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36 章

书名: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公子于歌 更新时间:2019-07-15 08:52:40

  月亮很圆,高高地挂在南边的天上。风是凉的, 带着江水的味道, 迎面吹在人脸上。傅林和季寒柏沿着江边道散步。

  已经到了深夜, 这边居民本来就比较少, 这时间沿岸几乎没什么人, 只有风吹水浪的声音,偶尔还有轮船的鸣笛声,空旷苍凉。

  这就导致了……

  季寒柏走两步就要亲他。

  傅林被他亲的有点受不了, 但是季寒柏每次亲完了, 走个十来步, 就又抱上来了。他好像总是亲不够。

  “又没人……”季寒柏说着就往上啃。

  傅林说:“我……我冷了。”

  季寒柏摸了摸他的胳膊, 是被江风吹的凉凉的。

  “快十二点了吧?”傅林说。

  “困了?”

  “有一点, ”傅林说:“咱们回去吧, 这么晚了。”

  他真的怕季寒柏越亲越不满足,要扒他衣服,他舌头都被吸疼了。

  俩人就回到车上来了,季寒柏开车送他回家, 快送到小区门口的时候, 季寒柏忽然问:“这些花,你都要还是要一点?”

  “当然都要了。”
这是季寒柏第一次送他花,每一朵他都觉得很有意义。

  “那我等会是不是要帮你往家里搬?”季寒柏说着就将车子停到了路边:“你家里都有谁?”

  “你要干什么?”

  “这算是我第一次拜访你家里人吧?”季寒柏说:“第一次登门,总不好空手去。”

  他朝周围看了看, 见旁边就是一个水果店:“你等我一会,我去买点东西。”

  “不用。”傅林说。

  “第一次登门, 空手去多难看,阿姨再觉得我不懂事,第一次见面我得留个好印象。”季寒柏说着就下车去了,不一会买了个果篮回来了。

  车里都快没地方放了,傅林放在腿上,说:“我家里人可能都已经睡了。”
季寒柏问说:“那我等会进还是不进你家?”

  “这么多花,我一个人可能要跑很多趟。”傅林想了一会,说:“还是进吧,丑媳妇也总要见公婆。”

  季寒柏笑了笑,说:“你家里人知道我的存在么?”

  傅林点头:“知道。我姨可喜欢你了。”

  车子停在了筒子楼下头,已经是深夜了,楼上都没几家亮着灯了,傅林下了车,仰头往四楼看了看,说:“我家还亮着灯,看来是还没睡。”

  季寒柏“嗯”了一声,问说:“我是……先提着果篮上去,还是……”

  傅林把果篮给他,自己先抱了几捧玫瑰花,问说:“紧张么?”
季寒柏点头:“一点。”

  傅林其实也紧张。

  他也没做好带季寒柏回家的准备,不过今天事出突然,这些玫瑰花,他也不舍得不要。

  “不用紧张,我家里人肯定都喜欢你。”

  季寒柏扯了一下T恤,说:“今天穿的有点随便。”

  早知道要拜见傅林的家人,不说西装革履,他起码也要穿个衬衫。

  “我家都是平头老百姓,没那么多讲究。”他抱着花往前走了两步,见季寒柏在照车镜子,笑着回去一把拉住他,抱着花就往楼上去了。

  到了家门口,傅林直接敲了一下门,不一会就听见傅莹在里头喊:“谁啊?”

  “我。”傅林说。

  傅莹打开门:“没带钥匙啊你……”

  她愣了一下,看着傅林身边人高马大的季寒柏。

  在江边还猴急猴急的季寒柏,此刻仿佛变成了最绅士的富家子弟,鞠躬说:“阿姨晚上好。”

  “好……好……”傅莹略有些尴尬,她没近距离接触过季寒柏,如今乍然看见他站在自己面前,竟觉得有点不敢认:“季寒柏吧……”

  “是我。”季寒柏笑着说,“您好。”

  傅林说:“他送我回来的。”

  “哦……”傅莹反应过来:“进来吧。”

  “来的比较匆忙,没买什么东西……”季寒柏说着就把果篮给递了过去。傅莹有点受宠若惊的样子,赶紧接过来;“太客气了,进来吧。”

  “不了,那个,车里还有花,我去搬。”季寒柏说着就直接跑下楼去了,他人高马大,跑起来楼梯咚咚作响,傅莹探出头看着他下楼,一把将傅林捞了进来:“我靠。”

  傅林在玄关处换了鞋:“我以为你早睡了。”

  “他怎么这时候来了。”傅莹放下果篮说:“搬花?”

