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37 章

书名: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公子于歌 更新时间:2019-07-30 12:19:02

  等傅林回到家里,傅莹就立马追到他房间, 关上门说:“我要收回我之前的话!”

  傅林:“……什么话?”

  “让你骗了他的钱再骗了他的感情, 然后狠狠一脚踹飞他那句话!”

  傅林:“……”

  他本来也没当真啊。

  傅莹说:“我觉得这个季寒柏, 跟我想的富二代一点都不一样, 看起来还挺老实的。”

  老实?

  傅林想, 那倒也不至于。

  “而且小伙子长的很精神啊。”傅莹又说。

  这一点倒是真的。

  “我现在就在认真跟他谈恋爱啊,”傅林说:“你说我本来奔着钱去的,结果钱没捞到呢, 自己先陷进去了, 最后要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可怎么办。忘掉自己初衷的人, 往往结局都会很惨。”

  傅莹闻言沉思了一会, 还真的认真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

  “我感觉还是值得赌一下的。只要你手段够, 把他吃的死死的, 人和钱咱们都能捞到手呀。看见他的跑车停在咱们家楼下,我就心花怒放啊。”傅莹捂着胸口说:“这个女婿找的好,这肯定是天意!对了,你赶紧把你酒吧的工作给辞了, 他虽然没意见, 但我估计他家里人要是知道了,肯定会有意见的。”

  傅林点点头:“知道了。”

  幸福来的太突然,心里总是隐隐有一种不安。也不知道是觉得自己配不上,还是觉得自己抓不住。

  如此在床上翻来覆去, 一直等到季寒柏睡前打过来的电话。

  季寒柏觉得今天的见面有点尴尬,回去的路上他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觉得上门上的太仓促了。

  第一次登门,应该更正式一点的,也不知道傅家人对他的印象怎么样。

  “没看到对你那么热情吗,”傅林说:“印象当然好了,一直夸你。”

  “夸我什么?”

  “夸你老实。”傅林说:“还夸你正经。”

  季寒柏闷声笑了一会,说:“我警告你,轻易不要撩我。”

  “就撩你,又怎么了?”

  “怎么,后果我怕你承受不起。”

  傅林就笑,笑声很轻,忽然说:“现在我房间里都是花香,摆满了你送的花。”

  季寒柏心动了一下,问说:“喜欢么?”

  “嗯。”傅林一只手慢悠悠地摸着脖子,说:“喜欢。”

  气氛简直暧昧透了。

  季寒柏还没回自己房间,他喝了口水,换了个话题,问说:“你姨妈跟你舅舅都没结婚啊,还一起住?”

  傅林也没瞒他,就说:“我姨一直没结婚,只把我养大了……其实她不是我亲姨,我也就那么叫她。”

  季寒柏愣了一下:“不是你亲姨妈?”

  “不是。”傅林说。

  其实关于他的身世,傅莹跟他说过好几个版本,但傅莹只有一个弟弟,没有姐姐妹妹,这一点他是肯定的。

  根据他自己调查的结果,他应该是傅莹收养的,他现在家里摆的所谓亲生父母的照片都是假的。他甚至怀疑过他是傅莹生的。

  不过真相到底如何,都不重要,他们俩现在也和母子没什么区别,这世上几十亿人,他的亲人也就只有傅莹一个。

  “没想到你身世挺坎坷的。”季寒柏说:“我真心疼你。”

  傅林听了就笑:“肉麻。”

  “真的,听了心里就不好受。你说这谈恋爱是不是会让人变得比较矫情。”季寒柏说:“不过以后你有我了,什么都不用怕了。有我陪着你。”

  傅林又“嗯”了一声。

  “以后咱们俩睡前都通个电话吧。”季寒柏说:“打到一方睡着,另一方再挂掉。”

  季寒柏真的很爱腻歪。

  傅林说:“好啊。”

  结果事实证明,他们这样的情侣,干柴烈火刚起来,是不适合煲电话粥的,因为越聊越起劲,压根没有困意。

  季寒柏看了看时间,都过了十二点了。

  “不聊了,你还是睡觉吧。”他对傅林说。

  傅林说:“那我就挂了。”

  “别挂。”季寒柏说:“你就躺着睡觉,咱们俩都不说话,等你睡着了我再挂。”

  傅林说:“那我万一睡着了打呼怎么办?”

  “你还打呼?”

