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唱歌给你听

书名:狗仔大佬的重生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喵崽要吃草 更新时间:2019-06-12 19:06:09

  跟了江婉茹一天, 褚博等人收工回去, 准备改道联系波浪等几家主娱媒体。
星姐到底有些同情江婉茹,想了想,问褚博, “老大,要不然我打个电话,直接问一问?”

  褚博不怎么认可这个想法, 不过也没直接反驳, “这样吧, 你可以给她打个网络电话问问, 等我们这边新闻爆出来了对方如果想要截取一部分原样作为证据,我们可以□□。”
他们扒客工作室是营利性小团队,不是真的行侠仗义四剑客。

  星姐也不是非要免费提供帮助, 有褚博这翻话就够了。
陈爽今天跟在后面看了一天的江婉茹跟江白静姐妹情深,早就气得没脾气了,这会儿就在旁边的椅子上把自己摊成肉饼。

  当天晚上, 褚博就联系了几家媒体的负责人。
跟几人见面当然不是一起的,而是先跟这家见了又跟下一家见, 分别敲定了买卖以及售后流量瓜分方案之后,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等回到住处, 已经十二点,帝都的夜生活都开始了, 褚博今晚忙,都没能跟凌清如打电话, 洗完澡躺在单人弹簧床上,翻了下两人才加上没多久的企鹅。
褚博试着给那边发去个即时信息,原本都准备明天早上再起来看回复了,结果那边却很快回了过来。

  “问渠:还没睡,你今晚忙什么?”
这条信息上面,明晃晃挂着褚博刚才发过去的消息。
“ωó肆b大哥:睡觉没有?好累啊我刚忙完…”

  现在才05年,非主流都还没出现,凌清如还特意问过褚博他这昵称名字用的是认真的吗?
褚博表示自己取昵称一向很认真,于是凌清如不再对此发表任何言论。

  一看见凌清如的回复,这是有想要跟他聊天的意思啊,原本葛优瘫的褚博立马来了精神,灵魂体振奋表示自己的另一半夜猫子之魂终于觉醒。
“ωó肆b大哥:忙着找买主啊,就是上次跟的新闻,大概明天早上起来你就能看到了,是个爆款,肯定带劲儿。你今晚怎么这么晚还没睡?刚给你发消息还以为明早上才能看见回复。”

  “问渠:明天要去试镜,想多准备一下,结果过了睡眠时间就越睡越清醒了。到底是哪个明星的料?”
上次凌清如问,褚博没说,不过现在都已经卖出去了,再加上彼此关系也更近一步,在褚博这里衡量一下,至少也是好朋友的级别了。

  因此褚博也没转移话题,直接说了廖海辰的事。
为了表现自己的真善美,褚博还把这几天他们跟了江婉茹的事一并说了。
“……可惜危险性太高了,不过如果后期对方想要原样,可以联系我们。”
然而大家都知道,像这种偷拍性质的视频照片等,哪怕是真实的,也是无法作为有效证据递交到法官手里的。

  不过能够打动陪审团,也足够有价值了。
至于楚好那件事,那是因为被拍的里面有楚好本人,且具体性质属于刑事案例,总之这里面法律细节划分很复杂。

  凌清如回了个“哦”,然后好几分钟没了动静。
褚博都开始怀疑是不是凌清如对于他这样的处理方式不认可了,突然来个电话,一看,是凌清如打来的。

  褚博起身出了卧房,去外面小阳台接电话,免得吵醒跟他挤一个屋的老牛跟陈爽。
他们现在住的是办公室附近一套小居室,二室一厅,三个大男人住一个屋,星姐一个人住一个屋,电脑也放她那边,褚博用的是陈爽的笔记本。

  原本陈爽完全可以每天开车回自己家住,或者随便找一套附近他自己家的房产,结果陈爽却表示自己生是扒客工作室的人,睡死了也要睡在这儿。
于是乐颠颠搬来跟褚博他们一起挤一堆了,也不嫌军用弹簧床不够软和。

  凌清如打电话过来,并不是继续跟褚博聊什么爆料的,她只是想听听这人的声音。
独自一人远在帝都,在这个窗外又开始下雪的晚上,凌清如想有个人陪着自己说说话。

  除了褚博,她想不到还有谁更适合。

  褚博听她这么一说,挺高兴的,还把小阳台的窗户推开一条缝,身边的暖气迅速被缝隙外灌进来的冷风冲淡。
褚博哆嗦了一下,感觉冷静了,这才重新关了窗户,带着笑意说:“现在知道哥哥的好了吧?不过既然明天有试镜,还是要早点睡,要不要我给你讲睡前故事?或者唱个摇篮曲什么的。”
天地良心,褚博说这个话真就是说突噜嘴了,一听就是吊儿郎当很不正经的调侃。
然而凌清如沉吟片刻,却真让褚博给她唱首歌。

  褚博彻底傻眼了,没忍住,给了自己嘴巴两巴掌,心说早就知道这小姑娘总是不走寻常路,干哈还要这么说!
有心想要后悔吧,那边凌清如却好像透过电话信号就能看见他的表情似的,声音放轻缓,带着点担忧,“明天上午十点就要过去,我也想早点睡。”

