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五十九章

书名: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叶斐然 更新时间:2019-07-05 20:47:30

  谭音见躲不过了, 只能硬着头皮磕磕巴巴地道歉:“就谁叫你最近不告诉我你在查这些资料,就把我晾在一边啊。而且张晨也说了,你频繁在联系Anna, 这么多细节,我能不多想吗?”

  “联系Anna是因为请Anna利用在美国的便利,帮忙联系Weistling教授。最终能成功和Weistling教授接上头, 也是她从中帮了不少忙。和她来来回回几次邮件沟通,除了正事之外, 别的什么都没提。”

  楚杭顿了顿:“一开始没告诉你,因为怕这事沟通不出什么结果来, 怕给了你期望又让你失望,我不想让你难过, 只想等自己先着手解决, 如果真的能和Weistling教授商谈出个结果,再给你个惊喜。”

  行吧, 谭音想,自己还真错怪楚杭了,只是感动之余,内心又还是忍不住有些吃味, 别的女生都行, 但是Anna的话, 谭音总是有些介意, 虽说她知道如今Anna和张晨在相处中,只是此前Anna是喜欢过楚杭的, 或者对楚杭至少是有过超越友谊的好感的,谭音至今还记得她看向楚杭的眼神。

  这大概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吧,会变得小气,明明知道没什么,但还是介意,还是心里像被人硬生生塞了一个酸橘子。

  谭音不想显得自己小肚鸡肠,于是只好借着张晨的由头来发挥:“你、你下次还是少联系下Anna吧,毕竟张晨可能要介意的……”

  楚杭看了她一眼,似乎并没有在意:“清者自清,张晨等暑假飞去美国见了Anna就知道了,没关系。”

  “反正,联系上Weistling教授这件事还是多谢Anna,既然是我的事,就让我来直接给她道谢吧。”

  楚杭却细细地看了谭音一眼,然后露出了一个笑容:“没关系,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直接帮你道谢就行了。”

  ……

  谭音简直有点无语凝噎了,自己这就是不希望楚杭和Anna多接触呢,结果楚杭倒是一点不在意,可真是气死自己了!谭音想,楚杭可真是个双标!自己和周铭是清清白白的朋友,结果他吃醋吃的要死,平时自己带着他一起和周铭吃个饭,结果楚杭每次盯着周铭的视线都充满了警惕,搞得周铭向自己吐槽了几次,表示在楚杭的“死亡威胁”视线之下,心理压力十分巨大。结果轮到自己,楚杭这家伙怎么一点不知道自己的暗示?!一开始找Anna帮忙没告诉自己是怕自己得不到结果失望,那现在道谢还不想到避嫌是什么鬼?

  “我觉得还是我来替你道谢吧,因为我在想,因为Anna可能也喜欢过你,你现在这样就算是为了我的事联系她,会不会让她有什么想法呀。”

  楚杭这次终于抬头有些讶异了:“Anna怎么可能喜欢我?”他都有些失笑了,忍不住伸手揉乱了谭音的头发,“你的脑袋里都在想什么?”

  不知道最好。最好你一辈子都不知道别的女生对你的心思。谭音心里又酸又甜又胀,她平时是个热爱分享的人,但唯独楚杭,她充满了近乎执拗的独占欲,只有楚杭,不给别人,一点也不给,只能自己的,全是自己的。

  只是被楚杭这句话堵了回去,自己好像都没法再说什么,然而一想到楚杭还要继续联系Anna,谭音脸上忍不住也有些气鼓鼓的。

  是时候给楚杭去报个男德班了,让他知道如何做一个守妇道的男人!

  谭音沉默地走了片刻,却感觉到手上传来了楚杭手指的力度,他更握紧了点谭音。

  他停下来,看向谭音:“谭音,你到底想说什么?”

  谭音咬了咬嘴唇,索性豁出去了:“你别联系Anna了!”

  自己都急成这样了,结果楚杭竟然十分镇定冷静:“为什么?”

  “因为……因为我不喜欢!因为我会吃醋!”

