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50 章

书名: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公子于歌 更新时间:2019-08-11 09:27:09

  刘胖子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

  季寒柏挂了电话,就要起身。
步子有些踉跄, 刘胖子扶他起身。

  四季酒店就在距离红蔷薇酒吧不远的一条街上, 刘胖子将他送回酒店, 见里头茶几上摆满了酒瓶, 还有许多烟头。

  “你这两天一直在酒店住?”

  季寒柏说:“你先回去吧, 老子玩完他,再跟你分享感受。”

  刘胖子:“……寒柏呀,其实咱真的不用这样。他又不是女人, 你睡他一回, 说不好吃亏的是谁呢, 你可是宝贵的第一次!”

  季寒柏一听脸色立即涨的通红。

  “算了算了, ”刘胖子赶紧说:“这样的人赶紧断干净才是正确的选择, 你要真气不过, 立马再找一个不就完了。”

  季寒柏说:“我要再找一个,拼命对他好,让傅林看看,失去我, 是他人生多么大的损失!”

  这个傻白甜还真天真。

  人家傅林要是不爱你, 才不管你这戏精好不好呢。不过刘胖子还是附和:“就是!你想找他那条件的,容易的很,他想找你这样条件的,不是我说, 打着灯笼他也找不着咯。那你看现在你要不要给傅林打个电话,让他不要来了?”

  季寒柏往沙发上一躺, 醉醺醺地问说:“他会来么?”

  傅林从来不是听话的人,他刚才打那个电话,说完那句话就挂了,并没有听到傅林给他回复。

  或许傅林压根就不会来,只会觉得他神经病。

  “不打,”季寒柏说:“我就给他一个选择,他不来,拉倒,他要来了,我不睡白不睡。”

  刘胖子有点担忧,这样的傻白甜碰到傅林那样的心机婊,睡一觉,万一甩不掉可怎么办。

  “那……那你该买的东西买了么?”刘胖子问。

  季寒柏躺在沙发上:“什么东西?”

  “你说什么东西,你不会一点安全措施都不做吧?再说了,也不能生捅啊。”

  季寒柏听了,在沙发上躺了一会:“我已经跟他说了,他肯定明白我大半夜把他叫过来是什么意思,他如果还肯来,自己应该会准备吧?”

  傅林在家里踌躇了半天,还是没有动。

  听电话里的声音,季寒柏好像是喝醉了。

  喝醉了让他去酒店补偿他,想想也知道季寒柏是什么意思。

  他在家里踌躇了很久,还是打算赴约。

  他知道季寒柏这样爱恨浓烈的人,不可能说分手就分手的,他心里肯定很难受。

  要是能让季寒柏没那么难受,他很愿意去做。

  不光是为了季寒柏,也有自己的一点私心。

  爱情没有了,可他将来面临的贫困依然在,他穷怕了,也不可能一辈子一个人过,他将来还会继续钓男人,他已经打算重回酒吧去上班了。

  餐馆的工资实在太低了。爱情没有了,这操蛋的人生却还在继续。

  与其第一次给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不如给季寒柏,起码是他喜欢的人,起码是个好男人。

  他之所以踌躇,不是在为自己犹豫,而是在为季寒柏。

  他是不吃亏的,可是季寒柏和自己又有了一层纠缠,对季寒柏来说,未必是好事。

  傅林认认真真洗了个澡,全身上下都洗了一遍,这才出了门。走到玄关处的时候,傅莹从卧室出来,问说:“这么晚了,你去哪?”
“我有个朋友喝多了,打电话让我过去。”傅林说:“你先睡吧,我今晚上可能不回来。”

  傅莹就说:“明天不上班了?”

  “我已经辞了,打算过几天重回红蔷薇去。”傅林说。

  傅莹愣了一下,也没多说什么。

  已经是深夜了,外头静悄悄的,他打了车到了四季酒店,要进去的时候,碰到了刘胖子。

  刘胖子说:“你还真来了。”

  他们俩不是偶遇,刘胖子专门在楼下大厅等他的。

  季寒柏让他回去,他不放心,打算等等看,如果等到傅林,他就先和傅林谈一谈。

  他看了傅林一眼,还是老样子,很漂亮的男孩子,穿的很清爽,眉眼温柔秀气,身条匀称。

  有些人天生长相就有优势,比如傅林这一种,怎么看怎么不像心机婊。

  “你们的事,老季都跟我说了。”刘胖子说:“没想到你是这种人。亏寒柏这么喜欢你。他这回是不可能饶得了你了,你得有心理准备。”

  傅林点点头,神色如常,不见羞愧,也不见局促,说:“我知道。”

  看他这样淡定,刘胖子觉得自己担心的应验了。

  傅林压根不在乎这些,也就傻白甜的季寒柏,以为他睡傅林,就是自己沾了光。

  “东西你准备了么?”他冷着脸问傅林。

  傅林抬头看他:“什么?”

  “你知道他把你叫过来是要干嘛吧?”

