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百四十五章 尤泰伏法

书名:八零年代女首富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青冥迦若 更新时间:2019-06-26 21:34:20

  韩重笑道:“死胖子,你这副德性真够让人恶心的。”

  尤泰冷笑一声,“今天不让你们这两个不安分的小子吃点苦头,你们就不知道天高地厚。”

  尤泰挥动着肥胖的拳头,砸向离他最近的韩重。

  韩重闪身躲过,一拳击向尤泰的肚子。

  也不知道是尤泰的肚子太肥,韩重的拳头打在上面如同打在棉花上面,劲力全消。

  尤泰趁韩重没有收回拳头的时候,一转身,胳膊把韩重的手臂紧紧的夹住。

  没看出来韩重是个灵活的胖子,他这一招也是极快的。

  韩重想抽出手臂,但觉这尤泰力气之大,超出自己的想象,用尽力气但是手臂纹丝不动。

  尤泰嘿嘿一笑,另一只手就去握韩重的脖子。

  韩重低头,抬脚,踢向尤泰的大腿。

  韩重的拳脚厉害,力量也大,几乎没遇到对手,按照他这一跤的力道,这尤泰的大腿骨头能被他踢骨折,偏偏踢到尤泰腿上感觉又像踢在棉花上面一样。

  尤泰不但灵活,还有这等消力的本事,韩重的一只手臂要是被他一只夹着,很快就会被尤泰擒获,韩重可不是这样容易被束手就擒的人,另一只拳头在踢到尤泰的同事砸向他的面门。

  人的的面部受到攻击,最容易潜意思的防护,尤泰赶紧松开夹着韩重手臂的胳膊,两只胳膊同时去挡韩重的拳头。

  哪知,韩重只是虚晃一枪,乘机抽出了手臂,再度出拳。

  韩重觉得,这个尤泰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但是他没有怕过的人和事儿,就不把尤泰放在眼里。

  尤泰也是一心想制服韩重。

  俩人势均力敌,你来往往,打的那分难解。

  尤泰带来的打手看这样的情况,觉得尤泰是遇到劲敌了,纷纷摩拳擦掌,跳进圈子。

  赵雷鸣不能看着一群人围攻韩重,对着冲过来的迎头痛击。

  两个人瞬间被一群打手围住,韩重被尤泰牵制,赵雷鸣是打架的新手,二人根本抵不过围攻的人群,韩重逐渐落了下风,赵雷鸣也被打的满脸是血。

  女孩护着身后的十几个孩子,大声的求救。

  村民们听到声音纷纷出门,和那些打手开始搏斗。

  一时间,哀嚎不绝。

  就在此时,三合村的村口响起了警笛的声音。

  樊诚带着一队警察飞速的跑了过来,后面还有几个人黑衣人搀扶着一个老头。

  警察很快控制了场面,分别把他们带到村委的院子里面,分成两批蹲在地上。

  女孩看到赵雷鸣鼻青脸肿,满脸是血,就悄悄的问他伤情,赵雷鸣摇摇头说没事。

  韩重脸上也有血,不知道是别人的血溅到他的脸上,还是自己流的血。

  他冲赵雷鸣笑笑:“不错啊,为老子拼命,总算是老子没有白认识你。”

  带队的警察听到韩重说话,目光就投向了他,这人够痞的,这会儿被警察控制了居然还能笑出声。

  可是仔细一看,觉得有点面熟。

  再看韩重身边的赵雷鸣,这个也有点面熟啊。

  这俩人不是自己曾经要找的人吗?

  原来,上次赵雷鸣在山路上翻车,又被仝全子弹袭击,韩重带着赵雷鸣去报了警之后,警察后来查到一些线索,就找他们核实一些情况,没想到去了创新建筑的工地,尤泰却说他们吓跑了,回内地去了。

  警察指着他们俩说:“你俩站起来。”

  赵雷鸣和韩重也认出来这个警察,就站了起来。

  警察问:“尤泰说你们两个人害怕,回内地去了,怎么在这里打架?”

  赵雷鸣说:“我们根本没有害怕,是尤泰把我们撵走的,说我们是危险分子,会对创新建筑的工人带来危险,连夜就把我们赶出工地了。”

  韩重把当时的情况叙述了一遍。

  警察点点头,走向尤泰问:“尤泰,我当初是怎么交代你的,让你嘱咐他们在工地好好养伤,要保护他们的安全,随时接受警方的协助调查,你居然不配合警方,还私自做主撵人,你这是目无法纪,欺瞒警方,故意阻碍警方破案。”

  尤泰看事情暴露,赵雷鸣和韩重就在眼前,也无法辩解,把头使劲的往下低。

  这时候,有人严厉的呵斥一声,“尤泰,抬起头来!”

  众人一看,正是跟在警察后面,被几个黑衣人搀扶着的老人,老人看上去六七十岁,满头白发,带着金丝眼镜,西装革履的,很有派头的模样。

  尤泰听到这熟悉的生意,抬头间就差点就跪了下来。

  “夏董事长,你怎么也来了?”

