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24 章

书名: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公子于歌 更新时间:2019-07-03 10:00:27

  
半年不见季寒柏,只感觉他如今人逢喜事精神爽:“你们来多久了?”

  “也刚到。”庞娟说着就朝傅林身上打量。季寒柏介绍了一下:“傅林, 我对象。”

  光是这个介绍说出来, 季寒柏心里就乐开花, 说不出的甜蜜。

  “你好。”庞娟笑着打招呼。

  “你好。”

  季寒柏又给傅林介绍:“孙畅的女朋友, 不对, 现在应该是准媳妇了,庞娟,我们也是认识好多年了。”

  庞娟说:“我意难平了这么多年, 今天总算可以放下了。”

  她笑着对傅林说:“你可能还不知道, 我初中的时候暗恋过他呢, 鼓足勇气去表白, 结果被他拒绝了。”

  季寒柏笑着坐下:“你老公要吃醋了。”

  “陈年老醋早没味了。”孙畅说:“谁还没有个眼瞎的时候。你小心你们家这位吃醋。”

  傅林笑着说:“你为什么会喜欢他, 孙先生明明帅多了。”

  孙畅和庞娟就哈哈笑起来了, 庞娟说:“你这对象有意思,我喜欢。”

  季寒柏说:“这下我要真的吃醋了,你小心点,我吃起醋来是很可怕的。”

  孙畅还在往傅林脸上看, 以前不明白季寒柏怎么看上了他, 如今算是明白了,清纯又不是文静柔弱的那一种,反而很透亮端正,这一点确实很难得。

  “你脸怎么了?”庞娟也发现了傅林脸上的伤痕。

  “不小心摔了一下。”傅林说。

  “吓我一跳, 还以为季寒柏家暴你。”
“你们两口子没完了是吧?”季寒柏说。

  庞娟就笑了起来,托着腮看着傅林, 说:“心里不忿啊,你说你这狗样,怎么找了个这么好的男朋友。”

  “老子哪点差。”季寒柏说。

  “起码跟我们家这位先生比,还是差很多。”庞娟往孙畅那边一歪。

  孙畅心满意足,招手叫了服务员过来。

  季寒柏扭头对傅林说:“你得习惯,我身边的朋友都这德行。”

  傅林心想,他确实领教了,还好他早就被好友楚小浩挑教过,不然还真有点扛不住。

  但他本身阴暗,所以喜欢这样敞亮的人。

  季寒柏也是这样,他总觉得季寒柏身上有他没有的单纯简单。

  这一顿饭吃的非常愉快,吃完饭以后,雨也正好停了,从餐厅出来的时候,傅林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今天淋过雨以后,他总觉得身上寒津津的。季寒柏的胳膊蹭到他,他觉得特别舒服。

  俩人站在路边和孙畅夫妇告别,孙畅说:“最近比较忙,再见估计就是我们结婚了,你提前给我空出点时间来,等婚礼日期定下来以后我就立马告诉你,你得给我当伴郎。”

  “傅林一起去啊。”庞娟挽着孙畅的胳膊,笑着说。

  她想让傅林一块当伴郎,不过人还不够熟,也怕到时候再出变故,就没说话,打算婚礼前再看看。

  她要她的伴郎伴娘全都是帅哥美女!

  “我比较闲,你们结婚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提。”季寒柏说。

  “那肯定的,到时候少不了麻烦你。”

  “红包你可记得要给,”庞娟笑着说:“还得给双份,我的是我的,他的是他的。”

  “你们俩算盘打的还真好。”

  “要是我们分别和别人结婚,作为我们俩的好朋友,你不得给两份?”庞娟笑着说:“不能便宜了你。”

  他们的车子来了,上车之前,庞娟伸出胳膊来,和傅林拥抱了一下,说:“季寒柏有点幼稚,脾气时好时坏的,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跟你打包票,就是他绝对不花心,你是他第一任。”

