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51 章

书名: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公子于歌 更新时间:2019-08-12 11:27:28

  傅林是很清淡的人,他从小就比同龄的孩子稳重, 身上没有浓烈的情绪, 爱和恨都很淡。

  季寒柏原来很喜欢他这种淡, 有点抖M的意思。傅林对他淡淡的, 他反倒上赶着。

  时移世易, 如今可不一样了。

  他看到傅林这种冷冷的样子,好像机器人一样,心里就来气, 一心要惩罚他, 还要看他另一种样子。

  三伏天气, 是一年当中最热的时候, 开了空调也没用, 人很容易出汗, 汗水是湿的,热的,汗流浃背的时候,将傅林也熏热了。他不再是冷淡的, 淡定的, 从里到外都热透了。

  季寒柏很是得意。

  因为一开始他以为他要被糟蹋,不过事实证明他没有丢大猛攻的脸,成功逆袭。

  他枕头上还都是傅林流的眼泪。

  这可不是伤心的眼泪。

  他心满意足,餍足地抽了根烟, 看看时间,凌晨两点。

  他抽着烟看傅林下床, 问说:“你要干什么?”

  语气都温柔了很多。

  感觉心里没有那么恨傅林了。

  傅林说:“洗澡,回家。”

  季寒柏愣了一下,抽了口烟,说:“你可以睡在这里。”

  “不了。”傅林说。

  季寒柏脸色就阴沉下来,就说:“那你就夹着,回你自己家去洗。”

  傅林没说话,只直接开始穿衣服。

  季寒柏就坐了起来,不可置信地看着傅林。

  “你不会因为我和你睡了就原谅我,你家里人也不可能接受我,”傅林的嗓子还是沙哑的,一边穿衣服一边说:“咱们就此就算两清了,以后不要再联系了。”

  他说着就掏出手机来,当着季寒柏的面,删了季寒柏的联系方式。

  季寒柏黑了脸:“随便你。你以为我是你的舔狗,没了你就不能活了?外头追我的人一大把,信不信你走出这个门,我就能找到一个对象给你看,到时候你可不要后悔,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可以重新考虑看看。”

  傅林没说话,一瘸一拐地走了,两条腿都在打颤。

  看他一瘸一拐的样,季寒柏又有点后悔。

  说真的,他在过去这俩小时里,是带着惩罚的意味的,所以傅林被他折腾的很惨。

  他本来就这样,以前和傅林蜜里调油的时候,他就有点施虐欲,何况如今爱恨交织。

  算了,他本来把傅林叫过来,就是要惩罚他这个薄情汉,没道理睡了一觉他就心软了。

  这个傅林,可是和他分了手也毫不伤心的薄情之人!

  傅林这样薄情,他还在这痴情,简直可笑又可怜。季寒柏咽不下这口气,看着傅林出了门。

  气的他后半夜都没睡着,又想着刚才头皮发麻的爽,心里食髓知味地不舍。

  第二天一大早,刘胖子就打电话过来了。

  他实在担心的很。

  “你不是说要跟我分享感受么?”

  “没什么好分享的,就一个字,爽上天。”

  这是三个字啊大哥。

  刘胖子:“……那你这以后,是什么打算?你不会又跟傅林和好了吧?”

  季寒柏冷笑几声,说:“怎么可能,我是那么没有尊严的人么?我要的是爱,如果只是单纯睡觉的人,我季寒柏还缺?”

  刘胖子总算放了心:“这就好。傅林虽然好看,但心不纯啊。你昨天……真做了?”

  “三次。”季寒柏说。

  刘胖子:“……”

  他咳了一声,虽然好奇的很,不过他还是不打算继续跟季寒柏谈论这个话题了:“那个,今天,你来店里么?”

  “不去了,我得回家一趟,几天没回家了,估计家里乱成一锅粥了。”

  “没事,你跟家里说清楚就完了。以后不要和傅林再来往就好了。”

  季寒柏挂了电话以后,一个人在酒店里抽了很久的烟。

  按理说他捞够本了啊,可是怎么心里更郁闷。

  也不全是郁闷,还有更深的爱。想起来傅林那提了裤子不认人的样子,又有点恨,爱恨交织之间,眼眶都要红了。

  季寒柏回到家,果然发现老太太他们已经把傅林的背景调查的一清二楚了。

  “你可回来了,”季老太太说:“这两天电话也不接,人也不回家,你是想急死我们吗?怎么,怕我们调查出来你接受不了的事,所以就做缩头乌龟了?”

  “你们都调查出什么来了?”季寒柏问。

  孙淼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他不是大学生这件事,是真的。”

  “你们不用藏着掖着了,既然调查了,肯定把他们家查了个底朝天,全都给我看看吧。”

  季老太太说:“这些人,真的心肠坏的很,他们跟你爸有仇怨,就报复到你头上来了。”老太太说着就把资料拿给了他看:“要怪就怪你爸当初惹下一堆风流债,还有这个叫傅莹的,也是毒的很,他们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这一招,都不知道他们是奔着钱来的,还是奔着报复来的。”

