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五十六章

书名: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叶斐然 更新时间:2019-07-02 21:56:28

  两个人又说了几句, 谭音面对蒋一璐的死亡质问视线,终于和楚杭先说了拜拜。

  蒋一璐手臂环胸,盯着谭音:“你俩到底怎么回事?”

  “这个……It’s a long long story……”

  *****

  谭音不得不一一回答了蒋一璐的质问, 蒋一璐听完,一脸歆羡和憧憬道:“这不就是双向暗恋吗?这诗一般美好的爱情,徐聿怎么就不能学学?”

  谭音来了兴趣:“所以你们两是什么进展?”

  蒋一璐十分郁闷:“说好的一起瓜分殖民地, 结果我现在竟然卡壳了!徐聿这个殖民地抵抗十分顽强啊,竟然不肯归顺, 我明明觉得以我们俩最近的发展速度,他应该表白了啊!结果我等了一周, 他愣是没有后续动作!气死我了!”

  谭音安慰了蒋一璐几句,楚杭的电话就来了, 他已经等在女生宿舍楼下了, 谭音临走前又给蒋一璐叫了一份甜品外卖,才放心地离开。

  *****

  短短几步下宿舍楼的路, 谭音却觉得异常忐忑而漫长,明明是按照正常的速度在走,但一切都像是慢镜头,当她走出宿舍大门, 看到站在不远处的楚杭时, 仍旧觉得这一切美好虚幻的像一个仲夏夜的梦。

  只是很快, 她就知道了, 这并不是自己的幻境,因为那个被万众瞩目犹如油画里走出来般的男生, 一张原本表情寡淡的脸上,在见到自己的那个刹那,犹如昙花绽放一般,微微皱着的眉舒展开来,嘴边漾起了一个极浅极淡的笑,然后他的双眼坚定而温柔的朝着自己走来。

  以前谭音的爸爸成天教育她,年轻人在大学里不好好学习是虚度光阴。

  这话不假,只是此刻,谭音才意识到,这句话后面,理应该还有一句话的。

  年轻人在大学里不好好谈恋爱,也是虚度光阴。

  *****

  一路挽着楚杭的手自然非常享受,只是周遭那些目光就让谭音有些不习惯了,以往她因为横幅的事也没少受人侧目,只是这次不一样,横幅她根本不在乎,然而楚杭她在乎。面对有些明显不怀好意或太过探究的目光,她仍旧不自在。

  反倒是楚杭比谭音淡定的多,在食堂里,他一只手牵着谭音,一边帮她撩了撩被风吹散的头发,动作自然又亲昵,根本不在乎任何目光,直白而坦然,排队的时候,趁着谭音不注意,还俯□□亲了亲她的脸颊。

  一顿饭,明明菜色简单,然而在楚杭的注视下,谭音竟然吃出了活色生香的味道来。

  饭后,两个人找了一间位于一楼的空教室,谭音也不浪费时间,她摊开书,真的认认真真求教起楚杭来。

  不得不说,楚杭这人讲起来,就是深入浅出,超静定结构力学材料力学、多跨连续梁结构力学混凝土设计、桁架理论力学结构力学……谭音越听越沉迷,她顿时有一种对建筑前所未有的把握感,仿佛只要力在风里,她就能感知到。一时之间,学习激情彭拜到恨不得冲到教室外面大喊一声――

  今天,力属于我!

  只可惜谭音的内心里正想在力的世界里称王,楚杭倒是不乐意了。

  他停下了讲解,抿了抿唇,看向谭音:“你都能学的进去?”

  谭音正在力的河流里徜徉,当即不疑有他,笃定地回复道:“学的进去!”

  只是自己这么说完,楚杭的脸色却不算多好看,而配合着这脸色,他合上了课本。

  “学了一个小时了,差不多了,今天到此为止吧。”楚杭顿了顿,声音不自然地解释道,“因为人在一段时间内集中注意力的高效率时间其实是有限度的,再学下去,恐怕事倍功半,不如劳逸结合。”

  谭音有些急:“楚杭,我学的进去啊!都学了一个小时了吗?我一点没感觉到,我觉得我现在状态还很好,还能继续学,不会效率差!”

  只是不论谭音如何保证,楚杭也不为所动,他一点也没有继续教的动作。

  “明天也可以继续。”

  谭音急道:“学习怎么可以等?!”

  “那难道要我等吗?”

  “啊?”

