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23 章

书名: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公子于歌 更新时间:2019-07-02 08:10:26

  刘胖子考虑自己要不要走。

  他怎么觉得这店里气氛又微妙起来了,他自己比头顶上那个白炽灯还要像个灯泡。

  他咳嗽了两声,说:“既然店里你们俩在,我就放心了,我回去了啊……这个家里还有客人,我外甥很粘我,一会不见就该找我了。”

  “外头还下这么大。”傅林说:“你怎么来的?”

  “打车啊,”刘胖子说:“雨下的太大,我没敢开车。”

  “等雨小一点再走吧。”傅林眼睛像是被雨气给熏湿了,看着他的时候,眼神特别可怜:“出租车也不安全。”

  刘胖子笑了笑,摸了摸口袋,摸出烟来,抽了一支烟叼在嘴里,扭头看向季寒柏。

  要得到季狗的同意才行呀!

  季狗还算有良心:“是不安全,你等会再走吧,午饭总吃过了吧?”

  “吃过了吃过了。”刘胖子说。

  傅林见他们俩都抽烟,自己就也想抽一口。他身体没有烟瘾,但心理上有一点,上一世最后的时光,他抽过许多烟,如今偶尔也会抽,抽烟不好,但真的能缓解焦虑沮丧的心情。

  不过如今他是清纯好学生人设,抽烟有点不大合适。

  他就坐在门口玩手机。

  手机快没电了,他就去书包里拿了充电器,一边充电一边玩。

  “外头打雷呢,你还充着电玩手机。”季寒柏说:“你要无聊,咱们三个斗会地主。”

  刘胖子觉得是好主意,能很大程度上消解尴尬的气氛。他就拉开抽屉,拿了两副牌出来。

  傅林把板凳搬过去,刘胖子问:“斗地主会么?”

  笑话,他酒吧里干过这么多年,什么牌不会玩!

  “还行吧。”他说。

  “打着玩就没意思了,咱们来钱的吧,不多,一次……一百?”季寒柏说。

  这季狗真是不懂人间疾苦。

  刘胖子说:“你大款啊,打这么多。一次五块吧?”他说着抬头询问傅林。

  傅林点头。

  结果季寒柏说:“他一个学生,有什么钱,这样,他打着玩,咱们俩算钱。”

  “我靠,你们都是一对了,你们俩这二对一,我也太亏了吧。这样,傅林的钱算你头上。”

  “不用,我有钱。”傅林说。

  “留着请我吃饭,”季寒柏说:“打牌的算我的。”

  傅林知道季寒柏有点大男子主义,就遂了他的愿。

  傅林打牌的时候又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刘胖子说:“谁这么想你啊。”

  “冷么?”季寒柏问。

  傅林说:“不冷,就是鼻子有点痒。”

  季寒柏就起身,去了洗手间,趁着他不在的功夫,刘胖子八卦心乍起,小声说:“林林啊,老板没把你怎么样吧?要是受了欺负,你告诉刘哥,刘哥帮你做主呀。”

  傅林捏着牌抬眼看他,说:“两情相悦的事,谈不上欺负。”

  我靠。

  刘胖子就笑了笑,说:“我还以为老板是剃头挑子一头热。看你挺冷淡的呀。”

  傅林说:“是么?我就这样。”

  说完这话傅林还在心里反思了一下。

  他对季寒柏太冷淡了么?

  好像确实算不上热情,尤其是和季寒柏相比。不过他一直都是这样,火热甜蜜的恋爱好像一直都和他无缘,他很少对什么东西有很大热情,包括爱。

  想他傅林如此冷心冷肺,天生适合做骗子的人,竟有那么敏感的身体,真是造化弄人!

  季寒柏很快就从洗手间出来了,手里拿着他和傅林刚围过的浴巾,然后丢给了傅林:“围上,暖和点。”

  傅林就把那浴巾搭在了腿上。

  刘胖子说:“你腿怎么长的,又长又直的。”

  季寒柏把他的大长腿一伸:“有我的长?”

  “你是又粗又长。”刘胖子说:“我还是喜欢傅林的,你的毛太多,傅林都没啥毛,腿玩年。”

  傅林掀开浴巾:“我有啊,就是不明显。”

  小腿上稀疏的几根,短且颜色浅淡,脚丫子都是白的。

  季寒柏伸手就给他盖住了:“胖子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以后在他跟前注意点。”

  “我日,”刘胖子说:“你真要这样么?”

  傅林说:“随便啊,我不怕看。”

  “不怕看?”季寒柏扭头看他,嘴角笑容邪气:“真不怕?”

  傅林清冷的脸上一赧,捏着牌不说话了。

  奸情!满满的奸情!

  “这次我是地主。”刘胖子打断了这个诡异氛围,“看我以一敌二,赢个盆满钵满。”

  只是他和季寒柏都没想到,傅林运气那么好,玩十把,他能赢六七把。

  季寒柏没心眼,打牌就只看手里的牌,刘胖子比他强一点,出牌的时候会扒一扒已经出过的牌,然后猜一下接下来对方手里都还有哪些。而傅林则是打牌的时候就会记牌,记完之后他还会算牌会顶牌,玩的溜得很,就不用说季狗还故意给他放水。

  要不是知道季狗要讨好傅林,他都要掀桌子了!

