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五十八章

书名: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叶斐然 更新时间:2019-07-04 21:28:34

  蒋一璐作为八卦版主, 每天关注校园流行风向,也早早和谭音求证了她和楚杭的恋情,然而最近伏案写法律论文的徐聿就不一样了。

  当楚杭牵着谭音的手, 带进约好的咖啡厅与徐聿见面时,徐聿整个人的表情都是震惊的。

  楚杭却冷静的很,他只用陈述句的语气通知徐聿道:“这我女朋友, 谭音,你反正也认识, 也不用介绍了。”

  徐聿根本来不及掩饰自己的情绪,只指着谭音道:“楚杭, 你真的不是开玩笑?当初你不是说,和她在一起是想拉低自己的平均智商还是嫌生活不够刺激想找死?”

  ???

  谭音兴师问罪般地看向了楚杭, 挑起了眉头。

  楚杭脸不红心不跳地摸了摸谭音的头:“别生气, 也别听他胡说,这种话我根本没说过, 他就是自己单身,看到我有女朋友了心里一下子失衡了,竟然编造出了这种话。”

  楚杭说完,看向徐聿, 平静道:“徐聿, 我希望你好好想一想, 我真的说过这种话吗?”

  “……”

  虽然楚杭的语气温和, 用词镇定,然而徐聿却没来由的从他的视线里感受到了死亡威胁, 他只能硬着头皮干巴巴地改了口:“不好意思,是我记错了,嫉妒使我面目全非……”

  楚杭对谭音笑了笑:“你看,我真的没说过。”

  谭音虽然有些懵,但还是点了点头。

  只是谭音没发现,在她没注意的时候,楚杭已经给了徐聿几个眼神。

  徐聿自然了然,只是他对谭音和楚杭是怎么会在一起的仍然充满了不切实感和震惊,最终还是忍不住斟酌用词小心翼翼地问了起来。

  “我想问问,是什么让你们走到了一起?这事情总要有个契机吧?毕竟你们之前……确实好像不太对付呢。”

  谭音想了想,虽然自己和楚杭确实很早就双向暗恋彼此,但因为层层误会,要是按照正常发展,恐怕就是遥遥无期最终错过,说来说去这个契机……

  “是电。”

  徐聿皱了皱眉头,对楚杭这个回答有些摸不着头脑,片刻后,他才恍然大悟道:“你的意思是,你发现你们之间特别来电?”

  谭音忍不住笑起来:“一开始单纯只是因为电,但现在,好像这么理解也没什么不对。”

  徐聿显然还是十分不能接受,他顿了顿,又再接再厉地问道:“可之前,你不是还给楚杭画过那种漫画?当初我可记得楚杭快气死了?这种事你们是怎么翻篇的?”

  楚杭想起这事,也有些失笑:“漫画倒是没什么。”他意有所指地看了眼谭音,低声道,“倒是无处不在地在我身边发弹幕快把我逼疯了。”

  徐聿自然一脸茫然听不懂楚杭在讲什么,谭音倒是坐不住了,她咳了咳,对楚杭一本正经道:“你没听过一句话?‘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

  楚杭忍不住也笑了。

  岂止是变强了,脸皮也变厚了。

  明明是三个人的聚会,徐聿却觉得自己在楚杭和谭音面前,根本就不配有姓名,仿佛楚杭和谭音才是两个人,自己只是一条狗……

  虽然这种设想来的莫名其妙又异想天开,然而一瞬间,徐聿真切地这么觉得了,自己就像是这对新晋情侣晒恩爱的背景板。

  “对了,以后看电影、吃饭、买东西这些事,你就不用找我了。”楚杭却还嫌不够似的,还要给徐聿会心一击,他淡定又无情道,“我以后应该没空了,你以后自己找点可以一个人进行的娱乐活动吧。”

  “……”

  徐聿简直欲哭无泪,段影菲说的没错啊,楚杭可真是一个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以前没有谭音的时候,叫自己“小甜甜”,现在呢,现在自己就是“牛夫人”!以前的自己是朱砂痣,现在的自己就是蚊子血!