  谭音抬高了声音,几乎是半喊着发泄般地说完了这句话,然而预料中楚杭的反应却都没有出现。
他没有不耐,没有不解,也没有觉得谭音小题大做,反而是……反而是笑了。

  谭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拥进了一个温暖又宽厚的怀抱里,楚杭就着这姿势,低头细细亲吻了谭音的脸颊,然后一路流连,连谭音小巧的耳垂也没有放过,温柔强势又不容置喙地一寸寸往下,亲了个遍。

  “你这样,我很高兴。”

  楚杭的唇舌就在谭音的耳边,那温热濡湿的气息以及他淡淡的鼻音,都仿佛一瞬间被无限放大,连楚杭声音末梢里最细微的绮丽,都能分辨得一清二楚。

  他就这样犯规地凑在谭音耳边,带了点性感低沉的轻笑:“你每次吃醋,我都很开心。”

  谭音被楚杭一连串的吻弄得完全无力招架,只觉得以前看过的武侠小说里,那种一招点穴让人瘫软无力反抗的招数,恐怕还真的有,她被楚杭紧紧抱着,毫无还手之力。

  楚杭的声音却是带了餍足和愉悦:“以后不要逞强,不要撒谎,吃醋就要说出来,别每次都要我出手逼到你诚实为止。想让我打上你的标签,只打你的标签,都可以,只要你说,什么都可以。谭音,不要什么都憋在心里,你可以大胆地告诉我,你不开心,你介意我联系Anna。”

  “可这样显得我好小气狭隘啊……”

  “可是这才是恋爱啊。”楚杭笑着抱了抱谭音的腰,“我就喜欢你小气的样子。”

  行……行吧……谭音脸红心跳地想,你都这样了,我能不满足你的口味吗?

  “以后那你可别嫌我管你管得严……”

  “不嫌弃。”楚杭又亲了亲谭音的额头,眼神热烈又坦诚,“我喜欢被你管。”

  楚杭这家伙,怎么这么会!谭音觉得自己和楚杭的电磁场可能确实有点问题,自己和他之间,好像确实比较来电……

  只是自己刚嘟囔着和楚杭说了这一句,楚杭就又凑到了谭音耳边――

  “所以是上天让我们注定在一起,至于你说的Anna喜欢我,我确实没有精力去感知了,可能被电击以后,我的出厂设置代码遭到改写,对别人的好感全部绝缘了。”

  楚杭看了眼谭音,然后笑着加了一句:“不过只要和你导电就行了。”

  岂止是能导电啊,谭音想,自己和楚杭之间的电量,恐怕可以建一座发电厂啊!

  *****
自从楚杭告知了自己Weistling教授的研究成果和推断,谭音就像是吃了定心丸,对自己雷雨天隐身这件事,也终于不那么担心和抵触了。

  这几个月来,像是上天垂帘般,不仅没有雷雨,竟然连阴天都没有,整日整日的阳光灿烂,像极了谭音和楚杭在一起的心情。

  以前谭音听自己一个姐姐说过,一定要珍惜谈恋爱刚在一起的前一个月,因为新鲜感和热情也就只有一个月的保质期,这一个月里,情侣们会恨不得分分钟黏在一起,每天说什么样矫情的情话都不害臊,你侬我侬,只觉得对方全然完美,看哪儿哪儿好。而一个月一过,性格上的不合适,日常上的摩擦,三观上的不契合,就会渐渐开始显露,看对方,就觉得看哪儿哪儿有问题,腻歪的浓度降低了,争吵便也开始了,这便是进入了磨合期,要能磨合过了,感情就稳了,磨合没过,那就逃不过一个月恋爱分手的命运了……

  然而谭音发现,这个定律在自己身上完全不顶用,她和楚杭在一起,只觉得分分钟都是新的,分分钟都很甜蜜,两个人一起打卡了A市几乎所有的网红情侣景点,一起看电影,一起看书,一起吃饭,一起画图,一起做模型,一起牵手,一起接吻……楚杭甚至还“强抢”了周铭的小电驴,硬是带着谭音昭告天下般在学校里有事没事绕了好几圈……

  直到这天久违的再次雷雨,谭音掰着手指数了数,才发现距离两个人在一起,早就超过一个月了,只是这恋爱的浓度,完全不见降低,只觉得好像每一分钟每一秒,都更喜欢楚杭一点了。

