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29 章

书名: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公子于歌 更新时间:2019-07-08 13:24:38

  
季寒柏要送傅林回去。

  傅林想了想,就答应了。

  不过他只让季寒柏送到了楼下, 没让他上去。季寒柏抬头看了看有些破旧的筒子楼, 说:“你住这里?”

  “嗯。”傅林说:“时间不早了, 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季寒柏就说:“不请我上去坐坐?”

  “家里有人。”傅林说。

  意思就是他们俩现在还没到见家长的时候了。

  确实还早。

  老小区往往睡的更早一些, 整栋楼就只有一户人家还亮着灯了, 街上老树参天,遮住了大部分路灯的光,黑胧胧的, 一个人都没有。

  季寒柏便伸出胳膊来, 抱了傅林一下。

  原本只想抱一下就撒开的, 可是抱上去之后就有点上瘾, 他就说:“以后一起住, 晚上就不用分开了。”

  傅林闻着季寒柏身上的温热气息, 听他这么说,心里有点触动,说:“早点回去吧,路上开车小心点。”

  他说完就伸出手来, 摸了摸季寒柏的脊背。

  季寒柏便松开了他, 说:“我看着你上楼。”

  还挺腻歪的。

  傅林不是腻歪的人,闻言便转身上了楼,楼梯在外头,是螺旋形的, 他走到二楼的时候又朝他挥了挥手,季寒柏便退了两步, 转身朝外头走,走了两步又回头,已经看不到傅林了。

  他听见了细微的开门声,然后便看见四楼有户人家亮了灯,看不清具体哪号房,他只记住了大概位置,靠楼梯。

  傅林开了门,在玄关处换了拖鞋,然后便走到沙发那儿躺了下来,刚躺好,就见傅伟光着膀子从房间里出来,揉着眼睛说:“怎么才回来。”

  傅林“嗯”了一声,便坐了起来。

  都忘了傅伟还在家里住着。

  “你做什么工作的,怎么每天都那么晚回来。”

  傅林没有回答他,只问说:“你药按时吃了么?”

  “吃着呢。”

  “不要吃辣。”傅林说完就拎着包去他自己的房间了。

  傅伟见他关上了门,挠了挠头,便又趿拉着鞋回他房间去了。

  傅林开了灯,在床头坐了一会,然后快步走到窗口那儿,拉开窗帘的一角,朝外头看了一眼,黑胧胧的街道上,有一辆车开着灯转过弯来,然后驶远了。

  他这才去洗漱,洗完了以后往床上一躺,静悄悄地躺了大概十几分钟,然后自我训练了一会。

  结果不行,自己的手都很有感觉。

  他抿了抿嘴唇,关了床头灯,房间一片黑暗,已经很晚了,得早点睡下了。

  要是让季寒柏摸,那还得了。

  第二日一大早他就外头吵醒了,他用枕头压了一会头,最后实在忍不住,就从床上跳了下来,打开房门,就看见傅伟正端着东西往餐桌上放,大概有些烫手,他一放下盘子就立即捏住了耳朵。

  傅林有点起床气,阴沉着一张脸看他。

  傅伟见他起来,便笑着说:“起来啦,我做了点粥,煎了几个鸡蛋。你赶紧洗漱,准备吃早饭吧。”

  傅林就说:“你不用这样,等你腿好了,你就得搬走,讨好我没有用。”

  傅伟愣了一下,脸色有些尴尬,眉眼还有些不忿,说:“你想多了,谁他妈讨好你,你爱吃不吃,不吃拉倒。”

  傅林揉了揉头发,也不见恼,去了洗手间。

  刷牙的时候伸出左手来,伸进了睡衣里面,伸到里面以后,又收了回来,冷冷的脸上面无表情,只耳朵微红。

  洗漱完以后他就往餐桌旁一坐,傅伟说:“还以为你有骨气,不肯吃。”

  “我家的东西,我花钱买的,为什么不吃。”傅林说着就用筷子夹了个煎蛋,蘸着酱吃了。

  傅伟说:“有点糊,没我姐煎的好。”

  傅林也没理他。

  他也就不再搭话,就是看不惯傅林这□□□□的样。

  傅林生来长相清冷,不愿意搭话的时候连头发丝都像个骄傲的孔雀,很气人。

  傅林吃完饭就去了汽修店,才刚停下车子,就看见一辆跑车开了过来,在他身后鸣了声喇叭。

  他锁上车子,回头看了一眼,就见那跑车停在了路边,跑车的剪刀门打开,孟小乔骚里骚气地从车上下来,冲着他抬了抬下巴。

  刘胖子在店里头喊:“孟小乔,你怎么又来了!”