  徐聿简直是满腔怨愤,枉费自己还老是想着楚杭,想着他孤家寡人一个怪可怜的,不仅自己的感情无望,还根本感受不到家庭温暖,爸爸还偷偷背着他和他妈在外面想着别的女人,甚至很可能都搞出了私生子,导致楚杭一度看起来情绪多变十分异常……
要不是这样,徐聿悲愤地想,要不是自己顾及友情,生怕自己作为楚杭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旦脱单,会对楚杭造成致命性的打击,导致楚杭不是精神崩溃就是自寻短见,自己也早就和蒋一璐告白然后双宿双飞了好吗?!还不是怕刺激到楚杭,自己苦苦煎熬着忍耐着不和蒋一璐在一起,想先给楚杭做个心理疏导让他有个心理准备,自己再慢慢把蒋一璐介绍给他认识……

  结果轮到楚杭自己,这家伙一点兄弟情也不顾,根本不想想自己还在这单身着,就这么毫不在意自己就这么脱单了!

  徐聿简直是心酸又惆怅。

  原来人和人之间的友情,是如此脆弱!

  徐聿几乎当机立断,等和楚杭谭音一分开,自己就要立刻去建筑系的女生宿舍楼下,然后向蒋一璐告白,告诉她,自己喜欢她,想要和她在一起,若为爱情故,兄弟皆可抛。

  *****

  只是虽然恋爱顺遂学业也在“金主”的精准扶贫下突飞猛进,然而谭音还是有点苦恼。

  最近的雷雨太多了!

  以往没和楚杭在一起时还不觉得,可现在有了楚杭,这雷雨就成了两人约会的制约,毕竟总不能每次下雨都找个没人待的地方吧?

  结果雷雨天,楚杭虽然带着谭音一起看电影,然而鉴于他那张招蜂引蝶的脸,就算身边座位空着一个让隐身的谭音坐,每次都还总有女生想要搭讪号称楚杭边上的位置观影比较好,既然空着就想要换过来;而雷雨时候去热门餐厅吃饭就更惨了,谭音不能吃只能看着,餐厅总是爆满,楚杭对面坐着自己但在别人眼里是空着的位置,于是又每每被人垂涎;而即便是安安静静出去逛个街,因为在外人看来楚杭只有一个人,还有特别主动勇敢的小女生上前来要楚杭的联系方式……

  今天,一如既往,一场突如其来的雷雨,导致好好的约会只能中途打道回府,雷雨天难打车,楚杭不得不带着隐身中的谭音在车站等车,而就这样,边上一个女孩子就又有些害羞地朝楚杭慢慢地靠了过来……

  这雷雨才来了半小时,自己也才隐身了半小时,但这个都是今天遇到妄图搭讪的第三个女孩了!楚杭真的是个红颜祸水!

  “这个还算比较内敛害羞的,不像之前那几个女生都是直接毫无铺垫就冲过来问你要号码和微信,这个女生你看,每次只移一小步,如果不是我火眼金睛仔细观察,说不定也觉得她是自然而然就靠的离你很近……”

  谭音语气酸溜溜的:“长得还不错,皮肤挺白,眼睛也大,身材也不错,不过我觉得外形条件上还是比我差一点,但是看着脾气比我好不少的样子……”

  车站虽然人不多,稀稀拉拉也有几个,楚杭无奈不能出声制止谭音,只能警示性地瞪了她一眼。

  而另一边,那女生果然已经走到了楚杭身边,她又迟疑了片刻,仿佛是在继续勇气,又纠结了几分钟,才终于朝着楚杭开了口:“同学,你是不是A大的学生?我也是A大的,新闻系的,我没带现金,你……你有零钱能借我一下吗?待会公交车来了不然我没法投币了。”

  谭音没忍住:“不错,这个接近的方式就算换是我,也不会反感,相当自然,就凭这点,刚才那两个太直白的都出局淘汰了,这位选手,给你加一分!”

  楚杭微微皱了皱眉,脸上写满了无奈,如每一次一样,他冷淡又不失礼貌地回应了女生,告知对方自己也没有零钱,完全不给人家丝毫机会。

  那女生有些尴尬,但最终等车来的时候,她还是状若惊喜般从口袋里掏出了零钱:“啊,突然发现口袋里有零钱,真是太幸运了!”