  “应该是不打,万一打呢,你听见了会不会嫌弃。”

  “只要是你,都不嫌弃。”季寒柏说。
因为要睡觉,两个人的声音都是不知不觉压低了的,就有了一种呢喃的亲密感。温热情意透过耳朵直往人心房钻,傅林觉得有点过于腻歪,但心里又一点都不讨厌,就笑着说:“就你嘴巴甜。”

  “没你的甜。”季寒柏说:“又想亲你了。”

  傅林预感这有点要往电话PLAY上转,赶紧闭了嘴,开始睡觉。

  结果电话里有季寒柏隐约的呼吸声,他发现他根本睡不着。

  季寒柏也睡不着。

  眼瞅着都要到一点了,季寒柏听见傅林翻身,就开口说:“还没睡着?”

  傅林说:“没有。”

  俩人又坚持了十几分钟,季寒柏看时间实在太晚了:“那我还是挂了吧。”

  傅林困的睁不开眼,“嗯”了一声。

  “宝贝,晚安。”

  得了,傅林本来都困的不行了,一听季寒柏叫宝贝,心跳陡然加速,竟然有感觉了。
“……晚安。”他挂了电话,枕着胳膊在黑夜里躺了好一会,然后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来,一睁眼就收到了季寒柏的信息,他揉了揉眼睛坐起来,仔细看了看,竟然是凌晨五点左右发过来的。

  “梦到你了。”季寒柏发。

  第二条:“梦里你好乖。”

  傅林凭借他敏锐的感知力,猜到了这是什么样的一个梦。

  傅莹还说他老实?

  三天两头想那事了好嘛!

  汽修店的工作他已经辞了,白天也不用过去上班了。他打算晚上红蔷薇酒吧开门的时候,他就把酒吧的工作也辞了,免得夜长梦多。

  可他也不能什么都不干,真的当一个养尊处优的金丝雀。

  所以他就约了楚小浩出来,陪他一起去找工作。

  “我要是你,我就不工作了,起码也享受几年再说工作的事。”楚小浩喝着奶茶说:“这不就是找有钱人的意义嘛。”

  “那可不行,我不能让他觉得我在傍大款……虽然我是在傍大款。”傅林拿着小本本,将电线杆上的招聘启事的电话记了下来,天热,他出了一身汗,头发都是湿漉漉的,楚小浩把手里的伞朝他倾斜了一点,说:“妈的,老娘打个伞,他们像是在看怪物,谁规定男人不能打伞了。”

  傅林笑了笑,把小本子装到兜里:“以后不去红蔷薇上班了,可就不能天天看见你了。”

  他还有点舍不得。

  楚小浩说:“我白天又不上班,咱们可以约来逛街,最好你让季寒柏带几个哥们一块过来,喜欢男人的最好,我也傍一个啊。对了,那个孟小乔……”

  “你喜欢孟小乔?”傅林有点吃惊。

  撞号了吧?

  “他比我还像个女的,我怎么会喜欢他,我是说他旁边那个,经常跟着他的那个平头小帅哥,打耳钉那个。”

  “你说周放啊。”

  楚小浩点头:“他也是gay吧?”

  傅林摇头:“不是,听说是直男。”

  楚小浩有点意外:“我看他眼神还挺gay的,我基达出问题了?”

  傅林说:“腐眼看人基。”

  这边靠近人才市场,到处贴的都是招聘的小广告,可是大部分工作都是要求学历的,傅林都不符合条件。找了大半天,适合他的,也都是服务生之类的,楚小浩看了看他的小本子:“你找的这些工资都太低了吧。”

  “先找份工作干着。”傅林说。

  “我明白了,你是想找一份辛苦的工作,然后让季寒柏心疼你吧?他一心疼,肯定不舍得让你干了,你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歇着了。”

  傅林笑了笑,没说话。

  但他其实是真的要工作。

  傍大款是真的,想要自己努力工作也是真的,哪怕他的工作赚的钱,比不上从季寒柏那里得到的一个零头。

  爱让人想要守住一点尊严。

  傅林打算中午的时候请楚小浩吃个饭的,结果还没到饭点呢,季寒柏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要和他一块吃午饭。

  “改天吧,我跟朋友在外头玩呢。”他说。

  结果季寒柏还没回答,他就听见了刘胖子的声音:“傅林啊,你赶紧把老板领走吧,你不来,他魂儿都没有了,来来去去走了一上午了,好不容易找了个吃饭的借口,你就可怜可怜他吧!”

  刘胖子嗓门很大,喊完就一直坏笑。季寒柏把手机拿回来,却也没解释,显然是默认了胖子的话。

  结果傅林还是说:“我现在离店那边挺远的。”

  楚小浩瞪大眼睛看着傅林,就见傅林淡淡地说:“晚上吧,行不行?”