  孟小乔慢悠悠地走过去,说:“因为季寒柏在这里呀。”

  刘胖子扭头看了旁边的季寒柏一眼,说:“人家季寒柏已经有对象了。”

  孟小乔说:“我不追,就在旁边看,不行么?”

  季寒柏说:“你是不是闲的没事干。”

  孟小乔说:“哎呀,这么多年的兄弟,做不成恋人咱们还是朋友嘛,过来你这看看,”他说着转头看向傅林:“你放心,我这人最恨小三,打死都不会做小三的。”

  他到了店里,就立马来了个自拍,还故意去拍季寒柏,季寒柏看了看傅林,有点怕傅林不高兴,便说:“孟小乔,我请你吃顿饭,咱们聊聊?哥们好不容易谈恋爱,你别给我搅黄了。”

  孟小乔回头:“请我吃饭?好呀好呀。”

  他说着看向傅林和刘胖子:“你们俩也来,我不和他单独吃饭。”

  季寒柏说:“不用叫他们,就咱俩,我跟你单独聊聊。”

  孟小乔也就没说什么,低着头把刚才拍的照片发了个朋友圈。

  不过朋友圈他设置了部分人可见,可见的人是周放。

  想起来周放,他就觉得好尴尬。

  昨天晚上的时候周放又打了一个电话过来,他还是没有接,然后凌晨一点多的时候,周放就发了个微信过来。

  “以后不打算见面了么?”

  孟小乔都不知道要怎么回他。

  好哥们上了床,还能做好哥们么?依照他的经验,那是不能的,可是和周放做情侣?他想想就鸡皮疙瘩起一身。

  太诡异了,他也不爱周放啊。

  当然周放也不爱他。直男饥渴了,有个洞就能插。周放对他只是荷尔蒙冲动,估计现在也尴尬的要死。

  他也不知道要怪谁了,这事不能细想,一细想就浑身难受。所以他就跑到季寒柏这边来了。

  自己还是继续追季寒柏,让周放明白那一晚只是酒精惹的祸。他的心不在周放身上,这样周放也能放松一点,俩人的关系或许时间久了还能回到从前。

  但好像也不只是因为这样,他来找季寒柏,故意在朋友圈晒合照给周放看,似乎还有别的目的。

  什么目的,他也懒得想。

  人啊人,一旦和对方发生了关系,什么就都变了,再坦荡的兄弟也变得微妙,没办法当它从未发生。

  季寒柏坐在他对面,说:“你把手机放下,咱们聊聊。”

  孟小乔说:“你拒绝我的话我都会背了,你放心,自从你和傅林在我跟前亲嘴的时候,我就彻底死心了,你已经不是以前的你了,你脏了。”

  季寒柏愣了一下:“……你搞什么几把。”

  孟小乔笑着放下手机,喝了口果汁:“最近有个人好像在追我,我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他,拿你当个挡箭牌。跟你认识这么多年,这点小忙,你得帮吧?”

  季寒柏就问:“你什么时候这么怂了,不会直接拒绝么,对方是谁?”

  孟小乔说:“这个人比较特殊,不好搞。”

  他说着就又来了张自拍,比了个yes,画面当中是他和季寒柏,还有一桌子菜,配文字:“帅哥比美食更美味。”

  发完这条朋友圈以后,他收起手机准备开吃:“大家伙都知道我喜欢你,我来追你比较有说服力,不然我现在随便大街上找个帅哥来冒充我男朋友,没有人会信吧,我孟小乔出了名的痴情专一。”

  “你打住。”季寒柏说:“既然你是因为这个,那我把傅林和胖子喊过来一道吃吧,我得告诉他一声,免得他不高兴。”

  “随便你,反正我一早就说让他们一起过来的。”

  他说着就吃了几筷子菜。

  季寒柏一边打电话一边说:“我专门点了两道你爱吃的川菜,你怎么不动筷子。”

  反而专挑不辣的吃。

  孟小乔挪了挪屁股,咳了一声,说:“最近上火,戒辣。”

  刘胖子和傅林已经在别的饭馆吃了,就没过来。季寒柏说:“你珍惜吧,这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单独跟你吃饭了。”

  “切。”孟小乔不大有胃口,随便吃了几筷子,说:“以前看你吊的不行,没想到一谈了恋爱变成了这熊样。”

  他话音刚落,就见季寒柏的手机响了起来,季寒柏接了过来:“喂,周放。”

  孟小乔筷子上的肉都掉了,赶紧抬头去看季寒柏,只听季寒柏“嗯”了一声,说:“在呢,跟我吃饭。”

  孟小乔看情况不对,一把夺过他的手机,给他挂掉了。

  动作太猛,菜汤都沾到他身上了。

  季寒柏说:“我日,你搞什么名堂。”

  “他问你什么了?”
“他估计看见你朋友圈了,说你是不是又来追我了。”

  “他再问你,你就跟他说是,别的什么都别说,不然你小心我真的追你。”

  季寒柏把手机拿回来:“你跟他不是什么话都说么,他不是你最好的哥们?”

