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番外三

书名:神明今夜想你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19-09-11 09:06:48

  七月份,高均的新戏开拍, 他进组时受到了大家的热烈欢迎。
但是因为他本就不多话, 和谁的接触都很少。

  小林有些不习惯:“要是姜雪在这里, 她一定和工作人员打成一片了。”说完这句话他才意识到不好, 小心看了眼高均神色。
男人脸色有几分苍白, 抿了抿唇没说话。
小林懊恼极了, 闭上嘴。

  高均说:“别提她了。”
“我知道了高哥。”小林连忙道。

  高均和往常一样拍戏,似乎姜雪在不在都没什么影响。

  直到他拍一场救助女主的戏, 他余光看见远处角落一个披着长卷发的背影, 她在和剧组的人说什么。那个工作人员笑眯眯的, 很高兴的样子。
导演皱眉:“咔,高均, 你在做什么!”拍戏能走神吗?女主角都摔在地上很久了。

  所有人都看着高均,他突然拨开人群,不顾镜头还对着他,他跑到角落,握住那女生肩膀:“姜雪,你回来了是不是?”
女生回头, 一张陌生普通的脸,惊讶茫然地看着他。

  整个剧组针落可闻。
高均闭眼, 松了手:“抱歉。”
小林连忙过来打圆场:“不好意思, 我们高哥前段时间生了病, 状态不太好,陈导, 让他休息一下可以吗?”

  高均知道,自己生了一种病。
有时候他早晨醒来,看飘窗的方向,姜雪似乎坐在那里,她肌肤雪白,纤细的脖子上还有他留下的痕迹,温柔又促狭地冲他笑。
他神情也一下子温柔起来,坐起来想抱她,可是眼前却一场空。
只有夏天朝露凝结的清晨,窗外半分白色。

  有时候是在栀子花香的黄昏,他偶然开车路过街头,看见扛着单反少女的倩影。他急急下车追过去,可是那里什么都没有。

  高均反复告诉自己不爱她,或者说,没那么爱她。
这个世界谁没了谁不能活呢,当他站在人生的顶峰,想要什么女人没有。何必惦记一个傻乎乎,笑点特别低的姜雪。

  可是他的世界却都是姜雪的影子,他看谁都像她。然而最残酷的是,谁都不是她。

  他失去她已经快半年了,她再也没有回来。
高均又想起一些事。
他才出道那年,在一座雪山拍摄综艺节目,那时候大雪落了半个月,树木一刻倾轧下来。他身体比脑子更快,推开了姜雪。
后来他被树木压着,姜雪哭着把他救出来,手指鲜血淋漓,冻得快死了。他腿受了很重的伤,可是他背着她,走了许久许久,走下了山。让人救她。

  那时候他满心茫然,为什么他这种自私到冷心冷肺的人,会做那样的选择?
现在他明白了。
可是太晚了些,她已经离开了他168个日日夜夜。高均不许小林提她,可原来自己什么都记得。

  八月末,娱乐圈头条被一封情书占据。

  是高均亲自写的情书,写完他就消失了。经纪人打电话气炸了:“你这是做什么?不想混下去了吗?高均,我们马上做公关工作,把这件事带过去,你喜欢谁可以,别说出来,没必要闹得这么沸沸扬扬。你哪里去了,赶紧回来。”

  这时的高均,站在R市街头。

  九月清秋,街头上落了几片枯黄的叶子。高均曾无比憎恨这个城市。如今回来,却觉得空荡荡的心被填满了。他早该回来的。

  高均低头看了会儿微博评论。
无数人问他情书的告白对象是谁,也有粉丝伤心极了,说要脱粉,还有人说他那么深刻地喜欢一个人,想必很久了,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
一时间黑粉躁动,网上漫骂铺天盖地。

  高均无所谓地笑笑,回答经纪人:“红姐,她以前喜欢我的时候,情书被挂在了校报刊,还被处分了。我欠她许多表白,也不知道晚不晚。”

  “这能一样吗?你这样,全世界都知道了!前途也会被毁。”

  哪里不一样吗?
高均只是在想,他走她当年走过的路,体会她的难过和孤独,与全世界站在对立面,她是不是,有一天也会再次喜欢他?

  高均见到姜雪的时候,她在影楼拍写真。

  单反挂在她脖子上,她牵着一个兔唇泪汪汪的小女孩儿,在一个小胖墩儿男娃面前蹲下。

  男娃妈妈是影楼常客,他特别熊,抢了兔唇女孩儿妞妞的夜光珠,还非要用糖果做交换。

  妞妞长了兔唇,天生自卑,含着泪不说话。
男娃粗声粗气:“你要做什么,我和她换了,她也同意的。”

  姜雪眯眼一笑:“没呢,不想做什么。你是个可爱的小帅哥,我给你变个魔术好不好呀?”

