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147、博弈(二更)

书名: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侧耳听风 更新时间:2019-10-10 17:03:37

  圆珠落盘的声音从上面传来,清脆,而动听。

  罗大川听得清楚,之后扭头看向姚婴,“和你手上的指环发出的声音是一样的。”

  “是鬼婆。”姚婴仰头往上看,轻声说道。

  之后,这条深沟的远处便有声响传来,那种密密麻麻悉悉索索,让人听了起鸡皮疙瘩的声音。

  鬼婆在召唤那些蛇,姚婴清楚的知道。

  她深吸口气,随后也开始晃动双手,并非胡乱的晃动,而是分外有节奏。

  那指环互相碰撞,发出的声响很是好听,任何的乐器都模仿不了。

  两股声音交叠,像是在互相配合,又像是在较量。

  而这条深沟远处那些悉悉索索的声音却停了,好像忽然被截住了一样,它们不知是否该向前。

  不过,这声音持续了一阵儿,罗大川就觉得耳朵里开始鸣叫,好像有谁在他两只耳朵里安放了两只蝉一样。

  他一手举着火把,另一手忍不住抬起来摸自己的耳朵,心里的火气也逐渐升腾起来。

  “阿婴妹妹,你不是说这鬼婆除了装神弄鬼不会武功吗,上次公子还杀了一个。你在这儿待着,小爷上去收拾了她。”受不了了。

  “你不要轻举妄动,若是上去,我们一起上去。”姚婴双手不停,而且,精神力过于集中,她忽然感觉身上的力气在消失。尤其双臂,要抽筋了。

  “那就上去,宰了她。”罗大川是不会反对的,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害怕。

  说着,他快步的走到边缘,这深沟的边缘是石壁,凹凸不平,而且还挂着许多的蛇蜕,恶心至极。

  想要上去其实于他来说不难,只是这环境太恶心了,想他罗大川也算是不拘小节了,可是这场面还是让他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

  姚婴也走过去,眼下她双手根本就不能停下,往上攀爬这种事她做不了。、

  倒是罗大川明白,随手将火把插在石缝间,一手把姚婴拎过来,隔着披风抓住她后腰的腰带,就拎着她开始往上爬。

  一手攀着石壁,一手拎着姚婴,罗大川力气极大,往上攀爬不算难事儿。

  他不会像齐雍那样带着她,使得姚婴不断的撞到石壁上。但是双手不能停,她也无法去伸手抵挡。

  数次脑袋撞到石壁,撞得她眼睛发花。

  上面的鬼婆在召唤深沟里的群蛇,姚婴在阻止它们过来,两种声音在这地下回响,恍若在进行激烈的搏击。

  谁胜谁败,眼下未知,但姚婴可以肯定,这些鬼婆的精神力都很强大。虽说不会功夫,但或许是因为身上那些黑色的脉络,让她们即便没有武功,瘦弱不堪,却也十分强。

  即将攀登上去,那上面忽然露出一颗巨大的头,这上面有光,罗大川抬头就一眼看到了,惊得他险些跌下去。

  “这他妈是龙啊!”他骂了一句脏话,瞪大了眼睛盯着那俯首往下看的巨蛇脑袋,绿色的眼睛发着光,它只要一张嘴,就能把他们都吞了。

  “不用理它,上去。”姚婴看了一眼,原来这巨蛇跑回来了。十指犹如弹起了最快的曲子,指环碰撞的声音也更加的急促。那巨蛇歪着脑袋,神情有些痛苦,之后便退了回去。

  罗大川带着姚婴最后一个攀爬跃起,便跃了上去,双脚落地,也看到了那站在不远处的鬼婆,一身血红色的曳地长裙,和之前那个鬼婆装扮一样。

  看到了她,罗大川就啐了一口,“鬼啊。”

  “她没武功,杀了她。把她的脑袋扯下来,你要退的快一些,别被她身体里的黑气扑了。”姚婴站在那儿脱力,而且全身都是汗,她里面的衣服都湿了。

  “交给小爷。”罗大川眼珠子都红了,指环的声音刺得他火气旺盛,继而兴奋起来。壮硕的身体跃起,犹如黑熊一般,朝着那鬼婆扑了过去。

  鬼婆不会武功,唯独依仗的便是手上的指环,能操控任何痋物。

  如若没有姚婴,她完全可以操控这里所有的痋物过来,罗大川连近她身的机会都没有。

  眼见罗大川扑过来,那鬼婆后退,但后退时踩到了自己拖地的裙摆。

  一下子跌倒在地,双手的动作也停了,罗大川直接扑上去,把那鬼婆死死按住。

  但双手碰触她的同时,恍若遭了电击,罗大川整个人都开始发抖,“不~~是~~人~~”

