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邰城之行

书名:狗仔大佬的重生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喵崽要吃草 更新时间:2019-05-23 02:13:10

  作为S省的省会城市,江城曾经是作为南北重要交通枢纽的存在,也大力发展过重工业。
  后来重工业污染严重,就陆续往其他镇郊处转移,江城更多的就是作为南北交通枢纽在发展了,可以说经济增长比较单薄。

  这几年江城有关当局也在努力寻求发展方向,江城影视街就是他们的尝试。一直到后面姑苏影视城的正式发展,江城找准自我定位,利用特殊的南北地理位置大力发展起了旅游行业。
  而下面作为二线城市的邰城,则一直都在发展着重工业,虽然污染方面比较严重,可经济发展的势头如今却隐隐重过江城,这导致邰城人在面对江城人的时候出现了一种隐隐不服气的派头。

  要几年后江城寻求到了健康绿色发展方向,而邰城的重工业发展方式带来的后遗症爆发,邰城的人才逐渐羡慕起江城人来。

  褚博坐了四个小时的客车,在邰城西门车站出来,在出站口外面马路上找出租车的时候果断切换成邰城腔,好歹免于被宰,顺利按照正常价格坐上了车,一路直奔二桥的街心花园小区门口。

  这个地址在褚博手里捏了八、九年,从二十八岁他没了爷爷没了弟弟偶然进入狗仔行列,到三十七岁略有所成,最终却一直没去过。
  重生前的褚博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来,没想到最终居然会以这样的方式来了。

  重生前对肖海慧恨吗?不可否认,当然恨。
  可恨得并没有烧心酌肺,大概就是恨到没有感情的地步,哪怕是眼睁睁看着这个女人被车撞死在自己面前也绝对不会生出一丁点抢救帮忙的想法——对高渐那样的陌生人褚博都还能抱着仅剩的一点良知跟底线亲自跑去救人呢。

  可那时候想着找到肖海慧,把她弄到身败名裂一无所有,然后又有什么用?他们爷孙三个受的那些苦能抹去吗?死了的爷爷跟老弟能活吗?
  所以当初褚博只是利用自己手上的人脉曝光了肖海慧当年拿了前夫买命钱抛弃儿子跑掉的无耻行径,然后顺手爆了她后来这个丈夫在学校里行贿猥/亵/女学生的黑料,弄得这一家子天天被鄙视找不到高薪正经工作,仅此而已。

  从头到尾褚博都没去找肖海慧,也没因为自己对对方的私人恨意做出什么报复行为,至于他揭露出来的这些?
  这些都是既定事实,都是他们自己出于自身意愿做出来的,褚博只是个揭穿丑陋真相的正义路人。

  啧,可他妈善良大方坏了!

  让他们凄惨度日是不能弥补不能挽回,可他听了消息心里爽啊,那就得了,就当为人民除害呗。

  褚博一路感慨万千地在小区门口转悠了两圈,然后顺利找到了没人看守的小区围墙某户人家自己开的大门。
  也不急着进去,褚博先在附近找了家建材商店买了桶大红油漆,操着一口熟练的台城腔跟老板瞎几把吹了半晌的牛,成功获得老板大方赠送的一把用过的旧刷子。

  褚博不会多国语言,可他会多地方言,邰城这边的腔调说不上是方言,就是说话的时候带上点儿特殊的鼻音咬音,好学得很。

  眼看时间差不多该午饭时间了,褚博又递给老板一支烟,笑嘻嘻地摆摆手道了谢,拎着油漆桶就一路从没锁的那处私人大门进了小区。
  七栋一单元,一楼,一零二,扣扣扣,很礼貌地敲门,然后耐心等待。

  “谁呀?”
  隔着一道门,里面传来一阵拖拉匆忙地脚步声。

  褚博伸手将猫眼堵了,知道里面的人看见猫眼一片漆黑,也照样会毫无警觉地直接打开门。

  这时候的肖海慧女士生活算得上美满,从褚博十六岁那年到现在他二十四岁,中间整整八年。
  除了一开始那两年肖海慧心思不定担惊受怕,之后经人介绍认识了在中学教书的牛先生,于是新的恋情新的婚姻帮助她重新找到了人生的中心点,肖海慧又安安心心做起了另一个男人的贤惠妻,于第二年就生下了一个女儿。

  褚博算了算时间,所以现在她的第二个儿子如今差不多才刚半岁吧?
  儿女双全,除了因为头一胎生的是女儿而被婆婆大姑子小姑子嫌弃过四年,如今也算是幸福美满了?

