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八十五章 他要成最配宋晴天的男人

书名:八零年代女首富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青冥迦若 更新时间:2019-06-06 20:01:58

  “砰”的一声,梁宣拿着几本书从外面进到病房,巧合听到这句话。

  “你想干什么?”

  龚大强回头看了他一眼,“你小子终于酒醒了。”

  梁宣指着龚大强,“对对对,就是你,你就是我昨天晚上梦到的那个英雄。你要让雷鸣脱裤子干嘛?”

  龚大强说:“龙鸣少爷是我的亲人,我想看看他的胎记,他的胎记长在屁股上面。”

  梁宣笑道:“原来是这样的啊,我还以为……”

  赵雷鸣瞪了他一眼,“梁哥,你能不能正经点,别一脑子龌龊想法。”

  梁宣得意的说:“雷鸣这个胎记啊,实在屁股上面,有一次洗澡我偷偷看到了,左边屁股上面有个圆形的黑色胎记,像个铜钱呢。”

  “梁哥,你这人真是……”

  “都是男人,一起洗澡,你还让我闭着眼睛吗?”

  龚大强点头道:“是没错,他小时候就是这样的胎记,我抱他时候就看到了,是像个铜钱,所以我印象特别深。龙鸣少爷,我总算是放心了,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你了。”

  龙鸣?少爷?

  梁宣有点郁闷,这赵雷鸣是啥身份啊,能叫少爷的肯定是有家世的啊。

  赵雷鸣说:“龚叔,你还是叫我雷鸣吧,也别叫少爷,我一点都不习惯。”

  怎么说龚大强也是称赵绝伦为大哥,龚大强不是什么好人,毕竟救过自己,出于什么原因他都得称呼一声叔。

  “那好,等你习惯了再叫你,只是你叫我龚叔,我这怎么敢当。”

  “龚叔,你怎么也是一个长辈,你受的起。”

  龚大强笑笑算是默许了。

  梁宣这下可是死缠着赵雷鸣了,非要问他是什么身份。

  赵雷鸣就哄骗他说,他家以前是地主,所以才被这样称呼,现在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了,这样的称呼早就不应该叫了。

  梁宣半信半疑的,反正心里觉得赵雷鸣肯定不是一般人,要是一般人的话,能吓走鬼。

  下午的时候,龚大强找了个借口把梁宣支走。

  关好了门,龚大强才小心翼翼的从身上摸出一个物件,递到赵雷鸣的手中。

  “这是你爸的贴身物品,临死前留下来的,他让我找到你以后,一定要亲手交给你保管。”

  赵雷鸣细细的端详那个物件,像是个玉石的挂件,坚硬无比,看不出来是什么材质,黑黝黝的发着亮光,上面雕刻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龙,雕刻十分的精致,龙爪龙须都清晰可见,赵雷鸣觉得这个东西肯定价值不菲。

  龚大强说:“这是你爸从巴西买回来的黑金刚石,价值连城,也是留给你唯一的遗物,你可要好好收着。”

  虽然赵绝伦十恶不赦,杀人如麻,可是也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虽然赵雷鸣接受不了这样的父亲,可是血浓于水,父亲犯罪,儿子总不能不承认这个父亲吧。

  手里拿着赵绝伦留给自己唯一的遗物,赵雷鸣思绪万千。

  龚大强说:“你以后就贴身戴着吧。”

  赵雷鸣点头,挂在了脖子上面。

  龚大强接着说:“有了这个黑龙牌,以后就没有人敢欺负你了。”

  “黑龙牌?是什么东西?有这样的威力?”

  “雷鸣,我也实话告诉你,这个黑龙牌是黑龙帮的信物,你把在香港创立的黑龙帮就是用黑龙牌做信物,帮会兄弟看到这个信物,见黑龙牌如见帮主。”

  赵雷鸣伸手就要去取黑龙牌,“那我可不要这个东西,既然是黑帮的信物,我坚决不能收。”

  龚大强拦住了他,“你贴身戴着,没有人会看到就好,你就当是你爸的遗物,其他什么也不用想。”

  赵雷鸣想想也是,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谁也勉强不了。

  宋晴天曾经告诉过他,要他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儿,他是万万不能涉黑的,他不会辜负宋晴天的期望的。

  赵雷鸣突然想到宋晴天说韩正正在追捕龚大强,就问起此事。

  龚大强说:“韩正很可能就会找到这里,我不能在这里呆的太久,能找到你,我总算是完成了大哥的遗愿,不过,我有一个想法。”

  “龚叔,你可不要说让我跟你重建黑龙帮会的事情,我是死也不会同意的。”

  赵雷鸣得知赵绝伦留给自己的是黑龙牌的时候,就想到这个问题,此刻龚大强一说这话,赵雷鸣立刻就把路给堵死了。

  龚大强说:“黑龙帮现在是程宝珠管理,根本不需要重建,我是想说,大哥给你留下了一笔遗产,如果可能的话,你跟我回香港,取回你的遗产,这样你也可以有好日子过。”

  只要和黑帮有牵涉的事情,赵雷鸣都坚决不想涉入的。

  “龚叔,我苦日子过习惯了,我不需要什么遗产,虽然我承认了赵绝伦是我父亲,可是我不能原谅他犯过的罪恶,也不想要他留下的那些沾满鲜血的钱财,除了他的遗物,我什么都不要。我自己有手有脚,大好儿子想要什么,我自己去奋斗,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

  龚大强紧紧的抓住赵雷鸣的手,激动的说:“雷鸣,你真是个好孩子。你这想法和我想的一样,当年,你父亲犯下的罪过,我也全部参与过。

  我这些年来,每到夜深人静,那些冤魂都会在梦里来找我,我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不是为了找到你,我就自我了断,陪着大哥去地下忏悔去了。我想大哥和我一样,都希望你过的开心就好。”

  赵雷鸣莫名的突然有点心疼龚大强。

  “那龚叔你以后怎么打算?”