  他舌头好像被烫了一样,出口的话都不成调,他的体质还是不如齐雍,最起码齐雍控制住鬼婆时,没有抖成这样。

  “手要快,实在不行就退回来。”姚婴往那边走,汗顺着她额角往下流,双腿发软,眼前也一阵阵发花。

  那巨蛇就在她旁边,硕大的脑袋摇摇摆摆,两道指环的指令,命令却是相反的,它好似也陷入了纠结之中。那偌大的身体一直在动,如姚婴这般纤细,只要它一个摆尾,就能把她摔得粉身碎骨。

  罗大川抖得如同筛糠,但并没有被这鬼婆所迷惑,她嘴里一直在念叨着什么,漆黑的没有眼白的眼珠子死死地瞪着他,鬼知道她是不是在下咒。

  一脚踩住鬼婆的肚子,罗大川抖着一个转身跳到她头顶的位置,两手扭住她的头。

  朝着一侧使力,就听得她的骨骼发出断裂的脆响,之后颈骨就断了。可是,颈骨断了,脑袋都歪成了不可能的角度,她的眼睛却还是睁开的,并且嘴唇还在动。

  罗大川发抖的牙齿和舌头都开始打架,一看这鬼婆居然还没死,火气也立即上来了。

  一脚踩住她肩膀,两手扣住她的头,施了所有的力气,终于把她的头硬生生撕扯了下来。

  头从脖子处断裂开来,黑气立即顺着裂开的脖子冲了出来。

  罗大川都没来得及扔掉手里的头,便朝着姚婴跑了过来。姚婴也在同时停止了晃动指环,盯着那扑过来的黑气。

  罗大川跑到她身边,她继而上前一步挡住了他,那黑气抵达眼前,便将她罩在了其中。

  本来还打算拽着她赶紧跑的罗大川停下脚步,眼睁睁的看着那黑气罩住了姚婴,之后又好像有生命一样钻进了她的身体,那黑气逐渐稀薄。

  与此同时,他觉得手里黏黏的,低头一看,手里头拎着的那个人头融化了,像蜡油一样滴落满地,又沾满了他的手。

  旁边几米外的巨蛇在黑气从鬼婆身体里冲出来时情绪开始狂躁,继而巨大的身体一转,就朝着深处爬走了。

  一切都发生在那黑气出现时,罗大川扭头环顾的空当,再看姚婴时,那些把她笼罩住的黑气消失不见了,而她则身体一软坐在了地上。

  他身体还在被电击之后的余韵中,蹲在地上,一手按在姚婴肩头,“阿婴妹妹,你没事儿吧?”

  姚婴的脸上都是汗,身体发抖,不过,她还是清醒的。

  睁开眼睛,她接连深呼吸,“我没事。”说着,她抬起双手,本以为会在自己的手上看见那些黑色的血管脉络,但是却什么都没有。

  “罗大川,你看看我的脖子上,有没有东西?”抬手扯住衣领,问道。

  罗大川立即探头去看,又把她的衣领往下扯了扯,然后摇头,“什么都没有。阿婴妹妹,你刚刚是把那些黑气吃了么?还有那个鬼婆,你看我的手,她的头融化了,那条龙也跑了。”噼里啪啦的将当前情况告知,太邪门儿了,自从进了这里,一切都变得很邪门儿。

  “我们应该进入这地宫看看。”歪头往那燃着长明灯的宫殿看。

  “去看也可以,不过待小爷缓一缓。这鬼婆太奇怪了,小爷一碰她,这全身都酥了。没准儿是看小爷俊美无双,对小爷施了迷魂术。”罗大川坐在地上,这地方如此诡秘,换做任何人都会胆战心惊。可罗大川不一样,他天生的就缺少害怕那根筋。

