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十三章

书名:美人有毒(快穿)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莳文 更新时间:2019-06-02 16:47:32

  肖瑾在宫里狠狠发了一通火,常公公自去领了罚。哪怕行刑的小太监不敢使劲,可常公公毕竟有些年纪了,一顿板子下来,还是够呛。

  延纯殿里,陈思儿听说常公公受罚的事,本能地觉得是与那日在仙女庙见到的女子有关。刘嬷嬷这样有脸面的老人被派去伺候她,可那女子却又好似不识皇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任凭陈思儿有着多活一世的经历,也万万想不到她们的皇帝竟然平时都是乔装易容与皎月相见的啊!

  虽然暂时弄不清楚此人来历,但是陈思儿还是在心里将皎月当做了不得不除去的后患。能够让皇上如此怒然失色,不管这人是什么身份,都决不能让她进宫!

  陈思儿唤来心腹侍女,耳语几句,侍女立即领命退出。既然知道了这个人,那就不能没有行动了。陈思儿不敢在宫里窥视帝踪,但是在宫外,却还是可以有所行动的。

  既然那人能在仙女庙出现,就说明此人必然是住在京城。既然有了目标,那就不可能毫无踪迹。

  另一边,温时年受伤,皎月见他在庙里的住所简陋,便让刘嬷嬷再准备一辆马车,想先将人暂时带回别院。

  刘嬷嬷哎呦一声,小声劝道:“姑娘,虽说这位先生是为了救您才受的伤,可是这自古男女有别,您这将人带回去,恐有闲话,不如老奴派人将温先生送去医馆吧?”

  皎月还没开口,听到这话的温时年便坚持告辞:“嬷嬷说得对,小生的伤并不打紧,便不耽误姑娘了。姑娘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只是……隽儿的功课,恐怕要耽搁几天了。”

  皎月见温时年和刘嬷嬷都这么坚持,便点头:“那便麻烦嬷嬷,先派人将温先生送去医馆。”刘嬷嬷哎了一声,连忙命人扶着温时年下去。

  谁知温时年刚走,皎月又吩咐:“庭春,你叫人去寻个小院,叫温先生先住着,再安排几个人伺候。”

  刘嬷嬷傻眼,姑娘,您这是要……把这书生养起来的节奏?!

  刘嬷嬷想着方才看到主子几临暴怒的一幕,心里咯噔,连忙劝说:“主子,这要感谢温先生,送些银两就是了,何必这么麻烦呢。”

  皎月皱眉:“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虽说隽儿不曾正式拜师,但毕竟也有师徒之谊,哪能真的看着不管?何况,先生又是为了救我与隽儿受的伤,我们若是置之事外,岂不是让人寒心?”

  皎月的话,让刘嬷嬷无法反驳。无奈之下,刘嬷嬷只能看着皎月一句一句地吩咐下去,不仅给温时年找了小院、安排了伺候的人,还让人代他去向主持辞行,送上香油钱以示感激。

  这般周到,若非身份不对,刘嬷嬷真想夸她一句心思缜密。可是……一想到皇上若是知道这事后的反应,刘嬷嬷的脑袋,顿时又疼了。

  刘嬷嬷胆战心惊地陪着皎月回到别院,有心相劝,却又无从开口。哎呦陛下啊,您这乔装改
  扮、微服出访的戏码,究竟要演到什么时候?

  刘嬷嬷的担忧皎月都看在眼里,却只当什么都不知道。呵,她现在可是被人蒙在鼓里的小傻瓜呢。

  皎月回了房,便命人准备汤泉沐浴。这别院,从外看去并不起眼,然而毕竟是皇帝的私宅,内里自然是精致无比、另有千秋。在皎月住的院子里,便有一口天然的温泉,今夜出去走了一圈,出了些汗,正好泡一泡,解解乏。

  侍女们早已习惯皎月的习惯,待准备好一切后,便悄声退下,留下皎月一人泡在池中。

  袅袅水雾中,女子便如水中精灵一般,白得发光的肌肤在昏黄的灯火下更是显示出几分暧昧的氤氲。肖瑾踏进屋时,见到的便是这样一幕。

  他在宫里发了一顿火,思来想去,最终还是按捺不住想见她的心,深更半夜出了宫。

  肖瑾一路疾驰来到别院,原以为她早该睡了,没想到守在门外的庭春却告诉他,她在沐浴?

