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10 章

书名: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公子于歌 更新时间:2019-06-19 08:38:10

  
  刘胖子在走廊入口处站着,借着走廊里朦胧的红光,看着季寒柏和傅林。

  可能酒喝的有点多,他感觉自己像是在看电影。

  帅哥美男,实在般配。

  只是傅林出现在这里,他还是很吃惊。

  看傅林跳舞的时候那么骚,和他在店里的样子简直像是两个人。在此之前,他心里的傅林真的是又乖又纯的形象,就属于那种从小就是校草学霸,出身好人家的好孩子。

  他抽了根烟,慢悠悠地往回走,路过洗手间,就去上了个厕所,出来的时候正好碰到了季寒柏。

  他就吹了声口哨,季寒柏回头,说:“你怎么出来了?”

  “是傅林吧?”他问说。

  季寒柏“嗯”了一声,“他在这打工。”

  “真是惊到我了,他怎么在这打工?”胖子一边走一边问说:“怎么样,你还喜欢他么?”

  季寒柏说:“你这不废话。”

  “我以为你不吃这种,你不是爱纯的么?”

  “在这上班怎么就不纯了?”

  “在这种地方上班的,”刘胖子说:“就是一张白纸,天天在这地方跳舞,还能纯到哪儿去。”

  季寒柏两只手往裤兜里一插,说:“也有出淤泥而不染的。”

  刘胖子笑:“我靠,你信啊?”

  季寒柏皱了皱眉头,走廊处一个腆着大肚子的男人醉醺醺地追着一个女人跑过来,俩人搂搂抱抱地就往包间里去了,留下很浓重的香水味和酒气。朦胧的红光和蓝光交换,这走廊充满了糜烂而破旧的味道。

  “我不是说他骗你,”刘胖子说:“毕竟他也不知道你家里是干嘛的,我就是想说,他在这种地方上班的,长的又那么帅,追他的肯定不少吧,你现在这样,肯定不是他遇到的男人里最好的,他凭什么喜欢你啊。你现在在他眼里,就是个开破店的小老板。”

  季寒柏说:“老子差在哪儿?”

  “你别以为你吊大人帅所有人就都吃你这口。我跟你说,现在的人都势利着呢,你要不信,你就试试呗。你就装穷光蛋,看看你这样,他会不会爱上你。你不是一直都想找个只图你这个人的,那你小心点,别叫他知道了你的身份。我是觉得你这样他还真看不上,但是你要把你富家少爷的身份一亮,一追就到手。”

  季寒柏没说话,从他兜里掏出打火机和烟来,抽了一支点上。

  “试试就试试,”季寒柏眯着眼吸了一口:“我就不信了,还有我追不上的人,你等着打脸吧,我非让他爱我爱的要死要活的。”

  刘胖子抽着烟想,这有钱人啊,要么贼精贼会玩,要么就是季寒柏这样的,真他妈不知人间真实。

  孟小乔在包间里等的都有点急了,好不容易等到季寒柏回来,结果季寒柏跟他说,他家里有事,季老太太让他回去一趟。

  没了季寒柏,他这生日派对还有什么意思。但季寒柏有事,他也不能不让他走,总之脸上全是不高兴。周放说:“这不还有我们呢。”

  孟小乔想说,他宁愿这些人都不在,就给他一个季寒柏,他也满足到天翻地覆了。

  不过这话他是不能说出口的,说出来会伤了朋友的心。

  等季寒柏走了以后,孟小乔就开始狂嗨。

  一来为了发泄心中不快,二来季寒柏不在,他也可以放飞自我了。

  在季寒柏面前,他还是要装装样子的。

  刘胖子就跟季寒柏熟一点,季寒柏要走,他自然也跟出来了。季寒柏叫了一辆车,招手把胖子塞进去,胖子问说:“你不走?”

