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48 章

书名: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公子于歌 更新时间:2019-08-09 09:54:05

  
一天时间,季寒柏相当于坐了一回过山车。白天还在最高处, 睡了一觉起来, 瞬间跌倒谷底。

  他也不敢让傅林知道。

  季明要查傅林的背景, 他是拦不住的, 不过他相信傅林, 就算他们查个底朝天,也查不出什么黑料来,他的傅林清白无比!

  家里气氛一时变的格外凝重, 季寒柏也待不住, 就换了衣服出了门。

  老太太心情不好, 不过依旧在后头喊道:“让司机送你, 别自己开车!”

  快到傅林家的时候, 他让师傅把车停到了路边, 自己给傅林打了个电话。

  傅林正等季寒柏的电话呢,接的特别快:“你在哪儿?”

  “我在你们小区附近的公园旁边,你过来吧。咱们散散步。你吃过晚饭了吧?”季寒柏说。
“吃过了,你等等我啊, 马上就到。”

  离的很近, 傅林很快就来了,已经脱了他那一身正装,恢复了他青春干净的装扮。季寒柏看到傅林,心里就是一软。

  看着太乖太清纯了。

  季寒柏就笑着伸出手来, 傅林走过去,握住了季寒柏的手。

  这边公园是老小区的公园, 路灯少,草木却格外浓郁,所以公园里的小路全都黑胧胧的。傅林见季寒柏领着自己往更黑的地方走,还以为季寒柏兴致又上来了。

  他还打算跟季寒柏说点正经事呢。

  不过也好,亲热完了,趁着情浓的时候坦白,或许季寒柏更好接受一些。

  季寒柏牵着他的手,一边走一边说:“转眼都八月了,你暑期工打算干到几号?依我说,等暑期最后几天的时候就别干了,空出几天时间,咱们出去旅游一趟吧?你们几号开学?”

  傅林愣了一下,沉默了一会,居然没有回答他。

  季寒柏心里咯噔一下。
傅林这反应不对。

  难道那些传言都是真的?

  他笑了笑,问说:“怎么了?”

  傅林松开了他的手,站住,说:“正好,我也正想跟你说这个。”

  他停顿了一会,终于还是鼓足勇气说:“我其实不是大学生,我骗你的。我中学就出来工作了。”

  他以为季寒柏会很震惊的,但季寒柏愣了一下,竟然很久都没有说话,只从兜里掏出烟来,抽了一支点上。

  打火机的火光照亮了季寒柏有些凌厉的眉眼,傅林问:“你都知道?”

  “为什么撒谎?”季寒柏吸了一口烟,扭头看他。

  傅林躲开了他的眼睛,低下头,发现除了傅莹为他编造的理由之外,他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为了找工作方便。”傅林说:“对不起,不该骗你。”

  是不是大学生,季寒柏还真的不在乎,但是欺骗了他这件事,他的确意外。

  因为意外,所以有些许被愚弄的感觉,大概他将傅林想的太美好,还有种被背叛的感觉,他没接傅林的话,只停在原地抽烟。

  傅林本是很清淡从容的人,此刻却窘迫的厉害,他都不知道他有这么强烈的自尊心。他的脸都是红的,勉强笑了一下,说:“怎么,不是大学生,就配不上你啦?”

  “我爱的是你这个人,不是爱你的学历。”季寒柏说:“算了,都过去了。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再不会骗我,不会对我有任何的隐瞒。”

  傅林没说话。

  “不答应?还是还有别的?”季寒柏问:“要有,你今天就都告诉我。我希望咱们两个彼此坦白,没有秘密,咱们是恋人,就该亲密无间。”

  傅林将两只手插到裤兜里,低着头用脚踢了一下地上的草:“人都有秘密的,如果说出来对你对我,对我们的感情,都有不好的影响,而不说出来,其实也不会伤害谁,如果这样,也必须要说么?”

  季寒柏就很严肃地说:“我宁肯要丑陋的现实,也不要虚假的圆满。”

  “可是我本来就没有你想的那么好。我这个人,本来就半真半假。”

  “对我的感情,也是半真半假么?”

  “你觉得呢?”

  “我家里人知道了你不是大学生的事,今天在大哥的婚礼上,有人认出你来了,说你这几年一直在红蔷薇跳舞,不是学生。他们已经去调查你了,所以如果你有什么瞒着我的,现在都告诉我,咱们还能提前想办法。我是你的恋人啊,你怎么连我也骗?我一直都觉得你是最单纯的人了。”

  傅林听说季家人已经去调查他,脑子一下子就懵了,他抿着嘴唇,脸色通红,他知道他和季寒柏完了

  早有准备,可真到了这一刻,他却觉得万分羞耻,好像他的遮羞布一下都被扯掉了,他最肮脏丑陋的模样,都让他最在意的季家人看到了。

  就算季寒柏愿意继续,他也没脸继续了。

  一个绿茶婊,这时候竟然要起脸来了,他自己都对自己无语。

  “你告诉他们不要查了,我跟你分手。”傅林说。

  季寒柏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说什么?”