  “他还是处男。”孙畅笑着钻进车里去,躲过了季寒柏那一脚。

  季寒柏有点尴尬,刮了下鼻子,冲着傅林笑了笑:“看看他们俩这德行。”

  傅林忍不住笑了起来,跟庞娟和孙畅挥了挥手。

  下过雨的夜晚很冷,空气里都是清冷水汽。傅林看了看手机,他该去红蔷薇上班了。

  “那我也先走了,快八点了。”

  季寒柏说:“等你下班我去接你。”

  “别,”傅林说:“我一个男人,很安全,不用你天天接,太晚了,你早点休息,反正明天都是要见的。”

  “不是担心你安全,”季寒柏站在夜色里,带着酒气:“是想睡之前再见见你。”

  傅林就没说话,伸手招来了一辆出租车。

  他将车门打开,自己却没进去,而是看向季寒柏:“你先回家换身衣服,你穿这一身太冷了。”

  季寒柏就坐了进去,说:“那等你下班了我去酒吧找你。”

  庞娟那边,等车子走远以后,她终于有机会问孙畅:“你管这样的人叫一般?”

  孙畅说:“白天的时候你没见,一脸粉,感觉特别俗气。没想到洗干净以后是个清秀小帅哥。”

  “你什么眼神啊,就算有粉,五官也在那摆着呢。你还说不如孟小乔呢。”

  提起孟小乔,孙畅就说:“我现在是知道他为什么不喜欢孟小乔了,完全两个类型。”

  “不知道孟小乔现在是什么感受,他喜欢寒柏好多年了吧?”

  “他也该死心了。”孙畅说着就掏出手机来:“我发个朋友圈,刺激刺激他。”

  庞娟笑着说:“你们这帮人,一个比一个损。”

  “他早晚都要知道,与其让他从别人那里捕风捉影的,倒不如直接放照片定死了。他也该放下了,老缠着寒柏,搞得我们哥几个每次聚会都有点别扭。以前他总说,什么时候寒柏有对象了他也就死心了,现在正是好时机。”

  吃饭的时候他拍过一个四人的合照,他离的最近,脸拍的很大,完全直男自拍视角。庞娟比YES扮可爱,季寒柏大喇喇靠在椅子上,身体微微朝傅林那边倾斜,而傅林则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笑容清淡。

  “傅林脸真小啊。”庞娟放大了看一眼,语气不无艳羡:“季寒柏这次真的不亏。”

  孙畅把那张合照发到了朋友圈,配文字:“恭喜季狗。”

  孙畅和孟小乔也是发小,老早就认识了,大家都是一个圈子。他这朋友圈发了没多久,就收到了一堆评论。

  首先就是刚子他们:“恭喜季狗。”

  “破处在望,啪啪啪鼓掌。”

  “老树开花。”

  “恭喜恭喜。”

  “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此处应该艾特孟小乔。”

  “艾特孟小乔(捂脸)。”

  “艾特孟小乔(好色)。”

  再往后评论队伍整齐,全是艾特孟小乔,只后缀表情各有不同。

  看来大家都是一个念头。

  不过孟小乔也不知道在干嘛,一直没见他回复。按他的性子,知道季寒柏和傅林确定了关系,肯定是要跳脚的。

  大家都翘首以盼,等着孟小乔的反应。

  没等来孟小乔,最后周放评论了一句:“不用艾特了,孟小乔已经醉生梦死(打鼾)。”

  傅林把季寒柏送走以后,自己没有打车,而是去路边推了一辆共享单车。

  车座是湿的,他从背包里掏出毛巾来擦了一下,这才骑着往红蔷薇酒吧而去。

  他觉得身上冷的很,夜风吹在身上,更是冷嗖嗖的。

  他骑的慢,到红蔷薇的时候就有点迟到了,没化妆,直接戴了假发就上台去了。楚小浩说:“那个孟小乔,又来咱们酒吧了。”