  伴随着门锁卡嚓声,灰白色的防盗门被人从里面打开,褚博嘴角翘起来,露出了一个满怀恶趣味的浅笑。

  肖海慧原本正在家里忙活午饭,这段时间婆婆去了小姑子家伺候小姑子坐月子,肖海慧难得耳根子清净了一下,不过与此同时她也要头疼一下自己一个人在家又要做家务又要照顾才半岁又爱哭闹的小儿子的忙碌。

  好在女儿今年四岁,上半年为了让她更好的专心照顾儿子,家里一致同意提前把女儿送去幼儿园。
  幼儿园学费是贵了点,可也让家里轻松了很多,只需要早上送过去下午丈夫下班的时候顺路接回来就好了,她能有一个白天的时间专心照顾儿子料理家务。

  午饭刚做到一半,肖海慧有些慌,因为中午丈夫是要回家吃饭的,如果回来发现饭还没做好,免不了又要黑着脸批评她一顿。
  可门口响起敲门声的时候肖海慧也不能听而不闻,因为有时候丈夫懒得拿钥匙开门,也会这么敲门。

  刚好儿子又在旁边的爬爬垫上哭起来,肖海慧干脆关了火洗了手,去把儿子抱在怀里,然后去开门。
  如果是丈夫回来了,她能拿儿子哭闹当借口勉强应付一下午饭做晚了这个小错。

  随意看了一眼猫眼,发现看不清什么,肖海慧也没放在心上,直接打开了门,却发现门口站着的根本就不是她猜想中的丈夫,而是一个长相冷峻却面带浅笑的年轻小伙子。
  “你......”
  肖海慧刚疑惑地准备问对方找谁,可下一秒脑海里就好似夜空中划过一道闪电,瞬息之间劈开了她装满孩子尿布家务等等琐碎事搅和成一团浆糊的脑袋。

  “褚博!”
  当初肖海慧离开的时候褚博虽然也才十六岁,可毕竟眉眼已经略微长开了,加上褚博长大后也越来越像他爸爸,肖海慧一顿神的功夫就认出了他,褚博一点也不惊讶。

  看着头发凌乱满脸粗糙暗黄的肖海慧,褚博视线在对方身上随便套的那身宽大却依然能看出肥硕身材的短袖睡衣睡裤上徘徊了一下,而后歪嘴勾唇笑了笑,透出几分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哟,几年不见,你怎么变成这幅鬼样子了?”
  褚博不理会惊呆了的肖海慧,抬手推开门,一手拎着油漆桶就大摇大摆走了进去,左看又看的姿势格外自然,就好像他到的不是别人家,而是自己家似的那般放松自在。

  等到褚博都已经在沙发上捡出个没有小孩儿玩具跟零食尿布的干净地儿坐下了,站在门口的肖海慧才醒过神来,抱着儿子的双手手臂不自觉收紧,板着脸冷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她想要现在就把人撵出去,可惜怀里被一大家子娇惯坏了的半岁小牛牛却感觉到不舒服,毫不客气地仰脖子张嘴就哇哇大哭起来。

  小孩儿嗓门大,哭声也中气十足,平时肖海慧还会高兴于儿子哭得大声说明身体健康,可今天却只觉得声音震得她心焦气躁,两边太阳穴也一鼓一鼓地跳得难受。
  褚博也不着急,油漆桶往脚边一放,两条长腿就搭在了放着奶粉奶瓶的茶几上晃啊晃的,别提多舒坦了。

