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百三十章 有眼不识金镶玉

书名:八零年代女首富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青冥迦若 更新时间:2019-08-18 22:27:40

  饭桌上其乐融融,邓奶奶也很开心。

  方才邓毓华在厨房时候分明心情不好,可是宋晴天看邓毓华一直似乎配合着童兴,在邓奶奶面前演戏装恩爱,宋晴天除了心里格外难受,也不能说什么。

  期间,邓毓华提到了让童兴明天带着宋晴天去找同事办理银行保险柜业务,童兴满心欢喜的答应。

  吃过晚饭,童兴走后,邓毓华收拾了东西就躺在床上,她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宋晴天问起她和童兴出去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邓毓华那样的心情不好?

  邓毓华嘴上说了句没事儿,就再也没有说话。

  宋晴天第一次见到邓毓华和童兴,觉得他们两个是天生的一对,眼下的情况来看二人是矛盾比邓毓华自己描述的问题更多。

  她心里想,也许,在邓毓华的心中,为了奶奶这个唯一的亲人,在有生之年有限的时间中能够多一点快乐,她只能委曲求全。

  第二天上午,童兴早早就来到邓毓华家里,他西装革履,越发显得风度翩翩。

  本来三人一起去银行,没想到邓毓华早上起床就不舒服。

  童兴似乎很关心邓毓华,“我先带你去医院看看吧。”

  邓毓华说:“晴天请假来的,时间很紧,你还是先带她去银行吧,我只是有些发烧,等会儿我去街上找个诊所开点药就行了。”

  童兴也没有过多的劝说,就带着宋晴天去银行。

  宋晴天是第一次认真观察了童兴开的车,还是英国进口的宾利桥车。

  这年头,英国进口轿车蛮贵的,何况是宾利这样的名车,估计在郑州市都没有几辆。

  童兴怎么看都是个有钱人啊。

  可是,他想让邓毓华卖高档进口的衣服,二人都订了婚算是未婚夫妻,他这身价给邓毓华投资一些钱也是应该的,这邓毓华还专门去了三川镇一趟,要回了服装店的转让费2250,开回来留在宋晴天家里的那辆几千块的汽车。

  邓毓华还说过他们一起花的是邓毓华的钱,这就让宋晴天难以理解了。

  童兴的朋友所在的银行在郑州二七广场附近,是一家人民银行。

  到了银行之后,童兴在业务窗口说了句,“我找你们江经理办个业务。”

  那窗口的服务人员说:“麻烦你等一会儿,江经理在开会。”

  随后,二人就坐到银行的等候区。

  童兴口中的江经理很久都没有出现,二人坐着,童兴不停的引发话题,说的都是他在国外的生活,不时的还蹦出几句英语来。

  大庭广众之下,谈论这种话题,中文中夹杂着英语,让人觉得这童兴有些显摆,很多办业务的人眼睛都不是的朝着他们二人瞟来,童兴对于这些目光表现出很得意的神情,宋晴天觉得有些尴尬。

  为了让童兴中断这些不接地气的话题,宋晴天就想着找个新话题。

  宋晴天想到,上次她来郑州时候,都没有听邓毓华提到童兴有一个朋友在这里上班,这次怎么就有朋友在银行上班了?

  童兴说:“我这个朋友早在人民银行上班,只是上一次你来,他们银行还没有在郑州开通保险柜业务,这次是为了归国华侨和国外投资商人这种类型的客户,专门开通的业务。”

  宋晴天也有些明白,华夏国现阶段社会逐渐稳定,回归华侨和外资商人在国内投资做生意,随身携带的贵重物品没有安全的存放区域,他们会觉得不放心。人民银行为了解决这类人的后顾之忧,才开办了这项业务。

  “这次要多谢童兴哥帮忙了。”

  “不客气,你和毓华关系那么好,这点小事儿不值得一提。对了晴天,你在银行存放什么东西?据我所知,他们银行的保险柜业务一年下来费用不算低,你有什么东西有必要存在银行保险柜?”

  宋晴天想着要不要说实话?不说实话肯定瞒不过童兴,说了她又觉得不放心。

  犹豫期间,就有人喊童兴的名字。

  宋晴天扭头一看,是个三十左右,精神十足,非常干练的男人。

  童兴和那个男人打了招呼,就向宋晴天介绍:“这是我的朋友江澄,现在是人民银行郑州分行二七区信贷管理部的经理。”

  在这个年代,银行系统很少有这么年轻的部门经理,特别是信贷部门,这可是银行系统中一个风险性极大的部门,银行一般都任用成熟稳重的老人来管理这个部门的,宋晴天看着江澄年纪轻轻就是信贷部的经理,心中不禁多了几分敬佩。

  “江经理真是年轻有为。”这话就从宋晴天嘴里脱口而出。

  江澄本以为童兴是一个人来找他的,却看到他带着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还隆重的把自己介绍给这个女孩子,没来及问这女孩是谁,没想到这女孩居然直接的夸赞起自己来。

  江澄笑笑问:“这位是?”