  只是到了车上,因为车厢拥挤,这女生这次是真的不得不紧紧靠着楚杭了,来来回回几趟急刹车,那女生都因为惯性差点摔倒,可惜楚杭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他根本没在意对方,只一门心思圈着怀里的谭音,为他隔离出一片不会被人推搡到的安全空间,抿着唇,一点也不在意旁人的异样眼光。

  那女生接连几次妄图向楚杭求助,却都惨遭无视,眼神里已经有了点委屈和难堪,连谭音都有些看不下去。

  “楚杭,待会要是又急刹车,你要不一只手护着我,一只手稍微拉一把她吧,我看她连续几次差点摔倒……”

  楚杭自然不能和隐身中的谭音对答,然而他抿紧嘴唇,表情有些不悦。

  而下一次急刹车的时候,楚杭真的伸手去扶了那个女生。

  刚才还云淡风轻号召楚杭献爱心的谭音这下彻底淡定不起来了,她心里直冒酸水,还是那种剧毒腐蚀性的酸水。

  只是叫楚杭去扶别人是自己说的,谭音一下子只能憋着,不能发作,然而她脸上的不乐意却是明晃晃的了。

  楚杭也没理睬她,两个人沉默地下了车,走了片刻,谭音终于忍不住了――

  “还没过年呢,就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上了,左边牵着我,右边还要再牵一个呢……”

  明知道是自己理亏,但是因为是面对楚杭,就会忍不住任性。恋爱里的作,大体如此,因为知道你爱我,在你面前作也是安全的,所以会把自己那些不堪的负面的小情绪也表露出来,会蛮不讲理,会吃醋会生气。

  楚杭看了谭音一眼:“不是你叫我做好事?”

  谭音气的想咬人,楚杭不说她也知道,他就是故意教训自己的,然而比起训斥自己,这一招确实更管用,因为如今的谭音心服口服,心里酸的像是个剧毒溶液罐,发誓这辈子再也不会劝楚杭去帮别的女生忙了。

  “以后不许了!不许不许不许!不许扶别人!不许牵别人!有别的女生摔跤、哭、失恋、迷路,你都不许去献爱心!你要记住,你的扶贫对象是我!你只能对我日行一善!精准扶贫!我还没扶起来呢,不许扶别人!”

  谭音这么说完,楚杭的表情才终于好看起来,他嘴角微微带了点弧度,揶揄地看向谭音:“醋劲这么大,刚才还假装什么大度坦然呢?”

  楚杭不说还好,这一说,谭音的委屈就源源不断地冒了出来,每次自己雷雨天不得不被动隐身,在外人眼里,楚杭就是一个人,而谭音并不希望楚杭在外人眼里看起来怪异或者不近人情,所以才会劝说他帮忙。

  “雷雨天我没法光明正大地在你身边宣誓主权,不得不看着你被人搭讪,每次你拒绝以后还要被人吐槽太过高傲和冷淡,我一点也不想你受到这种误解,就像刚才车厢里那个女生向你求助你却无动于衷的时候,因为没人看得见我,车上那些老阿姨都觉得你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

  谭音越说越委屈,自己这个隐身的能力,说到底还是鸡肋,如今对自己的正常恋爱学习生活,也逐渐开始有了影响。一旦频繁下雨,别说约会约不成,就是出勤率也没法保证,很多事也做不了。

  楚杭听完谭音的话,脸色终于放了晴,他有些失笑道:“我在乎过别人怎么看我吗?”

  “而且别人看不见你,我看得见你,这不就行了?”

  虽然楚杭对自己这点怪异的“超能力”并不介意,但谭音心里却是别扭死了。

  “可是下雨天那好多事情不能做啊,比如我不能亲你。”谭音不快道,“否则别人看起来还以为你是哪里来的神经病呢,对着空气在接吻?”

  谭音下定决心道:“我要去医院看看!到底是什么问题造成的,还能不能治好恢复正常,我又不是真的要加入复仇者联盟,更和雷神没什么关系,总不能老这样!”

