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加更来啦

书名: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公子于歌 更新时间:2019-07-30 12:19:39

  季成伟的婚前派对办的非常热闹。因为私生子出身,他和他的生母苏红就更想把婚礼办的隆重一点, 所以基本上豪门圈能请的人他们全发了请帖。季明也算上心, 有些豪门圈的大佬都是他亲自发的邀请函。

  季老太太对此什么都没说, 只有孙淼有点不高兴。

  虽然说这两年季明和苏红基本已经断了男女关系, 可她心里还是有点不痛快, 季成伟的婚礼,她如果不去,季明和苏红站到一块, 倒更像是两口子, 她这个正儿八经的季太太算什么?可她如果去了, 简直就像一个笑话, 大度的有些过分了, 居然和老公一起出席一个小三孩子的婚礼。

  万恶的小三!

  于是婚礼前几天, 她就开始装病了,朋友圈还发了个输液的假照片。

  作假作到这份上,孙淼心里都要怄死了。

  季明也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这两天在家里都哄着她, 新给她娘家买了一套别墅, 每个月给孙淼的零花钱,也足足添了一倍。

  不过除了孙淼以外,他希望季家人都能去。

  几个孩子倒都还好,就是季老太太一直没点头, 眼看着婚礼近在眼前,季明请了师傅来家里给季老太太量体裁衣, 季老太太也不配合。

  他就让季寒柏去劝劝。

  “老太太最疼你,也最听你的话,你去跟她聊聊。不管怎么说,你大哥都是咱们季家的血脉嘛。婚礼上要是没了她坐镇,岂不是黯然失色了。”

  季寒柏歪在沙发上说:“这种马屁你还是当着我奶奶的面去说,跟我说,没用。”

  “我要是能说动,还用得着你。老太太最疼你,她也乐意听你的。”季明说:“还有,你大哥这边都成家立业了,孩子都有了,你还不赶紧?不说结婚,你也该干点正经事了,来公司吧,帮帮我。”

  季寒柏说:“大哥这一结婚,公司的职位就要升了吧?”

  “我话给你说到前头,你不来帮我,哪一天他们娘俩把我架空了,你可就喝西北风去了。”

  “大哥不是那样的人,就算他掌舵了,该我的钱他也不会少我的。”

  季明有点无奈:“你说你怎么这么不思进取呢,你知道一般人想当副总得熬多少年才能一点一点爬上来么?趁现在我在董事会说话还管用,还能给你安排个好的职位,等再过几年,我说话还真未必就管用了。到时候你想过来分一杯羹,恐怕你大哥也未必肯给你。”

  季寒柏一向不理会生意上的事,听了也没什么反应。季明无奈,就问说:“我怎么听说,你最近好像谈恋爱了?”

  季寒柏“嗯”了一声:“谈了。”

  “谁啊,我见见。”

  季明看季寒柏这样,显然是劝不动了,他就指望着季寒柏能找个管得住他的姑娘,催他上进。

  “你未必喜欢。”季寒柏面上淡淡的,眼神谨慎地瞅了季明一眼,说:“是个男的。”

  季明就愣了一下,半天没回过神来。

  不是没朝这方面想过,不过真从自己儿子嘴里说出来,他还是觉得震惊。

  还有点说不上来的尴尬。

  他挠了一下鼻子。

  季寒柏了解他,也会挟制他,先发制人问:“怎么,接受不了?”

  “不是,”季明尴尬地笑了笑,一时心情太复杂,说:“就是有点吃惊。”

  季寒柏“嗯”了一声,牢牢掌握了主动权:“就是遇到对的人了。”

  季明还是有点难以难受,但也不至于将这种不接受宣之于口。他本身很风流,在感情上一直比普通人开放,加上孩子也多,也不单靠着季寒柏去传宗接代。

  季寒柏从青春期就开始叛逆,他不算严父,不怎么管教,一是因为性格问题,二来有宋玉的情分在……宋玉眼里不容沙子,知道他出轨就立马离了婚,说起来可能好笑,但他也因此敬佩她,甚至有愧疚和后悔在里头,后来宋玉死了,这种愧疚和后悔的感觉就更强烈,慢慢就转移到季寒柏身上。他对季寒柏是有愧疚的,有身为父亲的心虚感,也因为如此,一直纵着季寒柏胡来。

  眼下连训斥一番,表达自己坚决接受不了的资格都没有了。
他就讪讪地笑了一下,说:“稳定下来了么,如果稳定下来的话,那我也见见。”

  季寒柏说:“等大哥结婚的时候带他跟你见个面吧。”

  季明愣了一下,说:“哈?会不会太快了?!”