  傅林往台下看了一眼,乱哄哄的,也没看到孟小乔在哪里。楚小浩就给他指了一下角落,果然看见孟小乔托着腮在往台上看。

  周放其实不大喜欢酒吧,闹哄哄的,不过孟小乔已经喝多了,把他扔在这里他也不放心。

  孙畅的朋友圈,他已经给孟小乔看了,不过孟小乔显然已经喝多了,看到那张合照,居然醉醺醺地说:“哎呀,这个帅哥是谁啊,我可以。”

  周放见他指的,正是傅林。

  “……”

  孟小乔最近一直在搜寻小美0,而且他要找一个比傅林还要美的,感觉才能在季寒柏面前扬眉吐气。

  不过帅哥好找,比傅林美的却不好找,要么脸不够,要么气质不够,总体的美感就赶不上。

  而且他发觉自己越看傅林越觉得傅林确实条件不错,渐渐地竟然有一种“我输给他好像也不算亏,”“季寒柏看上他也在情理之中”的危险想法!

  他要从毒唯粉变成CP粉了么?!简直可怕!

  所以他就来酒吧买醉了,妄图多接触接触傅林,发现一点他的缺点!

  “我这种……类型的……”他醉醺醺的说。

  音乐太吵了,周放没听清:“什么?”
孟小乔就扑到他身上去了,贴着他的耳朵。

  周放躲了一下,就被孟小乔搂住脖子了:“我说,我这种类型的……是不是……是不是不如傅林那种受欢迎,太……太骚?”

  周放感觉耳朵被他热气熏的有点麻,扒开他搂着自己脖子的手,说:“你是挺骚。”

  孟小乔一听,就搂着他的脖子扭,哼哼唧唧的,似乎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

  周放被他哼的心浮气躁的:“起来。”

  孟小乔看了看台上,模模糊糊看到台上妖冶热情的傅林,说:“我觉得……他也挺浪的啊。”

  这真是情人滤镜三尺厚,季狗总是看不到。

  正要再来一杯酒,就见红头发的傅林穿过人群走过来了。

  傅林刚跳完舞,人还是热气腾腾的,往他们对面一坐,笑着跟他们打了招呼,然后问孟小乔:“找我的么?”

  孟小乔一看见他,立即坐直了身体,瞪着眼看他:“谁让你坐这里的?”

  “不是找我的?”傅林说着便站起来要走,孟小乔立马喊:“你坐下!”

  周放叹了口气,孟小乔又要犯蠢了。

  傅林就坐了下来,将头上的假发一摘,放到一旁。

  才刚放下,就有男人凑过来了,要请他喝酒。

  “没看这有人么?”孟小乔瞪着眼说:“滚。”

  孟小乔凶起来也有点男人样,对方还以为他是傅林的男朋友,看他穿着不俗,是个富二代,就知趣地退下去了。

  傅林管服务员要了杯果汁,孟小乔哂笑:“是男人么,在酒吧喝果汁?我……我请你喝酒。”

  他说着就替傅林点了一杯酒。

  喝多了酒的孟小乔格外艳丽,这的确是个很强劲的情敌,最重要的是孟小乔老盯着自己不放,傅林怕他扒出什么来,他觉得有必要把孟小乔搞定。

  孟小乔给他点的浓度特别高的酒,傅林喝了以后也没什么变化,眉头甚至都没皱一下,孟小乔说:“挺能喝啊。”

  “还行。”傅林说。

  “知道我为什么来这不?”

  “看我?”

  “想看看你身上到底有什么比我强的。”

  傅林就笑着问:“那你看到了么?”

  孟小乔突然就捂着脸呜呜呜地哭,傅林愣了一下,有些尴尬,旁边的周放说:“喝多了就是个疯子,你不用管。”

  孟小乔闻言立即停止了哭泣,放开手以后,眼睛已经是湿的了,还真不是假哭。

  孟小乔声音还带着哭腔和醉意,说:“看到了,呜呜呜。”

  傅林觉得他还挺可爱,也可能是喝醉了变得比较可爱。

  “我怎么没发现,我还觉得自己不如你。”傅林说。

  “可我没你好看。”孟小乔说。

  “个头也没你高。”

  “但我屁股比你翘。”

  “不过我柔韧性可能没你好。”

  傅林:“……”

  周放在旁边冷冷地说:“你不是1么,你还比这些?”

