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30 章

书名: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公子于歌 更新时间:2019-07-09 09:56:30

  季寒柏开了车锁。

  傅林胸口隐隐作痛,赶紧跑到酒吧里去了。

  楚小浩是紧跟在他后面进来的, 回头看了一眼季寒柏的车, 然后赶紧跟了进去:“现在他是每天接送了么, 妹妹福气怎么这么好!”

  傅林回头看到他, 笑着说:“晚上好啊。”

  “晚上好, 看起来心情不错。”楚小浩说:“你这个恋爱谈值了,我觉得你最近笑容都多了。”

  “我以前很丧么?”

  “倒也没有很丧,就是没有什么年轻人的朝气。”

  傅林吁了一口气, 说:“大概我有一颗老灵魂。”

  他前段时间是很有点死气沉沉的, 被生活压垮了的人, 再重新爬起来, 就需要一点时间。

  “傅白莲攀到高枝啦。”红姐阴阳怪气地说:“都坐上宝马车了。”

  她在门口的时候都看到了, 车倒算不上什么豪车, 可宝马车里的男人,实在让人眼红啊。

  富二代很多,开豪车的大老板也很多,可是车里坐着的大帅哥, 却是很罕见的。虽然她没看清, 可也看得出对方是个年轻英俊的帅哥。

  年轻在金主里就很难得了,帅哥就更难得,这个傅林,走了什么狗屎运!

  傅林笑着看向她:“对啊, 攀到了。”

  “羡慕嘛?”楚小浩问。

  红姐冷哼一声:“我只赚干净钱。”

  楚小浩又要发飙,傅林拉住了他。

  红姐素来嘴巴刻薄, 也不光刻薄他一个。他推着楚小浩到了化妆间最里头的空位子上坐下,说:“由着她去吧,嘴巴这么刻薄,心里一定很苦。”

  楚小浩觉得这话很解气。

  傅林坐下,刚画了眼线,外头就有人喊:“傅林,有人找。”

  傅林回头看了一眼,问:“谁?”

  “不认识,一帅哥,刚我路过的时候,问我傅林在不在里头。”

  傅林看了看楚小浩,楚小浩好奇,就跟他一起站了起来,路过红姐跟前的时候,红姐又冷哼了一声。

  小妖精,手段倒是不少,勾的男人一拨接一拨的,男人骚起来,真是没她们女人什么事了!

  傅林到了外头的走廊,就看见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年轻男孩子,瘦高个,平头,手里捧着一捧玫瑰花。

  傅林愣了一下,就走了过去:“帅哥,你找我?”

  那人一看见傅林,脸色就有点红,但眼神澄澈热情,将手里的花递给了他。

  傅林却没接,只笑盈盈地看着那个男生,那男生被他这么一看,脸色更拘谨,说:“给你。”

  他们偶尔也会有人来后台送花,傅林不是第一次收了,他接了过来,说:“谢谢。”

  “不用谢。”男生又笑了笑,说:“我听说你喜欢红百合。”

  手里的红百合颜色很鲜嫩,不多,就六支。傅林拿起来闻了闻,楚小浩就走到他身后,往墙上一靠,笑着看那个男生。
傅林就说:“我朋友,跟我一起跳舞的。”

  楚小浩就问说:“喜欢傅林?”

  那男生点点头,面色有点腼腆,都不敢多看傅林两眼,很纯情的样子。

  “谢谢你的喜欢。”傅林应付这种客人已经驾轻就熟:“晚上有我的表演,记得给我捧个场。”

  “我每周二都来。”那男生赶紧说:“看过你很多次了……我不打扰你了,你准备表演吧……我叫李衡,平衡的衡。”

  那男生说完就跑走了,傅林舔了下嘴唇,扭头看向旁边的楚小浩。

  重来一世,他选择了截然不同的路,原以为人生也会彻底不同,可原来有些事,还是会有重叠。
楚小浩说:“这么纯情,就可惜没什么钱。”

  刚才他看了一下这个李衡的衣服鞋子,都是不知名的牌子,应该是家境很普通的大学生。

  他们做一行的,就是有这种本领,只需要搭眼瞅一下对方的衣服,鞋子,或者手表之类的东西,对方的经济能力就能看出个十之□□。是老油条还是青涩菜鸟,他们也能看出个大概来。

  傅林捧着花在走廊里站了好一会,说:“回去吧。”

  他捧着花回到化妆间,就有人说:“傅林好久没收到花啦。”