  楚杭这只男狐狸精还怪有魅力的。

  *****

  平日里大部分时候楚杭都和谭音在一起,只是今天这雷雨天却很巧,因为马上就要开始霍普杯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的比赛报名了,因此朱抗美把楚杭叫去了办公室,力邀楚杭能够参加,给他讲注意事项了,于是谭音才一个人落了单,她没什么事干,索性到图书馆后的小花园石亭里随便涂涂画画。

  自从被楚杭抓包,以及和楚杭解开误会后,谭音当时就停止更新了她的小漫画,之后发了公告道了歉,然后又是醉心学习,每天提起笔画的除了建筑物就是建筑物,其实很久没画漫画了。今天得了空,她突然有了点新的创作灵感,拿起速写本,就忍不住在小石亭里画起来。

  雷雨开始下的时候她便在奋笔疾书画人物。好在小石亭周围并没有人,雷雨一来,谭音还能慢条斯理地收拾好自己纸笔放进包里,然后把包藏进石亭附近的小灌木丛,之后给楚杭发了个短信,让他从朱抗美那里结束后来接自己。

  “十分钟。”

  几乎是自己的短信刚发出去,楚杭就秒回了。

  谭音几乎是看见回复就忍不住笑起来。明明只是言简意赅的三个字,但谭音却觉得比一切情话都甜。

  朱抗美的办公室离小石亭大概需要走七八分钟的样子,十分钟,那么剩下的两分钟,就是楚杭用来快速结束和朱抗美对话的时间,谭音光是想象,就能知道此刻朱抗美大概还拉着楚杭在滔滔不绝,只是他大概想不到他的得意门生已经在心里想着怎么快速打发他了。

  光是想到这里,谭音就忍不住有些发笑,她收起手机,看了一眼石亭外的雨,开始安安静静地等。

  只是这安静没能持续很久,没过片刻,就有一个女生顶着包冒着雨跑进了石亭,显然是没带伞过来避雨的。

  这女生长着一张可爱的圆圆脸,小巧精致,不算多漂亮,但看着没来由的就让人觉得舒服,她的眼睛也是圆圆的,像一只温顺的小鹿,让谭音觉得十分面善。

  这女孩拍了拍头上衣服上的水珠,便也站在石亭里看向外面的雨,只是她看起来像是有什么心事,没过会儿,便来回在石亭踱起步来,那张讨人喜欢的脸上也露出了苦恼和挣扎的表情,她像是憋着什么心事,忍了忍,最终没忍住,掏出手机,开始打起电话来。

  而直到开口,谭音终于想起来为什么觉得这女生面善了。

  谭音见过她,她曾经和自己是一个学生会社团的。大一进入A大时,谭音加入了漫画爱好者协会,这个社团里除了美院的专业选手外,就是全校范围里对画漫画有兴趣的人,而这个女生也曾经是其中一个。协会里气氛其实很好,定期会组织写生,也会组织作品交流,还能拿到不少漫展的内部票,可惜谭音作为一条建筑狗,很快就被出图和做模型折磨到不得不退出社团了,她根本没时间参加这类活动。

  但虽然只短暂又断断续续地参加了一学期社团活动,这个女生却给了她很深的印象,谭音依稀记得对方叫鹿菱,人如其名,大家都叫她小鹿。她是个非常温柔又友善的女孩子,是美院插画与漫画系的学生,但对非美院的漫画爱好者,她每次都能不厌其烦又充满耐心地给对方讲解知识点,甚至不惜花时间给对方改画,社团里有人想到了好的漫画设想,小鹿也很愿意和对方讨论,帮着完善构思,是个非常热心的女生,只要找她帮忙的,她几乎不会拒绝,是那种真正意义上的好人,不是虚情假意装腔作势那种,她从骨子里有一种非常和煦的气质,让人忍不住想亲近想信赖。

  谭音当初因为课业忙不得不退出社团,但小鹿却还每次有什么漫画的活动,有好的门票,都会通知谭音给她留一份,是个非常贴心又认真的人。

  只是如今她到底在为什么愁苦?

  当然谭音很快就知道了。虽然她无意偷听,但雷雨天,她的隐身能力显然还没有消失,小鹿看不见她,以为这石亭里就自己一个人,因此打起电话来也没有顾忌,说起来话也毫无遮掩。

  “婷婷,你觉得我……我要不要去主动表白?”