  虽然此前楚杭对谭音下雷雨隐身这一点从没有介意过什么,但谭音这句话下去,楚杭就陷入了沉默,片刻后,他终于彻底倒戈了。

  *****

  抱着郑重其事的态度,楚杭陪着谭音准备去市一院挂专家号,只是对于挂什么科室,两个人就迟疑了,照道理来说,谭音出现隐身的后遗症,是在被雷击中后,而雷击后大部分应该挂的是烧伤科,然而谭音身上并没有烧伤,如今过了这么久了,更是除了隐身没有别的后遗症……而隐身这个……能挂什么科室……两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都有些茫然。

  最后还是楚杭当机立断,先挂了个急诊。

  只可惜……

  “医生,我就是被雷劈以后,每次雷雨天,就可以隐身……”谭音口干舌燥地把自己超能力的来龙去脉都细细讲了一遍。

  对面的医生正襟危坐一路不断在病历本上记载着,模样严肃认真,谭音刚内心欣慰,想要夸赞一下市一院医生真是见过大世面,这素质就是杠杠的,一点都临危不乱没有质疑打断自己,结果那医生彻底听完谭音的话,侧身看向楚杭――

  “她是你的女朋友?”

  楚杭愣了愣,继而点了点头。

  “出现这种症状多久了?”

  哎?这自己的病问楚杭干什么啊?谭音当即抢着回答道:“十个月!”
可惜医生没有理睬自己,径自看向楚杭:“多久了?”

  楚杭抿了抿唇:“十个月,是大约十个月前被雷劈的。”

  医生了然地点了点头,他同情地看了眼谭音,然后叹了口气:“现在来看我这个急诊其实也没什么用,如果当时刚被雷劈后发现异常就来看就好了,现在我也帮不上你们什么,但我们医院的精神科一向是有口皆碑的,平时挂号都挂不上,这样吧,精神科主任和我关系不错,我给你们打个招呼,让他给你们加个号,你带你女朋友现在马上去看。”

  楚杭的脸色沉了下来,难怪这位听了这么匪夷所思的话还这么冷静,原来是全程把谭音当成精神病人来看待了。

  楚杭黑着脸,当即就把谭音拽出了市一院。

  市一院的医生没见过世面,那就去省总院吧!

  谭音又把自己的情况讲了一遍,而为了验证谭音的话,楚杭也认真严肃地为她做了背书。

  结果――

  “小伙子小姑娘,你们两个还年轻,好好治疗定期吃药会能控制好病情康复的,你们爸妈联系方式是什么?”

  ……

  这次不仅觉得谭音有问题,楚杭也没逃过,成了别人眼里的不正常人士了……

  只是楚杭显然不信邪,谭音能随着雷雨隐身这种事,确实是相当匪夷所思,听起来有点太科幻了,让这些一把年纪从小接受医学教育的专家们一下子彻底自己一贯的理念,去理解这特异功能,似乎确实有点强人所难。

  那既然口述无法让他们信服,不如让他们眼见为实。

  楚杭带着谭音等了好几天,终于给等上了一个雷雨天,两人一起重新去了医院。

  “张医生,你看,其实谭音人在这里,只是因为下雷雨,你根本看不到对不对?但是谭音可以拿起你桌上的听诊器,只是在你眼里就像是隔空取物对吗?”楚杭酝酿了一堆说辞,确信这一次有隐身后谭音的配合,自己一定能说服眼前的医生,可惜……

  张医生大笑起来:“你这个魔术变得不错啊小楚,我以前不瞒你说也一心想成为魔术师的,刚才那个怎么做到的?你袖子里藏了透明的细线吗?”

  ……

  别说谭音,就是楚杭,此刻脸上也露出了累了倦了绝望了就这样吧再看医生自杀的表情。

  其实为了求医,楚杭已经调研了不少医院,也奔波了不少地方,然而最终结果却是不甚理想。

  回去的路上,谭音都沉默着没说话,倒是楚杭,默默用力地勾了勾谭音的手指,然后揉了揉她的脑袋:“别担心,就算别人都无视你,我还能看见你。”

  谭音说不出的沮丧:“但你是唯一能看见我的人。”

  “我能看见你还不够吗?”楚杭拉紧了谭音的手,“难道你还想着周铭也要能这么看见你?”

  虽然不想承认,但被楚杭这句调侃揶揄一带过,谭音的心情还真是好了起来。

  做女超人就女超人吧!蜘蛛侠也说了!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没准自己这隐身的技能,还得留着等下一次邪恶的势力占领地球的时候,拯救一下宇宙什么的呢!

