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小豆芽儿番外

书名: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曲小蛐 更新时间:2019-08-08 01:09:16

  小豆芽儿番外

  (一)

  “邱总, 您找我也没用, 我们霍总真不在公司。”
“不是,孙特助,你就别为难我了。我都往这儿跑一个周了, 你们霍总怎么可能一个周都不在?”
“他确实不在。”
“孙特助,我这件事是真的得跟霍总亲自谈,那位代理总裁他――”
“邱总, 您跟我说也是白费口舌, 不是我拦您。实话告诉您吧, 霍总他请假了。”
“请假?”
“没错。”
“那什么时候能回公司?”
“唔, 估计七八个月吧。”
“哦,七八个――七八个什么??”
“月。”
“…………他请的什么假要请一年啊!?”
“产假。”
“????????”

  孙特助没理石化的邱总,转身往回走, 刚走两步他便拿起手机,立刻配上笑:“哎,霍总。您昨天让我打听的纸尿裤品牌我已经问好了, 72个样品检验报告我已经让人送到霍宅……不过准备得是不是稍微早了点……”
声音远去。
站在原地的人目瞪口呆。

  没用几天,圈里都听说了, 霍家那位年轻的疯子当家人又创新高:霍家夫人怀孕第二个月,他在总公司正经拟了请假条――给自己请了8个月的产假。
最骚的是, 那假条还是他自己批的。

  (二)

  秦可怀孕初期的早孕反应十分剧烈。
起初她还坚持正常上班,但在进入第七周, 过于明显的疲劳乏力和恶心状况基本已经断绝了她正常上课的可能性,在霍峻的强烈要求下, 秦可只得跟校方请假,暂时回家养胎。
而霍氏的某位特权人士,在自己大大方方地请了“产假”又自己给自己批了假后,就更名正言顺地留在霍宅内,二十四小时守着秦可身旁不挪窝了。

  管家一早便给安排了最有经验的照顾孕妇的营养师、护理师、胎教师团队,远在国外的言安也把自己当初怀孕期间请的专职护理师介绍过去,然而这些人还是被霍峻排挤在外。
一身多职,和秦可有关的所有事情他都要亲力亲为。职业护理师和营养师们倒是成了霍宅里的老师,手把手地教这位十分聪明但显然在照顾人这方面并无天赋的霍家当家人。
等稍稍得心应手之后,他更是连胎教的事情都不放过了。
――
霍家主楼宽敞的露天阳台上,秦可窝在躺椅里懒洋洋地晒太阳,耳边是胎教师声音轻柔的故事,不知道对肚子里两个多月的宝宝有没有作用――但至少她是听得快睡过去了。
只是意识刚飘到天上那柔软的云里,即将沉浸进去,秦可就听见耳边O@了几声。
故事书重新翻页,这一次再开口的,却是个压得低哑的男声了。

  “……”
秦可轻睁开眼,逆着光微微眯起,望向躺椅旁的那道被光晕影绰模糊了的身影。
“……霍峻?”
她轻声问。

  倚在躺椅边的男人眼睛一亮,抬起上半身贴过去。
“秦秦,我在――”

  话没说完,被躺椅上的秦可抬了抬脚,在他腿上轻踹了下。
椅子里的小女人窝在柔软的被间,合上了眼小声咕哝:“你走开,声音那么沉,像讲鬼故事。”

  霍峻:“…………”
霍峻苦笑了下,无可奈何地退了点,但仍守在躺椅旁边。
他合上书本,没再讲故事,只抬起手掌,让一片小小的阴翳遮在秦可白皙的面孔上。

  明明之前还是有点埋怨的咕哝,但偏偏说完以后,被哄了那么久都没睡过去的秦可,没一会儿就呼吸轻匀起来。
霍峻一眼不眨地盯着熟睡的人。

  旁边的护理师见秦可已经睡过去了,拎起一张薄被,轻手轻脚地想要上前。
刚走近两步,就见坐在躺椅旁的男人望着女孩儿瘦得下颌都有点尖的脸颊,低着声:
“果然是只小祸害,真能折腾……”
“别是女孩儿了,还是男孩儿吧。等你出来,我好好跟你算账。”

  护理师听得好笑,实在忍不住,最轻声量地问了一句。
“霍先生,为什么又想是男孩儿了?”