  “他快要毕业了,现在已经在忙找工作的事,几乎不在学校里,本来碰到的机会就不多了,我怕要是我现在还不抓紧机会,以后就真的和他没任何交集了。”

  “我知道他很受女生欢迎,但他不是一直没公开过自己有女朋友吗?看起来也是单身啊,我、我就想,要不我鼓起勇气,去向他表白?”

  ……

  只是寥寥数语,谭音几乎很快就知道了小鹿苦恼的事,她大概是喜欢上了某个大四即将毕业的男生,此刻正在纠结是不是要主动出击表白,因为心里拿不定注意,于是她在这个雨天趁着在石亭躲雨的空档,给自己的闺蜜打了电话。

  可惜她的闺蜜显然不太认同表白这个决定……

  小鹿安静地听完电话另一端闺蜜的话,脸上不禁露出失望和挣扎:“真的不要表白吗?女生主动一定是死路一条吗?主动倒追的女生就算男生和你在一起了也不会被珍惜吗?”

  电话那端的闺蜜大约是给出了肯定的回答,因为小鹿的眼睛垂了下来,显然被打击得相当沮丧:“好吧,我知道了,我不会表白的,男生要是喜欢一个女生,一定会主动的,他和我在同一个漫画社团,又是同一个学院的学长,也没有对我有特别的表示,现在又大四了,本身就算已经是情侣的,都会毕业就分手,更别说我和他这种八字没一撇的情况了……行,我听你的,我不表白,好好调整自己,赶紧翻篇,把这个暗恋就地埋葬吧……”

  小鹿后面又说了点别的,大略都是听从附和闺蜜同时不断自我说服自己的话,只是谭音倒是没心思听了。

  如今大四,美院学长,又同样参加漫画社的,那不就是漫画社的社长陈征?!小鹿暗恋陈征?!小鹿竟然喜欢陈征?!

  谭音想,小鹿平时可真是藏得太深了!那可真是一点看不出来!甚至要不是自己如今阴差阳错隐身听到小鹿这一番苦恼,都觉得小鹿可能不仅不喜欢陈征,甚至还对他有点讨厌。毕竟平时对所有人都随和友善的小鹿,唯独对陈征不太热情,不仅不爱和陈征主动搭话,甚至陈征有事找她,她也都表现的有些木讷,平时那些活泼开朗劲都没了,就安安静静的……

  别说自己,甚至就是陈征,恐怕也觉得小鹿对自己印象不佳吧……

  而谭音正在震惊的当口,那边小鹿已经挂了电话。

  她咬了咬嘴唇,显然还是十分纠结迟疑,脸上不同的表情交错着,谭音看得出来,她大概是真的很喜欢陈征,即便闺蜜劝说她不要去主动表白,她还是内心相当踌躇。

  谭音看着她拿出手机拨到了陈征的号码页面,然后又移了开来,她就这么呆呆地站着,然后抬头看向石亭外的雨丝……

  “小鹿!去告白吧!”

  只可惜小鹿自然听不到谭音的声音,她又皱紧眉头想了想,然后掏出了包里的钱包……

  小鹿显然最终并没有彻底听信闺蜜的话就此死心,谭音看着她从钱包里拿出了一枚硬币,然后握在手心里,闭着眼睛对着这枚硬币许了个愿。

  “我自己也决断不了,那就交给上天安排吧!”

  小鹿轻声说完,便拿着硬币走到了石亭的小石桌前,她坐在小石凳上,拿出硬币,准备抛掷。

  “如果是反面的话,我就直接死心,当成没这回事;正面的话,我就去表白,被拒绝的话……被拒绝也就死心了。”

  而也是这时,谭音似有所感般地转头,看到了不远处的楚杭,他撑着那把为自己特意定制的大黑伞,正朝着小石亭走来。

  好不容易小鹿鼓起了勇气,可不能让楚杭打扰了!

