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49章 棺中蛊尸

书名:恐怖遗钟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墓道 更新时间:2019-06-10 23:37:01

  舌头可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它依旧是缓缓伸出,这时,九爷把我给拉拽到了一边,我的身子一脱身,与此同时,剪刀状的舌头突然朝着我发起了攻击,我大喊道,“红舌!”

  九爷其实早就料到会有这种事情的发生,他率先拿起手中的尖刀,左手朝着前来的红舌挥了过去,我两眼目瞪了一下。

  只见,刀子直接从红舌表面划过,紧接着,红舌分成了两半,鲜血流出。

  九爷的刀法,几日不见,还长进了不少。

  “哗哗——”

  在我眼前出现的红舌,都纷纷分成了两半。

  几刀过后,我本以为又恢复了平静,可事情还没有完。

  我扭头一转,却看见那些黑白面具朝我歪嘴笑了笑。

  我心里一紧,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九爷冷冷道,“别害怕,我看定是某人的把戏!”

  九爷叫我朝后退几步,几步之后,我心里更是一沉,黑白面具猛然间,跳出了一个鬼影。

  吓得我身子直哆嗦,我也是拿起手中的枪杆子,看也不看,就这么开了火。

  九爷一怔,道,“你干什么?”

  子弹已经飞射了出去,我见着子弹是纷纷穿梭在了鬼影的身体之内,奇怪的是,那子弹居然没有穿透出去。

  手术刀觉察不对,喊道,“快躲开!”

  “啊——”我往回头一看。

  发现事情有些不对,我看见黑色的鬼影身体中,好像有一股弹力,弹射了出来,子弹是朝着反方向过来,当然了,所指的方向也是我们。

  灵玉阴沉笑道,“我来!”

  反正,在我的眼前,闪过一道白影,白影和黑影交织在一起,短短几秒钟,“轰隆——”一声巨响,墓室之中,浮现着灰沉沉的雾气。

  我揉了揉眼睛,有些看得不太清楚。

  直到雾气全部散开,我才渐渐看清。

  白莲花?我一惊,却看见眼前突然出现了残缺的白莲花,然而,在白莲花上,有些还染着黑色的东西。

  听手术刀说,黑色东西是鲜血,是中了蛊毒的鲜血。

  灵玉见着白莲花后,他脸色隐然间,变得一阵煞白,把我给吓坏了。

  我低声道,“灵玉怎么了?”

  何文朝他看了一眼,说道,“他蛊毒发作了?”

  “那怎么办?”我问。

  手术刀阴沉说道,“等死!”

  灵玉所中的蛊毒是非常罕见的毒,也是致命的蛊毒,没有解药。

  我看了一眼,见着灵玉身子倒了下去,双手握紧拳头,紧咬着牙,眼睛中还透着一股血丝,他身子蜷缩着,他想要坚持下来,一直在苦苦挣扎。

  但是,时间已经不允许,他的蛊毒发作越来越厉害,我看见他的身体都开始变得一阵通黑,伴随着,他的身体也是在渐渐融化,几分钟后,灵玉已经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更应该说是化成了一滩黑色血水。

  灵玉走了,我心中有些遗憾,更是一种可惜。

  萧石更是给灵玉深鞠了一躬,嘴里说了一些话。

  何文说道,“朝里走去,别说话!”

  这个可能也是何文的提醒,我是听从他们的安排。

  白莲花是分布在两侧的石面上,那东西可是很诡异,那时在灵河中,也见着了白莲花,要知道,在白莲花的底下,居然还依附着死人。

  我们可没有去探查,听手术刀说,最好别沾惹上。

  何文朝里走去,我也跟在后头。

  这不,我刚往前一走,却发现白莲花扭动了起来。

  好在手术刀洞察能力强,他用起了道术,拿出了符纸,朝着前方一抛,符纸贴在了白莲花瓣上瞬间燃烧而起。

  我两眼一瞪,觉得不可思议。

  燃烧而起的白莲花,如同小孩一般怕了,纷纷退了回去。

  手术刀再次抛出符纸,他也是想要一网打尽,最好是彻底杀死白莲花。

  白莲花算是这墓中的神物,逃脱速度实在太快,手术刀也只能摇晃着头,就此罢手。

  九爷说道,“怎么让它给逃了?”