  “我已经在香港一个渔村买了一个小房子,以后去哪里住,打鱼晒网,每天为我的罪孽忏悔,了此残生。”

  也许,这是最好的办法吧。

  龚大强走后的第二天,韩正带着小严,就找到了赵雷鸣。

  韩正看着躺在病床上面的赵雷鸣,嘴角露出讽刺的笑意。

  “我从第一次看到你,就怀疑你和‘魔鬼’赵绝伦有关系,没想到你真的是他的亲生儿子。作为赵绝伦的亲生儿子,你这病房都高级了不少。”

  赵雷鸣更不不想解释这病房是汪嵩非要安排的事实。

  “韩正,赵绝伦是我父亲,可是我从小就不知道,也不知道他犯下什么罪行,他已经受到该有的惩罚,这和我应该没关系吧?”

  “你说得没错,这些是和你没关系,不过,龚大强呢?他现在在哪里?”

  “龚大强回香港了。”

  “你可别撒谎,龚大强和赵绝伦一样十恶不赦,不把他抓捕归案,怎么对得起上海那些惨死的无辜百姓!你可想好了,你如果敢包庇他,你一样要坐牢的。”

  “龚大强我是见过他,因为他我也确定了我的身份,但是我和他并没有其他犯罪的行为,我和他也没有那么的熟悉,我不会为了包庇一个罪犯把自己送到监狱,我还不傻。”

  “赵雷鸣,你觉悟蛮高的,你这话是没错,可是龚大强必须要抓到。”

  “这和我没关系,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你可以去查龚大强是否还在大陆。”

  韩正没话说了,可是小严就不高兴了,“韩特长,你要不是为了那个宋晴天的安全,龚大强早就束手就擒了,你当时真不该心软,这下龚大强逃回香港了,我们就是违反了上级的命令,要受到处罚的。”

  小严的话没错,如果不是为了宋晴天,龚大强早就被抓捕归案了。

  赵雷鸣一听这话,顿时有了自己的想法,这个韩正在三川镇数次帮助晴天,为了晴天的安全才没把龚大强抓捕到。对于军人来说,没有服从命令,这可是大事,受到处罚是肯定的。

  韩正如此对待晴天,莫非他也对晴天有喜欢的意思?肯定是这样,不然韩正不会冒着被处罚的危险为晴天的安全。

  眼前的韩正,竟然是自己的情敌。

  赵雷鸣不禁多看他两眼,和自己做了对比。

  韩正怎么也是个正规的军人,家里父亲还是镇长,而自己的父亲是个杀人如麻的罪犯,现在还一无所有。

  如果按照一个正常人的思维来给宋晴天选择对象,韩正肯定人们心中的是第一人选,想到这里,他不觉得有些伤神。

  不能这样想!

  赵雷鸣心里提醒自己,他是有手有脚的人,他也可以强大起来,比韩正厉害数倍,他要成为人人觉得最配宋晴天的男人。

  韩正相信了赵雷鸣的话,联合广州警方开始调查龚大强的行踪,果然得到的消息是龚大强已经回到了香港。

  韩正回到了豫州省,把事情的经过报告给萧处长。

  萧处长长叹一声:“你辜负了上街对你的信任,你再一次被儿女情长给牵绊了,一个军人绝对不能连续犯下这样的错误,韩正,你必须接受严厉的处分。”

  广州这边,赵雷鸣很快就要出院了,他不想自己的身世泄露出去半点蛛丝马迹,就在三的交代梁宣不要提起龚大强说过的任何话,也不要提起龚大强这个人,算是报答自己的救命之恩。

  梁宣心想这样也好,不然自己老惦记赵雷鸣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于是就答应了。

  回到工地以后,赵雷鸣继续开着他的卡车搞建材运输,更加的勤劳刻苦,别人干一周的活,他硬是要六天干完。

  汪嵩的老婆知道赵雷鸣救了她的弟弟,提议汪嵩给赵雷鸣换个轻松的工作,也被赵雷鸣拒绝了。

  这日,赵雷鸣开着车行驶在一条山道上面,远远就看到前面的路口站了几个人,堵住了去路。

  临近一看,正是那天晚上袭击他和梁宣的几个人,领头的那个人脖子上面还缠着纱布。

  难道这些人又要为难自己?

  赵雷鸣刚刚这样想,就看到那几个人对着他鞠躬行礼,一个一个卑躬屈膝的。

  赵雷鸣看他们不像是做戏,就下了车。

  领头的人一边作揖一边说:“赵大哥,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们那天晚上的莽撞,我们错了,不该对你动手,都怪我们瞎了眼睛,有眼不识泰山。”

  后面的几个人附和着说。

  赵雷鸣心想,这肯定是龚大强临走时候,为了保护自己,特意的收拾了这些人。

  冤家宜解不宜结,赵雷鸣从来就不是爱生事的人。

  “众位大哥,事情都过去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麻烦你们让让路,别耽误我工作。”

  这几个人一听,这赵雷鸣是原谅他们了,而且一点不记仇,深感赵雷鸣胸怀宽广,纷纷退到路边,对着赵雷鸣抱拳行礼。

  赵雷鸣一心努力工作,也渐渐的忘了这些人。

10280 3575295 MjAxOS8wNS8zMS8jIyMxMDI4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5/31/10280_35752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