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44 章

书名: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公子于歌 更新时间:2019-08-05 10:11:04

  
“你不信?”季寒柏问。

  刘胖子说:“信信信,我看傅林那腰那身段, 还挺带感。虽然我不喜欢男人, 但你喜欢傅林的点, 我还真的都懂。”

  季寒柏觉得傅林是比较冷淡和矜持的那一种, 他们两个独处的时候, 一般都是他主动多一点,傅林也不是扭捏的小姑娘,偶尔也很大胆, 会主动撩他, 但撩的程度对他来说, 太小儿科了。

  他是早就想啪啪啪了, 男人嘛, 就该直接一点。

  但是他又觉得傅林那么纯, 再觉得他这人太急色。

  季寒柏觉得如今是个机会,他要稍微耍点心机,吊吊傅林的胃口。

  所以从海岛回来以后,他跟傅林的联系明显少了一点。

  傅林应征了一个餐厅服务员的工作, 从海岛回来以后他就开始上班了。

  他上了一天班, 本来以为季寒柏晚上会来接他吃饭,结果都等到下班了,也没见季寒柏给他打电话,他忍不住自己打了个电话过去, 结果季寒柏那边正在忙着帮季成伟布置婚礼现场。

  季成伟的婚礼本来要在国外举办的,苏红临时改变了主意, 打算在季氏旗下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办。
她这是要向外宣传季成伟季家长子的身份,到了国外谁还知道他们是谁呀,可是在本地,她能把这场婚礼办的人尽皆知。

  “那你忙吧。”傅林说。

  季寒柏“嗯”了一声,他那边乱哄哄的,说:“那我挂了啊。”

  傅林“嗯”了一声,那边电话已经挂了。

  傅林不是腻歪的人,季寒柏是有正事要忙,不理他也很正常,但是和海岛之行联系到一块,傅林就觉得他和季寒柏的感情,仿佛遇到了某种危机。

  他就有点焦虑。

  他本来是很自信的人,虽然穷,但够好看,在他所处的圈子里,他已经算是受追捧比较多的人,认识了季寒柏,也尝到了自卑的滋味,自卑带着畏惧感,人心浮浮沉沉不安稳。

  季寒柏也是真的忙,季成伟的婚礼马上就要举办了,他们这样的人家,婚礼过程极为繁杂,季成伟在公司里比较忙,大部分事情都委托给了季寒柏……一来季寒柏没什么正经事,比较闲,二来他也想借着婚礼,和季寒柏巩固巩固兄弟感情。欠人情,也是巩固感情的一种方式。他对季寒柏表现出了完全的信赖。

  因为婚礼都是季寒柏操持的,季老太太总算是亲口答应了出席这次婚宴。季明很高兴,赶紧叫了人给老太太做礼服。

  他又问季寒柏:“你大哥婚礼,还不是要带你那个对象参加?”

  季寒柏点点头:“我大哥给他发了请柬。”

  “他倒是会来事。”老太太说。

  “婚礼上人多,估计到时候大家都忙,没工夫招待他,他再觉得咱们家怠慢他。”季明说:“这样吧,明天晚上我有空,咱们请他来家里吃顿饭,先见一见,好吧?这样也比较正式一点。你交的第一个对象嘛,家里这也算是对你表示一下支持。”

  季老太太一听也附和:“我还真是迫不及待想见他,就见你天天把他夸的天上少有地上无的。”

  季寒柏说:“不用,你们搞的这么正式,他反而会紧张。反正后天就见了,到时候我带他们来跟你们打个招呼就完了。他可胆小,我告诉你们,打完招呼看两眼就够了,该干嘛干嘛去,不用特别注意他,让他慢慢适应,等大哥的婚礼办完以后,我再带他来家里正式吃个饭。”

  季老太太笑着说:“行行行,你的人,你说了算。”

  季明心里有个担忧,老太太在的时候没好意思说,等父子俩上楼的时候,他才低声对季寒柏说:“你来我书房一趟。”
季寒柏跟着他到了书房,季明关上门,咳了一声,说:“那个,我也不跟你绕圈子了,咱们父子俩呢,一直都是比较平等的关系,我说这话呢,也是关心你。”

  “你就直接说吧。”季寒柏说。

  季明有点尴尬,说:“你跟那小伙子,发展到哪一步了?”

  季寒柏没想到季明会问这个,脸上有点尴尬,就说:“你问这个干什么……”

  “这不是经常听说,你们那个……不是说那个,那个圈子比较乱嘛,你交友这件事啊,爸不管你,你自己成年人了嘛,我相信你自己心里都有数,但是这个发展到下一步的时候呢,我还是跟你提个醒,这个,这个发生关系呢,很正常,成年男人了嘛,不过你安全措施是不是要做好,我网上查了一下,我看有的情侣确定交往之后,都会双方去疾控中心查一下,这样对双方都负责任……我这不也是希望你健健康康的嘛,这个安全措施也是科学知识……”

  季寒柏打算他说:“不用查,我们俩都干净的很。”

  季明说:“你自己干净,你怎么就知道对方……”

  “他还是小孩子。”季寒柏说:“我是他第一任。”

  季明就“哦”了一声,尴尬地笑了笑,说:“你还算有分寸。”

  “我有洁癖,私生活混乱的不会在我考虑范围之内,这点你放心。”季寒柏说:“我没想到你管的还挺宽,这也要管。”

  季明尴尬地笑着说:“老子这还不是担心你。算了算了,不跟你说了,你出去吧。”

  季寒柏笑着说:“我感觉你现在知道的比我都多了。以后有什么想说的,你就直接跟我聊,不用提前网上搜这些有的没的,搜了你不尴尬啊?”