  霍峻没回头,苦大仇深地盯了两秒秦可的腹部。
然后他磨了磨牙。

  “男孩儿抗揍。”

  护理师一噎,哭笑不得。

  (三)

  熬过早孕反应,秦可的腹部也一天天隆起来了。霍峻把人护得更紧,生怕出事,寸步不肯离身。
只是总在家里待着,再美的风景也会看腻。秦可终于受不住,提出要到附近的公园走走。
霍峻自然要陪着去。
原本还带着家里的安保,只是秦可嫌他们一身西装齐整得太过吓人,没让他们跟,只在公园门口待命。
霍峻独身陪着秦可,顺着砾石小路慢慢散步。

  正值早春,公园里人不少,孩子更多。看见那些个从身旁跑过的孩子头,霍峻神情严肃,如临大敌,生怕哪个撞上来,再伤着秦可的。
秦可看得好玩又好笑。

  走了没几步便累了,霍峻扶着秦可到旁边的仿着树墩模样的长椅上休息。两人坐了没一会儿,后面草地上多了几个男孩儿,一看便是结伴出来的,还皮得很,拿着颗成人两拳大小的橡皮球扔着玩。
万一扔到秦可身上――这霍峻自然忍不了。

  秦可没来得及拦,就见霍峻起身,绕到长椅后,几个男孩儿没注意,其中一个接球笑得哈哈哈的,便“砰”地一下撞到了霍峻身前。
男孩儿一懵,抬起头。
他发现一个长得很帅但是眼神贼凶的叔叔垂着眼,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男孩儿吓得往回缩了缩。

  霍峻稍满意,抬手往旁边胡乱一指,“没看到这里有孕妇吗?去旁边玩。”
“……”
那男孩儿瘪了瘪嘴,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

  霍峻哪是会为眼泪所动的?
他神情不变,眼神倒是更凶了。

  几个男孩儿面面相觑,其中一个个子高一些的男孩儿眼珠子咕噜咕噜转了好几圈,大约是看清了只有霍峻和秦可两人,他冲着霍峻做鬼脸。
“这里是公园,又不是你家,你管我们在哪儿玩?”

  霍峻哼笑了声。
“真不走?”

  “不走!”

  “好。”
霍峻随手拨了个电话,“按定位过来。”

  两分钟没到,一帮六七个膀大腰圆的安保人员快步从秦可和霍峻的来路跑来。
原本趴在椅背上看热闹的秦可一怔,伸手拉了拉霍峻的袖子。
“几个孩子,你叫这么多人做什么?”

  “放心,我有分寸。”
霍峻转回头时眼神便立刻柔和下来,他顿了顿,轻眯起眼,看向几个安保。
“你们过来。”
“瞪他们。”

  秦可:“…………”
安保:“??”

  老板发话,几个安保人员哭笑不得也得照办。
于是,在秦可坐着的长椅后,人高马大的六七个男人站成一排,把后面的秦可挡得严严实实。
几人都是面无表情,再加上身上的肌肉块隔着西服都不能再明显,犹如一道凶神恶煞的“风景线”。

  没几秒,只听“哇”的一声,随后一个接一个,五六个男孩儿哭成了片。

  “……”
秦可头疼。
“霍、峻。”

  男人立刻蹲到秦可身边,语气还有点得意,“秦秦,我是不是很聪明?”