  声音很轻,依旧是淡淡的,但傅林素日里清冷惯了,所以语气稍微放轻一点,就有种哄人的感觉,很撩人。

  果然,季寒柏在电话那头说:“行吧。”

  挂了电话以后,季寒柏看向刘胖子。

  刘胖子说:“怂货,白给你助攻。”

  “他都拒绝了,我也不好硬缠着吧,否则不就成了魔鬼恋人了,那要不得,再让他反感。”

  傅林今天没来上班,店里头都显得空荡荡的,季寒柏对着空调吹,想着晚上要带傅林去哪里吃。

  “完了完了,你现在完全处于下风了。”刘胖子说:“我已经能看到一个舔狗的诞生了。”

  那边楚小浩也有点不懂,问傅林:“你怎么拒绝了,不应该趁热打贴么?”

  “昨天晚上才分开的,这才半天没见,老天天腻在一起也不好吧?”傅林说。
“刚开始,怎么可能会腻。”

  “现在不会,以后可能会啊,”傅林说:“不想他这么快腻了。”

  楚小浩看了他一眼,说:“你不要这么悲观。”

  傅林说:“我不能冒险,我真的需要他。”

  他们家真的需要他。

  他不能被感情迷惑了心智,忘了他最初的目的。在没有得到他想要的之前,他要确保这感情新鲜甜蜜。

  还是要做个心机婊,不要被纯情的季寒柏诱惑了。

  何况他已生贪欲,觉得季寒柏很好,更想要抓住他。欲望越大,人就越畏惧。幸福来的突然,所以越隆盛,越叫人不安。

  楚小浩有点伤感,傅林抄招聘启事的时候,他在旁边替他遮着太阳光。傅林的脸白里透红,头发乌黑潮湿,唇红齿白的小伙子,真的很好看,这样好看的人,如果有普通小康的家境,人生一定很美满。

  其实他和傅林一样,也觉得季寒柏成不了傅林一生的归宿。

  两个人差别那么大诶,像隔着个太平洋。季寒柏太优秀了,有钱,又那么年轻帅气,这样的大富豪,注定一生红粉无数,傅林这样靠着青春美貌上位的,终有一天会被更新鲜的代替。

  不是季寒柏花心,是世道如此,人性如此。

  他们在酒吧,看过太多太多这样的事了,他们虽然都才二十出头,却都已经在灯红酒绿里看透了人心。

  别人或许不懂傅林,他是能理解的。

  “傅林,不管我们将来遇到什么样的好男人坏男人,我们俩的姐妹情谊一定要永永远远啊。”楚小浩笑嘻嘻地说。

  傅林愣了一下,拿着笔回头看他。

  “没男人呢,就姐妹互相扶持,有男人呢,也不能见色忘友。”楚小浩说。

  “那当然了,”傅林一边抄电话号码一边说:“老了还要做邻居呢。”

  和楚小浩这样的好友相伴到老,对于他这样的同性恋来说,已经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结局。爱情他从未奢求。

  兜里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他掏出来看了一眼。

  是季寒柏发过来的,问他:“你吃日料么?”

  傅林回:“都行。”

  “那我定个位子,晚上带你去吃。”

  他回了个“嗯”。

  特别奇怪的是,他在回了那个信息以后,有一刹那的温热酸意袭上心头。

  “我感觉你要见色忘友。”楚小浩说:“你看看你嘴角,要咧开不咧开的样子。”

  “我不是那种人。”傅林说。

  “你没发现你已经开始改变了么?”

  傅林问:“哪里?”

  “你以前多自信啊,而且特淡定,感觉男人都是你手掌心的玩物一样。你现在开始有点反反复复患得患失的。”

  傅林沉默了一会:“老实说,我很怕会伤害季寒柏。他如果是个花花公子就好了。”

  他在认识季寒柏以前,以为季寒柏是个纨绔子弟,不干正事的花花公子,他去勾引他,勾引的毫无心理负担,一个得到钱,一个得到色,大家各取所需,谁也不亏欠谁,多好。

  没想到季寒柏是个傻白甜。

  他这样道行不够的心机婊,就怕碰到老实人。

  “你不是怕伤害他,你是爱上他了。”楚小浩说:“所以舍不得了,害怕了。”

  傅林没说话。

  谁能不爱季寒柏呢,除了色一点,基本没缺点啊。

  而且色这一点……他也不讨厌。

10291 3592333 MjAxOS8wNi8xMS8jIyMxMDI5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1/10291_35923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