  一场牌打下来,胖子输了两百多,季寒柏输了两百多,全进傅林的兜里去了。

  季寒柏很高兴地说:“晚上请我吃饭吧。”

  “你们晚上不是要跟孙畅吃么?”

  季寒柏这才想起孙畅来。

  外头雨已经小了很多,胖子站起来,说:“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们走的时候记得锁门,最好把电闸也拉了。”

  时间还早,但天色却已经黑下来了。傅林晚上还要去红蔷薇上班,所以他们跟孙畅约的晚饭时间很早,六点。

  傅林八点左右上班,不耽误。

  “咱们就穿这一身去么?”傅林问。

  孙畅是富二代,他女朋友也差不到哪里去。既然是双方第一次约饭,傅林想着要不要回家换身衣服。

  孙畅都是老朋友了,他女朋友庞娟也是很豪爽的女人,穿什么都行。不过季寒柏想既然是第一次约饭,穿正式点可能好一点,估计孙畅约的餐厅,不会很便宜。

  他就带傅林去商场逛逛。

  傅林还记得季寒柏的装穷人设,他自己也要树立一下不爱钱的朴素人设,路过一家服装店,他就停了下来:“别去商场了,就在这买吧。”

  那是个男装小店,卖的都是野鸡牌子,季寒柏说:“去商场吧,我给你买。”

  “各人买各人的吧,”傅林致力于打造自己自强独立的人设:“不然我就不买了。”

  季寒柏就跟着他进小店里去了。傅林挑衣服特别快,不到一分钟,就挑好了一身。

  事实证明,人长的帅,麻袋披在身上也能穿出高定的效果,傅林一米八的身高,宽肩窄腰,身材匀称清瘦,天生的衣裳架子,他穿长袖长裤要更好看一点,真的是野鸡牌子也能穿出气质两个字来。

  格子衫,黑色休闲裤,清冷俊美。

  这种对象带在身边都长脸啊。

  卖衣服的小姑娘看的也是心花怒放,难得有俩大帅哥进了她的店,一个比一个高,一个比一个帅。她拿手机偷偷拍了个视频,发给她闺蜜看:“攻受分明!”

  不过季寒柏太高了,居然没买到合适的裤子,不是裤腿太短,就是裆太紧,不过孙畅和娟子都知道自己是什么人,季寒柏觉得傅林好看就够了,自己穿什么都一样,就还穿着他的大裤衩,只买了个宽松的T恤,就带着傅林赴约去了。

  俩人打了个出租,因为下雨的关系,不到六点天就完全黑下来了,可是路灯却还是夏季时间,都还没有亮,车里便显得更黑,黑胧胧的环境对于情侣来说就是滋生罪恶的温床,傅林就感觉季寒柏朝自己这边挪了挪,他刚扭头一看,就见季寒柏把头依偎在他肩膀上了。

  洗发水的香气很淡,但很好闻,就是那头发瘙着他的脖子和脸颊,有一点痒,季寒柏人高马大的,也有点沉。

  他们俩是真的开始谈恋爱了。

  傅林喉头滚了滚,没动,就察觉季寒柏捉住了他的手,摩挲着他的手指头。

  他不习惯跟人这样亲密接触,酥酥的,麻麻的,心跳都加速了。

  他突然想到,在季寒柏抽掉腰上的浴巾,转而围到他身上的间隙里,他臀上好像感受到了什么东西蹭上了他。

  他心里猛地一跳,就把手抽出来了,但季寒柏立马又将他的手死死抓住了,霸道且强势,如同在店里逼迫着吻他一样,傅林再动,季寒柏的大手就猛地抓了一下他的大腿,傅林人坐在黑暗中,脸已经红了,抿着唇,冷冷地看向窗外零星灯光。

  竟然不是他的对手,不能忍!等他适应了身体接触,一定要把主动权夺回来!

  孙畅和庞娟都是特别守时的人,老早就到了,庞娟还有点激动:“虽然我爱磕耽美,不过磕身边的朋友,这还是头一回!”

  “你不要期待太高,”孙畅说:“他那对象长的一般,拾掇的也一般,有点俗气。”

  庞娟说:“寒柏是这口味?我相信他的眼光,他多挑呀,给他介绍过多少,他都没看上过……哎,来了,是他们俩么?”

  庞娟先看见了季寒柏,季寒柏个头高,太显眼了。

  她立即站了起来:“这边!”

  孙畅也站了起来,就看见季寒柏身后还跟着一个人,白色格子衫,黑色长裤,端端正正干干净净地往那一站,就看傻了他。

  我曹,这是傅林么,那个一脸浮粉的傅林?

  庞娟扭头看了他一眼,用眼神质问他:“这还叫一般?”

  没见过骨相这么好的男人,极品了好吧!
  

10291 3584052 MjAxOS8wNi8xMS8jIyMxMDI5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1/10291_35840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