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9 章

书名: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公子于歌 更新时间:2019-06-18 08:43:08

  
  房间里除了酒气便是烟味,里头人不多,但灯光乱闪,还有音乐,就显得乱糟糟的。楚小浩也看到了季寒柏,用手碰了一下傅林。

  傅林看了他一眼,面上一点表情都没有,脑子里却在飞速运转。

  他觉得季寒柏十有八九会把他认出来。

  心下想好了以后自己的措辞,他反倒平静了许多,站在最边上,看着季寒柏他们。

  孟小乔拿了一叠钞票过来,几张几张地往他们裤腰上塞:“今天我过生日,大家一起乐呵乐呵。”

  “还不谢谢孟哥。”经理说。

  不等傅林他们几个叫,孟小乔就摆手说:“老娘正年轻,当不起一声哥,叫靓仔就行。”

  房间里的人都就笑了起来,经理过来协调了一下音乐,他们就准备开始跳舞。

  傅林朝季寒柏那边看了一眼,对方已经不再看他了。

  倒是刘胖子,说:“你看你看,我觉得他越瞅越有傅林的样子,身高和脸型都像。”

  孟小乔问说:“谁?”

  刘胖子知道他吃傅林的醋,便故意逗他:“你看最边上那小帅哥,像不像你今天下午在我们店里见过的小帅哥。”

  季寒柏蹬了刘胖子一脚,刘胖子笑着躺在了沙发上,孟小乔扭头朝跳舞的那群人看了过去,就看见了傅林。

  你别说,越看越觉得有点眼熟,是像。

  想起傅林那绿茶婊的样子他就来气,盯着看了好几分钟。

  一曲跳完,傅林正打算和大家一起退出去的时候,忽然听见孟小乔:“那个红头发的,你留下来。”

  傅林原以为自己逃过了这一劫,被点名的时候,他佯装没有听到,直接朝外头走,谁知道他的同伴却拉住了他,说:“傅林,他们叫你呢。”

  傅林只好停了下来,看着楚小浩他们出去,留他一个人站在原地。

  季寒柏本来在玩手机,听见动静也看了过来,见那红头发的帅哥被单独留下,就对胖子说:“你看你干的好事。”

  “逗他玩嘛,这孟小乔真是个醋缸。”

  醋缸如今走到傅林跟前,上下打量着他。

  傅林就知道自己是真的躲不过去了。

  因为注定要被认出来,他反倒不敢装了,就淡定地看着孟小乔。孟小乔说:“你叫什么名字?”

  “林林。”

  这是他在红蔷薇酒吧的艺名。

  孟小乔没记住“傅林”这个名字,他只是觉得“林林”这俩字很骚气,看对方一头红毛,画着浓妆,妖里妖气的,但实在很美,属于夸张的浓妆都遮不住的好看。

  “我看你跳的挺好的,再给我们跳一段吧。”孟小乔说:“给你两千。”

  “谢谢。”傅林说着便又回到了刚才跳舞的地方。孟小乔到了沙发上坐下,刘胖子还打趣说:“怎么样,是不是很像。”

  孟小乔就故意问季寒柏:“柏哥觉得呢,这个叫林林的,像不像你们店里那个小白脸?”

  季寒柏本来都没抬头,听孟小乔这么一说,立即抬头看了过去。

  刘胖子脸上的笑容也凝固了。

  我曹,不会这么巧吧,名字都这么像。

  “你说他叫啥?”刘胖子问。

  “林林呀。”孟小乔觉得这艺名很风尘:“人也玉树临风啊,看那小腰那屁股。”

  傅林见季寒柏直直地看过来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终于被认出来了。

  他反倒表现的更坦荡,连一丝紧张都没有了,随着音乐在那跳舞。

  他从小就学过跳舞,筋骨特别软,跳起来舞来的时候像是变了个人,眼睛都带着野性。他的舞是跳的真带感,惹得明仔他们都跟着吹口哨起哄,孟小乔见季寒柏那样看,心里不忿,就跑到傅林身边,跟着傅林一起跳。

  傅林就像是一个普通的舞者一样,见金主过来合舞,就和他配合,俩人都是身高体长比例好的大帅哥,扭起来一个比一个厉害,但孟小乔感觉自己要甘拜下风,他只会骚扭,不像身边这个,毕竟是专业跳舞的,色而不淫,特别撩人。

  傅林有点出汗,在明暗变幻的光影里朝季寒柏看过去,勾着红色眼影的眼睛亮而野,季寒柏简直都不敢认。

  不过确实是傅林,他看出来了。

  刘胖子都看傻眼了,我曹这小腰扭的,这小屁股圆滚滚的这么会抖……他咽了口唾沫,觉得戴着假发雌雄难辨的傅林,勾引了他的性趣。

  好诡异。

  一曲跳完,周放他们开始鼓掌,气氛很热烈,孟小乔和傅林说了几句话,傅林便朝大家鞠了一躬,然后便退出去了。

  季寒柏几乎立即起了身,孟小乔拦住他:“你干什么去?”

