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39 章

书名: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公子于歌 更新时间:2019-07-31 09:58:58

  季寒柏不止给他买了正装,又去了另外一家店, 买了几件休闲装。

  买完衣服又吃了宵夜, 季寒柏送他回来的时候, 已经是深夜了。傅莹刚洗了澡, 头发都还没吹干呢, 站在四楼的楼道里偷偷往下看,见季寒柏一袋一袋的东西从车上拿下来,交给了傅林。

  “要上去坐坐么?”傅林问。

  “这么晚了, 就不打扰阿姨他们了。”

  傅林点点头:“那你也早点回去休息, 明天见。”

  “明天上午九点, 我来接你。”

  傅林点点头, 季寒柏朝楼上看了一眼, 说:“抱一下?”

  傅林举了举自己满手的袋子。

  季寒柏就伸出手来, 摸了一下他的脸:“那我走了,到家给你打电话。”

  傅林看着季寒柏开车走远,这才往楼上走,傅莹笑眯眯地拂了一下头发, 一回头, 就撞见傅伟在她身后,正探身往下看:“妈呀。你吓死我啊。”傅莹说。

  傅伟说:“开的是法拉利吧?真有钱。怎么没上来坐坐。”

  傅莹没理他,直接走到了楼梯口处等着,不一会就看见傅林拎着东西上来了。

  她穿着拖鞋就跑下去接他, 从他手里接过一半的袋子:“什么呀,买这么多。”

  “都是衣服。”傅林说:“季寒柏给我买的。”

  “阿玛尼的呀。”傅莹看了看手里的袋子:“杰尼亚……”

  这些牌子她都认识, 她抬头看了看傅林,眼神十分感慨。

  傅林笑了笑,神色略有些疲惫,和她一起回到家里,将买的衣服都扔在了沙发上。

  傅莹开始一件一件地看,西装都是一个牌子的,但休闲装有好几个牌子,都是名牌。她一件一件拿出来看,动作小心翼翼的,说:“都挺贵的吧?”

  傅林接了杯水,一边喝一边点头。

  傅莹又小心翼翼地把那些衣服叠好放进袋子里,傅伟要摸,她也打开了他的手。

  人类都无法抵挡金钱的魔力,什么伤感都没有了,只剩下喜悦。

  傅伟不认识这些牌子,但看包装也知道不是便宜货。没想到这男人和男人谈恋爱,也和异性恋没什么两样,也会送花送衣服,每天送对方回家。

  金钱和权势最能打压一个男人的尊严,傅伟露出几分窘迫的神色,在旁边看着,也不说话。

  “明天我要跟他一块去B市,他大哥办了个单身派对,邀请我一起去了。”傅林说。

  傅莹眼睛一亮,不过也没说什么,只帮他把衣服都拎到了他房间,等傅伟回房以后,她才关上门说:“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呀,去几天呀?”

  “三天两夜。”

  “够用了,有没有信心把他彻底拿下?”

  傅林笑了笑,没说话。

  他不敢说这个大话,他还是个雏鸡,就算季寒柏想,他也未必敢,临阵脱逃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季寒柏也太大了。

  “不管到底会怎么样,你该做好的准备还是要做好的。”傅莹说:“都准备好了么,油啊什么的。”

  傅林说:“我不拿那个。”

  “你不用害臊,这都是很正常的。男人跟男人,不用油,疼死你。”傅莹说着眉头一皱:“他应该不是0吧?”

  傅林就笑,傅莹也跟着笑了起来,拂了一下头发说:“谈恋爱的人有点身体接触,这都是很正常的事。你要不好意思去买,我这就去帮你买。”

  “我不带这些,”傅林把衣服放好,说:“他要有心,他自己肯定会准备,用不着我。”

  傅莹想想也是,矜持一点比较好,季寒柏都不主动,傅林主动,那不是很掉价么?

  “也对。”傅莹说:“你也别一次就让他得逞了。男人都要吊着。”

  她说着把傅林的行李箱拉出来,开始帮他收拾东西。

  傅林去洗澡,洗完澡回来的时候,傅莹却已经不在他房间了,行李也只收拾了一半,他的手机在床上一直震动,电话是季寒柏打过来的,说:“我到家了。”

  “那你先去洗漱。”傅林说:“洗完你就直接睡吧,今天不打电话了,免得又睡不着,明天再起不来。”

  季寒柏“嗯”了一声,说:“爱你。”
傅林抿着嘴唇笑,“嗯”了一声,季寒柏说:“你嗯什么?”