  楚杭抿了抿唇,有些忍无可忍又无可奈何道:“我知道不是你学不进,是我教不进。”

  谭音愣了愣。

  楚杭望向谭音的眼睛,他的声音有些努力抑制的赧然:“不是你的问题,是我的。”

  在谭音还没彻底反应过来之前,他那低沉而带了微凉质感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对着你讲一个小时力学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我看着你,没有办法集中精力,教不进了。”楚杭抿了抿唇,自暴自弃般道,“你要实在是想学,要不我叫陈自强或者张晨过来。”他说完,又看了眼谭音,然后竟然毫无心理负担地反悔了,“算了,还是别了,我感觉不□□全。”

  谭音一开始还没意识到什么不安全,等反应过来,才有些哭笑不得:“陈自强都有交往好几年的女朋友了,张晨不是也正在追Anna吗?这还有什么不安全的?”

  “总之,是男的,就不安全。”楚杭显然不想多说,耳垂微微泛红,一本正经拒绝道,“还是不行。”

  谭音有些失笑:“你要知道,最开始学院的一对一帮扶计划,我的结对子对象可是陈自强,要不是他当时摔断了腿不方便,我现在还在和他精准扶贫呢!”

  “反正现在我才是你的金主,你是我的小贫困户。”楚杭冷静道,“我认为我们这种一对一的帮扶关系是排他的是独家的,你既然受了我的援助,就不能中途去找别人辅导了。”他说完,又忍不住补充了一句,“何况陈自强、张晨成绩又没我好。”

  “哦……”

  “不过谭音,你是不是……”楚杭顿了顿,然后干巴巴道,“比起我来,更喜欢学习?”

  “啊?”这话题跳跃度怎么这么大,谭音一时之间有些摸不着头脑,楚杭这句话里的潜台词……

  她小心翼翼地问道:“你难道连学习的醋也要吃?我热爱学习不是好事吗?不然考的成绩差不是丢你的脸?”

  “你考成什么样我都不觉得丢脸。”楚杭抿了抿唇,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所以如果我和你的建筑模型一起掉进了河里,你救哪个?”

  楚杭看了眼谭音,状若随性道:“哦,就是随便问问,你只管按照自己心里想的答就行了。”

  只是他说完,又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补充了一句:“你要认真想想再回答。”

  “……”

  谭音看着楚杭明明心里在意的要死但面子上还装着一派云淡风轻无所谓的模样,简直是一个爆笑,她以前怎么没发现,楚杭原来是这么可爱的?

  谭音故作装出了很纠结的样子:“这个问题倒是有点为难呢……你知道模型对于我们建筑系学生的意义的,模型在人在啊……和男朋友一起掉在水里,所以当然是选……”她故意顿了顿,看向对面的楚杭。

  虽然努力抑制,然而楚杭脸上仍旧流露出一丝失落和惆怅,而他此刻表情严肃倔强地忍着,看起来竟然带了点楚楚可怜的意味,浑身上下飘散着一股让人怜惜的懂事,看了不由地都有些心酸。

  谭音舍不得逗楚杭了,她看向楚杭的眼睛,一口气道:“当然是选男朋友。”

  几乎是她话音刚落的瞬间,楚杭的眼神就因为这意外的答案而重新带了点得逞般的雀跃,虽然努力抑制,但他身上的愉快已经控制不住都满溢了出来。

  谭音的心突然像是掉进了一个蜂蜜罐子里,她想,原来恋爱是这种感觉,原来真的喜欢一个人,会在意他的感受会观察他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会因为他的快乐而快乐,而喜欢这种感觉,原来真的是会改变人的。

  这种美好而单纯的情愫,原来可以把冷淡疏离到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楚杭变成眼前这个别扭又有点幼稚的大男孩。

  谭音双手托着下巴,望着楚杭的眼睛又认真地重复了一遍:“我选你。”

  “因为我也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

  楚杭抬起头。

  谭音笑了笑:“我对你也是一见钟情。”

  楚杭完全愣住了,脸上的表情在震惊之余便是一种糅杂着甜蜜和惊喜的模样。

  “我其实在假扮盲人的时候,也就喜欢你了。”谭音认真地看着楚杭,“我一共试验了好几次,而你是唯一一个来主动提供帮助的人。”

  “那如果当时来主动提供帮助的是别人……”

  楚杭的话没有问完,谭音就打断了他:“如果是别人,那就没有一见钟情了。”

  “嗯?”