  这老头姓夏,叫夏启明,正是创新建集团的董事长。

  夏启明道:“我要是不来,还不知你暗中做了多少的坏事,贪污了集团多少的钱财,败坏了创新建筑多少的名声。”

  尤泰顿时吓得面如土色。

  原来,樊诚昨天接到尤泰的消息,说让他今天去创新建筑去协商赔偿款的问题,没想到去了以后,并没有看到尤泰,当时他还没有觉得自己上当受骗,就一直在创新建筑集团等尤泰。

  不偏不巧,在等待的过程中,樊诚听到有人喊董事长,就赶紧追了过去,问起三合村拆迁的事情。

  三合村在半年前就和创新建筑签订了拆迁赔偿合同。

  集团已经把赔偿资金全部的发放下去,可是拆迁的工作迟迟没有开工,夏启明多次催促此事,却一直不知道内情。

  此刻,樊诚把三合村的基本情况告诉夏启明,夏启明算是明白了,尤泰是把集团拨出的赔偿款装进了自己的腰包里面了,然后强迫三合村的村民们拆迁。

  夏启明让人去把尤泰喊来,派去的人说尤泰带着人去了三合村。

  此刻,樊诚才知道上当了,就立刻去报警,领着警察去了三合村,夏启明怕事情闹大,也跟在后面一起来到了三合村。

  事情真相大白,尤泰贪污巨款,私自强拆,欺瞒警察,妨碍警方破案,当即被带上了警车。

  随后,领队的警察询问了赵雷鸣和韩重的一些事情,就带着尤泰离开了。

  夏启明当场宣布,让三合村的村民两日之内到创新集团领取赔偿款,直接领取,不再经过其他人的手。

  夏启明也当场向赵雷鸣表达了自己的歉意,说自己是用人不当,请求原谅,如果他们愿意,还希望他们回到工地上班。

  赵雷鸣和韩重不约而同的拒绝了夏启明的好意。

  赵雷鸣自从跟着侯富做生意之后,逐渐学会了很多的东西。

  侯富也会给他讲一些大公司的运营管理,此刻赵雷鸣觉得有些事情他想不明白。

  赵雷鸣就问樊诚,“三合村一共多少人家?”

  樊诚说:“100多家。”

  赵雷鸣想了想说:“100多家就是100多万,尤泰支付了你们一半的赔付款,那就是他贪污了一半,最少50万以上。”

  樊诚不解赵雷鸣的意思。

  赵雷鸣解释说:“我在工地上面干活儿的时候,听到过一些企业的职务安排,尤泰是人事部的,处理人事关系的,贪污的应该是财务部的才对吧?”

  樊诚立刻明白了其中的意思,赵雷鸣这是怀疑夏启明故意的把锅甩给尤泰。

  赵雷鸣话顿时引起了夏启明的注意。

  夏启明把赵雷鸣从头到脚看了一遍,眼睛盯着赵雷鸣,“小伙子,你很细心,谢谢你提醒我,我会让公司继续做调查的。”

  夏启明说完,就告辞离去,走了十几步,又回过头认认真真的打量了一番赵雷鸣,眼神中有点意味深长。

  樊诚说:“赵大哥,你这话怕是让夏启明不高兴了。”

  “他怎么会不高兴?”

  “你想,如果没有上头的授意,尤泰怎么有这么大的胆子贪污,你方才说的也没错,不经过财务部门,尤泰想贪污这笔赔偿款也没没办法。”

  “你意思是赵启明的授意,然后他及时赶到现场,把锅帅给尤泰。”

  樊诚点点头,“很有可能,不过这是他们创新建筑内部的事情,我们也不用多想了,只要夏启明把补偿款全部支付给村民就行了。”

  韩重笑着对赵雷鸣说:“你小子,怕是你让夏启明记住了,以后我们又多了一个敌人。”

  赵雷鸣无奈的摇摇头。

  樊诚对着二人抱拳说:“今日的事情,多亏了二位出手,不然村委就被拆掉了。”

  赵雷鸣说:“你已经把事情告诉了夏启明,村委早晚会拆掉的,我们也没有帮上什么忙。”

  樊诚向一直护着孩子们的那个女孩招招手,然后对赵雷鸣说:“赵大哥,这是我妹妹,樊语。”

  樊语说:“村委被拆掉可不是小事情,要是提前拆除了,这些孩子们就没有地方住了。”

  赵雷鸣望了一眼那十几个孩子,疑惑的问:“他们住村委?村委是学校吗?”

  樊语说:“村委是学校,也是他们的家,这些孩子都是孤儿,如果村委拆除了,我们没有拿到全部的赔偿款,就没有办法重新盖房子,这些孩子就没地方住了。”

  “孤儿?”

  樊语笑笑:“对,都是我哥收养的。”

  赵雷鸣没有想到,这个樊诚被人传说成三合帮的帮主,其实是三合村的村长,他一边派人向商贩收保护费,一边收养孤儿。

  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的人?

  还有,樊诚为啥问自己喊大哥?

  赵雷鸣带着一肚子的疑问,还有今天来的目的,他把头转向了樊诚。

  樊诚看到了赵雷鸣狐疑的眼神,明白他想问什么,就说道:“今天就在家里吃饭吧。”

  事宜从权,带着这些疑问,赵雷鸣和韩重留了下来。

10280 3582007 MjAxOS8wNS8zMS8jIyMxMDI4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5/31/10280_35820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