  秦可一言难尽地看了他两秒。

  “你以后,离孩子远点。”

  (四)

  秦可是在四九城最有名的一家私人医院完成顺产的。
临盆那天,整条手术室长廊外,霍家的安保人员按照已经归国的霍景言的安排在手术室门口站成了几排,把手术室门口堵得严严实实――以防霍峻中途想要冲进手术室。
事实证明,霍景言的这个安排非常有先见之明。
几乎是秦可在里面第一次无法隐忍地喊出疼,霍峻额角青筋就微微绷起来了。

  “让开。”
“霍总,您真不能进。”
“我不进,我就去门外看一眼。”
“……”
为首的安保队长无奈,给了霍峻一个“您看我会不会相信”的眼神。

  霍峻捏拳。
“好,我不进。”

  安保队长松了口气。

  却在里面又一声叫疼后,他见着面前男人的眼角轻抽动了下。
霍峻笑了笑,清俊的面庞透着点狰狞,黑眸沉冷。
“那你们陪我打一架吧,不然我会疯。”
“?!”

  ……
顺产结束,医生从手术室里走出来。他预料得到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情――激动、不安、紧张,各种各样的家属他已经见了太多太多。
只是推开外门,看清手术室外长廊的时候,医生懵在了原地。
和想象中的任何场面都不太一样。

  走廊两边歪七横八地躺着坐着倚着好些穿着黑西服的男人,唯一一个站着的,一身运动便服,脸庞瘦削,颊侧冷白的肤色上染一点淤青色,薄唇唇角还溢着点殷殷的血渍。
看清走出来的医生,男人身影一僵。
几秒后他走过来。

  医生被吓得想躲回手术室里:
“这、这……霍先生??”
等男人走近了,医生才敢认,他颤着声:“您这是……”

  霍峻不言,看一眼他身后。

  医生猛地回神,“您放心,母子平安。”

  霍峻眼神一滞,须臾后,蓦地一松。
他像是再撑不住,脱力地往后退了两步,靠到墙上。粗|喘了几口气,霍峻无力地抬手,拳峰、指节处都或是青紫或是淤血,他轻揩了下唇角的血。
然后男人低下头,对着拇指上殷红的血渍,哑声失笑。
“抱歉,见笑了。”

  见霍峻露出笑,医生这才松下口气,小心翼翼地问:“这些人是……”

  “家里的安保,闹着玩玩。”

  医生:“…………”
闹着玩玩,玩到在手术室门口打得一个个鼻青脸肿的?

  心里腹诽完,医生面上挂上尴尬不失礼貌的笑容。
――
接生这么多回,这次他可真算是开了眼界了。

  (五)

  一年后。
霍家的小少爷秦颂满1周岁了。

  离着还有几个月的时候,就已经有人想方设法地打听小少爷的周岁宴在什么时候办。
然而霍峻早就开了口,不对外,只在家里,连着抓周礼一起,来观礼的只有霍家的老家主霍晟峰,以及回国一年多了的霍景言一家三口。
霍景言家的是个小姑娘,叫霍悠,比秦颂大三岁,白白的一张小圆脸,乌溜溜的黑葡萄似的大眼睛,长相随言安,很是有长成漂亮大美人的雏形。

  对于那个小猴子似的满桌爬的弟弟,小姑娘显然很感兴趣。

  “妈妈,这些是什么啊?”小姑娘指着就近桌面上的东西,奶声奶气地问。

  言安耐着性子给她解释:“这是抓周礼。这一套是爸爸带来的,叫笔墨纸砚,是文房四宝,如果秦阿姨家的小弟弟抓到它,那以后就很可能做文学家了。”

  “哦……那个是小提琴,我认识。”

  “嗯,如果抓着那个,那以后就可能是音乐家。”

  一张长桌远远地铺过去,什么算盘、印章、球拍、画板……应有尽有。
霍悠越看越觉着好奇,只见那只会满桌爬的小孩儿一会儿摸摸这个,一会儿摸摸那个,却哪一样都不肯停留超过3秒钟。

  “他可真挑食。”霍悠小声地跟言安告状。
“……”
言安笑笑,期待地看着桌上乱爬的秦颂,也没纠正女儿的话。

  霍悠无聊极了,站了一会儿见那小屁孩还没选好,不由地鼓了鼓嘴巴,趴到长桌边上。
女孩儿挤着肉嘟嘟的脸蛋,咕哝:
“你快一点啦。”

