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58章 职业病

书名:十万甜度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暖小喵_ 更新时间:2020-02-15 01:45:00

  关正行坐在沙发上有些拘谨,但面上表现的从容淡定,小璐妈妈让她进来坐会儿,肯定是有话要跟他讲,但又不能当着她的面说。

  沈康年说:“小璐明天就正式毕业了,我和你阿姨之前的想法是让她留在身边,工作年前打过招呼了,环保局正招个会计,其实,我们没指望她赚多少钱,能有个安稳工作,一家人聚在一起,方便我们照顾。但她的想法是去你的公司上班,毕竟是刚毕业的大学生,阅历尚浅,工作经验也匮乏,而且财务这块的工作是一个公司的经济命脉,真出什么事,她负担不起。毕竟这公司是你辛辛苦苦创办的。”

  关正行明白她话里的意思了。

  “叔叔,公司虽然法人是我,但在我心里,我的就是她的,我出国前,已经将公司的账目全部交给她了,往来账务,资金流水,日常的支出花销,都由她一手管理。如果信任,我也不会放手让她做。至于您说的工作经验,其实小璐做的很好,她接手公司账目后,每个月的结余都在增长,在我心里,她的业务能力还是很强的。这点您不用担心。”

  崔安雅了解会计工作,得知关正行将公司所有财务管理交给她做后,对关正行的看法的确有所改观,他是十分信任她的。再者,从他出国以后,没有因为环境的改变提出分手,说明内心是个专一且坚定的人。

  “你的公司是要长久经营的,经营中会遇到很多问题,小璐也的确需要更多磨练,如果她在工作中发生什么问题,希望你先跟我们沟通,作为父母,我们有义务帮她解决。”

  看来小璐妈妈还是很担心她受委屈。

  关正行微微笑下,“阿姨,请您放心,不管发生任何事,我都会站在小璐的一边,为她扛下来。”

  崔安雅点点头,虽然心里很宽慰,但工作毕竟是工作,关系到多少人的饭碗和生计,不能因为对方的容忍,就包容她肆无忌惮的行为。

  “她从小被我们惯坏了,脾气有些任性,工作上真遇到什么问题,你该说就说,财务不能出错,一个零一个小数点,都会导致整个账面的混乱。”

  “小璐挺能吃苦的,工作也非常认真,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其实挺想让你们看一看的。”

  又变相夸了一通自己的女儿,沈康年看在眼里,喜在心头,崔安雅自然也欣慰。

  沈康年的手机响了,“我去接个电话。”

  关正行頜首。

  客厅里就剩下两人,关正行看眼阖上的房门对崔安雅说:“阿姨,今天在饭店的事非常感谢您。”

  崔安雅说:“你已经感谢过了。”

  “……”他一顿。

  崔安雅有些心里话确实想跟关正行单独聊聊,“四年了,你们俩非但没分开,反而更稳定,出国都没拆散你们,我也懒得管了。既然我女儿喜欢的人,我怎么也要接受,你不用讨好我,对我女儿好就行。但如果你要辜负她,”崔安雅直视关正行的眼睛,目光深而沉,一字一句的道:“我也有的是办法让你和你的公司都过不安生。”

  关正行一脸郑重,“不会的阿姨,我永远不会辜负她。我向您保证!”

  ——我永远不会辜负她!

  这句话,也成了日后被狠狠甩在脸上的一记响亮的巴掌。

  关正行将商务车送到公司楼下,又走回四合院。放眼望去,夜幕下的北京城似座不夜城,繁华盛世,令人向往。这里聚集着多少逐梦的北漂一族,又有多少人在为自己小小的理想打拼。多年之后,他也加入这北漂一族的大军。

  快到巷子口,兜里的微信视频请求响了,关正行看到沈子璐的头像,嘴角自然的牵起愉悦的笑弧。按下接受请求,当屏幕亮起的一瞬,看到的是点点亮光晃动,伴随着男女声的大合唱:

  “没人能取代记忆中的你,和那段青春岁月,一路我们曾携手并肩,用汗和泪写下永远……”

  沈子璐把镜头切换过来,激动的对他说:“听到没,听到没,你听到没,我们毕业班的女生起头唱歌,对面的男寝也跟着唱,现在全校区的寝室都在大合唱,你听……”

  她再次将镜头切换,看着屏幕上的画面,即便不到现场,也能感受到那份震撼和感动。

  听着她也跟着唱,“放心去飞,勇敢地去追,追一切我们未完成地梦,放心去飞,勇敢地挥别,说好这一次不掉眼泪……”

