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百二十章 违逆

书名:阴司体验官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情系半生 更新时间:2019-09-02 23:06:54

  薛灵儿不会让自己死掉,但是,这个该死的女人,却只想保证自己的生存,而不是保证自己不会受伤。

  “薛灵儿!你他妈的给我滚出来!”

  林天肖歇斯底里的怒吼着,几乎破了音,可是风吹的很大,不一会儿林天肖的吼声就在空气中直接消失了。东毅凯深吸了一口气,他的内心之中更多了一丝不安。眼前的林天肖越是歇斯底里,他就越感觉不安。

  难道,这个叫薛灵儿的女人真的打算不顾林天肖的死活,那可能吗?对于自己来说,将林天肖当作是人质然后来寻求逃走的突破口就是最后的手段了,此外毫无办法,正面对抗根本就没有胜算。

  正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现在东毅凯和张悬的手中根本就没有足够的武器,一切的意外都发生的太过于突然了。面对装备精良的敌人,哪怕他们两个人和这些家伙的实力差距再大,只要他们像僵尸一样以自杀式的战术扑上来,他们也一样没有任何办法。

  实际上,现在的局面东毅凯看得也很透彻,林天肖如果死了,那么张悬和自己也将必死无疑。可是东毅凯还是不得不逼迫自己狠下心来,再一次将枪口对准了林天肖的眉心。

  不能心软,东毅凯知道,只要这个女人不是真的要林天肖去死,那么,他就还有胜算。这是高度的心理战,而这种想法越强烈,东毅凯的心中就越是苦涩。能在无形之中将自己逼到这个程度,只能说明这个女人俯瞰全局的能力根本就不再在自己之下。

  甚至,这个女人可能比自己看的更加的清晰而透彻。或许,从她带走了张悬的那一刻开始,这个局面的主动权就已经不再自己的手中了。

  “我给你三秒钟时间,如果我见不到张悬……那么你就给这个家伙捡尸吧!”

  东毅凯大吼了一声,当然不会有任何回复,只有凄凉的风声在耳边呼啸,那既像是亡灵的诉说,又像是在嘲讽自己一样。东毅凯逼迫自己此刻一定要尽可能冷静下来,一滴冷汗也是顺着他早已湿透的鬓角缓缓的下滑。

  “1,2……3!”

  在数到三的瞬间,东毅凯有了片刻的犹豫,他的精神并没有放在林天肖的身上而是一直在集中去观察周围,他想要掌握薛灵儿的方位想知道这个女人到底会在什么地方出现。

  东毅凯现在一切的举动都是建立在薛灵儿在乎林天肖的生死这一假设之上的。如果薛灵儿不在乎林天肖的生死,目的就是将自己和张悬解决掉,那么,他就不可能在这一场战斗之中获得胜利。

  而正是这种一直埋藏在心中的不安,让东毅凯本该毫不犹豫扣动扳机的手指犹豫了一瞬间。而下一刻,东毅凯手中的手枪没有动静,但震耳欲聋的枪响却是响彻了起来。

  东毅凯的身体剧烈一颤,之后,他瞪圆了双眼,不可思议的看向了此刻自己阵阵发麻的右肩肩头。他手中的枪掉落了下来,他想握住手枪,但根本就做不到。整个臂膀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早已分离了躯体一样。

  当他看过去的时候,发现在那右肩上,多出了一个巨大的血窟窿,那几乎有婴儿的拳头那么大。血窟窿漆黑一片,破烂的衣服黏在血上,在风中随着血滴轻轻的摇晃着。

  东毅凯很快意识到自己输了。他的假设是对的,薛灵儿在乎林天肖的生死。但是,他没有猜到一件事情,薛灵儿对于这一次的意外突袭早就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对策。而他如果在刚刚那一瞬间没有犹豫的话,或许至少还能杀了林天肖。

  现在他什么都做不到了,至少很大概率会变成一个他和张悬一起无力死去的局面。不过东毅凯在中枪的下一瞬间几乎按照本能一样,迅速的用左手捡起枪之后转身就开始逃跑。

  如果如今只有他一个人的话,或许他早就已经放弃了活下去的执念了,但是他不能那么轻易的放弃。张悬还没有动静,他是死是活自己还不清楚,他死了无所谓可必须要把张悬救出来。

  在拼死逃跑的过程中,背后那可怕的枪响又开始响起但这一次只是他脚边的土地被炸起了一块,那估计有食指长的子弹并没有击穿自己的躯体。

  而通过这一点,东毅凯更加确信张悬的意思了。他觉得,比起薛灵儿自己的枪法不精准的可能性,张悬一直在妨碍薛灵儿的可能性会更加高一些。

  也就是说,在这样绝望的局面之中,张悬还没有选择放弃,他还在坚持,在他看来,这一切还有挽回的余地。那么自己就必须要尽全力配合他才行。

  “离开这里!”

  忽然,一声熟悉的声音响起,东毅凯几乎是下意识的要回头去看,但是在那一瞬间,又是那几乎让整个空间都开始震荡的枪响响了起来。

  东毅凯跌跌撞撞的跑着,头也不回的朝着背后疯狂攻击,希望可以阻拦敌军的追逐,从那凌乱的脚步声中,东毅凯隐约可以猜到局面了。估计薛灵儿已经是通知了在炼金工厂之中的属下而他即将陷入被追击的局面。

  自己的车已经是被老婆开走了,如果要逃生只能徒步移动。东毅凯抬头看向眼前的荒野,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在不远处有地形较为复杂的丛林,这里地形高低不平,而且植株密度很高。

  只要能想办法在那里开战的话,说不定事情就还有一线转机。东毅凯当然很担心张悬,但是他已经下达了命令,这一次他不能不遵守了。他知道,如果自己可以生还的话,至少还能去通知赵兴义,然后请求他的支援。

  可是如果在现在这个局面之下,自己留下来的话,那么很大概率自己和张悬都将葬身于此。东毅凯无比后悔自己那冲动之下的判断,如果他没有那么做的话,局面估计要比现在强上太多。

  虽然他自己在行动之前就明白,自己的行动本身就是一次抛硬币式的选择,如果成功就能让自己和张悬立刻获救,可一旦失败就将带来更大的绝望。

10269 3601924 MjAxOS8wNS8yMy8jIyMxMDI2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3/10269_36019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