  手术刀摇着头,阴沉道,“它有快速回撤的能力,抓不住它!”

  何文说道,“快一点!”

  何文好像发现了什么,他更是叫我们快点朝里走。

  反正,我的心中一沉,也不知该怎么办。

  九爷不说话,算是相信何文。

  朝里走,里边是墓室,可是空间,要比我想象中宽敞很多。

  但是,唯一让人疑惑的是,越往里走里边的空间显得更幽暗。

  我问,“九爷,会不会有问题?”

  九爷摇着头,两眼紧皱,说道,“这里可能会有棺材?”

  殊不知,

  “呼——”的一声,

  我脑子一惊,本能反应也是朝后探了探,透过白色的灯光,我朝前一瞅,并没有看见什么。

  但是,我的心,越发担心起来。

  几人没有停下脚步,依旧是朝里走着。

  直到我自己也不知到了何处。

  反正,我听到萧石喊道,“快跑!”

  “啊——”我反应有些迟疑。

  等我反应过来,我感到身子突然被一道力量缠绕而起,手灯也掉落在了地上。

  我在极力反抗着,便朝下看了一眼,那东西好像是树藤,它把我缠绕了五六圈,而且是缠绕越来越紧。

  来得有些突然,我根本就没有时间却撤离。

  九爷喊道,“风!”

  我回应了。

  紧接着,我的身子根据缠绕的树藤运动起来,它先是环绕着四周旋转一圈,一圈过后,它更是把我给重重的摔打在地上。

  我摔得鼻青脸肿,刚要爬起身,树藤又把我给缠绕起。

  我完全成了它的玩偶,任凭它随意玩耍。

  我真得快要崩溃了,仿佛在这一刻,我已经失去了生命。

  当然,九爷他们,也是在和树藤相互抗衡。

  倒是,西和的弯刀还是比较厉害的,极为锋利,我就见着刀光闪过,我掉落下去,树藤被刀子割断了。

  “哎呀——”我可是吃了一口土。

  狼狈的样子,我还真是有些可怜。

  可在这个时候,没有人会去特别注意,要知道,我们能不能活着出去,都算是奇迹了。

  西和纵身一跃,飞出的弯刀,都纷纷把树藤割断。

  树藤退去,与此同时,“咯噔——咯噔——”

  在我的身子底下,也就是我的脚下传来了一阵抖动的声响,我快速起了身。

  我问,“九爷,这地面?”

  何文笑道,“果然是来对地方了。”

  九爷眯着眼,问,“难道真是主墓?”

  九爷一开始,处在半信半疑的状态,可现在嘛,还真就信了。

  何文继续说道,“是主棺,而且还是大有来头的主儿!”

  脚下抖动的声响这时候,也是越发剧烈了一些。

  我呼了口气,站立在了一边。

  而眼睛更是直勾勾地盯望着前方,我斜眼看着,摇摆着头。

  “咯噔——咯噔——”

  何文突然起身说道,“来了!”

  “来了!该不会——”我两眼直愣着,朝前瞅了瞅。

  “快看!”九爷喊道。

  我两眼一看,透着白色的灯光一探,发现,在原本平整的土面上,猛然间,蹿出了一口木棺。

  可看着这口木棺,我心里直发毛。

  这可不是一口普通的木棺,它的形状是呈现一个花瓣状,朝着四周。

  “白莲花!”我嘴里说道。

  九爷瞥了我一眼,问,“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看了九爷,九爷更是两眼直瞪着我,我心里有些害怕。

  九爷反是心急起来,喊话,“他奶奶的,你倒是说话呀!别磨磨唧唧,像个怂货!”

  我低沉着头,说道,“是白莲花!”

  “白莲花,白莲花!”九爷嘴里念叨了几下,几下之后,我就见着九爷居然朝前摸了过去。

  我喊道,“九爷!别去!”

  九爷阴沉笑道,“甭管什么,就算是死,还真得去闯一闯!”

  九爷他就是这种性子的人,你千万不要和他硬刚,他脾气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了的。

  见着九爷已经走去,何文几人也走了过去。

  近处,我仔细看了下,还真得不一般,这口棺材首先形状就很别致,再是它的颜色是大红色状,高度足有一米多。

  何文说道,“主棺,果真不一般!”

  我问,“这是哪个主儿?”我也是想要知道更多的信息。

  何文淡淡道,“可能是大理国王!”