  *****

  陈自强发现楚杭最近怪怪的,或者说,楚杭近段时间来一直非常怪,怪得出人意料,比如前阶段他高调插足谭音和青梅竹马的恋情,一下子成了校园知名小三。

  这事其实十分蹊跷,毕竟谭音之前追求楚杭,这是他们建筑系都知道的事,当初楚杭可高傲了,就没正眼瞧过谭音,结果如今……如今竟然楚杭不惜做小三也要把谭音抢到手……

  陈自强只觉得,人活的时间长,还是很有必要的,不然怎么见证这些让人瞠目结舌的怪事?

  当然,包括周铭在内的当事人都在各种场合甚至在校园论坛八卦版里辟谣插足说,力挺楚杭,并且祝福楚杭和谭音未来幸福,力破小三谣言。但陈自强清楚的很,楚杭和谭音根本不是在谭音和周铭和平分手后才在一起的,自谭音有了周铭后,楚杭就开始暗中搞事了,这小动作一套一套的,当初的陈自强不懂,但如今仔细一回想,就什么都明白了。

  楚杭啊,呵,这么多追求他的女生不要,竟然做了小三!

  当然,更让人想不通的是周铭,都戴了这么大一个绿帽子,竟然还乐呵呵地祝福小三和前女友幸福?!

  这他妈真是看不懂当代年轻人了。

  陈自强一边感慨一边完全忘记了自己正是当代年轻人中的一员。

  不过他此刻也无心去想楚杭和谭音怎么会在一起这一出了,毕竟这两人让人大跌眼镜地都恩恩爱爱热恋了好一阵了,引起陈自强注意的是楚杭最近的不对劲。

  楚杭最近几乎每天都在搜索一些都市怪谈,甚至不仅仅搜索国内的新闻,还不断在搜索国际新闻,好几次,陈自强都看到楚杭认真而严肃地在看着全英文的网站,要不是知道他到底在看什么,不知情的外人还以为他是在学习建筑专业知识呢。

  只是陈自强知道,楚杭看的才不是什么专业的东西,他看的都是什么“一男子被雷劈后拥有了超能力”、“一女子被电后突然掌握了三门外语”、“被闪电击中后人体会发生什么变化”、“隐身超能力的获得”……

  陈自强只觉得,楚杭最近真是越来越玄乎了……这看的都是什么东西啊?
不过学霸到底是学霸,楚杭就算对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产生兴趣,也比一般人有钻研精神多了,他竟然买了个知网的账号开始检索起关于被雷劈后人体变化的专业医学、神经学论文……

  而如果陈自强只是诧异好奇的话,那张晨就是妥妥的不爽了。

  当然,张晨对楚杭在搜索什么新闻和论文都不感兴趣,他不爽的点是楚杭最近开始频频联系Anna,光是他就瞥见了几次楚杭给Anna写邮件、发微信,甚至有几次还打了好几个小时的跨国长途。

  张晨好不容易靠着自己的努力终于和Anna已经往男女朋友的方向发展,就差暑期见面临门一脚了,结果不知道怎么的楚杭这个程咬金却突然冲出来横插一脚。

  难道楚杭是小三当出感觉来了上瘾了?以撬墙角为乐?在做谭音和周铭的小三过程里发现做小三的滋味是该死的美妙,以至于一个不小心变成了职业小三?如今看见自己和Anna渐入佳境,就想要破坏?

  张晨愤怒地想,楚杭这都是什么毛病,他都有谭音了,还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这简直不能忍!

  几乎是没怎么迟疑,张晨就把这一“军情”告诉了谭音。

  “你最近注意注意楚杭,你看他那桃花眼,一看就不是安分守己的男人,一有机会就蠢蠢欲动呢!”张晨抑扬顿挫地控诉道,“谭音,我和你说,女人不狠地位不稳,你对楚杭这种男人,就应该每天早中晚各查一次岗,然后趁他不注意不定期偷看他手机,切记,一定要不定期偷偷看!否则楚杭这个智商,肯定会早早做防备删聊天记录。另外,要掌握财政大权,最好把楚杭的生活费全部收缴了,平时他想要用,你就让他打申请,写明理由,用完了还要给你提供发-票,你一一核对是不是真的有这笔消费,不给他任何机会去给别的女人花钱……”

  张晨讲得头头是道,谭音听得一愣一愣的,她想,张晨这个水平,就算穿越了演个宅斗剧真是不在话下,妥妥的“本宫不死尔等终究是妃”的气场……

  “总之,你留意点楚杭,最近他怎么老是去撩骚我们家Anna,太不要脸了吧!你好好收收他的骨头!如果需要我什么帮忙,你随时叫我,我们要结成坚实的联盟,知道吗?人生在世,就讲个互相帮助,这就是朋友的意义!”