  跟他自己比是好久了,但其实也才一周多而已,他们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傅林是他们这些人里头,收到鲜花最多的一个。

  红姐透过镜子瞟了一眼,说:“这么小一束,抠逼。”

  傅林坐下来,将那捧花放到了化妆台上,继续勾他的眼尾,勾了一半,眼圈却湿润了,大概心里很感慨。他抿着唇仰起头来,镜子里是一张冷艳妖冶的脸。

  上台表演的时候,果然看到了那个男生在台下坐着,他跳的舞都很火辣热情,那男生看的眼神都直了。

  那男生看完了他的全场表演,结束以后都没有走。

  傅林卸了妆准备下班,楚小浩却还要留下来当服务员,说:“给你送花那个,好像还没走呢。”

  傅林“嗯”了一声,单肩斜挎着背包,伸手将化妆台的那捧花拿了过来,说:“走了,明天见。”

  楚小浩“嗯”了一声,往嘴里塞了一把药,就着矿泉水就全喝了。

  “你吃的什么药,不舒服?”

  楚小浩说:“调理身体的,能提精神。”

  “你偶尔也请个假歇歇,老熬夜对身体不好。”

  “我打算开学前攒钱买个电脑。”楚小浩说。

  楚小浩出身也不好。

  家庭条件但凡可以的大学生,有几个会到酒吧来跳舞。

  可就是这样,上一世也就楚小浩二话不说肯借钱给他。

  都是很真心的人,都被金钱压弯了腰。

  傅林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就从化妆间里出来了。

  出来以后他就直接去了李衡那里。李衡果然还没走,看见他,立即从高脚椅上下来,站直了,冲着他笑。

  傅林拿着花笑着朝他打了招呼,两个人从酒吧出来,一路上又有两三个人过来跟傅林搭讪,李衡就说:“这么多人喜欢你。”

  “你是隔壁学校的学生吧?”傅林问说:“暑假了,怎么没回家?”

  “打暑假工。”李衡说。

  “那你还给我买花?”傅林问。

  李衡就笑了笑,没说话,他觉得傅林挑眼的那个动作,很迷人。

  傅林走到路边站定,看向李衡,说:“以后不要给我买花了,你追不到我的。我这人只喜欢有钱人。”

  李衡本来还在笑着,闻言笑容立即凝结在脸上,随即便露出几分窘迫来,两只手往兜里一揣,喉咙动了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傅林捞了一下肩上的背包带子,就把手里的花递了过去。

  红色的百合花在夜色里更显温柔艳丽,金色花蕊纤长,在夜色里微微晃动,散着淡淡香气。

  李衡摇摇头,手在兜里握紧,然后笑了笑,说:“给你的,就是你的了。”

  他说完扭头就走了。

  傅林又舔了一下嘴唇,就看见不远处的一辆车闪了两下灯。

  他扭头看过去,就看见是季寒柏的车。

  车灯亮起来的时候,路上的行人也都回头看了一眼,包括李衡。

  傅林就在李衡的注视下,上了季寒柏的车。
季寒柏问:“这男的谁啊?”

  “一个客人。”傅林说。

  “他送的花?”

  傅林点头。

  “扔了。”

  傅林说:“我从来不扔客人的花。”

  季寒柏的独占欲和阴暗面第一次显露出来了,他阴沉着脸发动了车子,开了一会车,然后突然就伸出手来,抓过傅林手里的花,直接扔到后座上去了。

  傅林有点震惊,脸色有瞬间的怒气,不过很快就被他压下去了,笑着问:“吃醋了?就平常的客人,我以前也收到过不少。他们也是喜欢我。”

  “收花可以,但不准拿回家。”季寒柏说。

  傅林就没再说话。

  “生气了?”

  “没有。”

  季寒柏其实花都不想让傅林收,但他也知道俩人刚开始谈,不能管太紧。

  “以后不收了。”傅林说。

  季寒柏本来满心欢喜地来接傅林,结果一到门口就看见傅林和那个年轻小伙子站在一起,还捧着一束花,他心里就咯噔一下。

  傅林受欢迎,他是知道的。

  他这人独占欲特别强,但是刚谈恋爱,不敢表现出来,不然他恨不能立即让傅林辞了酒吧的工作。

  这种地方太招蜂引蝶了,狂蜂浪蝶太多,人的自身定力是一回事,外界的腐蚀又是另外一回事。

  那男生长的还挺帅的,个头也挺高,和傅林站在一起,都是学生模样,很般配。

  他心里就很不舒服。

  这种菜鸟也妄图当他的情敌,真是自不量力。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哪里配得上傅林。