  “因为我就只喜欢你呀。”谭音想了想,语气却是很笃定,“你可能不相信,但我觉得冥冥之中有命运吧,因为是你恰好在那个时间出现,才会成就一场一见钟情,如果我们没有在那个时候相遇,那么下一次遇见的时候,我相信还是会一见钟情。”

  “不过……”谭音突然想到了什么,“既然你当初认为我假扮盲人是为了红和流量,并且也没和我求证过,就这么一直误解着,后来是怎么……怎么对我改观还喜欢我的?毕竟你等到了和我坦白的时候,我们才解除了这个误会啊。那岂不是在此之前,我在你眼里,都是这样一个为了红甚至连原则和底线都没有的人?这样的我也值得你的注意和喜欢吗?”谭音顿了顿,低声道,“总觉得之前我在你心里的形象确实不太好,又是疑似博眼球不惜伪装盲人消耗善意的网红,又是追求不成就画漫画泄愤的纠缠者,还是考了最后一名还恬不知耻挂横幅的同学……”
“印象是不太好。”楚杭侧开头,坦白道,“其实觉得你浑身都是缺点。”

  “……”

  楚杭,你这么老实你真的会失去你的女朋友的……

  “尤其对你第一印象和后面的反差实在太大,真的有点接受不了。”

  谭音好奇了:“所以第一印象是怎么样的?”

  “那时候你站在十字路口一脸茫然不知所措,明明看不到没法过马路,但只咬着嘴唇不向别人求助,就觉得还挺让人舍不得的。”

  看来自己让楚杭一见钟情的竟然是自己当时的假“小可怜”人设?

  “结果后来发现你是装的,就非常生气,生气得都没去求证过。”

  谭音嘟囔道:“那听起来我这么差劲,你怎么还会喜欢我啊,楚杭,你真的喜欢我吗?”

  楚杭抿了抿唇:“在当时看来,你的缺点真的和星星一样多,你的优点就和太阳一样少。”

  谭音有些生气了,结果楚杭却径自笑了,他看向谭音,一字一顿道:“但是太阳一出来的时候,星星都不见了。”

  “我发现就算你有九十九个缺点,只有一个优点,你这唯一一个优点也正好长在我的死穴上,就像是专门戳着我喜欢的点长得一样,所以就算对你有误解,也还是会忍不住去关注你。”

  谭音有些说不出话了,她有些害羞,也有些雀跃,更多的是感动:“楚杭,虽然之前有些是误会,但我这个人确实还有很多缺点,以后你可能还会发现更多缺点,但我会努力改正的!”

  “不用。”

  “恩?”
“不用改。”楚杭笑笑,“这样就很好。如果谈恋爱和喜欢,就要求另一方为自己改变,那这种恋爱不谈也罢了,你就是你,你很可爱,你的缺点也很可爱。”

  谭音这下是真的有些悸动,她从来不是完美的人,有时候冲动又毛躁,然而楚杭根本不想要改变她,她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

  有人愿意拥抱真实的自己,这真的是件幸福又足够幸运的事,尤其这个人还是楚杭。

  谭音心里感动的要死,然而嘴上却还是忍不住揶揄楚杭:“你现在这样要是被学校里其他女生看到了,她们肯定要说你崩人设的,蒋一璐还说和你谈恋爱谈个几年也听不到一句情话,你这个变化怎么有点大?”

  楚杭没让谭音再问下去,他用吻堵住了谭音的话。

  这是一个缠绵又温柔的吻,只是吻到后面,楚杭明显有些气息不稳,那温柔里,也带了点掠夺般的强势,而在一切快要控制不住之前,楚杭悬崖勒马般停止了这个深吻,他有些懊恼地看了眼谭音。

  “对不起。”
只是这毫无诚意的道歉过来,他又俯下-身来,给了谭音第二个吻,之后是第三个,第四个。

  谭音被他缠-绵又细致地亲着,描摹着口腔里每一寸每一丝,整个人都有些招架不住,背脊上更是蹿过那种让人悸动不安的小电流,她被楚杭抱着,一点反抗的余地也没有,只能由着他予取予求,只剩下脑海里晕乎乎地想着,楚杭怕并不只是男狐狸精转世,可能还是个接-吻鱼成精。

  等楚杭最终再放开谭音,两人都是脸红心跳到有些微微的战栗。

  “只给你看。”

  谭音还完全沉浸在刚才那活-色-生-香的吻里,连声音听起来都软软的绵绵的:“什么?”

  “这个样子,只给你看。”

  “人设只崩给你看。”

  妈的,谭音想,真他妈是会心一击,楚杭说自己的优点都是戳着他的喜好长得,难道楚杭说的情话不是戳着自己的软肋长的吗?

  这种话,试问谁能抵挡得了?

  一瞬间,谭音只觉得,幸好这才是刚刚在一起,要以后时间长了,楚杭人设更崩个彻底,那自己还能有还手之力?恐怕真是死了死了。

10262 3584258 MjAxOS8wNS8yMi8jIyMxMDI2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2/10262_35842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