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六百一十三章逆天的行为

书名:农门锦鲤妻:带个傻子去开荒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诸夭之野 更新时间:2020-03-27 01:14:45

  珞珞又气又急又恼,在床前跳脚转圈,“夫人!您这刚睡了没有半个时辰,怎么又醒了呢?您不要命了?您不要腹中孩子的命了?”

  珞珞一急,就口不择言起来。

  曲小白尚有些迷糊,眼中透着掩饰都掩饰不住的疲倦,一开口,连嗓音都是嘶哑的,“我心里惦记起一件事,就醒了。你把阿五叫进来。”

  珞珞恼火道:“夫人,您有什么事不能等到睡醒了再说?再急,爷也不可能现在就到东疏郡来啊!”

  曲小白捏着眉心,心头有一点恍惚。她当日和董朗一起研读心理学,对于自己现在这种状况,隐隐担忧,这应该是心理出现问题了。

  但转念一想,就算心理出现问题,也没几天活头了,比起她现在面临的境地,这点儿心理病,都不叫病了。

  她叹了一声,道:“我有点儿睡迷糊了。既然已经醒了,那就把阿五叫进来吧,我跟他说几句话就睡。”

  珞珞半是恼火半是无奈,气呼呼跑到外面叫了阿五,“五爷,夫人叫你!”

  阿五一头雾水:“夫人?哦,小主母啊,她不是都睡了吗?”

  “又醒了。”

  珞珞恹恹的,已经气得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阿五无奈地摇头一笑,赶紧进屋里去见曲小白了。

  曲小白看起来没什么精神,说话也不似平时那般有气场,“阿五,今天起就把所有人都派去东疏郡府衙和街面上盯着,如果有杨凌的消息,就赶紧报上来。如果,能见到杨凌……不用报我,直接上去求救,就说,家人染上沉疴,求他上门医治。”

  “小主母,我知道了,你……”阿五闷了一刻,斗起胆子劝了一句:“你还是好好睡一觉吧,再这么累下去,身体垮得更快,到分娩时,恐气力不足……”

  阿五一个未经人事的大小伙子说这些,实在太难为情,话没说完,脸先红了。

  曲小白揉揉脑门儿,头疼得有些难忍,但还是挺温和地说了几句:“这几天让你们跟着操心了。我想,这种情况也不会太久了。放心吧,我撑得住,你出去的时候给我点上一炉安神香,我确实需要睡会儿了。”

  阿五去到桌前,拿了几颗安神香,搁在瑞兽铜香炉里,点着了。

  安神香的药量比平时大了些。这种香是董朗特意给曲小白调配出来的,温和无毒,对孕妇胎儿都安全。阿五曾经跟董朗确定过,这香即便加大药量害处也不大。

  曲小白必须得好好睡一觉,不然,怕是等不到杨凌来就得出岔子。阿五这才加大了药量。

  看着安神香着了一会儿,扭头看曲小白已经渐渐沉入梦乡,阿五才出了房间。依照曲小白的吩咐把人都撒出去之后,院子里负责守卫的只剩下了他和阿四阿六,三个人碰头研究了一下,下一步该怎么做。

  如今辛青君在东疏郡,但他肯定被吕筱筱的人盯着呢,要见他势必要费点事,但也不是见不到。只是……小主母曲小白并没有让他们去找辛青君。

  是她忙昏了头不记得青君还在东疏郡了?还是,她压根儿就不想让青君知道他们来了东疏郡?

  三个人研究半天,没得出什么结果,最后,还是阿六提议,暂且不去见辛青君,等小主母醒了之后问过她的意见,再做打算。

  毕竟,也不急在这几个时辰。

  计议定之后,阿五忽然询问,在江南的魏府,他们还发现了什么。阿四告诉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和王府里的那个宫殿的布局大同小异,只多了一个不知道是道场还是祭台的建筑。

  直觉告诉阿五,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但兄弟不说,应该有兄弟的道理,他也就没有再多问。商议完事情之后,阿五留在王家,阿四和阿六都进城去摸情况了。

  曲小白睡到中午才醒,云不闲给她把了脉,脉象上比先前要弱一些,也不太稳,云不闲切切叮嘱她不要再太过操劳。

  云不闲心里也明白,他这个叮嘱是白叮嘱。对于一个已经预知的死期的人来说,将死之前,这个人又怎么可能还在为多活几天少活几天费心呢?