  “……”

  虽然被张晨教育了一通,但谭音其实别的都没听进去,她只是知道,楚杭背着她在偷偷频繁而主动地联系Anna,这件事确实让她十分介意,但楚杭根本没有透露过任何细节,只号称最近有事要忙,确实好几次自己约他去看电影,都被楚杭推脱了……

  原来是在联系Anna。

  谭音知道自己应该理智,然而一涉及楚杭,似乎自己的字典里就没有理智两个字,谭音一瞬间只觉得自己一会儿犹如置身火焰,一会儿又如置身冰窟,她有些害怕又有些惶恐和不安。

  谭音想来想去也不知道怎么办,索性找了蒋一璐过来一起帮忙分析。

  自从自己和楚杭高调公开后,几乎没多久,徐聿就在女生宿舍楼下策划了一场同样高调的表白,在地上摆成了巨大心形的蜡烛甚至还引来了宿管大妈拿着灭火器追杀,总之,还算有诚意有态度,蒋一璐大为感动,大大方方地接受了徐聿的示爱,成了另一对风风光光的校园情侣。

  如今谭音觉得自己遭遇感情危机,于是立刻把狗头军师蒋一璐找了过来,而蒋一璐则带来了徐聿。

  徐聿几乎是一见面就开始表态:“你放心,谭音,我是站在你这边的,楚杭劈腿这种行为简直给我们男人丢脸,我和他划清界限了!”

  ???

  这位朋友,你这笃定的语气是怎么回事?我们楚杭也并没有确定就是出轨了啊……没准是个误会呢!

  结果谭音把自己这想法刚一说,就遭到了蒋一璐和徐聿的联合扑杀:“你看你,爱情犹如战场,你怎么能抱有这么天真的想法?”

  最终,谭音在这两个人的撺掇下决定鼓起勇气正面刚――直接和楚杭摊牌当面对质。

  虽然谭音看起来挺镇定,然而其实握着手机的手都是抖的:“楚杭,你有空吗?我有事想和你说……”

  结果手机那端楚杭的声音非常干脆:“正好我也有事和你说。”

  听到楚杭这句话,谭音的心没来由地咯噔了一下,难道是真的劈腿要和自己摊牌分手了吗……

  谭音魂不守舍地先到了两人约定的咖啡馆里,喝着热可可。几分钟后,楚杭姗姗来迟,果不其然,楚杭的表情看起来有些郑重其事。

  来了来了,谭音想,自己绝对不能被动挨打,都到这时候了,蒋一璐说了,一定要主动出击!

  她几乎是憋着鼓劲,低着头,不敢看楚杭的眼睛,生怕自己心软,就这么一股脑径自道:“你要是劈腿Anna了,我马上就和你分手!绝对不原谅!”

  而几乎是同时,楚杭的声音也响了起来:“谭音,你不是一个人,你这种雷雨后出现超能力的情况,在欧洲已经累计出现过13例,美国也出现了7例。”

  谭音本来还沉浸在楚杭是不是劈腿了的悲秋伤春里,一听楚杭的话,却是立刻来了精神:“什么?!我不是一个人吗?!”