  季成伟的婚礼,他这个当弟弟的带着个男人出席,这……

  季寒柏挑眉:“有意见,觉得丢人?”

  “没有,没有。”季明在心里叹了口气,说:“这都啥年代了,这个,真爱不分性别,咱们家一直都很开明……老太太知道了么,老人家思想比较古板,你……”

  “一早就告诉她了。”季寒柏说:“老太太没意见。”

  完了,他本来还指望靠着老太太扳回一城,如今老太太都没意见,他还能有个屁的意见。就算有也没啥用了。

  “那还挺好的。”季明讪讪地说。

  抬头看对面的季寒柏,感觉季寒柏真是长大了。‘

  大概因为家庭复杂的缘故,季寒柏非常早熟,好像从高中的时候开始,他就没办法把季寒柏当成小孩子看了。如今看季寒柏,比他还高一头,颀长结实,是和他一样的男人了。

  大概有点突然,父子俩聊这个性取向的问题也很尴尬,他就换了个话题:“那你现在感情稳定下来了,是不是也该试着拼拼事业了,有事业的男人最有魅力了。”

  大概季寒柏也有点意外他接受的这么平和,于是这一回没有完全拒绝,只说:“我才谈,先享受两年恋爱生活再说吧。”

  父子俩又聊了一些有的没的,季明便起身回房去了,关上门才炸了毛,对敷面膜的孙淼说:“老天爷,寒柏现在跟男人搞上了,你知道么?”

  孙淼回头看了一眼:“他告诉你了?”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孙淼笑了笑,说:“也没早几天。他跟老太太说的时候我在旁边听见了。”

  “你看看你,”季明在床上坐下:“你知道了也不跟我说一声,搞得我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被这小子打了个措手不及。”

  孙淼趴在椅背上,笑着问:“你怎么说的,接受么?”
“我一点准备都没有,除了懵,还能有什么反应。”季明说:“他说老太太已经接受了,是真的么?”

  孙淼点头:“老太太果然最疼的还是他,我也以为老太太接受不了的。”

  关起门来,季明就说了自己的心里话:“多少美女不喜欢,喜欢什么男人,真是搞不懂他们这些人,男人硬邦邦的有什么好的。”

  孙淼白了他一眼,冷笑说:“可能他老子的桃花太多,连带着把他跟女人的缘分一块耗干净了吧。不过你也不用愁,你们老季家男丁多的是,清池还小,还看不出来,但至少季成伟那边不是马上就有喊你爷爷的人了。”

  说完以后,孙淼就往脖子上涂护肤品,啪啪啪拍的老响了。

  季明闻言就笑了,趴在她身后说:“脖子都拍红了,你不疼啊?”

  孙淼直接把他搭过来的手给打开了。

  提起季成伟那边的人,她心里就来气。

  “孩子大了,你从小就没管过他,如今他定性了,你就更不要管了,他不会听你的不说,还会让你们父子生嫌隙。他那对象我看了,看起来是挺老实秀气的一个小伙子,你要想让寒柏进公司帮你,不如从这小伙子身上下功夫,跟他搞好关系,让他帮你劝着点寒柏。寒柏这岁数,是最听对象话的时候,那小伙子发话,没准比你这个当爹的发话更管用。”

  季明往床上一躺:“我先见了再说。他那吊儿郎当的样,能找多正经的对象。没大毛病还行,如果有原则性问题,他不听我也得管,好在他现在翅膀没硬,还靠家里呢,大不了断了他的卡,他也就消停了。”

  家里能这么轻易就接受他喜欢男人这件事,季寒柏自己也很意外,大家都知道以后,他心里就更轻松了,满心都是对他和傅林美好未来的向往。

  两边家人都接受,他们又彼此相爱,也不用为钱发愁,未来一片坦荡光明,想象都全是甜的。

  参加派对之前,他带着傅林去买衣服。

  “参加派对,必须要穿正装么?”

  季寒柏说:“也不是,带你随便逛逛,看看有没有合适你的。”

  因为时间有点赶,订做有点来不及,就只能买现成的。不过季寒柏带傅林买的衣服,那肯定是最好的。

  季寒柏就觉得,傅林就该享受这世上最好的东西。

  都不用傅林开口,他就想给傅林花钱!

