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49 章

书名: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公子于歌 更新时间:2019-08-10 09:08:09

  “你看看你惹下的风流债,如今都祸害到你儿子头上来了。”季老太太将傅林的资料扔在桌子上。

  季明眉头紧皱, 看着上头傅莹的照片。

  他几乎都不记得傅莹这个女人了, 傅莹的变化也很大, 苍老了很多。

  季老太太气的不行, 这就是一家子骗子啊, 蓄意接近他们家的季寒柏,这是想干什么,想要钱还是想报复?

  不管哪一点, 都严重伤害了她的宝贝孙子。

  人渣!

  孙淼在旁边拿起来那些资料看了两眼, 也是越看越胆战心惊。

  “寒柏人呢?”季老太太问:“这些你们先不要一股脑都告诉他, 免得他接受不了。我看这孩子这一回是动了真感情了。人渣啊这群人, 骗钱就算了, 还骗感情!”

  孙淼说:“我刚去看了, 寒柏昨天晚上没回来,今天一天也没见人。”

  季明站了起来,说:“妈,您别生气, 这事我一定处理好。”

  孙淼不安地问:“不需要支会寒柏一声么?”

  她担心他们父子因为这件事再生嫌隙。

  “这件事不用支会他, 就算他还愿意跟这个傅林在一块,我也坚决不允许他进这个家门。”

  季明说完就出去了,孙淼叹了口气,回头看老太太, 老太太也是气的不行,说:“真是人不可貌相, 看那孩子面相挺老实的,谁知道竟是这么个人,真是可怕。”

  季寒柏哪里都没去,一直在蹲守。

  他坐在车里,看见傅林从他们小区出来。

  依旧正常上下班。

  不敢相信,就在他们分手的第二天,他以为傅林会难过的在家不出门,谁知道第二天早晨他就看到傅林背着包,衣服清爽地从家里出来。

  脸上倒是没什么笑容,不过傅林一向冷淡。以前觉得他冷淡的样子很迷人,如今看,就是一肚子气。

  他都难受的一晚上没睡着,傅林却跟没事人似的。

  所以爱他这件事也是装的么?这个人,到底有什么是真的!

  季寒柏的伤心立马全变成愤怒。他不愤怒傅林骗他,愤怒傅林和他分手,居然不伤心!

  好,好,好。

  傅林正常上下班,并没有任何异常,可是傅莹还是在他这种正常里,看出一丝不正常来。

  因为晚上再不见季寒柏接送他,傅林在家里的时候,也不见季寒柏和他打电话。

  看来是出了问题。

  不问她也能猜到,大概是傅林向季寒柏坦白了他不是大学生的事,季寒柏接受不了,俩人分手了。

  失落之余她还觉得有一点悲哀,属于他们这种人的悲哀。

  你看看,就算季寒柏这样的老实人,看起来那么喜欢傅林,他们俩的感情看起来这么稳固,还是戳一戳就破了。

  像美丽的泡沫一样。

  大概没有了泡沫的伪装,他们这些人的本质面目露出来,是连普通人都不如的存在。季寒柏这样的有钱人,对他们也是挥挥手就拜拜了。

  她觉得傅林也是动了真感情的,肯定很伤心。也怪自己,贪欲太多,不该鼓动傅林和季寒柏去谈真的恋爱。

  这不就是自己年轻的时候走过的弯路么?奔着钱去,结果睡久了睡出感情来了,她要和别人认真在一起,别人却只当包养她。

  她送了一盘水果到傅林房间,见傅林趴在桌子上看手机,就把水果放到了他桌子上。

  傅林直起身,对她说:“我和季寒柏分了。”

  傅莹愣了一下,点点头,说:“我猜到了。”

  “我还是道行不够啊,”傅林又重新趴在了桌子上,说:“信誓旦旦,结果什么也没得到。”

  其实习惯就好了。

  傅莹自己也经历过几次失望,慢慢变得再不会因爱情伤心。
但她不能让傅林也习惯这种生活。

  “你要想哭你就哭。”傅莹说:“什么伤心事烦心事,哭一场就全好了。擦干眼泪,明天又是新的太阳。”

  这口鸡汤只是逗他的玩笑话,傅林笑了一下,说:“我哭什么,该哭的是季寒柏,我哪有脸哭。”

  傅莹愣了一下,说:“你怎么就没脸哭。哭是每个人都有的权力。”

  傅林想,上一辈子,他也哭过很多次,累哭过,因为无奈哭过,因为生离死别哭过,穷哭过。

  哭多了他发现,眼泪是最没有用的东西,它不但没有发泄出心中的负能量,反而带走了生命的气。

  “我哭不出来。”傅林说。

  傅莹以为他要强,不肯哭,就摸了摸傅林的头。

  傅林还是傅林,身上永远都没有强烈的爱与恨。和季寒柏恋爱的这些天,身上有了温暖气息,可是如今一眨眼也都没有了,还是往日里清清淡淡的样子。

  其实她觉得还好,分手,她经历过比这更伤心的,她也经历过比感情更折磨人的事情,回头看,失恋都是人生小事。

  接到季寒柏电话的时候,刘胖子睡的正香。

  还是他女朋友先听到的,把他推醒说:“你电话,季寒柏打过来的。”

  刘胖子眯着眼睛接过来,就听季寒柏说:“你哪儿呢,过来陪老子喝酒,老子失恋了。”

  刘胖子“嗯”了老半天,一个激灵坐起来:“你说啥!”