  “我还有事。”季寒柏说。

  刘胖子就知道季寒柏为什么这么早出来了。

  这狗逼也不傻么,还挺有心机。

  “你记着我的话,别他妈第一次谈恋爱就被人给骗了。”刘胖子说。

  季寒柏“砰”地一声关上车门,隔着玻璃朝他挥了挥手。

  刘胖子笑了笑,躺在后车座上闭上了眼睛。

  他今天喝的有点多,孟小乔也不知道买的什么酒,酒劲这么大。

  季寒柏说要找真爱,他虽然嘴上嘲笑,但心底还真想季寒柏能遇到。他也希望傅林能爱上季寒柏,而不是爱上他的钱。

  季寒柏到了隔壁的水果店,水果店的老板好久没看到这么帅的男人了,笑眯眯地问:“帅哥要买点什么?”

  季寒柏捡了几个橙子,又买了一盒草莓,问说:“我要等人,在这坐一会,行么?”

  “行呀。”老板娘笑着看向隔壁卖烧烤的姐妹,朝她眨了眨眼。

  季寒柏就在凳子上坐了下来,看着酒吧大门。

  他问过傅林了,傅林说他等会就下班了。

  今天本来是傅林上的最后一天班了,不过他又改主意了,问经理他能不能继续在这干。

  经理当然求之不得:“行啊,本来我就舍不得你走,你可是我手下一员大将。”

  傅林长的实在俊美,人也圆融,会讨客人喜欢,卖酒能力尤其彪悍,自己也能喝,这都是好不容易练出来的,经理也不舍得他走。

  “但是我不能再像以前干那么久了,只跳舞,跳完舞我就下班,行么?我家里最近有事。”

  经理说:“行。”

  “谢谢赵哥。”

  经理笑了笑,说:“行了,你下班吧。”

  经理对傅林是有感情的,傅林十几岁就来这跳舞了,还没成年,化了妆装成熟。那时候的他还不是现在这样从容,年纪小,不懂人情世故,偶尔遇到客人动手动脚的,他不懂应对,挨过不少揍,几次差点被辞退。他印象中最深的一次,傅林把一个客人的头打出血了,他就把傅林给辞掉了,结果傅林每天晚上拎着水果在他下班的路上等他,那是大雪天,特别冷,傅林个头不低,但是瘦,看起特别单薄,冻得鼻子和脸都是红的,就这么送了几次水果,他心软,把傅林又叫回来了,从那以后,傅林就懂事多了,慢慢练就了如今察言观色的本领。

  傅林家里的情况他都知道,觉得他也挺不容易的,能照顾的他都会照顾一下。

  六月的天气,晚上的风也是热的,傅林从酒吧出来,朝周围看了一圈,就在水果店里头,看到了站起来的季寒柏。

  他就知道,季寒柏会在外头等他。

  傅林抿了抿嘴唇,嘴角浮出一抹淡淡的笑,佯装没有看到,背着包朝路口走,才走了几步,就听见季寒柏喊:“傅林!”

  他转过头来,就看见季寒柏拎着点水果跑了过来。

  “你怎么在这?”他问。

  “我准备回去了,在这买水果,老远看着就像你。”季寒柏说:“你不是说十点就下班了么,我还以为你早走了。”

  “我们下班没个准点。”傅林说:“你朋友呢,都走了?”

  “没有,我嫌吵,提前出来了。”

  傅林笑了笑,没说话。

  卸掉了妆以后,夜色里看,傅林格外清秀温柔,大概有晚上那种浓妆艳舞的对比,季寒柏只觉得此刻的傅林看起来更清纯,傅林人很淡,眼睛也很亮,他是不信这样的人已经被污染了,不信他眼里只有钱。

  “一晚上没吃东西了,老板你饿不饿,我请你吃夜宵。”傅林说。

  “我请你吧。我是老板。”

  “中午就是老板请的啊,你忘了,我今天收到好多小费,好几千呢,发大了。”

  多么单纯!

  笑的单纯,人更单纯有没有!

