伟见她还是很忧虑,就说:“我跟你说实话吧,老二根本对做生意不怎么感兴趣,他是个没什么野心的人,追求的东西跟咱们不一样。他现在工作这么卖力,主要是因为他上一段恋情,因为家里的阻碍就失败了。他觉得自己经济不独立,谈恋爱都不能由着自己,大概是受刺激了,所以想凭自己本事赚钱,他进公司之前呢,专门跟我聊过,就是不想让我觉得他在跟我争。”
苏红听了愣了一下,说:“还有这事。他那对象是不是你结婚的时候他带过来的那个?”

  季成伟点点头。

  苏红还很意外:“我看当时你爸他们对那小伙子挺满意的呀,怎么又不同意了,小伙子那么帅。”

  “具体的我不清楚,好像还是钱的事。老二也说了,他要赚够他后半辈子的钱,等赚够了,他就不干了。”

  苏红听了沉默了一会,说:“我有时候还真佩服这个季寒柏。他这人对权力和金钱,怎么欲望那么低。”

  季成伟苦涩地笑了笑,说:“大概这就是正儿八经的大少爷和私生子之间的区别吧。”

  不像他,从小就为了证明自己而努力。他毕生追求的东西,季寒柏生来就得到了。

  季寒柏最近的表现,季家人全都非常满意。

  孙淼很满意,她自己的儿子女儿都太小了,压根没有竞争力,她一直都对季成伟母子很不忿,尤其是他们母子俩联手越做越大,眼瞅着把季明都要架空了,她就很担心自己将来的处境。季寒柏就不一样了,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个屋檐下住着的,感情深一点不说,季寒柏人家还是正儿八经的婚生子,公司给他,应该的,况且季寒柏绝对是她见过的豪门圈里最简单单纯的一个了,将来绝对不会亏待他们母子三人!

  如今季寒柏在公司的职位蒸蒸日上,孙淼喜闻乐见,她没少在季明耳边吹枕头风。季明本来就偏爱季寒柏,天天听孙淼夸,他也觉得几个孩子当中,季寒柏品性最好。

  “就是做生意的手腕上,比成伟还是差一点。”

  “季成伟工作多久了,寒柏才工作多久,”孙淼说:“再说了,由你这个亲生父亲手把手地教,寒柏又聪明,将来肯定不可限量,你看寒柏多上进呀。”

  季明其实也很满意,他现在精力不比以前了,但并没有要放权的意思,季成伟母子逼的那么紧,他需要找人分一下他们的权。突然提拔其他人很难服众,自己的亲儿子是最合适的了,没人说闲话,他原来还想着,季寒柏散漫惯了,进了公司估计也帮不了他多少,没想到季寒柏这么上进,真的一心扑在工作上。

  季老太太就更高兴了。

  不过她高兴的倒不是季寒柏突然上进这件事,她高兴的是,季寒柏竟然跟傅林说断就断了。

  当初季寒柏找她拿钱,她还担心季寒柏只是哄着她玩呢,后来她找人还专门盯了个把月,吃惊地发现,季寒柏竟然真的再也没有和傅林见过面。

  一千多万不是小数目,但宝贝孙子求,她也不忍心不给,能换来季寒柏的改头换面,她还是觉得很值的。

  不过满意之余也有隐忧,季寒柏的变化能有这么大,说明这段感情给他的影响也非常深啊。

  还有就是她觉得季寒柏不像以前那么开朗了,也可能工作比较累的缘故,经常出差,回来基本就是睡觉。

  而且,他在东阳壹号买的那个新房,年前一直在装修。

  感觉这是要搬离老宅的节奏啊。
季寒柏忙,跟刘胖子他们见面的时间也少了。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季寒柏如今回到家族生意上去了,那家汽修店,基本都是刘胖子一个人干了。

  原来这家汽修店就是季寒柏用来玩的,刘胖子也没太上心,如今正儿八经地做生意了,他就比较卖力,生意慢慢也好了起来,他一个人就有点忙不过来了。

  还是得招个帮手。

  “马上就寒假了吧?”季寒柏说:“你招正式工的事儿,等年后再说吧,寒假这段时间,你让傅林过来帮你,他有空。”

  自从季寒柏和傅林彻底分手以后,刘胖子都不敢在季寒柏跟前提傅林的名字。

  其实他们俩刚开始分手的时候他还是提的,但季寒柏都不搭话,久而久之他就不敢提了。这乍然从季寒柏的嘴里听到傅林的名字,他还挺震惊。

  傅林,傅林,小半年过去,他都觉得这名字有点陌生了。

  “怎么……突然提起他来了?”

  “他放假了,有空,你把他叫过来帮忙,就还按原来的工资开给他。”季寒柏说。

  “放假?放什么假?”

  季寒柏那边已经忙起来了,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刘胖子看着手机呆了老半天。

  当初季寒柏和傅林分手,他作为季寒柏的好友,已经把傅林的所有联系方式都删了。如今要找傅林,他还得通过孟小乔。

  孟小乔说:“这话谁说的,季寒柏?”

  刘胖子问说:“他说傅林放假了,什么意思,放什么假?”

  “傅林现在在上学啊,放寒假吧。”孟小乔说:“季寒柏不是跟傅林完全断了联系了么?他怎么知道傅林在上学的,通过我的朋友圈?”

  刘胖子一头问号:“我他妈比你还懵,你还问我。”

  孟小乔说:“得了,这件事交给我吧,我明天直接去傅林家找他,把这事告诉他。季狗很嚣张啊,他怎么知道傅林就一定会去。”

  刘胖子挂了电话以后更懵了,他感觉季寒柏好像在下一盘大棋。

  连他都没告诉,不仗义啊。

  今年的冬天特别冷,连着下了好几场雪了。孟小乔窝在被窝里给傅林打电话:“干嘛呢?”

  傅林说:“准备考试呢。”

  “你们怎么放假这么晚。”孟小乔说。

  “今天上午最后一门了,下午基本就算放假了。”电话那边传过来上课铃声,傅林急着说:“不跟你聊了,快开考了。”

  “考完以后给我回个电话,哥们去学校接你。”

  “行。”

  挂了电话以后,孟小乔又在床上躺了老半天才起来。

  他起来去洗澡,洗完澡裹着浴巾出来,一出门就看见有个人站在他家客厅里。

  吓得孟小乔一个哆嗦,才看清是周放。

  “我靠。”孟小乔说:“你怎么进来的?也不说一声,吓死我。”

  “我按门铃了,没人应,我就自己开门进来了。”周放说着就往他身上看了一眼。

  孟小乔赶紧护住胸口,又转回浴室去了,不一会再出来,已经穿好浴袍了。

  周放说:“你早饭又没吃?”

  “习惯性不吃了,”孟小乔回过神来,问说:“你一放假就往我这跑,这么冷的天你也不多睡会。”
周放闻言就把围巾又围上了,说:“那我去给你买点吃的。”

  孟小乔说:“我不饿。”

  周放没理他,直接又出门了。

  一学期不见,还是老样子。

  下午两点多的时候,他接到了傅林的电话,就让周放开车,和他一起去接傅林。

  到了学校门口,就看见外头停了很多车,电动三轮,大巴车,私家车,都快把路给堵了。孟小乔一眼就看见了傅林,他摇下车窗,探出头来喊:“傅林!”

  傅林挥了一下手,就挎着包朝他走了过来,一身宽松的浅灰色羽绒服,围着个墨蓝色的围巾,肤色白皙,个头高挑,笑起来又俊秀,又阳光,十足的校草一枚。

10291 3599030 MjAxOS8wNi8xMS8jIyMxMDI5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1/10291_35990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