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40 章

书名: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公子于歌 更新时间:2019-08-01 10:32:58

  岛上天气好,水池子里的水一点都不凉, 孟小乔从水池里爬出来, 拿了毛巾裹住身体, 一边擦一边朝季寒柏他们的房间看, 窗帘没关严实, 露着一段,他偷偷挪过去,只看到了傅林搭在床尾的腿, 伸直了又弯曲。

  “孟小乔。”

  身后突然有人喊他, 吓得他一个激灵, 赶紧回头看了过去, 只看到周放抽着一支烟看他。

  “吓死我了你, 走路不用脚么?”

  “不用脚我用什么。”周放说:“咱俩谈谈吧。”

  孟小乔裹紧了毛巾:“我跟你有什么好谈的。”

  周放吸了口烟, 朝季寒柏的房间看了一眼,说:“人都拉窗帘了,你还偷看,这么饥渴?”

  孟小乔就狠狠瞪了他一眼:“我就饥渴, 想看季寒柏的叉叉叉。”

  周放掐了手里的烟, 说:“我本来还觉得有点对不起你,现在看,是我想多了。”

  “你确实想多了,大家都是男人, 没谁吃亏这一说。你不知道我们圈里遍地飘零嘛,说起来还是我赚了。”

  周放就说:“那你还想不想多赚点?”

  我靠, 这是啥意思。

  孟小乔看了看周放,觉得周放看他的眼神和以前略有一点点的不一样。

  这是……食髓知味了么?

  可怕!

  他没说话,直接从周放跟前走了出去。

  季成伟对傅林还是很重视的,在吃晚饭之前特地来他们房间一趟。

  季寒柏从床上爬起来,问说:“谁?”

  “寒柏,是我。”

  “我哥。”季寒柏回头对傅林说,然后朝傅林示意了一下他的嘴巴。

  傅林赶紧擦了擦自己湿漉漉的嘴巴和下巴,还有脸。

  季寒柏是属狗的吧。

  那边季寒柏已经开了门,季成伟笑着说:“没打扰你们吧?”

  “没有,有事?进来说吧。”

  季寒柏说着就打开了房间的灯。

  房间的灯一亮,季成伟才意识到原先房间里是黑胧胧的,他给季寒柏安排的房间是最好的,靠海的一面几乎都是落地窗,天没黑的时候光线是非常好的。

  这大白天的刚到房间就拉上了窗帘,莫不是……

  他就朝里头看,傅林略有些尴尬地走出来:“您好。”

  “傅林是吧,刚才人多,都没能好好跟你说句话。”季成伟说着就伸出手来,和傅林握了一下手。

  握手的时候一直在打量傅林:“常听寒柏说你,百闻不如一见,我弟弟这是什么好运气。”

  真人比照片更好看一些,刚才那么多人,他也一眼就看到傅林了,清清冷冷的很显眼。

  季成伟和季寒柏长的一点都不像,远不如季寒柏帅气,大概是做久了公司高层的缘故,身上有一种霸道总裁的气场,有着超乎年龄的稳重。听季寒柏说,他这个同父异母的大哥只比他大几个月,可看起来俩人的年纪能差五六岁。

  季寒柏在汽修店里的时候比较糙,看起来比较成熟,可是打扮一下穿的干干净净的时候,就露出年轻人的样子了。这个季成伟,看起来像是有三十岁了,眉头还有两道很明显的皱痕。

  “你这边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就尽管开口。”季寒柏说。

  “请你们过来就是让你们过来玩的,你什么都不用干,好好玩就行了,多照顾一下傅林,这边可玩的地方很多,你可以带他四处转转。”

  季成伟很忙,电话一直响个不停,接了两个电话以后,季寒柏就说:“你先去忙吧,自家兄弟,不用招呼。”

  季成伟笑着说:“那我就先走了,傅林,很高兴认识你,希望你这几天在这能玩的开心。”

  两人又握了一下手,季寒柏送他出了门。

  等季成伟走了以后,季寒柏合上门,回头看傅林,说:“我们俩是不是很不一样?刚子他们都说,我们俩一看就不是一个妈生的。”

  傅林说:“你哥看着比你正经。”

  “这点我还真是否认不了。”季寒柏笑着说:“他从小就少年老成,我是从小顽劣,不过好在你就喜欢我这样的。”

  傅林说:“谁说的,我喜欢正经的。”

  季寒柏就朝他走了一步:“喜欢正经的?”

  他用手指托着傅林小巧的下巴,故意做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那你怎么喜欢上我这种人了?”