  男娃狐疑地看着她:“哼,我不看。”
说是不看,然而姜雪摊开掌心的时候,他又忍不住悄悄看了过来。

  姜雪掌心一颗糖,她吹了口气,再松开,里面什么都没有。
男娃瞪大眼睛,一脸惊异。姜雪笑着,又合上手掌,再一变,两颗糖果出现在掌心。

  男娃嘴巴成了O型。

  姜雪:“看见了吗?我可以把东西变成两个,夜光珠变两个出来,你们一人一个好吗?”

  男娃心动:“那你变四个,我要三个。”
姜雪皱了皱脸,然后笑道:“好吧,给你三个。”

  男娃期待地把夜光珠给她。
姜雪合上手掌,吹了口气,再摊开,珠子不见了。
男娃激动到:“快,快变四个。”

  姜雪笑嘻嘻的,一把拧住他脸:“熊孩子,没有四个,一个都没有。糖还你,小小年纪抢人家东西你还有理了对吧?哎哟你还想哭,哭一声把你也变走信不信!”
男娃险险收住哭声,惊恐地看着她,像只被掐住命运的短头鹅。
他涨红脸跑了。

  姜雪哈哈大笑,一点没有欺负小孩子的自觉,把夜光珠温柔地系在妞妞脖子上。

  妞妞抿着唇,羞涩地笑了。在姜雪脸颊上亲亲:“谢谢姐姐。”

  高均晃神。
他的身边无数次出现过她的幻影,然而只有这次,黑白色的世界一下变成了彩色。她如初见,十六岁那样调皮明媚,只管做想做的事,坚持想要的人生。
尽管离得那样远,高均也觉察到,她真的很快乐。

  离开了他,对她来说,原来竟是好事吗?

  这个认知让他惶恐又胆怯。
他死死咬牙,紧到口腔里有了血腥气,他到底一直没有过去。

  *
姜雪觉得,最近总有人跟着她。

  有时候是在睡意朦胧的早晨,有时候是在她迎着晚风回家的黄昏。
她直觉一向挺灵敏,她转头,故意说:“小黄狗,是你吗?我不过喂你两根骨头,有必要跟着我吗?”她心想,要真是哪个不轨的,她当场用包打爆他狗头。

  高均被她比作狗,他没生气,眼底反而浸出浅浅笑意。

  她这样生动,会让他有种错觉。她是以前的姜雪,哪个深爱高均十年如一日的姜雪。

  姜雪见他藏头露尾,暗暗磨牙,拿了这两天放包里的棍子,冲上去敲了敲车窗。
“猥琐男,收拾你信不信。”

  车窗降下,半年没见的两人就这样猝不及防相见。

  “姜雪……”高均没有躲她要挥舞落下来的棍子。
姜雪动作猛然顿住,她心思转得快,下一刻说:“哎呀不好意思,天色怎么一下子就黑了,我都看不见你长什么样。再见我要回家了。”

  高均心中一痛,他开了车门追下去。

  从背后紧紧抱住她腰肢:“我爱……”

  姜雪一瞬炸毛,她捏着嗓子喊:“高均!高影帝!啊啊啊啊我是你的粉丝,请给我签个名。”
各个店铺探出姑娘们脑袋:“高均?高均在哪里?”

  姜雪得意挑眉:“再不放开我你就凉凉。”她等着身后那双手把她放开。

  可是等来的是,他更加用力收紧。
男人在她耳边低声道:“没关系,你想做什么都没关系。我很想你,真的很想你。”

  姜雪鼓了鼓腮帮,牙酸得紧,又有些生气他的反复无常。
这是什么意思?她在的时候高均选择为了事业伤害她。她走了,他又觉得她好,为了她不要事业?
她看上去真那么不要脸吗?会在一个男人身上栽了一回又一回。

  她狠狠踩一脚高均,他闷哼,却死也不放手的架势。
“你是不是想完蛋?再不跑你星途就毁了。”

  高均低声说:“那就完蛋吧,我半年前就完蛋了。”

  姜雪头皮发麻,她抿唇:“好好说话,放开我,我们先躲躲,快有人认出你了。”
男人问:“你不走了吗?”
姜雪胡乱说:“不走不走。”

  他总算放开她,由着她带他躲开这些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世界上最了解高均的人是姜雪,她见证他长大,知道他的喜好,他的一切性格。
这个男人最可怕的地方在于无比清醒自己最想要什么,以前是功成名就,现在他什么都能豁出去,只想要她。

  她看他一眼:“我吃过的苦,不能就这样算了。要让我原谅你,明天早上来我家楼下等着,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高均点头:“好。”