  倒是把他旁边睡着的女朋友吓了一跳。
他赶到红蔷薇酒吧的时候,季寒柏已经喝的醉醺醺的了,旁边挤着俩女人,要不是楚小浩看着,那俩女人早扑上去了。

  楚小浩见到刘胖子,说:“你就是季寒柏的朋友吧?”

  刘胖子点头:“交给我吧。”

  “我给傅林打电话,但是没人接。”楚小浩说:“他怎么一个人跑这来喝酒来了。”

  刘胖子把那俩女人撵走,自己在季寒柏身边坐下来。楚小浩说:“那我先走了,我还有工作。”

  “谢了啊,”刘胖子说着就拍了一下季寒柏的肩膀:“我日,怎么回事啊到底,分了,跟傅林分了?你们前两天不还蜜里调油的?”

  季寒柏眯着眼看过来,然后脸上一扭曲:“胖子,胖子!”

  好像马上要哭。

  刘胖子说:“哎哎哎,你说清楚了再哭。”

  “还是你有先见之明,”季寒柏拎着酒瓶说:“你说傅林是奔着我的钱来的,我还不信,我还……他妈还吹牛逼,说他爱的是我这个人。仔细想一想,我这个人,除了钱,还有啥。”

  失恋最容易让人否定自我,尤其是心有不甘的分手,更容易怀疑自身有问题。

  刘胖子听他零零碎碎讲清楚了来龙去脉,除了“我靠”,就只剩下说:“没想到啊,傅林竟是这么个人。不过也是,他酒吧混的,肯定不简单啊。你也不用伤心,你这条件,还怕找不到好的。”

  这种话压根一点都安慰不到季寒柏。季寒柏听了更难受,就一直喝酒。

  “妈的,感觉我太亏了,”季寒柏说:“我这相不相当于被坑了?几把毛没落到。”

  “也还好啦,”胖子安慰他:“你也没啥损失,他不也没得到什么钱,也就你朋友给的几千块小费,算个屁呀,咱们就当打发叫花子了。”

  “我怎么没损失,我这么难受,不是损失啊,他欺骗了我的感情!”季寒柏醉醺醺地说。

  太他妈吃亏了。

  不行,他得捞回来。

  就这么算了?那不可能,那不是他的性格。
“老子要捞回本来。”季寒柏说:“干死他!”

  他说着立马就摸出手机来,要给傅林打电话。

  刘胖子拦住他:“你呀干嘛?”

  “我给这小王八羔子打电话,把他叫出来,补偿我精神损失费。”

  刘胖子:“……你等等等等,依我说,就算了,他这样就是人品有问题,你趁早脱身,别到时候你再分不干净。没碰他才好呢,碰他你才扯不清。”

  “你知道他分手了以后是什么样么?”

  “什么样?”
“跟平时没什么两样,照样上他的班。你说怎么会有这么没心没肺的人,他在那什么破餐馆当服务生,我去看了,妈的,还一天到晚笑眯眯的,分手了,他一点都不难受!”

  “那个……人家这也算是有职业操守啦,服务员嘛,还能整天拉着个脸哭哭啼啼的?”

  “你是说他……”季寒柏脸色一顿:“说他只是强颜欢笑,心里还是很苦的?”
这他妈有点不对劲,刘胖子觉得季寒柏这是在给傅林找借口啊。

  被分手的人就爱这样,先是痛骂对方,骂完了就开始给对方找借口,再一步就是复合了。

  他不能让季寒柏往火坑里跳啊。

  于是刘胖子立马说:“他苦他也活该啊,这叫报应,你就别想他了,来,我陪你喝酒。”

  季寒柏就又跟他喝了两杯,抬头看舞台上,迷离梦幻的灯光之下,一群舞者跳的正欢。

  他就想起以前傅林在这跳舞的时候,他在台下看,心里那么甜。

  他也是蠢,怎么就没想到,傅林跳那么骚的舞,能是多正经的一个人。

  这个,这个,这个该死的傅林,要真是深爱他,怎么可能断的这么干脆。

  季寒柏捂着脸就哭了起来,胳膊脖子都是青筋。

  刘胖子有点慌乱,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毕竟是初恋嘛,他懂,男人的初恋总是很走心。

  这个傅林,真没想到他是这种人,看着那么清纯,相处的那段日子,他竟也没看出端倪来。

  “不行,”季寒柏抹了一把脸,脸色通红,挂着泪痕:“我受不了,我得捞回来点东西,来填我心里的窟窿。”

  他就给傅林打了个电话。

  “你不是说你对不起我么,说了对不起就完了,你是不是应该表示一下歉意?四季酒店,2019号房,我等你。”

10291 3595604 MjAxOS8wNi8xMS8jIyMxMDI5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1/10291_35956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