  “反正你记得我说的话就行了,我假追你这件事,你谁都不要告诉,傅林也不行,我自己会跟傅林说清楚。”孟小乔说:“不然我真的追你啊,我说到做到,我肯定能把傅林给作跑。”

  虽然自己态度明确,不过有个人一直撬墙角,傅林估计也会不开心。

  季寒柏就说:“也行,不过你得让我知道,追你的人是谁。”

  孟小乔自认为自己是个很豪放的人,但他发现他和周放上床这件事,他说不出口。

  就是说不出的怪异和尴尬。
“一小伙子,说了你也不认识。”

  “答应他吧,你赶紧谈一个,我这边也松口气。”

  孟小乔说:“你帮我挡了这一次,以后我绝对不缠你。”

  他能放下的这么果断,季寒柏还真有点意外。

  毕竟以前孟小乔也常常发誓说再也不追他,自己抹几天泪就又屁颠屁颠地跑过来了。

  季寒柏这些年难得跟他诚恳地说句话:“小乔,我真心希望你能找到一个你喜欢,也喜欢你的人,咱们俩适合做朋友,不适合做恋人。如今我找到属于我的人了,也希望你早点找到你的。咱们俩算一块长大的,感情肯定是有的,这几年因为不想吊着你,我都不怎么理你,你心里不舒服,其实我心里也不舒服。”

  孟小乔晃了晃杯子里的果汁,笑了一下。

  还真奇怪,被周放干了以后,他可能脑子就离不开这个烦恼了,导致对其他都没什么感觉了。季寒柏跟他说这些,他也没什么感觉。

  “傅林这小子,怎么这么有福气。”孟小乔说:“不知道你喜欢他什么,迷成这样,你都快变个人了你知不知道?”

  季寒柏就笑了笑,说:“看对眼了呗。命中注定。”

  “啊,我牙都酸掉了。”孟小乔说。

  有点羡慕。

  他看了看季寒柏。

  季寒柏才二十四,男人巅峰都还没到,颜值几乎无懈可击,他看了一会,脑子里突然冒出个可怕的念头。

  竟然忍不住拿周放和他对比了一下。

  以前没想过拿这俩人比,如今仔细对比一下,发现周放也没差到哪里去,也是富二代出身,也是一米九的大高个,也是长相英俊的年轻帅哥,周放的尺寸……

  好像也是不小的。

  这么一想,心跳竟然漏了一拍。

  他发朋友圈,故意说要追季寒柏,还只给周放看,是想干什么?

  真的是为了骗周放么?
好像不是,更像是一种撩拨的手段。

  哎呀呀,孟小乔不肯再想下去,感觉好乱。
季寒柏见他一直盯着自己出神,就打算早吃完早回去。孟小乔心事重重,饭都没吃几口。

  俩人吃完饭回到店里,孟小乔老远就看见周放的车子了。

  周放先跟季寒柏打了招呼,季寒柏说:“我就说你们俩整天在一块,怎么今天没跟来。”

  “我们俩最近吵架了。”周放说。

  季寒柏愣了一下,回头看孟小乔,孟小乔没搭话,只看了周放一眼,见周放一直盯着他看,就低下头去了。

  天哪,他孟小乔从来没有这么怂过!

  “孟小乔,我劝你珍惜,周放这么好脾气的都被你作跑的话,你以后可没什么朋友了。”

  “他脾气好个屁。”孟小乔说。

  走到周放身边的时候,周放扯了一下他的手,他扭头看了一眼,把手收了回来。

  “聊聊?”周放说。

  孟小乔说:“有什么好聊的,就是喝多了,一夜情,大家都走肾不走心,尴尬劲儿过了就好了。”

  周放愣了一下,说:“你这么想。”

  孟小乔脸上跟火烧的一样:“要不还能怎么想。”

  “你如果需要我对你负责任……”

  “你别瞎几把搞笑了,不需要你对我负责任,我是个男人,怎么不说我对你负责任。”

  “也行,你睡了我,得对我负责任。”

  “周放,你吃错了药了吧。”孟小乔说:“我靠,你这样我更尴尬了,你不尴尬么?”

  “有一点。”周放说:“不过都已经这样了,咱们要么以后断绝来往,要么就做情侣,朋友,是当不成了。你要哪样?”

  孟小乔说:“那断绝来往吧。”

  周放听了扭头就上了车。

  孟小乔目瞪口呆。

  我靠……

  他看着周放发动车子,然后转过弯来,季寒柏在店里喊:“怎么走了?”