  季寒柏说:“行,蹭你一顿。”

  “这附近有条夜市街。”傅林说,“不知道你来过没有。”

  “没有。”季寒柏说。

  傅林就领着他往夜市街走,过了两个十字路口,又转了一个弯,就到了。

  夜市街正热闹,每家店外头都坐满了人。夏天的夜市,全是人间烟火味。傅林想着季寒柏这样的有钱人,吃东西应该会有点挑,便问他说:“你看你想吃什么。”

  “我没来过这,你给我推荐个你觉得不错的吧。”季寒柏说。

  傅林就带着他去吃小龙虾,知道季寒柏不吃辣,点了蒜香的。

  “你很少来这种地方吃饭吧?”他拧开了一瓶啤酒,递到了季寒柏手里。

  “现在比较少了,以前比较多,”季寒柏说:“我爷爷奶奶以前开过类似的小店,在辽宁路那边,通济区,卖酸菜鱼。”

  “是么,我们家也开过。”傅林笑着说:“我跟我姨摆过夜摊,就在这条街上,那儿。”

  傅林说着指了指前面的一家奶茶店:“就在那家店前头。”

  “你家里条件挺苦的吧?”季寒柏剥着龙虾问。

  “还可以。”傅林吮吸了一下手指头,他的手都特别好看,又细又白,骨节分明,有塑料手套他也没戴。

  “对了,那个孟小乔,是你朋友么?”傅林装作漫不经心地问。

  他想探探他这个情敌和季寒柏的关系。

  季寒柏说:“算是吧,小时候就认识了。”

  “他是不是喜欢你?”傅林说:“他长的真帅。”

  季寒柏心想,哪有你帅。

  “性格不合,家境差距也有点大。”季寒柏说着便看了傅林一眼。

  傅林听了一愣。

  怎么个差距大,一百亿和一千亿的差距?

  那差距是挺大的!

  季寒柏这么挑么,找对象要找跟他们季家一个身价的?

  傅林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悬。

  他就笑了笑,没说话。

  谁知道季寒柏又来了一句:“我没什么钱,就是个修车的。”

  傅林滑了下手,手里的小龙虾掉在了桌子上。

  他就抬头看向季寒柏。

  傅林原来怀疑季寒柏只是财不外露,毕竟他这样的有钱人,可能怕太高调了不安全,谁知道季寒柏原来是在装穷。

  为什么装,怕遇到自己这种人么?

  他就将那个小龙虾捡起来,说:“和人过日子,又不是和钱过日子,金钱诚可贵,爱情价更高。我觉得对方有钱没钱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方这个人是不是自己喜欢的。”

  傅林差点闪着舌头。

  他本世纪说过的最大谎言诞生了!

  季寒柏心中嗷嗷叫。

  他就知道!

  看他将来狠狠打刘胖子的脸!

  他就笑了,说:“现在的人找对象都比较看重钱吧,你找对象,如果对方是我这种穷光蛋,你会看上么?”

  傅林低头看着手里的虾,嘴角就露出一抹笑来,说:“如果我爱你的话,你有没有钱,都是季寒柏啊。”

  季寒柏喝了口酒,笑了,眼睛很亮,看了看傅林。

  他觉得他的爱情真的来临了!

  俩人吃完已经快十二点了。傅林显然是老主顾了,和老板打了声招呼,去他们后厨洗了下手。他们边吃边聊,吃的有点久,夜市街都没多少人了。

  傅林叫了辆车,说:“老板明天见。”

  “明天见。”季寒柏说着,便把他买的水果也放进了车里头,然后关上了车门。

  傅林隔着车窗朝他挥了挥手,车子走远,他脸上的笑容便凝固了,躺在座位上眯了一会,然后低着头,看身边的那袋水果。

  “如果我爱你的话,你有没有钱,都是季寒柏啊。”

  这句话是没有错的,只是有一个前提,季寒柏如果没有钱,他根本不会爱上他。

  他呢。

  他爱不爱钱,都是傅林啊。

  可季寒柏如果知道他爱钱,或许也不会爱上他吧?

  傅林就剥了个橙子,坐在后排吃。

  橙子不好,有点酸。他塞的腮帮子都鼓鼓的,一边吃,一边透过车窗,看午夜里亮着灯的一座座高楼。
  

10291 3579330 MjAxOS8wNi8xMS8jIyMxMDI5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1/10291_35793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