  “是啊,看你太俊了,她就忍不住下手了。我有点儿冷。”说着,姚婴拢紧了身上的披风。

  “冷?”罗大川抬手摸了摸她,隔着披风和衣服,都能感觉到她身体里有冷气在往外冒。

  “因为那黑气。罗大川,我们先出去。”黑气进入身体,她最初就有两个设想。一是如齐雍那样,身体出现血管脉络。二是不会出现那种脉络,兴许那些黑气不会在她身上有反应,因为她的某些地方与那些鬼婆相似。

  她和齐雍还不一样,所以,对黑气的反应自然也不一样。

  “出去?行,咱们先出去,等你缓过来了再下来。”罗大川不想半途而废,来都来了,不进去岂不可惜。但是,还是姚婴比较重要。

  抖着把她扶起来,之后重新回到深沟边缘,这下面悉悉索索的声音好像马上要上来了,他之前插在下面的火把都不见了。

  姚婴晃动双手,指环碰撞发出脆响,这一次,她不觉得有那么吃力了,并且这些指环发出的声音蔓延出去更远了。

  罗大川带着她下了深沟,原本下面悉悉索索的声响在退散,罗大川的眼力还是可以的,他瞧见了密密麻麻叠在一起的蛇。那些蛇黑漆漆的,又长得特别大,他这个身板,都不够它们两口吃的。

  随着他带着姚婴下来,那些蛇也都退走了,罗大川边环顾四周,边带着姚婴在黑漆漆的深沟里后退,从来时路退了回去。

  下来的那一段路有护卫接应,听见了他们俩回来的声音,便有人迅速的过来。接过冷的发颤的姚婴,一并返回了上面。

  “阿婴,在下面碰见什么了?怎么这么冷?”东哥扶过姚婴的手,凉气穿透了布料。

  “遇见了鬼婆。”罗大川代替回答,看了姚婴一眼,回来时他答应她不说黑气进入她身体的事儿。其实他倒也不是太担心,毕竟别看姚婴长得小小的,本领却是不小。在罗大川的观念中,什么鬼婆之类的,不如姚婴这个小丫头厉害,她更胜一筹。

  “鬼婆?”说起鬼婆,四周的人都惊了起来,没想到这底下真的还有鬼婆。

  “和她交手了?你觉得怎么样?”东哥扶着姚婴在地洞旁坐下,把护卫递过来的披风裹在她身上,她冷的嘴唇都成了紫色的。

  “我还好,就是有些冷。那个鬼婆已经死了,被罗大川扯掉了脑袋。”姚婴回答,牙齿打颤。

  “死了?死了也好。不过,不知这下面还有没有其他鬼婆了,你们可看清楚了?”东哥继续问道。

  “没有,太冷了,我们就回来了。只不过,我还是觉得奇怪,为何每次都出来一个鬼婆,若还有其他,为何不出来?”姚婴抱着自己,一边说道。

  “是啊。不过,已经杀了两个了,可见她们也没那么难缠。”东哥叹口气,他们俩完好无损的回来,证明这下面的鬼婆并不难对付。

  “那是因为有阿婴妹妹,阿婴妹妹和那鬼一样的女人斗法,累的满身大汗腿软发冷。若是没有阿婴妹妹,那些蛇铺天盖地,能把小爷我吃的连脚趾头都不剩。”罗大川大嗓门道,这上面的人还都以为很简单呢。

  “下面有蛇。”许师傅站在地洞那儿往下看,依稀的能闻到一股说不上来的腥味儿。

  “那些蛇啊,小爷从未见过。蛇蜕黏黏糊糊,和寻常的蛇都不一样。所以说,你们不要以为下去很简单,那鬼婆很奇怪,小爷抓住她,全身都在发抖,好像被雷劈了一样。”罗大川大声讲述渲染,使得所有人都在看他。

  “那你又是如何杀了她?”有护卫问道,很是好奇。

  “小爷我一脚踩着她的肩膀,两手揪着她的头,这么一拧,她脖子就断了。可是啊,她脖子断了却还活着,嘴里嘀嘀咕咕,对了,她没眼白的,两颗眼珠子都是黑的。小爷我一个用力,就把她的脑袋揪了下来。”罗大川边说边比划,很是夸张。

  “那之后呢?”围观的护卫继续追问。

  “之后?”罗大川哽了一下,之后转眼看向姚婴,却发现她枕着自己的膝盖已经闭上了眼睛。

10286 3611206 MjAxOS8wNi8wNi8jIyMxMDI4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6/06/10286_36112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