  花还用搬这个词?

  “他送了我半车玫瑰花。”傅林伸了下舌头,神情愉悦。

  傅莹反应过来,赶紧慌手慌脚地收拾桌子上的瓜子皮:“你提前说一声啊,我这一点准备都没有。”

  她把瓜子皮收到垃圾桶里,突然意识到自己穿的还是睡衣,赶紧跑回自己房间,换了一身常服出来,出来却见傅林已经不在客厅里了,季寒柏抱了一怀的玫瑰花进来,低头看了看玄关处的拖鞋,傅莹忙说:“不用换鞋了,直接进来吧。”

  季寒柏就抱着花进去了,傅莹帮他接过来一些,说:“买这么多呀。”

  红艳艳香喷喷的玫瑰花,看的傅莹心花怒放。

  这有钱的富二代就是不一样啊,尤其是不抠这一点!

  “车里还有点。”季寒柏说着把怀里的花放下,便又出去了。

  乖乖,这是买了多少花啊,这也太会搞浪漫了吧。她活了大半辈子了,钓过那么多有钱人,就没一个有这么大方的。

  看来有钱和大方并没有什么关系啊。

  她正收拢着桌子上的花,傅林就抱了一怀玫瑰又上楼来了。傅伟本来已经睡下了,听见动静也出了房门,看见那么多的玫瑰花,愣了一下。

  “谁买的玫瑰花?”他问。

  傅莹说:“没你的事,回你房里睡觉去。”

  傅伟怎么可能睡,趿拉着拖鞋走到客厅里,就见季寒柏抱着玫瑰花进来了。

  “我弟弟。”傅莹率先介绍说。

  季寒柏赶紧放下怀里的花:“您好。”

  “你是……”

  “傅林的朋友。”傅莹说。

  “男朋友。”傅林说。

  季寒柏和傅伟都愣了一下,傅伟是没想到傅林竟然交了个男朋友,季寒柏是惊讶他这么坦率就告诉了家里人和自己的关系。

  “花拿完了么?”傅莹问。

  “完了。”季寒柏说。

  “赶紧坐下歇歇。”傅莹说着就赶紧把桌子上的玫瑰花抱到傅林房间了一部分,清理出了一块放东西的空。

  傅伟说:“坐吧。”

  “哎。”季寒柏见傅伟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自己就在他对面坐了下来,坐的极端正,双手往膝盖上一放,抿着薄唇看了一眼旁边的傅林。

  傅伟咳了一声,有点尴尬。

  他是没想到傅林交了个男朋友的,不过他作为长辈,且是家里唯一的男性长辈,既然撞见了这种场合,那就要拿出男性长辈应有的样子来,招待好季寒柏。
他就是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季寒柏。

  看了看季寒柏那英武高大的模样,再看看旁边清瘦秀美的傅林,他很快就在心中做出了决断。

  他决定以招待女婿的方式来招待季寒柏!

  “傅林,”他看向傅林:“去倒点茶啊,这么不懂事。”

  傅林挠了一下眼皮,过去倒水。季寒柏在的场合,他打算给傅伟一点面子,不想让季寒柏知道他乱七八糟的家庭关系。

  那边傅莹已经从傅林房间出来了,赶紧打开冰箱,把冰箱里的水果全都拿了出来,急匆匆全提到厨房去洗、

  天哪,半夜临贵客,心情好兴奋好紧张!

  这可真是实打实的金主,第一次登门,得照顾好!

  “阿姨,您不用忙了,我这就走了。”季寒柏客气地说。

  “不忙不忙,你坐你坐。”傅莹笑着说。

  傅林问:“你喝常温的还是冷的还是热的?”

  “常温就行。”季寒柏说。

  说完看了傅伟一眼,尴尬地笑了笑。

  傅伟也尴尬地笑:“那个……你们没提前说,家里什么都没准备。”

  “是我来的太突然了。”季寒柏说:“打扰两位休息了。”

  傅林把杯子递给他:“我的水杯,别嫌弃。”

  季寒柏笑着接了过来,抿了一口。傅林把另一杯给了傅伟。傅伟说:“你们俩……我还是刚知道,那个……”

  “我们也是刚谈没几天。”傅林说。

  “应该早点来拜访两位的。”季寒柏放下水杯,双手又放到膝盖上说。

  “买这么多花啊,”傅伟咳了一声,尽量找话说:“得不少钱吧?”