  孟小乔看着周放开着跑车倏地就蹿到马路上去了。

  ……

  周放太果断,走的太突然,以至于他都怀疑自己说错了话。

  什么鬼啊,要么断绝来往,要么做情侣,他不选断绝来往,难道选做情侣嘛?

  那也太委屈周放了吧,就因为酒后一时精虫上脑滚了个床单,就要勉强自己做基佬?!

  太可怜了。他做不到。

  如果他们俩之前有暧昧过,他或许还能试着接受,可问题是在这之前他和周放完全是好哥们啊,他对周放半点心思都没有。从兄弟变情人本来就很怪,即便能变,那也是必须要经过转化过程的吧,他们俩睡的这么突然,他能同意做情侣才怪吧?周放还生气?

  他不懂周放的脑回路,倒好像是受了很多委屈一样。他才是被睡的那一个好不好?他宝贵的后面第一次,稀里糊涂就被自己的好哥们摘走了!

  孟小乔在汽修店蔫蔫的呆了一下午,几次想给周放发信息,都又忍住了。

  如果周放就此不理他,那他也不再搭理他了。看看谁先受不了。

  傅林自从上次和孟小乔喝了酒以后,就对他印象很好,他觉得孟小乔虽然骚里骚气的,但至情至性,有什么说什么,很敞亮。

  俩人坐在一块吹空调,孟小乔看着他说:“你平时都用什么护肤品,怎么皮肤那么白?”

  “我都清水洗脸,洗面奶都很少用。”傅林说。

  “那你这是天生的,”孟小乔趴在椅背上说:“不过你现在还年轻,不护肤也没事,等过了25就不行了,护肤不护肤,看起来差别会很大。我身边也有跟你一样,天生底子好的人,年纪上来以后,也开始用护肤品了。”

  “你平时出门还画眼影啊?”傅林凑近了问。

  “我眼睛不够大啊,有点没精神,画了会有活力一点。但我睫毛是真的,你看。”孟小乔说着就撑起眼皮给傅林看。

  季寒柏和刘胖子在旁边看的面面相觑。

  这俩情敌,什么时候变成可以坐在一起交流护肤心得的朋友了?

  孟小乔还伸手捏了一下傅林的脸,然后看了看手指头:“还真没化妆,你皮肤也太好了吧。”

  这种真的是极品受了,皮肤白细,个头高,五官挑不出一点错:“你怎么不去当明星。”

  季寒柏一听立即打断说:“孟小乔,你不要瞎出主意。”

  “他这是怕你火了以后他配不上你。”孟小乔对傅林说。

  “娱乐圈的水太深。”傅林说:“我什么门路都没有。”

  “我倒是认识几个搞娱乐公司的朋友。”孟小乔说。

  他说完看了旁边的季寒柏一眼,季寒柏拿着扳手,看他的眼神有点凶。

  他也就不说话了。

  娱乐圈确实不是光长的好看就能混好的。季寒柏肯定也不愿意自己的男朋友当明星。

  他托着腮看着傅林,说:“你要不要考虑考虑我啊,实不相瞒,除了……我以前都是做1的。”

  傅林说:“你为什么觉得我只能做0?”

  孟小乔愣了一下,随即就目瞪口呆。

  他转头看向季寒柏。

  他追季寒柏追那么多年,没追上的原因,原来是季寒柏想做0呀!

  我靠!

  季寒柏对傅林说:“你不要逗他,他会当真的。”

  傅林靠在椅子上:“我认真的呀。”

  刘胖子在旁边起哄:“小林子,我支持你!”

  孟小乔:“……”

  季寒柏不跟他逞口舌之快,一直等到晚上送他去酒吧的时候,才问说:“你要当1?”

  傅林都快忘了这件事了,点点头,说:“爱我,就给我干。”

  他说完就要下车,季寒柏直接将车门锁了:“这咱们得好好聊聊。”

  他们就停在酒吧外头,陆续有人从旁边走过。傅林朝窗外看了一眼,刚要说话,就见季寒柏忽然伸出一手来,往他身上抓了一把。

  傅林冷不防被他抓到了胸口,身体一抖,季寒柏五指一用力,他就瘫了。

  季寒柏松开手,说:“就这你还当1?”

  傅林都还是懵的,两只胳膊微微合拢,呈现出抵抗无力状。

  分明就是个极品0!

  他看向傅林,傅林紧抿着嘴唇也不说话,只耳朵有点红。

  他觉得季寒柏又忘了分寸了,抓的他好痛!

10291 3586209 MjAxOS8wNi8xMS8jIyMxMDI5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1/10291_35862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