  季寒柏心里有戾气,想法就有点嚣张轻蔑,充满敌意。

  “饿不饿,带你去吃宵夜。”

  “算了,今天比较累,我想早点回家睡觉。”傅林说。

  傅林长相清冷,本人就很淡,平时也没什么,但今天季寒柏就觉得他很冷淡。他这人心里憋不住事,有问题不解决了,他这一晚上都睡不好。

  他就将车子停到一边,解开安全带,看向傅林说:“我承认,我是有点吃醋。他是不是喜欢你,要追你?”

  傅林点点头:“不过我已经跟他说清楚了,你放心,我跟你谈恋爱,就只会跟你谈,不会脚踏两只船。”

  季寒柏没想到他突然这么说,心里就好受很多,说:“你是我第一个爱上的人,也是我唯一爱上的人,我希望你的心里也只有我。这辈子你都别想别的男人了。”

  傅林嘴角露出一抹微笑来,心中阴沉之色散去,问说:“才认识多久,你就说一辈子了,一辈子长的很,谁知道将来会怎么样。可能以后认识久了,你更了解我,发现我没有你想的好呢?”

  “我只要喜欢你,就看不到你的缺点。只要不是出轨这样原则性的大事,你的缺点在我眼里看着也是可爱的。”季寒柏说:“你有什么缺点,赶紧都给我看看,让我降降火。”

  傅林笑了笑,但没说话,季寒柏就说:“我的缺点,你发现没有?”

  傅林就问:“你什么缺点?”

  “我这人特别霸道,独占欲比较强,我的东西就只能属于我一个,不管是你喜欢别人,还是别人喜欢你,我看了都不高兴。”

  傅林听了就笑,觉得季寒柏有点幼稚,像个小孩子。

  “你不要笑,我说真的,”季寒柏说:“如果我受了刺激,可能会把你囚禁起来,谁都不让你见。我偶尔会很变态。”

  “怎么个变态法?”傅林说:“囚禁我?”

  季寒柏喉咙动了动,朝车窗外看了看,他们停在路边,除了路过的车辆,便再也没有别的,车内没开灯,就路灯照进来,车里有些暗,他就说:“我要说了,你别害怕。我就是想想,也不一定会实施。”

  大概光线有点暗,季寒柏个头又高,傅林还有了点些微的畏惧心理。

  季寒柏就说:“我有时候想掐你,捏你,咬你。”

  傅林:“……”

  “还想干坏你。”季寒柏又说。

  傅林:“……”

  “吓到了?”

  傅林本来只是逗季寒柏一下,没想到竟然蹦出来这么有料的话,又意外,又窘迫,喉咙上下滑动了一下,淡淡地说:“没有。这儿好像不能长时间停车……”

  “你害怕么?”季寒柏压根不吃他转移话题那一套:“我有时候觉得我真的会做的出来。”

  傅林抿了抿嘴唇,说:“你这是……S倾向么?”

  不管季寒柏是不是S,他都不可能在这个时候退缩……天哪,他的命怎么这么苦!

  “那倒不至于,”季寒柏说:“我心里只想疼你。”

  傅林感觉自己在坐过山车,怎么这么刺激。

  “可能就是太想疼你了,可又没有疼你的方式,发泄不出来,就这样了。”

  他说到这里,还真有点激动。

  觉得傅林太可爱,特别想捏爆他。

  脑子里冒出这个念头,手就先行动了,捏了傅林脸上的肉。

  滑溜溜的又很软。
怎么这么可爱,怎么这么可爱。

  他忽然就激动起来了,他在面对傅林的时候,总是会突然升起这种莫名的冲动,憋都憋不住,他就转而捧住傅林的脸,亲住了他。

  我靠。

  傅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激情来的有点突然且莫名其妙,他干嘛了啊。季寒柏上一刻不还是在不高兴么?

  季寒柏长了教训,一边亲一边像是自我暗示一样说:“我轻轻的,轻轻的。”

  傅林却眼看着他越亲越用力,嘴巴还在说轻轻的。

  轻个几把,都要把他吞到肚子里去了吧。

  季寒柏还不自知,发自内心要涌出来的欣喜甜蜜:“我好喜欢亲你。”

  

10291 3586466 MjAxOS8wNi8xMS8jIyMxMDI5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1/10291_35864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