  傅林说:“我说我跟你分手,让你家里人不要再查了。”

  “我都还没怎么,你就开始撂这话了,就因为他们查你?”季寒柏说:“不要动不动就提分手,我最讨厌这样。”

  “查下去,你会更讨厌我的。”傅林说。

  “你有什么怕被查的?过去有什么不能提的情史?还是家里犯了什么事?”季寒柏见傅林似乎是认真在提分手,反倒有些慌了。

  他对傅林撒谎这件事是有一点介怀,但这点介怀和他对傅林的爱相比压根不算什么。他也不觉得文凭这件事有什么大不了的,傅林还是傅林,又没有变。

  “我又不是来责备你的,这不是找你商量么?”季寒柏说:“我是希望我家里人也喜欢你,虽然说谈恋爱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可是我家里人喜欢你,你过的不也会轻松一点么?我是为了咱们的未来着想。你觉得我是在怀疑你,审你?”

  他看傅林面色通红,似乎难堪的很,就掐灭了手里的烟,过去抱他说:“你不要这样。”

  傅林后退了一步,说:“不是的,跟你没关系,你很好,是我配不上你。”

  季寒柏的手落了空。

  “你到底怎么了?”季寒柏说:“你不说清楚,今天就不能走。”

  他抓住了傅林的胳膊,有些慌张。傅林身上都出汗了,紧抿着嘴唇,他不该跟季寒柏谈真感情的,他不该太过贪婪的,如果他无情无义,安安分分地做一个只要钱的心机婊,凭着他的智商,他可以编造出一千一万个理由来哄骗季寒柏,而不是现在这样窘迫,被动,羞愧。

  “我和你认识,不是偶遇,我撒谎说自己是大学生,也不是为了好找工作,我去你店里,就是为了认识你。”傅林说:“因为你有钱,我想要钱。”

  一口气说完这些,他抬起头来,看向季寒柏。季寒柏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松开了抓着他的手。

  傅林接着说:“你也替我瞒不住的,你家里人调查我,就会发现我跟你认识,不是巧合,因为我姨妈傅莹,和你爸有过一段感情。”

  不需要说的更清楚了,足够了。

  季寒柏蹭了一下鼻子,胸膛明显起伏了起来,脸上神情说不出是哭是笑,看了他一眼,眼里都是不可置信,他的反应极大地刺激到了傅林,傅林突然难受的很,无所遁形的窘迫:“对不起,我对不起你……”

  “你说的都是什么几把。”季寒柏后退了一步,说:“你现在是在跟我说,一切都是假的,都是你在骗我,你们家一起在骗我?”

  傅林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也无脸辩解。

  “你哑巴了?”季寒柏突然暴怒:“老子问你呢,你是不是一直在骗我?”

  傅林没说话,转身就走。

  季寒柏一把抓住他:“不说清楚,你不准走。”

  他把傅林抓回来,却见傅林脸是红的,眼睛是湿的,窘迫的有些可怜。季寒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说:“哭,你还哭,你哭个几把。”

  “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傅林只是眼睛湿润,却没有眼泪掉下来:“你要想打我骂我,也行。”

  季寒柏的眼眶都红了,说:“你怎么是这么个人。”

  傅林说:“现在你看清楚了。”

  季寒柏也不说话,可就是拉着他不让他走。

  俩人在黑暗中站着,有一对情侣跑着步从他们身边过去,止不住地回头看他们。

  “你爱我这件事,总是真的吧?还是只是因为我有钱?我如果没钱,你是不是就不会爱我?”

  爱季寒柏是真的,可是如果季寒柏没钱,他就算爱他,也不会和他在一块,这也是真的。
“我不能再骗你。”傅林说。

  季寒柏就一把推开了他。

  傅林被他推的踉跄了一下,差点撞到旁边的树上。

  季寒柏如今已经不是坐过山车了,他是直接掉到万丈深渊里去了,透心凉。

  “所以就是为了我的钱,故意接近我,骗我说你是学生,骗我说你喜欢车,骗我说你不在乎钱,骗我……”季寒柏没有再说下去,自己都觉得心惊。

  可能还有更多的欺骗,是他不知道的。

  这完全是建立在骗局上的爱情,这些欺骗或许没有那么不可原谅,可它们的破坏性在于,相当于毁了他所以为的完美爱情。

  傅林不是他爱上的那个傅林,这爱情也不是他所追求的爱情,回过头再看,自己纯粹热情的像是个傻逼,充满了自作多情。他甚至在想,傅林发现他这么好骗的时候,心底会不会嘲笑他,觉得他很蠢。

  季寒柏被这初恋伤的猝不及防,简直怀疑人生。

  傅林也不知道说什么了,解释也变得很可笑,他还能说什么呢,说我虽然骗了你,但我是真的爱你?

  像是裹了屎的糖,更恶心而已。

  从他发现季寒柏是个傻白甜的时候,其实就该收手了,可是那时候的他,怎么可能收手呢,人不能预见未来,所以总会犯错。

  他奔着钱而来,却没有得到他想要的钱,季寒柏奔着爱而来,没有得到他以为的爱。

  “你走吧。”季寒柏说。

  傅林却没有走,而是蹲在了地上,在地上蹲了好一会,说:“我对不起你,我配不上你。”

  他说完就走了。季寒柏别着头,眼圈红了。

  觉得特别伤心。

  傅林走到了外头的大路上,那边路灯比较亮,路人也更多一些。他伸手抹了一下眼睛,然后仰了一会头,喃喃道:“也好意思哭。”

  坏人就该坏到底,不该当了表子还要立牌坊。当初勾引季寒柏的时候也不知道会这样,所以也谈不上后悔。只是伤害了一个纯情的男人,将他扯入自己操蛋的人生里。

  很对不起他。

  傅林还记得他刚才来的时候是跑着来的。

10291 3595327 MjAxOS8wNi8xMS8jIyMxMDI5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1/10291_35953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