  她只会为了剩余的日子能干点什么而费心。

  云不闲把完脉,又给她施针去痛消水肿,施完针以后,就尽快走了,把时间留给了曲小白自己。

  曲小白拖着沉重的身子,在珞珞在搀扶下到院子里走了走,在院子里遇上了王庆婆娘,和他婆娘闲聊了几句,王庆婆娘早就得了王庆的嘱咐,没事儿不要去打扰曲小白,所以,寒暄几句之后,王庆婆娘就赶紧找了个借口躲了。

  一场春雨一场暖,雨后的天气,阳光比平时都明媚得多,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远处的山色苍翠明丽,碧空万里无云,鸟鸣虫鸣此起彼伏,处处都是生机。

  曲小白溜达了一会儿,肿胀的双腿就挪不动了,珞珞去搬了一张椅子出来,她坐下来休息了片刻,实在不舍这无限春光,就让珞珞把她的笔墨纸砚都给搬了出来,又问王庆要了一张大小合适的方桌,就在院子里,对着满目山色,开始了她又一轮的奋笔疾书。

  午饭也是在院子里用的,简单的药膳,饭后董朗亲自端了药过来,仍旧是消水肿和固体力的药,曲小白瞧着黄褐色的药汤,心里感觉比药还要苦上几分。

  董朗道:“还是喝了吧,我也不会主上哄你喝药的法子,得靠你自己了。”

  曲小白脑海里蓦然浮起杨凌强迫她吃药的样子,老脸一红,斥道:“滚!”

  小直男莫名:“我又怎么了嘛?说句实话还不行了?”

  “不行!有多远滚多远!”

  撵走了董朗,曲小白闭紧眼捏住鼻子,一口气把药给灌了下去,珞珞赶紧地递上了一枚蜜饯,曲小白接了蜜饯,搁在嘴里,有气无力地叹了一声,阿五看她这会儿没有忙,便上来询问她关于辛青君的事。

  曲小白这些日子一心养胎,对于辛青君的事情,没有过多关注,虽然也依稀知道他是在这边主持救助灾民的事情,但他具体的行程,她并不知道。

  阿五问她要不要和辛青君联系一下,她想了想,道:“可以让人了解一下他目前的落脚点,但不要和他见面,也不要让人盯上。现在,不联系对他对我们都安全些。”

  阿五深以为然,“既然这样,我就先去跟四哥和六弟说一下。”

  阿五赶紧去找阿四和阿六了,曲小白这厢继续手头的事情。

  南平县衙。

  正如阿五收到的消息,杨凌和吕筱筱站在县衙的门口大吵了一架。

  杨凌这个人,一言不合动手的可能性有之,冷漠不屑的可能性有之,就算是当真和人嘴炮,他也不会是大声吵嚷那个。

  传话的人毕竟没有跟踪的经验,也不太了解杨凌,所以话传得不够仔细,并没把杨凌当时的状态告诉阿五手底下的人。

  所以,阿五也就无从得知这是杨凌故意为之还是无意为之。

  杨凌在和吕筱筱吵完之后,甩袖回到自己的客房,阿二急忙跟他进屋,把门关好,走到杨凌身边,小声地问道:“主上,您……是不是想要告诉外面的人,咱们要去东疏郡?”

  杨凌没有作答,但他眯起的眼眸已经告诉阿二,他就是这么想的。

  阿二对此表示不解,“可是,主上,您如果是要咱们的人过来,来南平不也一样吗?为什么非得要去东疏郡呢?”

  杨凌依旧没有回答,只是眉梢朝外挑了挑,阿二聪明人,立时就明白杨凌的意思了,外面有吕筱筱的重兵,连主上都奈何不得,兄弟们来了,除了一场血战,不可能有别的结局。

  现在还不到血战的时候,还不到你死我活的时候。

  至少,在还没有到真正的绝境的时候,血拼不是上策。

  而,东疏郡,据说那里的病情蔓延得已经相当严重,去一个混乱的地方,寻找机会就会相对容易些。

  可是……兄弟们若是联手一战,未必没有胜算,无非就是死的人多一些,无非就是以后的路难走一些,就算是不能胜,也不过是一死!阿二分析到这里,脑子里蓦然闪过一个念头,这个念头让他十分震惊,“主上,难道您是要让……小主母……”

  主上想要见小主母,小主母快要生了,似乎还有难产的危险,这世上没有什么险是主上不敢冒的,可唯独事关小主母,主上冒不起一丁点儿危险。

  “可是……主上,小主母现在的身体,怕是出山也不太容易吧?您就不怕……”

  “没有如果。”杨凌的拳头握紧着,手指头攥进手心里,那些刚刚结痂的伤口,再次被他攥的鲜血淋漓,染红了白色的纱布,血沿着桌角滴下去。

  “没有如果。”他的语气低下去,不知是在告诉阿二,还是在告诉自己,“南平的病人少,小白想混进来不容易,她只能去冒险去东疏郡。”

10266 3656615 MjAxOS8wNS8yMy8jIyMxMDI2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3/10266_36566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