  “被你骗了。”傅林说。

  “可惜你的身体比你的嘴巴诚实多了,不然真就被你给骗了,小骗子。”季寒柏说。

  他这人真的太适合说情话了,也太会说情话了,“小骗子”三个字说的特别苏,傅林脸都热了。

  好在季寒柏已经亲够了,说:“我看外头晚霞特别好,咱们出去走走?”

  傅林点点头。

  他不能再跟季寒柏呆在封闭的地方了,俩人一旦独处,他感觉空气都是潮热的,仿佛时刻都能点燃。

  热恋的年轻男人伤不起啊。

  外头夕阳已经快要完全沉下去了,天边的晚霞从橙红变成了蓝紫色,因为举目望去天海连接,海面映着霞光,更是美的无法用言语来描绘。傅林远远地就看见了一个身影,是孟小乔,蹲在海滩上挖沙子。

  “小乔!”傅林喊。

  孟小乔回头看见他们,一屁股坐在沙滩上,懒洋洋地坐进了自己挖的沙坑里,一边埋一边说:“季寒柏,你不行啊。”

  季寒柏就问说:“什么?”

  “这么快就完事了,你快男啊。”

  季寒柏居然没听懂,傅林也没听懂。

  “你们俩不是拉窗帘了么?”孟小乔扭头问。

  傅林脸色一窘。

  季寒柏反应过来,说:“你管的还真宽。”

  孟小乔把自己两条腿都用沙子盖住了,上半身也躺到了沙坑里,对傅林说:“你来的正好,赶紧把我埋了。”

  傅林蹲下来,说:“你干什么?”

  “我要躲在沙子里思考人生。”孟小乔说。

  “傅林没空,他要陪我。”季寒柏朝远处看了看:“周放,你过来。”

  孟小乔身体一震,回头看去,就看见周放和刚子他们一群人穿着沙滩裤走过来,都是年轻的大帅哥,穿着沙滩裤,露出修长白皙的腿,像是模特在走秀。

  “小乔,你玩不够这个啊。”刚子笑着说。

  孟小乔没说话,自己往沙坑里一躺。潮水已经快蔓延到他脚边来了,哗哗啦啦上来一片水,又浸入沙子里面,他的脚趾头缩了缩,脚上的沙子就被海水冲走了,露出了白皙的脚趾头。

  季寒柏对周放说:“你赶紧把小乔埋了。”

  “不用。”小乔说:“我自己能埋。”

  “你们俩原来焦不离孟的,最近怎么不一块玩了?吵架啦?”孙畅问周放。

  周放就在孟小乔身边蹲了下来,捧了一捧沙子,往孟小乔身上撒。

  孟小乔抿着唇,也不说话。

  一行人继续往前走,很快就只剩下周放和孟小乔了。孟小乔说:“你不用管我了,跟他们玩去呗。”

  周放没说话,只拍了拍手上的沙子,海水已经漫到他脚边了,一个浪潮上来,已经可以将孟小乔的整个身体淹没。
“你怎么这么爱玩这个。”

  “好玩。”孟小乔说:“现在沙子是温热的,海水是凉的。你走吧,我要一个人思考人生了。”

  这是他每次玩这个都要说的话了,思考人生。

  周放听了就笑了,说:“你思个几把。”

  孟小乔说:“对啊,我思几把。”

  周放说:“你能不能有点正形。”

  孟小乔不说话,后脑勺堆了沙堆,他的头枕在上头,脸颊上也沾了沙子,好像是清瘦了一点。

  海水涨潮很快,很快就会淹没他的头,孟小乔这把戏也玩不了几分钟。

  周放就在他后头蹲着,看着海浪一波一波地拍打上来。

  “你还喜欢季寒柏么?”周放问。

  孟小乔说:“为他生为他死,为他茶不饮饭不思。”

  周放:“……我在认真问你。”

  “我配不上他了。”孟小乔说:“我已经被你玷污了。”

  周放:“……你到底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孟小乔就笑了起来,很得意地样子:“气死你。”

  周放见他笑,舔了下嘴唇,也笑了,过了一会说:“那天你喝多了,我没有,我很清醒。”

  他扭头看向孟小乔:“你明白我的意思不?”

  孟小乔说:“我知道啊。”

  “你知道?”周放愣了一下。

  孟小乔说:“只怪我太美。”

  周放:“……”

  他终于受不了和孟小乔这样的对话,直接说:“你觉得我是那种随便跟人上床的人么?我为什么会跟你上床,我又没喝多,为什么,你就想不到么?”