  “小悠,别这样。”
言安无奈,刚要把霍悠拉正,就见长桌上离着不远的小孩儿突然抬起头,乌黑的眼瞳紧紧地盯了两秒,然后胖乎乎的手脚并用,嗖嗖地爬了过来――

  秦颂一把抓住了霍悠的手。
然后他咧开嘴,露出小奶牙,“咯咯”地乐了起来。

  所有人一愣。
秦可和言安都目瞪口呆,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先回神的还是霍峻。
他轻眯起眼,目光不善地打量着自己撅着屁股趴在桌上、却异常执着地抓着霍悠的手不放的儿子。
“我就说,肯定是个小祸害。”

  秦可刚要怼他,突然听见霍悠“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妈妈!他咬我!”

  (六)

  一转眼,又过了几年。霍家众人这才发现,霍峻当初那话还是“谦虚”了。
这霍家的小少爷秦颂不是小祸害――这根本就是个混世小魔头。
年纪不大,鬼心眼却贼多。
天不怕地不怕的,自己一个人就能闹得整个霍家上下鸡犬不宁。家里就没有几个没被他整蛊祸害过的,偏这小鬼还十分机灵,基本没人逃得过他魔爪。

  唯独有一个例外。
霍悠。

  霍悠每年夏天都会来霍家的庄院里避暑,连着六七年,一次没缺席过。
于是一到暑假,霍悠要来的第一天,秦小魔头就会把自己收拾得妥帖干净,穿上小白衬衫小西裤,头发梳着板板整整,跟个小绅士似的。
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装一副乖乖巧巧的模样,跟在霍悠后面喊“姐姐”。声音甜的要命。

  这年也不例外。
霍悠刚到霍家,就被秦颂拉着往后院跑。

  家里请来的家教老师头疼地把人拦住。“秦颂,你今天的古文还没背完。”

  秦颂眼睛一转,飞快地答:“我背过了。”
“那我检查。”
“……”
秦颂哭丧下脸。

  霍悠在旁边笑,小声:“你肯定又贪玩了。”

  家教老师已经问了。
“连峰去天不盈尺,下一句?”

  秦颂闷不吭声,憋得小脖子通红。
霍悠得意地笑起来:“这个我知道,枯松倒挂倚绝壁!”

  “小小姐最听话,但是下一句不能帮秦颂答了哦。”

  “好。”
“秦颂,那飞湍瀑流争喧Y的下一句呢?”

  “…………”
秦颂低着脑袋,沮丧着脸。

  霍悠得意,细细的小眉毛都扬起来了,“爸爸妈妈还总说你比我聪明呢,我看才没有。”

  “我、我会的!”
霍悠扬了扬小下巴,“你肯定不会。”
“……我会!”
“那你说呀。”
“我真的会――我、我跟你打赌!”
“赌就赌!你说赌什么?”
“谁输了答应对方一件事!”
“一言为定!”

  霍小悠同学刚得意地拍了下巴掌,突然就见面前一直一副又困窘又乖巧模样的秦颂亮了漆黑的眼。
“飞湍瀑流争喧Y,f崖转石万壑雷,其险也如此,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

  流畅,飞快。
哪有半点生疏模样?

  霍悠傻了。
“你……”

  秦颂眼神一闪,又转成那副无辜乖巧的模样。
“姐姐,你输了,不会反悔吧?”

  霍悠红着细白的颈子。
“当然不会!”
她委屈地瘪了瘪嘴,声音小下来,“你说吧,要我答应你什么事?”

  秦颂一勾嘴角,很快又藏住笑,“不着急。”

  “嗯?”

  “等以后,以后我就告诉你。”

  “哦……”

  (七)

  霍小悠同学天真地信了。

  直到多年以后,她才看穿这个小魔头的真面目。
可惜彼时,她已经被秦小魔头忽悠进了霍家的小红本里――再想后悔也来不及了。
【The End.】

10265 3595011 MjAxOS8wNS8yMy8jIyMxMDI2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3/10265_35950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