  傅林脸上才露出些许不正常的神色来,点点头。

  “那你不准备好东西么,油,套,这些。”

  刘胖子不说,傅林都忘了。

  刘胖子说:“旁边便利店应该就有。”
傅林说:“谢谢。”

  刘胖子笑:“希望今天晚上过后,你不要和他见面了。季寒柏很单纯,可就是这样单纯的人,更难断,他会一直缠着你的,可他心里又咽不下这口气,会很折磨。你要还有良心,就该离他远远的。不要再想着他的钱了,做人要有底线。”

  傅林没说话,转身去了酒店旁边的便利店。

  刘胖子看着他的身影,在夜色里清瘦单薄,真的是光看背影就知道很好看的一个小伙子。

  他以前还挺喜欢傅林的,也真心看好他们两个。如今再看,真是百味交集。

  不管怎么说,他都无条件站在季寒柏那一边。

  傅林到的时候,季寒柏都已经快要睡着了。

  他以为傅林不会来了。

  他既希望傅林来,又希望傅林不要来,矛盾的就像他此刻的内心,说不好是爱更多一点,还是恨更多一点。

  听到敲门声,他立即站了起来,过去开门的时候路过洗手间,他竟然还打开了洗手间的灯,照了照镜子。

  镜子里的自己有点邋遢,胡茬都露出来了,头发乱糟糟的,身上都是酒气。

  有点不希望让傅林看到自己这个样子,可能会嫌弃他吧?

  想到嫌弃两个字,季寒柏又不由得升起一股怒气。

  呵呵呵,还敢嫌弃他?

  他就是要恶心傅林,就是要这样邋遢地糟蹋他!

  他转身从洗手间出来,摆出最不耐烦的表情开了门。

  一开门就看见傅林在门外站着,廊下的灯从上往下打下来,傅林穿着黑裤白T,一如从前俊秀动人。

  两个人四目相对,都有些尴尬。

  季寒柏竟然觉得有点心酸,乍然看到傅林,他的心就软了。

  “进来吧。”

  傅林进去以后将房门关上。

  季寒柏坐到了沙发上,大喇喇地往沙发上一躺,看着傅林。

  傅林手里还拎着个购物袋,袋里也不知道装了什么。

  季寒柏就伸出手来,要看。

  傅林就把袋子递给了他。

  季寒柏打开一看,只有一瓶油,别的都没有。

  他这是什么意思,最重要最常识的东西怎么没买?

  难道是想……

  骚!

  他就抬头看向傅林,傅林在他面前站着,微垂着头。

  房间里有很重的酒气,有些是他身上发出来的,有些是桌子上的那些酒瓶子发出来的,酒都是好酒,芬芳醇香,交杂在一起的时候,便形成了一股很奇特的香气,介于好闻与不好闻之间,房间的灯不算亮,但也能看清这房间里的一切,凌乱的床铺,被子都差点掉落下来,床单是皱的,外头的夜景倒是很好,落地窗将江景一览无余,还有斑驳灯火闪烁。

  “知道我叫你来干什么的嘛?”季寒柏问。

  “知道。”傅林说:“不然也不会买这些。”

  季寒柏就问:“不爱我,还肯来?”

  傅林就没说话。

  “不爱的人,你都能睡?”季寒柏说:“你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傅林“嗯”了一声,直接将T恤脱了下来,然后弯腰去脱裤子。

  季寒柏:“……”

  我靠,这会不会太直接了!

  倒不像是他要睡傅林,倒像是傅林要睡他!

  “你这是在干什么?”季寒柏胳膊摊开,往沙发上一躺,故意带着敌意的情绪。

  傅林却不说话,直接坐到了他身上,伸手解他的衬衫。

  季寒柏:“……你等等,等等,我还……”

  傅林直接亲下来,他就说不出话来了。

  才几天没亲傅林,他就这样想念这滋味了。

  季寒柏感觉自己要被糟蹋了。

  也怪他自己意志不坚定,没抵抗住诱惑。

  刘胖子坐在回家的计程车上,还很担心。

  他担心傻白甜的季寒柏,压根不是傅林的对手。

  傅林年纪虽小,但生就有一种不合年纪的沉稳,以前只觉得他安静,如今看,是个很有决断和心机的人。他如果铁了心要拿下季寒柏,就凭借季寒柏那雏鸡的样儿,大概率是逃不掉的。

  以前还只是初恋,如今第一次都给人家傅林了,季寒柏日后恐怕更难斩断情丝。

  这么看起来,还是傅林沾了光。

  他觉得傅林就是个深不见底的妖精,季寒柏就是动了凡心的唐僧,落入妖精的圈套,要被吃掉了。

  或者已经被吃掉了。

  刘胖子拿出手机来,看了看上头的时间。

  晚上十二点钟,正式进入三伏天了。

  

10291 3595869 MjAxOS8wNi8xMS8jIyMxMDI5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1/10291_35958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