  “我叫宋晴天,是邓毓华的好朋友。”

  “邓毓华?”

  江澄顿了一下,似乎对这个名字不是那么的熟悉一般。

  童兴和江澄是好朋友,邓毓华是童兴的未婚妻,江澄居然对邓毓华这个名字不熟悉,这让宋晴天心头格外的有些不舒服,这童兴难道还向好朋友隐瞒了自己订婚的事情?

  童兴连忙解释道:“江澄,你这就不对了,上次我和毓华还和你一起吃过饭,你这记性还当什么信贷部经理?若是有人贷款,你怕是都会忘记吧?真是笑掉大牙了。”

  江澄讪讪笑道:“我记得你喊她毓华,我最近太忙,猛然听到邓毓华就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童兴,你可别总是那我开玩笑了。”

  二人说笑着,江澄就把童兴和宋晴天带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坐定之后,江澄就问童兴,“你这是带这个小姑娘找我贷款的吗?我可先说好,不到十八岁时没有这个资格的,你这次可不能为难我。”

  江澄这话,似乎童兴老为难他似得,童兴也没有接话。

  宋晴天说:“江经理,你误会童大哥了,我不是来贷款的,我想办理一个银行保险柜业务,想在你们银行存放一个东西,就让童大哥带我来找你了。”

  江澄说:“这个保险柜业务最近刚开始,我们银行现在只有小保险柜,不能存放大件的物品,价钱也不低,一年540块钱,一天顶一块五毛钱。”

  在江澄的眼中,宋晴天年纪小,看样子还是个学生,根本不可能会办这项业务的,这童兴就是存心给自己找麻烦,就直言不讳的把价格说出来。

  起码这一年540块钱的费用就足以吓到宋晴天。

  这年头一个工人30多40块钱的工资,这一年的业务费用可是够一个工人上一年多的班。

  宋晴天听后,想都没有想:“江经理,这个业务费没问题,只要银行有这项业务就可以,具体缴费是一年一次吗?”

  江澄怀疑自己听错了,这女孩的口气不小啊。

  “宋晴天,你确定你要办理?”

  童兴笑着解释说:“你可别小看宋晴天,人家也算是一个民营工厂的厂长呢。”

  江澄有些吃惊的看着宋晴天,“抱歉,是我有眼不识金镶玉了。”

  江澄虽然开始有些看不起宋晴天,这得知了真相立刻道歉,宋晴天觉得这江澄人还不错,算是个光明磊落的人,至少是谦逊的。

  要知道,这个年代的银行工作人员,骨子里都有一种优越感,认为自己是国家特殊行业的公仆,是为国家经济服务的,人人眼睛都长到头顶的,哪里会为一个普通的客户道歉。

  何况,这江澄还是个经理。

  事情说定之后,江澄就带着宋晴天办理了业务,缴了费用,把凤凰石存放到银行的保险柜中。

  临走的时候,江澄问童兴,“你这带人来办业务,你自己的那件业务啥时候给我的补上了,我这事儿都瞒着我们领导呢,你可不能拉了我后腿啊!”

  童兴机警的看了宋晴天一眼,发现宋晴天正在站在银行的门口眺望远处的二七广场的纪念塔,就放低了声音说:“都是老朋友了,我能拖你后腿,过几天我英国那朋友把股票抛了,马上就给你贷款给结算了。”

  宋晴天虽然没有刻意去听他们说什么,但是也听得清清楚楚的。

  这意思十分明了了,童兴在英国炒股票,在江澄这里贷了款,怪不得他要花邓毓华的钱。

  英国股票市场是欧洲最大的股票市场,也是世界上最具有国际性的股票市场。

  八十年代初期,伦敦交易所的股票指数似乎一直很差,这童兴的股票估计是难赚钱。

  她心想,莫非二人的矛盾就是这样产生的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也不是什么大问题,童兴懂得投资是好事情,两个人沟通沟通也就没啥问题了,她想着可能是邓毓华思想太保守,对于童兴的股票投资持反对意见,二人才逐渐有了矛盾。

  正想着,童兴就在耳边说话了。

  “晴天,这事儿办完了,我看你挺喜欢二七广场的,我陪你四处看看。”

  童兴是好意,可是宋晴天就想的多,邓毓华今天生病了,童兴又带着自己来办业务,他们的服装店谁管啊?

10280 3597887 MjAxOS8wNS8zMS8jIyMxMDI4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5/31/10280_35978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