  光看傅莹,显然这是报复,是有预谋的结识。傻瓜才认为这只是巧合。

  可是看傅家穷成这样,显然又不只是为了骗感情,还看中了他们季家的钱。

  季寒柏没说话,拿起那叠资料看了看。

  不知道季明找的什么人,资料查的特别全,几乎就是傅家人的档案了,身份信息,过往经历,全都很详尽。

  无父无母,从小颠沛流离,中学就辍学跳舞去了,除了跳舞还在酒吧卖酒,家里的那个姨妈傅莹,欠了一屁股债。再看傅莹的资料,那更是一个惨。

  他看完了,反而不恨傅林骗他了,也能理解傅林要钱的苦衷。

  这么惨,要是他,估计也会想找个有钱人。

  想找有钱人是没错的,这世道人人都想嫁给有钱人。骗人是不对的,但因为他心里还放不下,又和傅林有了亲密接触,肌肤之亲也能加深感情羁绊,他觉得骗人也有些可以原谅了。

  他就是恨傅林不爱他,至少爱的不单纯,爱的不够深。

  分了手还跟没事人一样,说和睡觉,就过来和他睡了。

  因为他有钱才爱他,他如果没钱,就算爱他也不会和他在一起,客观上能理解,但感情上不能接受。

  在傅林那里,他还是不如一堆人民币。

  如果傅林一开始就跟他说清楚,他肯定不会爱上傅林,首先在心里就把他PASS了,不符合他的爱情观。他是抱着纯粹的爱去的,结果却告诉他,傅林更爱钱,所有回忆都变得有些可笑。

  他对傅林,又心疼,又别扭,一口气憋着出不来。

  “这种人,这种人家,咱们是坚决不能要的。”老太太说:“你一定要断彻底了,好在你们才开始交往,感情还不深。我想起来就觉得可怕,你说这世上怎么还有这样的人家。你以后再找对象,一定要擦亮眼,所以说这门当户对还是有道理的,起码双方家世都清楚,不怕对方骗你。”

  季寒柏没说话,直接上楼去了。

  孙淼安慰老太太:“给他点时间。这事儿,寒柏才是受害者。”

  老太太猛点头:“对对对,我也是心疼他,怕他想不开。说来说去,还是这家人可恶,你男人可恶!”

  孙淼很尴尬地笑了笑。

  季寒柏和傅林分手,孟小乔很快就知道了。

  他最近和周放感情迷离,需要有人倾诉。

  周放住院,他忍不住还是去看了一下。

  住院的周放让他心生不忍,偏偏周放又是很独立的人,并没有因为生病就故意纠缠他。

  可孟小乔吃软不吃硬,看了更心虚愧疚,所以就照顾了一下。

  周放出院以后,俩人又恢复了以前的相处模式……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周放在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过去的样子,但孟小乔不能自己骗自己啊。

  说真的,知道周放喜欢自己以后,他觉得周放看他的眼神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太敏感了。

  他就联系傅林,发现傅林把他拉黑了。

  这拉黑拉的莫名其妙的,他自认为他和傅林很聊得来,他最近也没有勾搭过季寒柏,应该不至于得罪傅林。

  于是他就发信息问季寒柏,结果季寒柏都没回他。
他开车去了汽修店堵人,结果只看到刘胖子一个人在店里。

  刘胖子告诉他:“傅林和老季已经分了。”

  “哈?”孟小乔十分吃惊:“你开玩笑的吧,他们俩腻成那样,季寒柏看他的眼神都能喷火,怎么会分了?”

  “真的,才分了没几天。”

  刘胖子顾忌着季寒柏的面子,也没告诉孟小乔他们分手的具体原因,只说:“我估计着,傅林是觉得他和季寒柏都分了,再和这边的朋友联系也不合适,所以就都删了,连我也都删了。你别说,他这一点做的还挺干脆的,没有拖泥带水,我还挺佩服他的。”

  孟小乔说:“这倒是像他会做的事,你别看他文文静静的,其实特别有主见。那季寒柏那边呢,他可不是这种干脆的人。”

  “他也挺干脆的呀,”刘胖子说:“据我所知,是没有再和傅林联系了。哎,你机会来了啊。现在季寒柏又单身了,你可以重新行动了。”

  “行动个几把,你当我收破烂的啊。”孟小乔说。

  刘胖子问:“怎么,你真的不喜欢老季了?”

  孟小乔说:“实不相瞒,自从他和傅林恋爱以后,我发现他身上很多缺点,不是我的菜了。”

  “你是不是谈恋爱了?”刘胖子问。

  孟小乔立即盯着他问:“你怎么这么说?”

  “一般情况下来说,你这种单恋了很多年的,是没办法那么快就放下的,除非你有了新目标,心思不在季寒柏身上了。向来不管是失恋也好,单相思也好,结束的最好方式,就是开始一段新的恋情,给自己一个新的目标,注意力就转移了。”

  “胖哥,你怎么不去参加婚恋节目呢,我看你可以去《非诚勿扰》当点评老师啊。”

  孟小乔还是觉得自己应该想办法联系一下傅林。

  他现在和季寒柏不怎么联系啊,他感觉他和傅林继续做好姐妹没什么问题啊。

  他可以为了傅林抛弃季寒柏呀。

  “他在哪儿上班,你知道么?”他问刘胖子。

  “那还真不清楚。”

  不过孟小乔也有办法,他有送傅林回家过一次,知道傅林住在哪。

  他就挑了晚上下班的时候去找傅林了。

  开门的是傅莹,警惕地看着他:“你找谁?”

  “我是傅林的朋友。”孟小乔说:“他在家么,我这几天联系不上他,有点担心他。”

  傅莹说:“你是他朋友,我怎么没见过你。”

  “我们才认识没多久,我叫孟小乔,你可以问问他。”

  傅莹想了想,就告诉他说:“他刚去上班了,不在家。”

  “这时候去上班?他在哪上班,我去找他。”

  傅莹说:“红蔷薇酒吧,你去那找他吧。”

10291 3596174 MjAxOS8wNi8xMS8jIyMxMDI5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1/10291_35961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