  傅林很吃惊:“你是1啊?”

  孟小乔脸色红了又红:“老娘不能当1么?”

  一激动口头语出来了。

  傅林嘴角抿起来,手指头划着桌面,没说话。

  娘1也是有的。

  周放说:“我实在受不了了,我出去抽根烟,你看着他点。”

  周放说着就出去了,傅林愣了一下,没想到周放这么信任自己。他和孟小乔可是情敌。

  他感觉可能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季寒柏的朋友,貌似都挺单纯。

  孟小乔又给傅林要了一杯酒。傅林趴在桌子上,问:“你很伤心么?”

  孟小乔歪着头喘了一会气:“废话。”

  傅林说:“那怎么办,我也很喜欢他,我也不能让给你。”

  “你真的很喜欢他么?”

  傅林看向孟小乔,发现孟小乔湿润的眼睛很纯真。

  是他没有的纯真。

  孟小乔很浪很艳丽,却有很纯真的灵魂,他看起来很纯很干净,其实根上都快糟透了。

  他就避开了孟小乔的眼睛,喝着酒“嗯”了一声。

  “那好吧。”孟小乔说:“你一定要好好对他。他人很好的。不然我也不会喜欢他这么多年。你要是不好好对他,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孟小乔说完就仰头把杯子里的酒喝光了。

  傅林也喝光了,酒很纯,喝到肚子里,肠道都是烫的。

  孟小乔托着腮看他,大概喝多了,看不清楚,灯光又明暗不定,眼泪掉到他的手指上,孟小乔叹了一口气。

  傅林没说话,自己又要了几杯酒,好像孟小乔的话戳中了他心里某处地方,酸酸软软的,有些不是滋味。

  季寒柏接到周放电话的时候,简直不能相信他告诉他的事实,孟小乔和傅林喝酒,俩人都喝醉了。

  “你们怎么又跑红蔷薇去了,”季寒柏说:“孟小乔不是已经死心了么?”

  “那可能还没死彻底吧,你赶紧过来吧。”周放说,“我一个人可收拾不了两个。”

  季寒柏立马打车赶过来了,到了酒吧,就看见周放和楚小浩守在那里,傅林趴在桌子上已经不动了,孟小乔在撒酒疯要酒喝。

  “你赶紧把他弄走。”周放说。

  楚小浩看见季寒柏赶过来,松了一口气,他还怕季寒柏不来呢。他其实也能照顾傅林,不过关键时刻他灵机一动,还是给季寒柏打了个电话。

  “那我就把傅林交给你了。”楚小浩说。

  季寒柏过去拍了一下傅林的肩膀,傅林抬起头来,眼睛都是散的,看了他好一会,才看清是他,然后嘴巴咧开,就笑了起来,张开两只胳膊要往他身上抓:“季寒柏……”

  季寒柏扶住他:“能耐了,在酒吧都敢喝醉。”

  “季寒柏。”傅林抱着他的脖子,叹了一口气。

  傅林算是彻底失去了意识。

  他醉了,但多年的酒吧生涯,让他这个人防备心特别重,即便醉了,心神也是提着的,预防有人欺负他。但是看到季寒柏的那一刻,他彻底松散了心神。

  这是季寒柏,他信得过的,季寒柏人很单纯。他撑了那么久,有点疲惫,要短暂地休息一会。

  季寒柏抱着他,看了看对面发酒疯的孟小乔。

  周放在抓孟小乔的胳膊:“行了行了,咱们回家喝。傅林都喝醉了。”

  “醉了?”孟小乔打了个嗝,一股酒气,周放皱着眉头夺走他手里的杯子:“回家睡觉了。”

  “孟小乔。”季寒柏喊。

  孟小乔一听见他的声音,立马安分了下来。季寒柏说:“不要发酒疯。”