  肖海慧也顾不得他,眉头皱出一个深深的川字,手忙脚乱地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拿着奶瓶装奶粉,给儿子兑了小半罐温热的奶塞进嘴里。
  至于为什么不把孩子放在婴儿车里自己去兑奶粉?
  这是怕这个多年不见可看起来性子还是那么野的大儿子怀恨在心直接对她小儿子下死手,肖海慧相信这种事大儿子一定干得出来。

  小孩子有得吃,肖海慧又捡了些小牛牛喜欢的玩具放在屋里的爬爬垫上,小孩儿一手握着奶瓶吃奶一手摇着玩具,总算不哭了。
  解决了这个事,肖海慧的思绪重新回到了突然到来的褚博身上,而后想到了很快就要回来的丈夫,肖海慧紧张的情绪又回来了。

  走出房间关好房门,肖海慧沉着脸看着一副没脸没皮小混混儿样的大儿子,心想当初就野得不行的褚博这些年没人管,怕是早就走上社会小流氓的路子了。
  如此想着,肖海慧看褚博的眼神越发不耐烦,甚至带上了厌恶反感,“你到底来干什么?有事就说完赶紧走!”

  褚博双手环臂嘴角噙笑,坐在那里,撩起眼皮子上下打量肖海慧,深觉这个女人不愧是能拿男人买命钱一个人跑掉的心性,这么多年看来一点都没内疚后悔过。
  不过他也不需要那廉价又不顶用的玩意儿,他要的东西很明确,就是钱。

  虽然褚博是坐着她是站着的,可肖海慧还是有种自己正在被人居高临下随意打量甚至估价的错觉,这让她很不舒服,随之而来的就是威严被挑衅了的愤怒感。
  再怎么说她都是生了他还养了十六年的妈,居然这么看她!果然是个以后要坐牢的社会小流氓!

  褚博突然站起来,揣着裤兜往肖海慧面前走了两步,然后站定,“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来问你要我爸那十万买命钱的。”
  肖海慧心里咯噔一下,顾不得疑惑褚博为什么会知道具体数目,果然如此的恍然大悟之感抢先占据她的大脑。

  原来是上门想要捞钱,肖海慧露出讥笑的表情,抬手一指门口,拿出当年训斥褚博的其实瞪着褚博道:“不知道你从哪里听来的话,简直胡说八道!你爸那条贱命能值十万块钱?谁把你当大傻子糊弄呢你还当真了!我不管你是从哪里知道我家地址的,如果你再不出去我就报警说你入室抢劫抓你去坐牢信不信!”

  褚博脸上的笑消失了,一双眼睛定定地注视着肖海慧。
  褚博长得确实很像他爸,可眉眼之间却更加锋利,这样的长相这样的气势其实给了肖海慧很大的压力。
  可为了十万块钱,肖海慧脸皮子抽了抽,硬撑着没露怯。

  褚博突然暴起,转身一脚踹翻玻璃茶几面上那块镶嵌的纹花玻璃,而后就是沙发抱枕电视机甚至空调,一切他能拆的褚博怀着一腔怒气全他妈给拆了,边拆还边朝肖海慧冷笑,“我爸的贱命是吧?你个贱逼嘴臭得吃屎了吧?劳资今儿还就等着你报警了!来啊!报啊!信不信劳资豁出去了弄死你全家!”

  原本褚博是很想要先礼后兵了,可惜肖海慧女士不乐意,褚博也只能无奈之下调流程先兵后礼了。

  肖海慧也就是嘴上逞能,她还当褚博是那个不管在外面多野到了自己面前还是要低头认错的少年,哪里知道自己不过是骂了一句褚博就能直接动手。
  此时肖海慧已经吓呆了,等看见褚博拿出红油漆开始满屋乱泼的时候,肖海慧吓得惊声尖叫,一边伸手试图去阻拦,结果被褚博反手就泼了一身油漆,臭得肖海慧差点憋过气儿去。

  房间里的小孩儿被外面的动静吓得又哇哇大哭起来,可肖海慧这次已经没精力去哄她了,她现在看着外面一片狼籍,满脑子都是“完了”这两个大字。

10264 3569568 MjAxOS8wNS8yMy8jIyMxMDI2NA==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3/10264_35695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