  “尿尿。”季寒柏说。

  季寒柏说完就推门走了出去,孟小乔撇撇嘴,也跟了出去,他刚出门,后头就又跟过来一个年轻男人。

  傅林知道季寒柏追出来了,他走了没几步就在走廊里停了下来。

  走廊的墙壁上贴着红色的墙纸,上头都是大团大团的红蔷薇,他将假发摘了下来,靠着墙,捋了一下里头有些潮湿软贴的头发,见季寒柏走过来,便躬身打招呼:“老板。”

  摘了红假发的傅林,露出他浓密乌黑的头发,就和他本人更接近了,脸上带着浓妆,妖冶又漂亮。

  “傅林?”季寒柏说:“你怎么在这?”

  “在这打工啊。”傅林说。

  孟小乔见他们俩在说话,也走了过来,他毕竟只见过傅林几分钟,还是没能把他认出来,只以为他在和季寒柏勾搭,便没什么好气,冷笑说:“季寒柏,你在干嘛。”

  傅林见他出来,转身便走,谁知道才刚走了两步,就听有人喊:“帅哥,等一下。”

  他回过头来,就看见一个高个子年轻帅哥,穿过季寒柏和孟小乔朝他跑过来了。

  “我叫孙恒,交个朋友?”对方说着便将手机掏了出来。

  傅林笑着说:“我身上没带手机。”

  “没事,我可以跟你去拿,加个好友呗。”对方倒是很大胆。

  傅林笑了笑,没说同意,也没拒绝。

  季寒柏看着俩人去了后台,便转身朝洗手间去。孟小乔紧跟在他后面,说:“包间就有洗手间。”

  “别跟着我。”季寒柏说。

  季寒柏防他防的很严,今天如果不是他过生日,季寒柏也不会跟他过来玩。孟小乔已经习惯他这样对自己了,闻言便在走廊里停了下来,看着季寒柏进了洗手间。

  周放从包间出来,在门口喊:“寿星佬你跑出来了是怎么回事?”

  孟小乔这才走了回去,还问周放:“刚才跳舞那帅哥跟我比怎么样,我们俩谁好看?”

  “你好看。”周放说。

  孟小乔说:“我也觉得。”

  刘胖子见他回来,却没看见季寒柏,就猜季寒柏去找傅林了。

  傅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居然还在这里跳艳舞?!

  刘胖子按捺不住自己的八卦心,趁着大家嗨的时候就溜出去了。

  季寒柏从洗手间出来,就朝后台走,走到半路的时候看到了孙恒,孙恒笑眯眯的,显然是要到傅林的联系方式了。

  楚小浩还在后头问他:“那帅哥没看出来是你吧?”

  傅林还没回答他,就看到季寒柏出现在了化妆间门口。

  他就站了起来,朝门口走去。俩人又到了走廊里:“老板,你怎么过来了,有事?”

  “手机给我。”

  傅林看了季寒柏一眼,勾了眼影以后,眼神似乎都是勾人的,慵懒冷淡又艳丽,将手机从兜里掏出来,递到了季寒柏手上。

  “加了什么?”

  “微信好友。”

  季寒柏就翻开了他的微信,结果一看上头的微信好友,多到吓人。

  翻看上头的备注,“富源集团二少”,“零度健身教练”,“写字楼保安”之类的,各行各业的都有。

  “别乱看。”傅林说。

  但人却没动,两只手撑在身后,按着墙,幽幽的很撩人。

  季寒柏也懒得去找孙恒的名字了,把手机还给了他:“你知道他为什么加你么,你就加。”

  “交朋友啊。”傅林说。

  “他是想泡你。”季寒柏说:“知道泡是什么意思不?”

  傅林就笑了,眼睛特别亮,说:“知道。”

  “知道你还加,你还学生呢。”

  “他们要泡我是他们的事,我又不给他们泡。”傅林说:“他们都是客人,有些还是常客,不加不行。我加他们都用的用来工作的小号,平时不登。”

  季寒柏说:“你怎么在这上班,你家里人知道么?”

  说完这句话才想起来,傅林没父母,就一个姨。

  傅林说:“工作就是为了赚钱啊。”

  季寒柏:“白天工作,怎么晚上还来兼职打工,不休息了?”

  怪不得白天喝多了酒睡了一下午。

  太累了。

  季寒柏已经脑补了一堆凄风苦雨小白花戏码。

  不容易啊,真叫人心疼!

  好想把他抱在怀里,好好心疼他!

  傅林双手放在背后,手指撑着墙壁不说话,就是淡淡地笑,看季寒柏一眼,然后抿着嘴唇,又垂下头,舞衣的扣子松开几颗,露着脖颈和锁骨。

  即便画着浓妆,可属于傅林的那种清纯劲儿,还是露出来了。

10291 3579053 MjAxOS8wNi8xMS8jIyMxMDI5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1/10291_35790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