  如果真是大理国王,我倒是真想见一面,看看这个被封存千年历史的国王,究竟长什么样儿。

  手术刀抬头看了棺材口,随后,我见他抚摸了一下。

  紧接着,手术刀的举动让我们都吃了一惊。

  手术刀直接跳上了棺材盖上,我两眼一瞪,道,“九爷,他?”

  九爷也好奇,话说这手术刀是不是在犯傻,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告诉你,手术刀是个极其聪明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有理的。

  九爷说道,“肯定有事?”

  我有些搞不清楚,更是摸不清九爷心中的意思,感觉像是话中有话。

  如果真是这样,主棺也不是盗得的棺。

  我问,“这棺能不能开?”

  九爷却摇了摇头,阴沉道,“不清楚!”

  手术刀跳上棺材盖后,他看了一眼,之后,他叫上九爷他们,我嘛,没有参与进去,乖乖地在下边。

  我看着他们在上头交谈,交谈过后,手术刀拿起手中的开棺利器,寻找到了棺材盖的中心位置,然后,我见着他往下一探。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心跳也是怦怦直跳起来。

  我知道这是人的心里作用。

  利器进入棺材里,九爷问,“怎样?”

  手术刀脸色却一沉,摇晃着身子,说道,“可能是空棺?”

  “空棺?难道又被人耍了?”九爷说道。

  要知道这个玩笑可是开不得的,手术刀也不会说谎。

  见着情况有变,西和说道,“开棺!”

  手术刀点点头,一声吆喝,再是经过其他几人的辅助,“砰——”的一下子,棺材直接被开出了一个不规则的口子。

  我也很好奇,跑上前去看。

  两眼朝里一望,居然和手术刀说得不一样。

  只见在棺材中,躺睡着一个人,只是这个人,全身用古代衣服包裹着,包括他的脸部。

  九爷瞅了一眼,冷冷道,“你居然骗我!”

  手术刀说道,“这不是人?”

  九爷笑道,“肯定不是人呀,因为他是死人!”

  何文说道,“有问题?”

  九爷不解,问,“你们究竟要搞什么事?有话说出来?别搞得神神叨叨的。”

  九爷是个直爽人,可在这个时候,不能这么说。

  手术刀不说话,他反是摸进棺材里头。

  手术刀一脚踏了进去,随后,他微微掀开盖在脸上的纱巾。

  纱巾是那时宋朝人使用的龙纹丝绸,也算是上等品。

  掀开纱巾,映入眼帘的,我惊呼道,“木头人!!!”

  真得让人惊奇!

  居然掀开纱巾,所见着的不是人,而是一具木头人。

  更为诡异之处,这个木头人,是雕刻的,做工极为精细,那时古人的工匠,居然把木头人雕刻的栩栩如生,若不是借助灯光反射的缘故,还真以为是真人。

  “啥子情况?”九爷问道。

  何文微微笑道,“爷,你这回信了吧!”

  九爷继续问,“你怎么知道棺材中的人有问题?”

  何文解释道,“其实,白莲花出现,我就觉得棺材有问题,这棺材中绝非等闲之物!”

  我问,“那既然这样,真正的主儿又去哪了?”

  西和却阴沉笑道,“我看,这处墓地压根就没有主儿,大理国王或许早就被人毁灭,而这口棺材,极有可能是他留下的遗物!”

  我不知道,这个是不是大理国王的遗物,还是有人设计的,总之,突然出现的棺材定然有它的意义。

  手术刀很大胆,他这时直接跳进了棺材里。

  接着,他更是把棺材中的木头人抬起。

  可殊不知,把木头人才刚刚抬起时,已然发现矛头不对。

  “咯咯——”

  我听到了好似木头断裂的声响,却没有预料到,在我木头人的身下,也就是棺材底下,居然还躺着一个人。

  我本以为是木头人,没有多想,想要去伸手扶起。

  何文眉色一怔,赶紧喊话,“蛊尸!”

  “啊——”我两眼发愁。

  再次朝下一望,果真发现不对。

  下边躺睡的人,已经睁开双眼,那双眼犹如红色宝石般,凶煞无比,脸色苍白,而他的嘴角处,微微张开,流哈出了一丝鲜血……

10279 3576533 MjAxOS8wNS8zMC8jIyMxMDI3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5/30/10279_35765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