  “还好。”季寒柏说:“我也是头一回给他送花。”

  傅林看出了他的紧张,难得见季寒柏这么局促,心里肯定后悔 进他家门了。

  傅莹端了洗好的水果上来:“来,吃水果。”

  季寒柏立即站了起来,傅莹笑着说:“你坐下吧,不用见外,到这跟到自己家是一样的。”

  季寒柏真的没想到傅林家里人接受起他来这么容易,有点受宠若惊。

  不过气氛是真的尴尬,季寒柏的手一直在搓膝盖,傅伟大概还在吃惊当中,傅莹就知道笑,两个人都在不加掩饰地打量季寒柏。
灯光下细看,季寒柏更显英俊,鼻梁高挺,棱角分明,是很英气的帅,眉眼看着格外张扬聪明。

  看来不管是新媳妇第一次见公婆,还是新郎官头一次拜访岳父岳母,都要提前打招呼,彼此做好准备才行,不然话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聊,很尴尬。

  傅林就说:“时候不早了,你要不早点回去吧?”

  “我刚洗的水果。”傅莹不等季寒柏回答,就抢先说:“吃点水果再走。”

  不过季寒柏还是站了起来,说:“太晚了,我也确实该回去了,下次再专门过来拜访。”

  傅莹和傅伟便跟着他站了起来,客气地挽留了一番,热热闹闹地把季寒柏送出了门。

  “我送送他。”傅林说。

  “去吧。”傅莹拉住傅伟,俩人在家门口笑着目送季寒柏,季寒柏都走到楼梯拐角了,又朝他们俩鞠了一躬,这才下楼去。

  天哪,好懂事乖巧的年轻人!爱了爱了。

  傅伟看了满脸笑容的傅莹一眼:“这怎么回事啊?”

  “什么怎么回事。”傅莹说:“不是都跟你说了,傅林的对象。”

  “怎么是个男的啊?”

  “怎么就不能是个男的了,老古董。傅林的事你别管,不中听的话也不要说。”傅莹说着走到走廊里,朝楼下看了一眼,看到了季寒柏的红色超跑。那么昏暗的路灯,也掩盖不住它的光芒!

  哇哇哇,此情此景只在她脑海里出现过,梦想实现的太突然,她觉得像是在做梦。

  傅伟也看到了,“靠”了一声,说:“跑车啊,这么有钱?”

  傅林送季寒柏到了车子跟前,季寒柏往楼上看了一眼,笑着对傅林说:“我都出汗了。”

  是出汗了,额头都是汗光。

  季寒柏转过身:“你看我后背。”

  他的后背,脊背中间部分竟然湿了一大块。

  傅林忍不住笑了出来:“你也太紧张了吧?”

  “等你以后跟着我回我家,你就知道有多紧张了。”季寒柏说。

  傅林就伸出手来,抹了一下他的额头。

  季寒柏就笑了,说:“不过我没想到你家里人竟然都能接受我,我原以为你会介绍我说,是你的一个朋友。”

  “哪个朋友会送这么多玫瑰花。”傅林说:“你不用紧张,谁会不喜欢你。”

  “你也喜欢我么?”季寒柏笑着问。

  傅林微微踮起脚,亲了一下季寒柏的嘴。

  谁知道季寒柏浑身一震,立马后退了一步,很是惊慌的样子,赶紧朝楼上看。

  平时恨不能生啃了他的季寒柏,此刻竟然露出这么谨慎小心的样子来:“你家里人还在楼上看着呢。”

  傅林笑的更厉害,心简直要融化了:“你这么怂啊。”

  季寒柏笑着说:“你别说,在他们跟前,我还真不敢亲你。”

  他说着伸出手来,摸了一下傅林的脸:“我走了。”

  “路上小心点。”

  季寒柏点点头,亲了一下他的额头,朝楼上看,见傅莹和傅伟还在楼道里站着看他们呢。

  他就赶紧又鞠了一躬。

  傅莹捂住胸口,简直要哭了。

  天哪天哪,傅林真的找对人了。这么帅这么懂事的后生,还这么有钱!

  必须要死抓住不放呀。

  

10291 3588218 MjAxOS8wNi8xMS8jIyMxMDI5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1/10291_35882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