  “知道了。”傅林说。

  “你不回个爱我?”

  “爱你。”傅林机械地说。

  “没感情。”

  傅林有点尴尬,说:“你知道的,我不会说这些。”

  他不像季寒柏情话张嘴就来,而且那腔调语气,又暧昧又温柔,特别撩人。

  季寒柏在电话那头笑了笑,笑声都是温柔的溺死人的,很苏:“那我挂了,晚安。”

  傅林挂了电话,蹲下来看了看自己的行李箱。刚叠了一件T恤,房门就被人推开了,傅莹拎着个购物袋进来,看见他就笑了,说:“给你新买了几件泳裤,既然去海岛玩,那肯定是要游泳的。”

  除了泳裤以外,还有几件内裤,傅莹都给塞进行李箱了。

  “你游泳的时候千万要注意安全,太深的地方不要去,最好有人跟着,不要一个人去游泳。”

  “你放心吧,我水性那么好。”

  “你就是仗着水性好,才出过意外呀。淹死的都是会水的,就是因为会游所以才容易大意。”傅莹把行李箱收拾好,拍了一下膝盖站了起来,也没急着走,只看了看傅林,然后吁了一口气。

  傅林说:“太晚了,你赶紧回去睡吧。”

  “明天怎么去,要我送你么?”

  “季寒柏说他来接我。”

  傅莹点点头,两只手叉着腰,说:“很体贴。那我回去睡了,你也早点睡。”

  她说完就出门去了,顺便帮傅林带上了门。房门合上以后,她却停顿了一下,一个人在黑暗中站了一会,手摸着门把手。

  季成伟的婚前派对搞得非常隆重,在某海滨城市包下了一整个小岛,参加的宾客全部包机接送。

  第一次参加这种有钱人的聚会,傅林简直被这排场惊呆。

  季寒柏的朋友基本上都见过傅林的照片了,但真人大部分都还没有见过。在飞机上大家算是第一次见面,不过好在也有他特别熟悉的人,比如孟小乔。

  孟小乔打扮的非常拉风,花衬衫,超短裤,夸张的大墨镜几乎遮住了他大半张脸。他一上机刚子就起哄:“小乔来啦!”

  孟小乔撇撇嘴,透过墨镜看了一圈,见周放在刚子后头坐着,闻言抬头看了过来,俩人四目相对,好在有墨镜给他挡着。

  他跟周放好几天没见了。以前俩人形影不离的,这几天不见,说真的,他还特别不习惯。可是不习惯也不能表现出来,他看周放这几天玩的可开心了。

  那边睡了他,这边就一个人玩那么开心,想一想实在很怄气。

  他就摘了墨镜,直接朝傅林那边走去。

  “我能跟傅林坐一块么?”他问季寒柏。

  旁边有朋友笑着看热闹:“小乔啊,你这样做电灯泡不好吧。”

  季寒柏就给他让了座,孟小乔把墨镜往上衣兜里一揣,笑着对傅林说:“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刚子他们惊呆。

  孟小乔是这么轻易放弃的性格么?而且按他的脾气,他怎么可能会和自己的情敌做朋友?!

  刚子问周放:“他这是怎么回事,我还以为他会跟傅林打起来呢。”

  周放淡淡地说:“不清楚。”

  “不清楚?”刚子不知内情,还继续追问:“你跟小乔好的能穿一条裤子,他的事你竟然不清楚?”

  “也好几天没见了。”周放说。

  刚子啧啧叹息了两声,说:“他这估计是在搞迂回战术。”

  周放朝后头看了一眼,没说话。
傅林来之前还有疑虑,怕自己融入不进季寒柏的朋友圈,也担心他们这些人太关注自己,上了飞机才发现自己想多了,大家该说笑说笑,没有一个人有特别关注他,旁边坐着的孟小乔很活泼,跟这个干嘴仗跟那个开玩笑,比楚小浩还能贫,他光在旁边坐着,光听都能乐得合不拢嘴。

  只是他不知道,其实大家都在偷偷打量他。

  这可是千年老树季寒柏第一次开花诶,还是个男的,他们都好奇死了,这些年往季寒柏身上扑的男男女女那么多,他们想看看能把季寒柏拿下的到底是什么人。

  等看到傅林本人,他们的唯一感受就是:合理!