  这么一说,褚博哪里还舍得拒绝,可想来想去,也没想到什么摇篮曲。
“那你说说看,像听什么歌,简单轻缓一点儿的啊,我也不一定会。”
说话的功夫,褚博就钻进卧室里,取了陈爽的笔记本电脑出来。

  等凌清如那边给出歌名,他就在电脑里搜一搜,学两句,觉得难了就表示自己不会这首,继续换。
最后换成了有点儿印象的《睡眠曲》,被纳入初中音乐课本里的一首歌。

  “安睡吧小宝贝,丁香红玫瑰,在轻轻,爬上床……”
蹲在小阳台上,对着电脑页面里搜出来的歌词,褚博压低了嗓子轻轻地唱,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唱得怎么样。
就觉得这歌词怎么越想越惊悚呢,褚博望着窗外昏黄的路灯照亮的街,总感觉黑暗的角落有什么东西说不定正盯着自己看。

  褚博往边上挪了挪。

  唱完了一遍,褚博试着问了问电话那边的凌清如。
“唱得很好听啊,有点感觉了,你继续唱好不好?”
电话里传过来的女孩儿声音放轻放软了许多,听得褚博心里痒得跟猫爪子挠似的。

  当然好,有啥不好的?
于是褚博继续蹲那儿唱,唱了两遍都不用看电脑了,歌词全部都记熟了。

  估摸着唱了有四五遍了,褚博口渴,歇下来准备去倒杯水喝。
发现电话那边一直都没有声儿,褚博小小声喊她,“妹子?小妹儿?小清如?”
那边没回应,褚博猜测难道是真听着听着就睡着了?于是胆儿肥了,褚博试探着喊了声“小宝贝”?

  得,还是没回应,看来是真睡着了。
褚博美滋滋地听了一会儿,没能听到打呼声还有点失落。

  拿下手机看了看时间,都已经一点四十多了,是该睡觉了。
褚博挂了电话,站起来拍了拍蹲麻的两条腿,转身想去倒水,结果一转身就看见星姐跟陈爽一人靠一间卧房门框,就站那儿半耷拉着眼皮子看他。
褚博要脸吗?当然不要啦!他要也只在凌清如面前要嘛。
所以褚博也就吓了一跳,很快就缓过神来,一手抱笔记本电脑一手握着手机,叉腰问他们俩,“干嘛呢?集体梦游啊?还不赶紧睡觉?明天早上起来还要干大事,快回去休息!”

  褚博屁事儿没有,陈爽跟星姐对视一眼,哧哧地笑了一回,各自摇头转身回了屋。

  等第二天早上起来吃早饭的时候,陈爽就不老实了,挤到老牛边上跟他绘声绘色的描述昨晚半夜老大抱着手机对着电脑唱小宝贝儿。
老牛睡觉睡得沉,还真不知道这事儿,仔细问了问才知道昨晚他们老大跟人小姑娘打电话,打着打着唱起了哄人睡觉的歌。

  “哎呀那个声音啊,温柔得都能拧出水来!当时我就听得一个哆嗦浑身瞌睡虫都跑光了。”
旁边的褚博拿脚去踹他,半点不脸红,还回头问星姐自己唱得到底好不好听。

  星姐给予了公平公正公开的评价,“老大,别说,你唱歌真挺好听的,是小姑娘们喜欢的那种有磁性的声音。”

  褚博挺得意,回头关屋里偷偷用录音笔录了自己的声音来听,然而并没有听出什么所谓的磁性来。

  虽然心里还惦记着小姑娘第一次去试镜,不过有白悦跟着,褚博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
早上天亮,新的一天开始了,波浪新闻网主页门户更新,同时新一期娱乐报刊也被报亭书店的老板们摆到了最显眼的地方。

  “年度最佳丈夫?看廖海辰如何本色演绎!”
“网投最想嫁的好好先生?没想到他竟是这样的廖海辰!”
“江婉茹:我老公很好!江白静:我也知道!”

  或许是因为今年下半年接二连三爆的几款大事件中,标题都是直指当事人姓名,这次各家媒体也生怕不够劲爆地也直接带了廖海辰的名字,甚至还把江婉茹跟江白静也直接拉下战场。

  褚博他们工作室里,星姐也在跟褚博一期经营着已经小有名气的七个账号。
而波浪等新闻媒体中,也带出了扒客工作室的名头。

  上次楚好事件,大家就知道是扒客工作室的狗仔跟拍楚好,无意之间拍下了这个猛料,还救了楚好。
可以说给网友们的印象是比较好也比较深刻的,哪怕网络新闻更新换代速度太快,沉寂了个把月,现在突然扒客工作室又拍到如此猛料,网友们纷纷震惊了,甚至还有网友戏称“跟着扒客有瓜吃”。

  若说上次扒客工作室是偶然幸运,名字在大众脑子里稍有印象,那这次,绝对就是深深烙进了他们的记忆区。

10264 3577026 MjAxOS8wNS8yMy8jIyMxMDI2NA==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3/10264_35770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