  他倒是听季寒柏的话。

  周放阴沉着一张脸,扶着他朝外头走。

  走到门口了,孟小乔忽然转过身来,搭着周放的肩膀,看向后面直接公主抱抱着傅林出来的季寒柏:“……”

  看来他确实没戏了,不过看到季寒柏这样公主抱一个人,他伤心之余怎么还有点欣慰感动。

  “他说他,很喜欢你……”他对季寒柏说:“有……有他喜欢你,我就……就不喜欢你了。”

  雨后的风很凉,但吹在他身上,却吹的他更迷糊。他就抓着周放的肩膀,摇摇晃晃往自己的车子走。

  季寒柏也将傅林放上了计程车,师傅问:“去哪?”

  季寒柏想了一下,说:“你等等。”

  他拍了一下傅林的脸:“傅林。”

  傅林没睁眼,手却动了,抓住了他的手,紧紧握着他一根手指头,嘴巴含糊不清地说:“季寒柏,不行……”

  “……”

  前头的计程车师傅透过后视镜,一双八卦眼盯着他们俩看。

  季寒柏就说:“去昌河酒店。”

  车子刚走,傅林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掏出来看了一眼,是楚小浩打过来的,就替他接了。

  “喂?”

  “是我,季寒柏。”

  楚小浩“嗯”了一声,有点扭扭捏捏的,说:“那什么,季寒柏,傅林可不是随便的人,你……你可别趁人之危啊。”

  季寒柏说:“你才知道担心他。”

  “这不是对方是你么,要是换了旁人,我肯定不让带走啊。”

  季寒柏说:“你放心吧,他跟死尸一样,我不感兴趣。”

  可是他话里这个死尸,到了酒店忽然活了。

  就在他把傅林放到床上的时候,傅林忽然动了一下,然后爬到床头:“干……干……干什么……”

  爬的时候身体都是晃的,软绵绵的一点力道都没有。季寒柏看他撅着屁股爬,打算以后严禁傅林在外头喝酒。

  他打电话让服务员送了点解酒药过来,一只手端着水一只手拿着药,跪到床上:“过来把药吃了。”

  傅林睁着一双无神的眼睛看他:“季寒柏啊?”

  好像才认出是他。

  认出来以后,人就又倒在床上了。

  季寒柏就把手里的东西放到床头,然后把傅林捞了过来,捞到他怀里,刚要喂他吃药,傅林忽然推开他,踉踉跄跄地跑下床,眼看着就要吐了。

  “左边卫生间。”季寒柏说。

  傅林就跌跌撞撞地跑过去了,马桶上趴半天,居然没吐出来,坐在地上就睡着了。

  季寒柏简直无语,又把他抱回到床上。

  傅林穿的还是一身舞衣,舞衣松垮单薄,是带亮片的材质。他正犹豫要不要帮傅林把衣服脱下来,傅林就又睁开了眼睛。

  来来回回的。

  “你到底真醉了假醉了?”季寒柏问。
傅林睁着眼睛看了他一会,又说:“季寒柏啊……”

  “是我,季寒柏。”

  傅林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就又闭上了眼睛,身体却朝他这边挪了挪,抱住了他的膝盖。

  季寒柏把手放到他背上,谁知道傅林又猛地一个激灵,抬起头来。

  这一次不等傅林问,季寒柏就无奈地说:“是我,季寒柏。”

  傅林才又躺下。

  这一下季寒柏忽然知道傅林是为什么这样了。

  傅林这是失去了心神,但身上早有盔甲,戒备心太重了。所以即便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他还强撑着一股劲。想一想这样也是很累的,他就对傅林说:“我是季寒柏,在你身边呢,你好好睡吧。”

  季寒柏把他身体摆正,自己就在傅林身边躺了下来,然后将傅林搂在怀里头。酒味不算好闻,但爱人身体的温暖融化人心。

  傅林便再没有动,攥着他一根手指头。

10291 3584414 MjAxOS8wNi8xMS8jIyMxMDI5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1/10291_35844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