  谭音当机立断,抛下石亭里的小鹿,赶紧跑出了石亭,跑到了楚杭面前。

  “楚杭,你先站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谭音说完,不顾楚杭愕然的神色,赶紧风风火火又朝小石亭跑了回去。

  好在小鹿大概对掷硬币也相当迟疑纠结,等谭音跑回石亭,才正赶上她抛掷硬币。

  大概因为紧张,她的动作和力道没掌握好,一枚一元硬币,飞向了空中,没能向下落在小石桌上,而是偏斜着往地方上滚去……

  天助我也!

  谭音内心激动,她立刻跑到了已经落地的硬币面前,然后趁着小鹿还在找硬币位置的当口,赶紧看了一眼。

  是反面。

  虽然鸡汤文里都讲上天安排的是最好的命运,但从小到大,谭音信奉的都是――人定胜天!

  她几乎没多想,千钧一发之际,就赶紧趁着自己隐身把硬币从反面翻到了正面。

  而几乎是她的动作刚结束,小鹿就发现了硬币的位置,她脸色有些紧张和忐忑地走到了硬币边,然后俯下身。

  是正面!

  硬币是正面!

  小鹿把硬币抓在手里,忍不住激动的战栗。

  是老天也要自己去表白吗?

  是老天要让自己勇敢一次吗?

  她攥紧了手心里的硬币,这才发现,一双手里,都是涔涔汗意。

  谭音就站在一边,看着这样的小鹿,心里有一种过来人的理解和坦然。

  喜欢上一个人,总是容易忐忑不安,小鹿可真是个傻姑娘啊!

  *****

  “所以你给硬币翻了个面?”

  “恩!”

  谭音暗中偷偷改了硬币的正反面,见小鹿下了决心般冒雨离开了小石亭,这才和楚杭会和了。

  楚杭一如既往地帮她拿上了包,撑着伞和谭音一起走在雨中。

  “但你这样改,虽然让人家鼓起勇气去表白,未来也不要留遗憾,但也不一定就是对的。”楚杭听了小鹿的事,却是有些迟疑,“或许她闺蜜说的对,他们一个大四,一个才大二,未来发展路线可能也完全不同,那男生之前又没什么表示,估计这下鼓起勇气去表白,也八成是被拒绝,可能也……”

  “不会被拒绝。”

  楚杭愣了愣,看向谭音:“恩?”

  谭音胸有成竹地笑笑:“绝对不会被拒绝。”她狡黠地眨了眨眼,“陈征也喜欢小鹿。”

  楚杭果然睁大了眼睛,脸上写满了不解。

  谭音咳了咳,卖了个关子:“你想知道吗?想知道就来求我呀!”

  自己这番调戏,谭音料想里楚杭是懒得理睬的,结果没想到楚杭抿了抿唇,竟然真的非常上道。

  他看了谭音一眼,从善如流道:“求你。”

  “……”

  虽然那声音神态里一点没有求人的姿态,但不管怎么说,谭音还是从楚杭那双含笑无奈的眼睛里觉得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她清了清嗓子。
“我隐身的时候,有一次遇到过陈征。”谭音回忆道,“就陈征在操场上打篮球,当时打球的都是大四不同学院的几个男生,彼此也都不认识,就正好也快要毕业了,大家凑个局瞎玩玩,一开始还打,但后来走了几个人,都凑不出一局的人,他们索性就玩起投篮比赛来。不知道谁提议的,就是投球之前,喊自己最近期待好结果的一件事,如果能投中,也算是个好彩头。”

  “有人投球之前喊得是能考研成功,有人喊得是预祝找工作顺利,你猜猜陈征喊得什么?”

  谭音笑了笑:“他喊得是小鹿的名字。”

  楚杭对这个故事发展也有些意外:“可你不是说,陈征对小鹿平时在社团活动里也没怎么主动过?”

  “陈征其实性格比较腼腆,而且我后来从其余社团成员那里得知,他家境其实不太好,上学都是靠的助学贷款,父母还生了病,家里还有欠债,他曾经有次社团活动喝多以后,也自嘲调侃过自己这样的情况恐怕是没法找女朋友,怕自己只会拖累自己喜欢的人。”谭音摸了摸下巴,“所以我想他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没敢主动过,另外一个原因嘛,当然就是小鹿对他态度特别不热情,陈征因为家境问题,内心又有点自卑,就更觉得小鹿大概是看不上自己了。”

  “所以你说的小鹿对陈征特别冷淡,其实是言不由衷?”

