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315章 别人都看着呢

书名:独上兰舟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凉歌 更新时间:2020-02-15 00:13:00

  魏寒江换了班,便交由另外几个人巡逻看守,去歇着了。

  他奔波了一夜,至今未合眼,也的确是累了。

  魏寒江走后,楚兰舟也抬头看司徒耀,他虽然脸上未露疲倦之色,眼中却布满了红血丝。

  魏寒江是刚刚交班的话,那他也应当是至今未合眼。

  “折腾了大半夜,你也应该乏了,待会儿吃点东西,你也去歇歇吧。”

  “无妨的。”司徒耀还是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好像真的一点儿都不累。

  楚兰舟定定看了他片刻,便不予置评了。

  但王德王公公向来做事周全,见楚兰舟也醒了,便去准备吃食了。正会儿正好拿了过来。

  “陛下,娘娘,吃块饼吧。”

  如今是特殊时期,他们又身处于这个位于半山的山洞里,想要像从前在宫中一般,想吃什么只需吩咐御厨一声便有,是不可能的了,吃食也只能是干粮来凑数。

  “多谢王公公。”楚兰舟也不矫情,拿干净的帕子便从油纸包中抽出一张薄饼。

  但还没等她送到嘴边,便有某个厚颜无耻臭不要脸的先凑过来咬了一口。

  “嗯,这薄饼果然美味。”末了还舔了舔嘴唇,一副泼皮无赖的嘴脸。

  可配上他这张惊为天人的脸,委实是半点也泼皮不起来,反而有别有一番风味的迷人。

  “……王公公手上有很多。”楚兰舟无奈。

  “不。你手上的更香。”司徒耀理直气壮。

  楚兰舟:“……”这人还要脸的么?

  贵妃和陛下真是常年如一日的恩爱呢。

  王公公在旁边高兴地光顾着偷笑。

  “行了行了,给你给你!”楚兰舟郁闷地将薄饼塞进了司徒耀的手里。

  可是吧,她从王公公手里拿了另一张薄饼时,某陛下又探头过来偷吃。

  “没完没了了是不是?!”楚兰舟气得差点跳脚。

  司徒耀一脸无辜的眨眨眼,说道:“只是两张饼而已嘛,莫要生气。我帮你也拿两张便是了。”

  他说着,撕下一块饼就递到了楚兰舟嘴边。

  “噗……”王公公直接笑出声来。

  楚兰舟扶额:“……”他们这是在逃命啊,这个狗皇帝就不能稍微正经一点么?

  罢了罢了,跟他这个狗皇帝比什么不要脸啊。她能比得过他才怪呢。

  楚兰舟气得从王公公手里头接过那包薄饼,转身便走。

  “等等,不是说朕也一起吃……”的么?司徒耀赶紧地跟了上去。

  楚兰舟看见他跟上来,干脆地小跑着往前奔。

  “娘娘,陛下,你们慢点儿……”王公公在后边儿细心提醒着,一边呼唤一边笑得跟个马上要抱孙子的老太爷似的。

  陛下跟娘娘这般恩爱,要是能再生个皇子就好了,那才是好事成双呢。

  楚兰舟跟司徒耀追追打打的闹腾了一阵,但是楚兰舟怕再吵了其他人歇息,走到墙角猛地一回身,司徒耀猝不及防便撞了上去。

  大眼瞪小眼。

  空气,停滞。

  莫名散发着爱的气息。

  “咳咳……”好半晌,楚兰舟才有些不好意思地干咳了两声,“行了,有点一国之君的样子,大难当头,还打打闹闹的成何体统?”

  司徒耀笑了笑,倒是没有反驳,但是也没有往后退的意思。

  楚兰舟又尝试着推开他,但他不动如山。

  “……别人都看着呢。”楚兰舟弱弱道。

  “嗯。”司徒耀十分淡定,“他们喜欢看就看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楚兰舟老脸都忍不住一热:“……”这话听起来怎么就这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呢?

  “……赶紧吃东西吧。吃完好好休息,”楚兰舟干脆将整一包薄饼都塞进司徒耀怀中,然后趁着他分神的功夫,直接从他的腋下溜走了。

  司徒耀的眉头扬了扬,嘴角也跟着翘起。

  ……

  司徒耀吃了两张饼,便够了,又把王德叫过来吩咐了几句话,这才自己去找了个地方休息。

  楚兰舟也跟晴雨妙玉她们几个丫头还有两位嬷嬷分着吃了几张饼,毫无架子,更不娇气。

  妙玉直感慨道:“奴婢还真没见过宫里头,哪个主子像贵妃娘娘这么能吃苦的,分明,娘娘身为贵妃,尊贵无比,这整个西陵也没有几个比娘娘更加尊贵的了,理应高高在上高不可攀,可是无论发生多危急的状况,身处怎样窘迫的处境,娘娘都没有抱怨过半个字,反而跟大家同甘共苦。娘娘,您真是太了不起了!”