  季明说:“滚吧你。”

  季寒柏笑着关上门出来,回了自己房间,就给傅林打了个电话。

  傅林等季寒柏的电话都等了好长时间了,他本来在客厅里打扫卫生,一听见手机在卧室里响,立马跑过去接了:“季寒柏!”

  季寒柏笑着说:“怎么还叫全名。”

  “那我叫什么、”

  “把姓去掉试试。”

  傅林觉得叫“寒柏”有点肉麻:“你回家了么?”

  季寒柏“嗯”了一声,说:“基本都已经筹备个差不多了,明天再去婚礼现场看他们彩排一遍,估计中午以后就得闲了。你把你现在上班的地址发给我,明天午饭的时候我去找你,好久没一起吃饭了。”

  “好。”

  “那你早点休息,我挂了啊。”

  “等等。”傅林赶紧喊住他,问说:“不连麦睡觉了么?”

  季寒柏说:“太晚了,明天就见了。”

  说完以后他仔细听了听傅林那边的动静,只见傅林沉默了一会,说:“那你早点休息,别太累了。”

  季寒柏挂了电话以后就去洗澡。

  季寒柏其实还挺想傅林的,他情感比傅林更热烈一些,更喜欢腻歪,这两天没能和傅林腻歪,他都觉得睡前少点什么。

  洗完澡以后他就睡了,白天比较累,睡的也很沉,结果半夜做了一个梦。

  梦见傅林了。

  是很寻常的梦,既不色,也不惊骇,只是梦刚做完,人就醒了。

  外头天色将亮未亮,季寒柏翻转过身体来,看了看朦胧的窗外,拿出手机看了看傅林的头像,突然觉得自己这样做很幼稚。

  哪怕是伤害傅林一点,他都有点舍不得。就算是让傅林觉得他冷淡了,他都觉得心里有愧。

  他应该让傅林知道他有多爱他,他的爱情有多炽烈,烤得他和他一起睡觉的时候,一整夜都没有睡好,一个动作维持不变,不敢翻身,是甜蜜的折磨。
他应该让傅林成为最幸福的人,永远被爱着。

  他就给傅林发了个短信。

  傅林醒了以后,人还是困的,他在刚睡醒的困意里拿过手机看时间,就看到了季寒柏发过来的短信。

  他眯着眼睛点开,见上头写:

  “凌晨五点钟,因为梦见你醒过来,心里满满的都是对你的爱。最近给大哥筹办婚礼,在准备的过程中,我脑子里一直想咱们的婚礼,总有一天,我会跟你结婚。我们在一起,肯定会很幸福的。”

  刚睡醒,心还是柔软的,看到这条短信以后,更是柔软的一塌糊涂。傅林握着手机,躺在被窝里翻个身笑。

  晚上傅莹又看见季寒柏送傅林回来,傅林下了车,怀里还抱着一捧红艳艳的玫瑰花。

  等傅林上楼以后,傅莹还发现他脖子上有好大一块草莓,傅林的衬衫扣子都掉了一颗。

  傅莹看了看他怀里的花,见傅莹满面春风,光看他神色就知道他和季寒柏有多蜜里调油。

  “这花真好看。”傅莹说。

  傅林笑了笑没说话,直接进了自己房间,关上房门以后,心跳的还是快的。

  季寒柏送他回来,却在距离他们小区只有一两公里的时候,把车子停到了路边。那段路路灯隐藏在茂密的树枝里头,整条街都是黑漆漆的,车里就更黑。

  车子在路边停了半小时,这半小时,让他这两天悬着的心完全放下。

  季寒柏问他:“这两天没怎么见面,你想我没有?”

  傅林很直接地说:“想了。”

  “有多想。”

  “很想。”

  “很想是多想。”

  傅林有点笨口拙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很想就是很想。

  季寒柏就说:“这样,咱俩比比,看谁更想谁。”

  傅林就看见他解开了安全带。

  傅林就抓住了自己的安全带,车里没开灯,黑漆漆的,他都看不清季寒柏的脸,只感受到季寒柏的气息。

  最后比试的结果,他输了。

  他强烈感受到了季寒柏有多想他。

  说真的,爱情有时候不需要用语言来表达,身体更直接,而且不会学嘴巴骗人。
季寒柏的身体告诉他,他果然很爱他。

  他的反应也告诉他自己,他也很爱季寒柏了。

10291 3594170 MjAxOS8wNi8xMS8jIyMxMDI5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1/10291_35941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