  楚杭点了点头,脸上终于露出点如释重负的表情:“我最近一直在查阅国内外的新闻文献,看到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比如这个,‘1994年的时候,一个叫托尼・西科里拉的人就是被闪电击中了,虽然他身上被烧伤了,但是他在被闪电击中的几周里,突然从一个对音乐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变成了一个钢琴大师’。”

  楚杭一边说,一边拿出了打印出来的资料:“还有这里,‘2015年,41岁的高尔夫球场管理员马田・卡马乔,在工作中不幸被雷劈到,虽然经过抢救苏醒,但是醒来后发现自己的雄性激素停止分泌,而身上也开始发生女性化的变化,比如声音变细,胸部隆起,最终因为一场雷击,他从一个男人变成了女人’。”

  “‘还有个小孩被雷劈的,这孩子叫伊万・斯托吉科维奇,被劈后自己的身体可以吸附硬币、勺子等金属,最多能吸附25公斤的重物’,被人调侃成万磁王。”

  楚杭一边翻一边讲:“除了这几个真实存在的新闻外,还有其余因为被雷劈而变得听力卓群,或者视力完全超过超人的案例,可以说,被雷劈后出现所谓的‘超能力’或者‘异变’,你不是一个人。”

  “国内对这块领域的研究还处于起步阶段,我查阅了大量资料,发现美国几所顶尖大学对此有关门的研究实验室,所以我联系上了这几所学校里负责这些项目的物理系教授以及相关领域专家,和他们不断邮件沟通了你的情况,你猜猜怎么样?”

  谭音的心剧烈地跳动着,她有些忐忑又有些期待:“怎么说?”

  “加州理工的Weistling教授回复我,他身边也有两例和你一模一样被雷劈后能隐身的案例。而他已经对这两个研究对象累计跟踪记录研究了两年,他把相关的数据论文和结论都和我分享了。”

  说到这里,即便是一贯从容镇定的楚杭,声音里也难掩激动:“‘一道闪电的电力能最高能达到10亿伏特,能瞬间将空气加热到太阳表面温度的5倍’,人体摄入如此大的电流,完全足以改变人体的神经系统、内分泌以及电磁场。”

  “所以我的情况是属于什么?”

  “Weistling教授认为你的情况大概率是由于电磁场的改变造成的,因为巨大的电流,人体原本电磁场的平衡被打破,而电磁场对光场和光波,以及光线传播,都会产生影响,光是电场对光线就有克尔效应和泡克耳斯效应,而磁场对光线则有法拉第效应和塞曼效应,而每次雷雨闪电天气,因为外界环境中电磁场的变化,导致电荷和电流之间的相互作用也发生变化,对光场也产生了影响,导致你在雷雨天,在普通人的视觉里产生了‘隐形’的效果,所以理论上来说,其实并不是你拥有了隐身的超能力,而只是我们在肉眼的视觉里,在光场和电磁场的波动变化里,暂时没有办法观察到你而已。”

  楚杭想了想,努力想解释地更清楚一点:“Weistling教授说,大自然有很多神秘的力量,比如雷电、比如地震、比如暴风、比如海啸,我们人类虽然努力在研究自然在顺应这些力量而生存,但是我们对这些力量到底有多强大仍然充满了很多未知之处。雷电充满了巨大的能量,一瞬间到底能对人体造成什么,这根本没有办法做统计。而相比雷电这样的自然力量,我们人体本身,生命本身,就也是另一股神秘力量,‘一个人被闪电击中的概率大概是三十万分之一,但是被这样大的电流击中后存活下来的人却高达90%’,生命到底有多少奇迹,人体在遭遇极限情况时到底有多少潜能,这也是不可预测的,比如有母亲在看到自己的孩子被车撞击碾压后,为了挽救自己的孩子,能瞬间抬起一两吨重的汽车;有小孩因为车祸切除了三分之一脑部组织,但却还能正常存活并且长大一样,生命和人体也充满了奥秘和奇迹,你被雷击中后,有了‘隐身’的能力,是由于电磁场和光场的作用,这样的推测完全是合理的。”

  “那别人除了看不见我,也听不见我的声音呀?”

  “因为Weistling教授认为,电磁场的改变,不仅会改变光场,对声波的传导也是有影响的,或许造成介质产生变化,最终造成你声音在雷雨天的变化,目前对这项研究还没有定论,所以其实除此之外,或许也有别的可能,比如Weistling教授提出,也有别的学者对此提出过另一种推断,或许每次雷雨时,因为电磁场生物波等等的改变,对你声波的频率造成了影响,就像人类听不到次声波一样,导致你说话,正常人却听不到。”

  虽然楚杭努力化繁为简地讲述,谭音也很努力地听,然而听来听去,她还是根本没懂是出于什么科学原理,但出于好奇,她还是问出了自己曾经一直困惑的问题:“可那怎么解释为什么每次我‘隐身’,我的衣服会跟着我一起‘隐身’,但是我如果触碰别的东西,比如翻你的书,书却不能跟着我一起‘隐身’?”