  *

  第二天天还没亮,高均就去姜雪家楼下等着。

  他从未有这样急切有苦涩的心情,他反反复复演练要和她说什么样的话,他知道她喜欢好看的人,还装扮了一番才过来。
天亮了,她没下来,高均告诉自己,今天周末,她多休息一会儿是应该的。

  他等到了夜晚。

  夜晚下了一场暴雨。
他僵直身体站在雨里,一动也不敢动。
姜雪说了,让他等她,她就会来。他不敢走,走了她真的再也不喜欢他怎么办。

  有人打着伞,对他指指点点。

  他精心穿得衣服被雨水淋湿透,雨水顺着黑发落下去。
高均曾演过一部大雨里的情感剧,那时候他满心轻嘲,表情入了戏,眼睛却不曾入戏。
然而此刻,他面无表情,眼里的光却片片碎裂。

  高均努力欺骗自己,他站了一整夜,R市秋天可真是冷啊。

  姜雪离开了。

  她走得无声无息,像那场下过了就没人记得的大雨。

  高均第一次那样深刻体会一句话,爱情里谁爱得深,谁就甘愿犯贱。

  姜雪辞了工作,高均只能到处去找她。
他别无办法,如他自己所说,他其实早就完了。

  十月份他再次找到她,姜雪咬唇,手一指:“你去把老板的酒砸了。”
堪称古怪又无理的要求。
高均没说话,过去把一个酒架子的酒砸得干干净净。

  他转头看她,她已经走远了。而极致爱酒的老板拉着他,一直唾骂:“我要报警,报警……”

  ……
十二月,姜雪穿着古装在当模特。

  她撑着一把彩蝶油纸伞,按广告商说的,给他家产品打广告。看见高均时,她脸色变了变。

  他看起来憔悴了许多,然而看见她时,他竟能温柔笑笑。
神经病,姜雪在心里吐槽。

  高均来陪了她好几天,像曾经她进剧组陪他那样。

  姜雪忍无可忍,把油纸伞往臭水沟一扔:“捡!”

  高均安安静静看着她,笑了:“好。”
他只身下去,捡起那把被她丢弃的伞,高均眼里慢慢涌上泪意,他拿着被污水打湿的伞,甚至不敢抬头。

  高均知道,她一定又走了。

  ……
来年开春时,姜雪的单反相机不小心摔坏,把她心疼惨了。

  第二天,她收到一个快递,是一模一样的单反。
高均瘦了许多,眼里的光彩却不灭。

  姜雪烦躁地抓抓头发:“你就不能放过我吗?全世界都在等你回去拍戏,你追得不累,我躲得都累。”

  高均哑声说:“我只是想看看你,你要是不喜欢,我不出现在你面前。”

  姜雪摇头:“你别装,我了解你,所以不信你。”她看着他,“你如今丧家之犬一样的模样,我怎么可能喜欢你,你连基本的魅力都失去了。”

  高均不语。
姜雪:“你回去拍戏吧,做你自己,至少我还是喜欢你的粉丝呢。”

  于是四月,他买了回去的机票。

  “我主动离开你三个月,等到七月,我能不能来看看你?”
她抬眸轻轻唔了一声,含含糊糊道:“好啊。”
他心满意足笑了:“我回来给你带荔枝。”
“走吧走吧。”

  他没敢回头,毕竟她说,这个七月会等着他。

  ……

  七月的时候,高均拍的电视剧杀青。

  他带了颗颗饱满的荔枝,再次回到R市。

  喧嚣的季节,安谧的城市。
高均依旧没能找到她。

  等高均知道她消息时,她已经去了另一个岛屿。

  那天他喝了许多酒,怀里抱着一袋精心挑选的荔枝。回到他们当年的高中。
这所古老的学校历经里无数风雨,建筑本已经破旧,可是今年据说有人出资把它翻修了一遍。

  他停在校报刊前,看着当年那封情书贴着的地方。

  仿佛看见那年少女蹦蹦跳跳去撕情书,气愤极了。
他站在人群之外,冷眼旁观。

  可如今想来,那真是这辈子最好的时光。他所有的快乐,竟几乎都是她给的。

  有个女学生走过来,好奇问他:“你长得和高均好像,你是那个很多人都喜欢的明星高均吗?”

  “我不是。”他这样回答。

  许久以后他才懂,他并不想做很多人都喜欢的大明星。

  他想做那个午后,坐在教室里的少年。那年风很温暖,生活很纯粹,时间也似乎流动得温柔又轻缓。阳光洒下来,身边少女轻轻戳戳他。
高均不耐烦转头。姜雪微笑着,趁老师写板书,手指飞快比了一个爱心。

  那样简单,热烈。
以至于再不解风情的男人也会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真喜欢你啊,高均。

  我也是。

10287 3604112 MjAxOS8wNi8wNy8jIyMxMDI4Nw== http://m.clewx.com/book/201906/07/10287_36041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