  肖瑾一听这二字,心头便好似火烧。算起来,他有多少天没近过她的身了?有句老话叫度日如年,最能贴切地形容了肖瑾的心情。

  吩咐侍女们退下,肖瑾一人悄然进了浴池。他自幼练武,虽不算精湛,但是控制气息与脚步却不在话下。天下之主,便在今夜做起了窥花的小人。

  皎月自然是察觉了肖瑾的气息。有人要做梁上君子,皎月便满足他。皎月背对着他,一头乌黑的发慵懒地盘在脑后,露出纤细的脖颈,身子浸在水中,氤氲的雾气蒸腾着,白玉似的娇嫩肌肤都染上几分粉色,更显缱绻。她用手做勺,舀起一捧水,玩乐似的泼在身上,晶莹剔透的水珠便悠悠然地从她光洁的肌肤上流淌下来。

  看着这一幕,肖瑾眼底如火烧,喉结不由自主地吞咽了下。

  皎月却好似还嫌火候不够,‘倏’地从水里站了起来,轻甩脖子,如墨的长发也在那一瞬间垂落下来,遮住了大片的后背与纤细的臀腰,看不真切,却更加引人遐想。

  水中精灵突然又变成了月夜中的妖精。

  怎么会有人这样牵动着他的心!增一分则多,减一份则少,她如入春的花朵,一日比一日美丽。这十几日不见,她好像又美上几分,恨不得让人将她藏起来,谁也不许见。

  多疑的帝王甚至忍不住猜测:她是不是真的妖精鬼怪所化,为的就是来迷惑他这人间的帝王?就好似妲·己于纣·王那般?

  肖瑾不知道,他差一点就猜到了真相。

  此时此刻,他却没有多余的心思再想其他,眼里、心里满满都是这个要人命的小女子。

  那边的皎月已经踏上了池边,修长的美腿走在玉石铺就的地面,肖瑾却恨不得她踩在自己身上。

  她扯过屏风上挂着的布巾,围住了绝美的风光,肖瑾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大步上前,一把将人抱在怀里。

  冰冷的外衣与女子娇嫩的肌肤所触,皎月惊叫出声。肖瑾却没有给她叫出第二声的机会,毫不犹豫地吻了下去。

  此时此刻,肖瑾脑海中哪还有什么冷一冷她的念头。遭罪的是谁还不一定呢!再这么忍下去,他就快成乌龟王八蛋了!

  来别院的路上,肖瑾的影卫便将皎月妥善安置温时年的事都告诉了他。他不在的日子里,她依旧自在不说,还敢跟别的男人有所勾连?!这是吃了豹子胆了?!

  这么一想,肖瑾心里恨极,唇往下移,张嘴便咬在她脖颈一侧。皎月吃痛,伸手推开他,一双水眸无辜又恼怒地看着他:“您这是想做什么?!”

  皎月乌发凌乱,身上裹着的布巾也早被扯得七零八落,樱唇红肿,脖颈一侧又留下了他咬下的牙印,好似被欺负了的小鹿般,委屈又倔强。

  肖瑾心疼了一下,可是一想起温时年,一颗心又硬了起来:“我想做什么,你不知道吗?”

  他上前又要去扯皎月,皎月却往后躲去。肖瑾抓了个空,脸色更加不好看。这世上,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拒绝他。

  “过来。”肖瑾眯起眼,舔了舔唇角她留下的血丝,神情更显阴郁。

  皎月扯起屏风上的衣衫,也顾不得身上还未擦干,随意地将自己裹了起来,非但没有听话走到他身边,甚至还往后退了几步。

  肖瑾被激怒,皎月却一点也不怕他。

  这个男人,将她视为禁·脔,视为私有之物,今天,她就要让他知道,她并非他可以想要就要、想丢就丢的玩物。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肖瑾面色暗沉地坐到一边的矮塌上,目光如炬,丝毫不给皎月拒绝的余地。

  皎月草草披着衣衫,头发随意地挽作发髻垂在脑后,显示出几分难得一见的慵懒与从容。她定立在原地,就这么看着肖瑾,脸上的神情从困惑到嘲讽,最终还是嗤笑出声。

  “我不知道您在哪受了气,按理说,您于我有救命之恩,您要拿我出气,我也不该躲,我不过是个玩意罢了,您便是今日将我送了人,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皎月扯了扯肩头滑落的衣领,遮住了胸口风光,一改平日的乖巧妩媚,目中满是清冷不屑:“父亲在世时曾教导我,人固有一死,轻于鸿毛,重于泰山,端看各人的抉择罢了。柳家败落,我如蝼蚁,为了求生,委身于你,在您眼中,我恐怕还不如那供人取乐的伎子。都是我咎由自取,我认。”

  皎月惨然一笑,忽的松开拽着衣领的手,柔顺的衣衫便翩然而落,露出少女绝美的酮·体,她迈着长腿朝他走去,在肖瑾一动不动的目光中,横坐于他身上。

  “三爷。”她温热地气息喷在他脸上,柔软的唇亲吻着他的耳尖,“想要妾身怎么伺候您了?是这样?还是这样?”

  她真如伎子般讨好他,原本明亮的眼睛少了光芒,鲜活的笑容没了,只剩下面具般妩媚的笑。肖瑾的心却突然像是掉进了冰窟,一瞬间冻结。

  他要的,根本不是这样的她。
  

10282 3574008 MjAxOS8wNi8wMi8jIyMxMDI4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6/02/10282_35740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