  关正行昂头看夜空,耳边是她的歌声,美好的北京,美好的姑娘,愿青春不负岁月,未来可期。

  ……

  天边的微光刚浮上地平线,寝室楼内的毕业生便自觉的起床了。

  真是一件怪事,过去总也睡不醒,现在终于有机会睡懒觉,却早早的醒了。也许,这就是离开的意义,这就是告别带来的阵痛。

  只有在你即将失去,才发觉拥有的多珍贵。

  沈子璐换好学士服,站在镜子前整理领子,冯可菲从后面看镜子里的人,“来,我帮你弄。”

  “谢谢老大,”沈子璐笑着转过身,冯可菲帮她正好肩膀和袖口,领子理平,点点头说:“好了。”

  庞锦瑜拿着手机说:“我们先拍张合照。”

  梁佳淇刚起床,看到三人亲密的靠在一起,庞锦瑜高举手机,三个女生露出甜甜的笑,心里羡慕面上却表现的冷淡嘲讽,收回眼,将被子一盖,继续倒头睡觉。

  毕业典礼九点正式开始,毕业生在学校里拍照留念,沈子璐也不例外,八点多关正行就将沈康年和崔安雅接到学校了,先让关正行给他们一家三口拍张合影,又让冯可菲帮他们四个人拍,沈康年接过相机,“给你们俩单独拍一张。”

  沈子璐看向崔安雅,后者面上没表情,想跟关正行拍照又顾着她妈妈那边。

  崔安雅无奈摇头,“看我干嘛,拍啊。”

  “……”我去!母上开恩了!

  沈子璐赶紧拉住关正行往北理工的标志建筑前一站,“拍吧,老爸。”

  “等下。”崔安雅叫住人,沈康年看她,只见崔安雅走到沈子璐面前,帮她顺了顺头发,将学士帽扶正,上下端详一番,满意后才退开说:“好了。”

  沈子璐抱着满怀的鲜花,头微微靠向关正行。

  沈康年:“1、2、3,茄子!”

  咔嚓一声,画面定格。

  毕业典礼上,随着校长最后的祝福语一同落下帷幕的还有大学四年的学习生涯,但令人记忆犹新的还有他对所有毕业生的人生指引,“别再能吃苦的年纪选择了安逸”、“涉浅水者见鱼虾,入深水者见蛟龙”,未来之路,她已做好一切准备迎接了。

  全班同学拍照留念,随着最后一声,“毕业啦——”所有毕业生将学士帽抛向空中……

  ……

  2014年,北京有近23万的毕业生准备就业,就业形势不容乐观。在众多毕业生拿着个人简历去寻找工人单位时,她已经坐在格子间里忙得不可开交。

  午饭时间,沈子璐放下手头的工作去对面的餐厅买午饭,等她打包好两盒饭回来,公司里只剩关正行了。

  “叩叩叩”敲三下,隔着门板传来应门声,“请进。”

  沈子璐打开门走进去,关正行头也没抬还在画图纸,她说:“先吃饭吧。”

  关正行问:“几点了?”

  “都十二点半了。”

  关正行理好图纸放在一旁,摘下眼镜捏着发疼的眉心,沈子璐打开餐盒拆筷子,“头又疼了?”

  “嗯,有点。”

  “颈椎带的,你一画图纸就忘时间,”筷子递给他,又嘱咐,“告诉你多少次了,画图纸中途活动下脖子,在走廊里走动走动。”

  关正行笑,打开汤盒的盖子,放她手边,“知道了。”

  沈子璐说:“你每次都答应的挺好,画起来就忘。”

  “这个图纸着急,不赶不行。”

  “哪也要注意身体啊,没有好身体,赚再多钱有什么用。”

  “别动,有饭粒。”关正行抬手蹭她嘴角,沈子璐一动不动的等着,他忽而笑了,“真好骗。”

  “!”沈子璐瞪他,“下次你就骗不到我了!”

  关正行轻哄着人说:“好了,下次不敢了,先吃饭,你也饿了吧。”

  沈子璐边嚼边说,“我还好,把票据整理下,装订成册,太忙也忘记到午饭的点,要不是小李提醒我,我也想不起来去买饭。”

  关正行说:“你看,你也忙完了。”

  “你跟我能一样吗?你一身职业病,我身体棒棒的。”

  关正行想起一件事,“对了,公司组织去体检,你还没去呢吧?”

  “没呢,我打电话给体检中心,约到下周日去,这周太忙了。”

  关正行不放心,“你最近总说肚子疼,早点去检查。”

  “没事,估计要来大姨妈,每次都是这样,你也不是不知道。”

  他还想劝她,被沈子璐舀起一勺汤堵住嘴,“快喝。”

  关正行一口汤咽下。

10277 3643736 MjAxOS8wNS8yOC8jIyMxMDI3Nw==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8/10277_36437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