  谭音点了点头:“小鹿可能就是那种在喜欢的人面前反而喜欢故作高冷的类型,其实不过就是内心手足无措不知道在喜欢的人面前怎么表现自己,于是索性把自己包裹起来,显得无懈可击的样子。但是私底下一看,你看,原来她超喜欢陈征的。”

  谭音说到这里,抬头看了眼帮自己拎着包的楚杭,然后加了一句:“就像我喜欢你一样。”

  楚杭猝不及防,果真是脸色有些微红,只能佯装镇定却毫无气势地斥了谭音一句:“别胡闹。”

  谭音却一点不见好就收,她此前一步步探着楚杭的底线,却探来探去,才发现,对方对自己可真是毫无底线,一下子调皮的胆子就又大了起来:“而且你对我之前不就是这样言不由衷?成天对我冷着个脸,搞得我还以为你讨厌我讨厌的要死要活,结果……”

  结果谭音还要说,却被楚杭一把轻轻捂住了嘴,他的整张脸和耳朵都红了,脸上是完全拿谭音没办法的无可奈何:“行了,我认输,别说了。”

  幸而两人特意选了一条无人走的小林荫道,此刻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否则楚杭这在外人眼里,对着空气又说又动的,恐怕又要引起一波注意了。

  不过谭音这次终于放过了楚杭,回到了正题上:“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虽然参加漫画社的时间不多,但看得出,当时陈征对小鹿就很有好感的,很多次小鹿在帮别人讨论漫画人设情节的时候,陈征就一直偷偷看她……”

  “先不说陈征和小鹿的事,你之前隐着身为什么去看别的男生打篮球?你解释一下。”

  “……”

  喂,楚杭,你这关注的重点,不太对吧?!

  雷雨仍旧没停,两个人就这么打打闹闹一路走,只是巧合得很,在这条没有人的林荫路拐角处,谭音和楚杭竟然遇见了刚才冲出小石亭的小鹿,而在她面前站着的,赫然是陈征。

  此刻小鹿正站着,低着头,向陈征说着什么。

  因为距离,谭音和楚杭自然都听不到小鹿说话的内容,然而从她赧然的表情,以及陈征惊愕又惊喜激动的神情里,不难猜测,小鹿恐怕是顺着“上天”的旨意,想找陈征表白,而更妙的是,她几乎出了小石亭没多久,就在这附近遇到了陈征。

  谭音拉了拉楚杭的衣角:“要不要打赌?”

  “赌什么?”

  “赌陈征会不会答应?”

  只是很快,谭音就知道没必要赌了,因为不远处的陈征连伞也扔掉了,他不顾一切地抱住了小鹿,就这样紧紧地搂着,小鹿则尚带着表白的红晕,一脸愕然惊异地被抱着,还有些跟不上这发展的节奏。

  但很快,她终于反应过来,手微微动了动,然后转身也抱住了陈征。

  两个人都忘记了打伞,就任凭这雨丝打在身上,就这样紧紧相拥着。

  这个时刻,已经不再需要任何言语,这两个人,彼此的心意已经通过这个拥抱完全传递给了对方。

  她喜欢他,他也爱着她。

  谭音和楚杭静静地站在远处,两个人也没有再说话,只是不知不觉间,不晓得是谁先握住了另一个的手,两个人的手十指紧扣。

  爱情呀,多么美好,这世界上还有比两个人相爱更妙不可言的事吗?

  谭音看着终于彼此心意相通的陈征和小鹿,内心也感慨非凡,她今天阴差阳错发现小鹿竟然喜欢陈征的时候,内心便有些感同身受,她和陈征,某种程度上,不就像之前的自己和楚杭吗?明明对彼此喜欢,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在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差点就对彼此失之交臂。

  而如今因为这恼人的“超能力”,竟然意外能改变陈征和小鹿错过的命运,让两个人顺利互通心意在一起,谭音突然觉得,自己确实是天选之子了,这被雷劈后“隐身”的“超能力”,好像也没那么讨厌。

10262 3585172 MjAxOS8wNS8yMi8jIyMxMDI2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2/10262_35851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