  “这个问题我也请教了Weistling教授,他跟踪的两个案例和你情况一样,虽然没法百分之百确认,但他经过检索数据和实验分析,认为最大的可能是,物品能否跟着你一起受到电磁场和光场影响而产生‘隐形’效果,最重要的在于接触面积,衣物和你本人接触面积非常大,并且多数衣物导电,还容易产生静电,在雷雨天与本来就电磁场异于常人的你的身体产生摩擦,因此也受到了你身体电磁场和光场的影响,产生了普通人肉眼看不到的隐形效果。”

  这次谭音懂了,她仰头看向楚杭:“那么你能看见我,也是因为被电击后造成身体电磁场的异常,阴差阳错里和我进入到了‘同频’?”

  “对,Weistling教授也是这样认为,只是我不小心被电击的两次,通过我身体的电流都很有限,所以我并没有获得你那样的‘隐形’能力。”

  不过谭音对于科学原理和神秘自然、人体潜能都没有什么兴趣,她其实也不在乎自己的超能力到底是由于什么来的,她关心的只有一件事:“既然Weistling教授对我这种情况有这么深的研究,那我就想问问,我这种,还能恢复正常吗?”说到这里,谭音相当忐忑,“就是,有治疗的办法吗?总这么随着雷雨隐身下去总不是个办法啊……”

  “不用治疗。”楚杭却是终于露出了笑容,“谭音,你没必要治疗。”

  谭音愣了愣,期待又忐忑地看向楚杭。

  楚杭终于不卖关子了,他揉了揉谭音的头,脸上也露出了发自真心的笑意:“Weistling教授跟踪的案例对象之一,一开始也为这种‘隐身’的能力而苦恼,结果在一年后这能力就自然而然地消失了;第二例对象则消失得更快,九个月后就没有了所谓的超能力,完全变得和正常人一样了。”

  谭音睁大了眼睛,眼里写满了惊喜:“真的?!就不用治疗,自然而然就恢复正常了?”

  “恩。”楚杭点了点头,“按照Weistling教授的推断分析,因为被雷电击中而导致每次在雷雨天身体电磁场异常,但雷电巨大的电流能量,在体内蕴藏的时间也是有限度的,你可以理解成你的身体每次雷雨天都在不断地放电,你身上异常的电磁场在慢慢耗尽,随着时间推移,等彻底耗尽的那一天,你就没有任何‘超能力’了。”

  离谭音拥有这项“超能力”已经十个月了,如果以Weistling教授的两个案例来推断,那自己或许没多久,就能恢复正常了!

  虽然未来或许能恢复这种话听起来相当没有确定性,然而对于此前为此沮丧的谭音而言,无外乎是强心剂定心丸,至少心里有了期待,谭音只觉得脸心情也不由得好了起来。

  看着楚杭手里那一堆堆的外文资料和文献,谭音没来由的眼角就有些泛红,能掌握这么多的资料,能详尽说出这么多的专业术语,楚杭想必花费了大量的时间,而这些天他号称有事在忙原来就是在忙这些事……他没有骗自己,他一直在为自己奔走,即便如此匪夷所思的事,他都没有放弃,都一直坚持着……谭音只觉得内心相当愧疚和悔恨,自己竟然真的以为楚杭这些天是在故意回避冷落自己……真是……

  她内心有些庆幸地想,幸而刚才自己脱口而出的那句话楚杭并没有在意,以后自己一定要对楚杭更好一点……

  只是她刚这么想着,楚杭突然就清了清嗓子,他看向谭音,兴师问罪道:“好了,我要和你说的事说完了,那你要和我说的事,是不是应该更仔细地给我阐述一下?”

  “……”

  现在耍赖不知道还行不行……

  可惜楚杭显然没给谭音耍赖这个选项,他挑了挑眉:“我出轨了?劈腿了?要分手?谭音,你这思路倒是挺宽,我给你讲了这么多,你不如也给我解释一下?要分手是什么意思?”

  “……”

10262 3584871 MjAxOS8wNS8yMi8jIyMxMDI2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2/10262_35848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