  去的一家知名男装品牌,他已经是那家店的贵宾客户了,进去以后就直接把傅林交给了店员:“帮他挑两身衣服。”

  店员都是西装革履的大帅哥,服务态度那叫一个妥帖细致,傅林都有些不习惯。店员蹲下来帮他整理裤腿的时候,上头的灯正好从他头顶照下来,傅林略有些局促地低下头来,用眼睛的余光去看季寒柏,季寒柏正拿着一本画册翻,店里的经理端正地站在他身旁,微微弯腰,在给他介绍最新季的几款男装。

  修车工季寒柏,突然有了有钱人的派头,陌生而迷人。

  人性大概就是如此吧,金钱总能为一个男人带来更多光环和魅力。

  他感觉有些恍惚,垂着头扣上了袖口。

  店员笑着走向季寒柏:“季先生,您看看怎么样?”

  季寒柏闻言便放下了手里的画册。

  傅林这是头一次穿那么贵的衣服,一身西装,竟然要好几万。

  人靠衣装马靠鞍,几万块的衣服穿在身上,自己都觉得像是变了一个人。

  他本就生的好看,骨架也匀称,虽然是个穷光蛋,但长的有气质,如今穿上一身名牌,简直像个翩翩贵公子。

  “好看。”

  季寒柏说。

  “这位先生身材好,跟您一样是衣服架子,穿什么都好看的。”店员笑着说。

  傅林脸色有点红,腰背却挺的更直,他穿的好像不是衣服,是几万块钱,这些钱压在他身上,沉甸甸的。

  季寒柏总共给他买了两套衣服,拎着衣服从店里出来,他对季寒柏说:“这是我第一次穿西装。”

  “好看。”季寒柏说。

  “这个牌子的衣服怎么这么贵。”傅林问说:“咱们刚开始谈恋爱,你就给我买这么贵的东西。”

  “我的钱就是给你花的。”季寒柏笑的憨憨直直的,说:“给你花钱,我高兴,你一点不用有心理负担,你不让我花,我才不痛快呢,给你花钱我有快感。”

  他这是真心实意的话,傅林也听的出来。

  手里一堆钱不知道怎么花的男人,如今终于有了花钱的方式。

  他终于找到了心甘情愿给他花钱的男人!最重要的是,对方不是以一种包养金丝雀的方式在给他花钱,而是出于爱。

  爱一个人,确实就想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他吧?

  傅林就忽然回过头来,凑上去亲了一下季寒柏的脸颊。

  外头车水马龙,梧桐树隔开的人行道上人来人往,季寒柏愣了一下,看傅林,见傅林神色很奇怪地看着他,像是爱,又像是伤感,又像是欣喜。

  他就捉住了傅林的一只手,拉着他朝停车的地方走。来来往往很多人,偶尔有人好奇地看向他们俩,季寒柏也不在乎。

  他真的是遇到了一个好男人,有钱,爱他,不花心,最重要的一点是,身为同性恋,一点也不自卑,遮掩,活的坦荡光明。

  因为他上一辈子活的太辛苦,所以这一辈子给了他这颗糖么?

  季寒柏就是他凄苦人生中的一颗糖,如今他含在嘴里,又怕化了,小心翼翼,心怀畏惧,又贪恋这甜滋味。

  他忍着把这颗糖吞进肚子里去的愿望,抓紧了季寒柏的手。

  季寒柏都不怕,他又怕什么,他本就是一无所有的人,和季寒柏谈恋爱,他一点也不怕丢人,他反而想全世界都看到,他得到了一个怎样优秀的男人。

  季寒柏是那种让人觉得自豪的恋人,是他向往的光,他想要做和季寒柏一样的人,不给季寒柏丢人。

  他不知道的是,季寒柏其实是不知道自卑为何物的人,一个人足够自信,便什么眼光都不会在意。有些人找一个不般配的对象,贫穷的,丑陋的,或者残缺的,会担忧其他人的眼光和看法,但季寒柏不会。

  能得到他季寒柏的人,就已经是这世上最有本事最有魅力的人啊,还要怎么优秀?

  他和傅林是强强组合,都是人间珍宝!

10291 3592334 MjAxOS8wNi8xMS8jIyMxMDI5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1/10291_35923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