  光说还不够,妙玉还竖起来个大拇指。

  楚兰舟满不在乎的摆摆手,说道,“这才哪儿到哪儿啊?从前我领着十万精……”兵征战沙场的时候,那才是真的苦。

  但话到了嘴边,几乎脱口而出了,楚兰舟才想起来,有些不该说的话差点就说出口了。

  她的眸子也跟着黯淡了下去。

  “从前娘娘怎么了?”几个丫头见楚兰舟说着说着突然顿住,异口同声的问。

  她从前啊,刀口舔血,出生入死。

  风里来雨里去,见的都是腥风血雨。

  经历的都是刀光剑影。

  楚兰舟在心中说道,但嘴上一句都没说出来。

  她摇了摇头,若无其事的说道,“咱们如今是在避难,这种时候,能有干粮就着水吃,能填饱肚子已经很不错了。还有什么可挑的?人不都是人生父母养的么?哪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

  “还是说,你这丫头打从心里觉得本宫不堪一击,你们能吃得了的苦,本宫绝对受不了?觉得本宫是个娇生惯养,只能待在那皇宫大院里和风细雨地滋养着富贵花?受不得半点风吹雨打。”

  “不不不,不是的,不是的,奴婢没有这个意思。”妙玉连忙摆手,头都给要成拨浪鼓了。

  晴雨和朱朱苏苏还有两位嬷嬷见了,都忍不住偷偷笑。

  妙玉这才反应过来:“你,你们……娘娘!您怎么又拿妙玉戏耍打趣了!人家不依了——”

  “行行行,不依不依。回头给你找个如意郎君,你就依了。”楚兰舟煞有介事道。

  “娘娘您怎么又……人家没有那个意思……”妙玉的脸一下就红透了,恨不得地上有条缝能够钻进去呢。

  结果便是,晴雨她们笑的更欢了。

  楚兰舟也是会心一笑,满眼笑意。

  每每看见几个年轻漂亮的小丫头们开怀大笑,她便觉得十分欣慰,也十分羡慕。

  她在像她们这般年纪的时候,没有多少可以这么少女怀春开怀大笑的机会。

  那个时候,她已经入了行伍,心中怀揣着,为父亲,为姜家昭雪的信念,跟弟兄们一起抛头颅洒热血。

  每一次上战场,她都是抱着比死的决心,和必然要活着回来的信念去的。

  如今回想起来,那些年过的,当真矛盾。

  不过,若是她的人生能够有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他也还是会选择选上战场。

  心之所向,一往无前。

  这般想着,楚兰舟心中竟释然了几分,轻松了许多。

  “你们几个抓紧时间再休息一下,本宫出去外面吹吹风。”楚兰舟吩咐道,说完便起身往外走了。

  “那娘娘您别走远了,外面就是悬崖,危险。”晴雨连忙跟着起身,嘱咐道。声音都提高了两个调。

  “无妨,本宫有分寸的。不必跟来。”楚兰舟颔首笑道。

  晴雨她们这才没有跟上去。

  吃过了东西之后,倦意的确涌上来了,晴雨妙玉还有朱朱苏苏她们,便商量着,两人一组的守着,轮流歇息,以保持体力。

  后宫女眷们可不比禁卫军那些训练有素的青壮年男子来的结实,他们平素就是日里夜里的轮值,折腾个半夜,睡个把时辰便又能精神抖擞的了。可她们这么半夜不睡,睡个半天都醒不过来神的。……

  外头有禁卫军守着,还有巡逻的,隔壁便是给禁卫军们休息的山洞。

  楚兰舟站在山洞口往外看,日头已高,放眼望去底下能看见幽幽一片绿林。

  还有时不时传来的,南疆士兵搜山发出的动静。

  但是山洞离谷底很远很远,她居于高处能看见下边的,下边的看不见上面,倒是十分安全。

  还有就是,这个山洞的位置也十分隐蔽。

  洞口外面便有藤蔓缠绕,是绝佳的天然屏障,看守的禁卫军们,正好将身影藏进了藤蔓的绿色之中,从底下往上看,更难发现了。

  看完了外面,楚兰舟又到了隔壁去看。

  不过,她的身影一出现在洞口,便惊得众人纷纷起身相迎:“叩见贵妃娘娘!”

  其中不乏一些受了伤,还包扎着的弟兄,也都手足无措地起身行礼。

  “你们有伤在身,不必多礼了,快平身吧。”楚兰舟赶紧上前扶了伤兵一把。

  正在休息的魏寒江也被惊醒,赶紧上前,“不知道贵妃娘娘专门过来,是有什么吩咐?”

  “魏大统领别这么紧张,本宫就是不放心,过来看看你们。”楚兰舟柔声说道,“昨儿夜里事发突然,兄弟们都辛苦了。多亏了弟兄们舍生忘死,陛下与本宫才得以闯出王宫,免于沦为阶下囚的命运。”

  魏寒江立即就正色道,“娘娘说的是哪里话,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护卫陛下与贵妃娘娘的安全,正是我们禁卫军的职责所在!”

10278 3643722 MjAxOS8wNS8yOS8jIyMxMDI3OA==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9/10278_36437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