  “你要怪我勾引你么?”孟小乔来了气:“我喝多了呀,我本来就浪,喝多了更浪,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你道歉好了吧,是我太骚,你是正人君子,我这不是也没怪你!”

  “……”周放爆发了:“……我他妈喜欢你才跟你睡觉,你都在扯什么鬼东西!”

  这一下轮到孟小乔呆住了:“……”

  他一下子爬了起来,身上的沙子啪嗒啪嗒掉落满地:“你说什么?”
“我说我喜欢你。”周放憋着一口气,脸色都是红的:“喜欢你,这回听清楚了吧?不是你勾引的我,是我主动睡的你。该道歉的人是我,我不该趁人之危。”

  “我靠。”孟小乔说:“你不要吓我。”

  吓得他撒腿就跑了。

  他鸡皮疙瘩都要起来啦。

  周放居然喜欢他!

  他们俩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哥们诶,他从来没有对周放有过超出兄弟情谊的任何想法!

  这就跟自己的哥哥突然有一天说对自己有了那方面的意思一样,简直天雷滚滚啊!

  他撒腿跑的飞快,刚子看见了,远远地喊道:“小乔,你诈尸啦!”

  孟小乔身上还带着泥沙,大裤衩被泥沙和水沾上,本来就松垮,这一跑都快掉下来了,他就一只手抓着裤腰跑,跑到季寒柏他们这群人当中,心中才算踏实了一点,回头看周放,还在原地站着。

  “你怎么了?”傅林问。

  孟小乔说:“锻炼下身体。”

  “你精力可真足。”刚子说:“你攒点力气,明天有的玩呢。”

  “听说季成伟准备了一游轮的美女,还请了几个小明星过来玩。”

  “出海玩么,那可刺激了。”

  傅林帮孟小乔抹了一下身上的泥沙:“你去洗一下吧。”

  “你跟我一块回去吧。”孟小乔说。

  傅林点点头,季寒柏说:“他刚出来,你又拽他回去,这么近一点,还找人陪?”

  “你可真几把小气。”孟小乔说:“我一个0,还能把你心肝宝贝强坐了?”

  “我靠,”刚子说:“你终于承认你是0了。”

  “怎么,小乔不承认他是0啊?”

  “他一直说他是1.”

  “我靠,他不是喜欢寒柏?”

  孟小乔说:“你们真不怕季寒柏揍你们是吧,傅林可不是我这种厚脸皮,你们说话的时候注意点用词哦。”

  大家伙就哄笑,傅林笑着说:“走吧,我陪你回去。”

  他俩朝酒店的方向走,孙畅对季寒柏说:“傅林还不错啊,开得起玩笑。”

  “他人其实不害羞,”季寒柏说:“比谁都淡定。”

  傅林身上有种淡然超脱的劲儿,好像少有人和事能让他起波澜。但也因为此,他每次把傅林逗的脸红的时候,那种淡淡的羞涩局促,就变得更抓人,还更让人有成就感。

  你能感受到傅林在极力克制,压抑,但终究还是抵抗不住本能的独特性感。

  傅林一边陪着孟小乔回酒店,一边笑。

  孟小乔扭头看他:“你笑什么?”

  “你们这样真好。”

  “我以为你这种小正经听他们说1啊0 的,会尴尬生气呢。”

  “不会。”傅林很干脆地说:“我知道他们只是朋友之间的调侃。你们感情好才会这样。”

  孟小乔说:“那倒是,刚才那些人,有一半都算是发小了。我们这些人跟你不一样,他们大部分都是直男嘛,又爱玩,所以大家伙说话尺度都特别宽,不过季寒柏也流里流气的,你应该不会讨厌。”

  傅林笑着说:“我特羡慕你们。我从小到大老搬家,没有像你们这种感情这么好的发小。”

  这种一群朋友聚在一起,你一嘴我一嘴,又随意又热闹的感觉,简直让他动心。就是谁都不搭理他,他一个人静悄悄地站在他们中间,都会被这暖暖的人间烟火温暖到。

  热闹本来是他们的,与他无关。如果是从前,他呆在一个陌生的朋友群里,只会感觉更寂寥。

  但如今不会了,因为这中间有季寒柏。

  这都是季寒柏的朋友,他触碰的不只是一群热闹的人,他还在透过这些人,触碰季寒柏的生活,感受他的友谊,触摸他的情感,季寒柏让他与这种生活缔结,他由此感受到人世的喜悦。

  他喜欢季寒柏,也因此喜欢季寒柏喜欢的人。

10291 3592975 MjAxOS8wNi8xMS8jIyMxMDI5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1/10291_35929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