  抛却性别来说,和他们这些人找的女朋友相比也毫不逊色,头小肩宽腿长腰细,的确是美男子一个。坐在那里安安静静的又和气,一看就是气质挂。

  尤其是孟小乔往他身边一坐,一个艳丽如火一个清纯俊秀,看一眼就能明白为什么孟小乔追了季寒柏那么多年还是没追上了。

  孙畅和季寒柏坐到了一起,问说:“你也放心让他们俩一块坐?”

  “前段时间孟小乔老往我店里跑,他俩关系处的还不错。”季寒柏说。

  他们到了以后肯定要疯玩,他不可能一直呆在傅林身边,孟小乔和他比较熟,俩人也聊得来。

  虽然他一直不明白傅林和孟小乔完全是两种人,为什么这么有共同语言。

  “季寒柏会开飞机,你知道么?”孟小乔问傅林。

  傅林很吃惊:“不知道。”

  但他知道开飞机可不是开车,驾驶证很难考吧?

  “不是我们平时坐的这种飞机,是私人飞机那种,他以前考过私人飞机驾驶证。”

  也太厉害了吧。

  傅林忍不住扭头看了季寒柏一眼,心中砰砰直跳。

  季寒柏到底还有多少他不知道的本事啊。

  有本事的男人真的太有魅力了。

  孟小乔说到私人飞机驾驶证,忽然想起来,好像周放也有。

  以前不觉得,最近他发现周放身上有很多季寒柏的特质在,俩人特别像。

  他以前怎么就没注意到呢?

  可能是因为俩人性格南辕北辙,很难把他们俩想到一起去,季寒柏有点痞气,男人味比较足,周放比较沉默寡言,有棱角。

  他朝周放那边看了一眼,只看到周放的后脑勺。

  傅林见他一直时不时地朝周放那边看,就突然想起楚小浩跟他说过的话来,就问孟小乔:“周放他……喜欢男人还是女人?”

  孟小乔听他这么一问,反应略有些夸张:“你怎么这么问!”

  “我有个朋友挺喜欢他的。”傅林说:“不过他是直男吧?”

  “铁直,以及笔直。”孟小乔脸色微红:“而且他这人眼光特别挑。”

  傅林就笑了。孟小乔补了一句:“性格也很讨厌的,毛病很多。”

  “我还以为你们俩关系很好。”傅林说。

  “就那样。”孟小乔说。

  他们到达度假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海滩上的晚霞映红了半边天,美的惊心动魄的。季成伟先他们一步就到了,和他的几个朋友在酒店门迎接。他们这一趟来,坐了飞机,大巴,又坐了轮船,大家都有些疲惫了,打算先各自休息一会,晚上一起吃个饭。正式的派对,明天晚上开始。

  季成伟事先就分配好了房间,把傅林和季寒柏分配到了一间房里头,傅林进去一看,是大床房,只有一张床。

  季寒柏脱了外套,里里外外看了一遍,说:“还不错。”

  这酒店临海而建,外头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出了房门就是一个游泳池,傅林推开玻璃门出来,就看到孟小乔正脱了衣服要往游泳池里跳。

  孟小乔就住他们隔壁,外头这个游泳池比较大,横跨三间房的位置,和另外一个游泳池就隔了一道低矮的绿化带。刚子站在绿化带后头,笑着喊:“孟小乔,你不累啊,精力这么旺盛。”

  孟小乔没搭理他,一个猛子就扎进水里去了,白皙的身体在蓝色的水池里舒展开,映着夕阳的余晖,很美。

  傅林回到房间里来,见季寒柏蹲在地上,正在整理行李箱。

  “这就一张床。”季寒柏抬头说。
傅林“嗯”了一声,合上玻璃门,自己走到床边坐下来,两只手撑着身体,懒洋洋地看着季寒柏。

  “你要跟我挤一张床了。”季寒柏又说。

  傅林又“嗯”了一声。

  季寒柏就不收拾行李了,直接捞过桌子上的遥控器,按了一下,房间就渐渐暗了下来,傅林只听到沙沙的响声,他朝外头一看,见玻璃门窗上的窗帘缓缓合起来,将最后一缕霞光都遮挡住了,房间一下子变暗了好多。而季寒柏直接朝他走了过来,笑眯眯地盯着他。傅林就躺到了床上。

  季寒柏双手抵着床,居高临下看着他:“你不逃?”

  外头孟小乔正打算喊傅林一起下水来玩,扭头就看见他和季寒柏那间房的窗帘合起来了。

  大白天的,这是要干什么?

  切!

10291 3592649 MjAxOS8wNi8xMS8jIyMxMDI5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1/10291_35926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