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24、出楼

书名:君游四海求其凰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侧耳听风 更新时间:2019-07-12 07:04:35

  姚婴不知道什么是阴符,姚寅之前给她写信,就是那种扁形的隶书。她可能是不会写,但是能认得出来。

  这种字,应该就是东哥所说的明文吧,没有任何的机密可言,连她这样一个外来者都认得。

  那阴符,就应当是另一种机密的文字,只有身在上层社会,王侯权贵才能掌握。得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才能够解出来,但这个方法也不是人人都会。

  处于这个社会最顶端的人,他们想一直拥有所掌控的一切,所以,他们就会尽全力的把下层社会的人与自己隔离开。

  她不懂什么阴符,想来姚寅也是不懂的,他们果然是下层人。

  不过这东哥倒是也挺有意思的,她只是随口说了两句话,他就觉得她懂阴符,但是又不能被别人知道。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相信自己的判断,根本不给她解释的机会。

  既然如此,她也就不浪费口舌解释了。

  “东哥,我想知道,公子是不是从山巅下来了?”她抬头看了一眼,随后问道。

  她又问起公子,东哥的脸色就不是很好了,叹了口气,他随后点点头,“嗯,公子今日也离开了。”

  “原来如此。”姚婴轻轻颌首,那么刚刚那上头走动的就有可能是齐雍。这金隼也是够倒霉的,几天不飞,飞起来就碰到了那个人。

  他必然是有什么稀奇的方式方法,才会将金隼吓了一大跳。

  看姚婴那陷入沉思的样子,东哥微微摇头,就知如此。

  “你也不要想了,公子离开必然是有大事,我带着你出楼,是不会与公子汇合的。而且,有件事我必须得告诉你,你也要深深的刻在脑子里。在外如果偶遇公子,也要装作不认识,懂了么?”东哥最后几句略显严厉,这是楼中的规矩。而且,如她这般幸运的早早就见了公子还是少数,大部分在楼中多少年的人可能都不知公子是什么模样。

  她只是问问而已,东哥又搞出这幅苦大仇深的样子,好像他是公子的正房,在训斥胆敢染指公子的小三一样。

  深吸口气,她轻轻地点头,连回答都免了。

  在这里待了一阵儿,也没问出来什么新奇的东西,东哥之后便走了。

  他走路时习惯双手背在身后,佝偻着腰,从背影来看,他特像个老头。

  这个东哥对齐雍的忠心以及崇拜敬畏是毋庸置疑的,但凡提及到齐雍的事情,他必然将他的公子捧到神坛上去。连一个小姑娘对公子生出的情愫他都忍受不了,大概是觉得普通的情爱侮辱了他的公子。

  看来这以后,还真是不能再问他关于齐雍的事情了,否则他的误会也会越来越深。到时,她全身长满了嘴,也是解释不清楚了。

  临近出发之前,姚婴将自己所有的东西做了一番整理,装于荷包之中,然后藏于身上各处。

  这长碧楼对于女性员工有福利准备,女性生理期用品,比之前她在皇都中买的要好得多。而且,也不是那种可以水洗重复用的,居然是可以一次性用完就扔的。

  底子真是雄厚,做这里的员工尽管很危险,但福利保障绝对是最好的。

  收拾了一番,重要的东西藏在身上,不太重要的则包在了包裹里。往身上一背,准备的很充分了。

  一大早,天还没亮呢,她就从自己的房间走了出去。金隼跟在她头顶上飞,不敢飞的太快太远。大概是知道这长碧楼外设有断虫道,它若是乱飞很容易中招。自然是跟着姚婴,得依靠她才能离开。

  天色昏暗,各个小院儿里还挂着灯笼,但也根本起不到什么照明作用。天空更是阴沉的,山峦的形状连起来,更像是一条条巨蛇盘在半空,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跃下来,张开大口把这下面的人都生吞了。

  在走出几重小院儿之后,果然见到了急匆匆走上来的东哥。见她准备好了,他也很是欣慰,“走吧,车马都准备好了。”

  跟上去,顺着环绕的回廊往下走,如果东哥不在前面带路的话,她必然得迷路,这回廊太像迷宫了。

  终于,到了那扇矗立在两侧险峰之间的大门,应是青铜所铸,高大沉重。

  大门开了个缝隙,东哥带着她顺着这缝隙挤了出去。两人都纤细成一条,像两根芦苇一样,很容易就挤了出去。

  金隼跟在姚婴的身后走出去的,它倒是也想飞,可是这大门太高了,上面有什么也不确定,所以还是走出去较为保险。

  出了这大门,便看到了两匹骏马,以及一辆朴素的马车。

  骏马的背上,罗大川以及一个少年骑坐在上头,相比较那少年,罗大川是一副焦急的样子,恨不得马上就纵马狂奔离开这里。

  东哥带着姚婴走向马车,马车前还有个少年,他是负责驾车的。

  踩着凳子进入马车,马车内部亦如外面一样朴素,两侧的矮榻硬的硌屁股。若是坐着这马车一路下宛南,屁股都得颠碎了不可。

  金隼直接落在了马车的车辕上,它一副霸占此处的模样,使得驾车的少年也不得不转到另一侧的车辕上坐着。看了看那傲慢的金隼,少年颇有压力。

  “走了走了。”罗大川大喊一声,之后就当先驾马先朝着山下冲了下去。马儿尥蹶子一样的跑,在这后面只能看得到马儿飞起来的后蹄。

  “启程吧。”东哥吩咐了一句,这马车才缓缓离开。

  天色逐渐亮了,姚婴靠着车壁,静静地看着好像很疲累的东哥,也不知身处他这个位置的人,整天都在忙些什么。

  而且,姚婴觉得这一次长碧楼应该进来很多新人,最终留下的也不知有多少。但,总不至于就只有她和罗大川两个人吧。

  这东哥原本是只带着她自己的,罗大川属于硬把自己塞进来。如果罗大川没参与进来,那他就只带着她一个人。

  真是好奇还有没有其他人,对哪一种有天赋,还是如罗大川那种,有一身的好功夫,凭借此从而留在了长碧楼。

  不管家世背景,但凡能留在这里的,都有一技之长,这个地方不养闲人。

10286 3587365 MjAxOS8wNi8wNi8jIyMxMDI4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6/06/10286_35873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