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五十四章

书名: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叶斐然 更新时间:2019-06-30 21:41:25

  谭音嘟了嘟嘴, 低声道:“我这么讨厌那你现在拉我拉得这么紧干什么啊?”

  “我现在想通了,讨厌你实在是很麻烦,所以还是喜欢你算了。”楚杭状若云淡风轻道, “而且现在误会也解除了,当初你不是蓄意骗我,所以我现在一点也不讨厌你了。”

  事情兜兜转转饶了这么一大圈, 谭音才哭笑不得地发现,当初原来因为那场误会, 自己错过了什么。

  她挺委屈:“你为什么当初不和我直接确认?当面对质也行啊?就这么憋着不说,不然当初我们不就能谈恋爱了吗?也不用错过。”

  “现在也可以谈。”楚杭移开了目光, 声音不自然道,“反正现在你诡计得逞, 我更喜欢你了。”

  ???

  说起这个, 谭音又有些委屈了:“我怎么不觉得,你虽然说得挺好听, 说喜欢我,可刚才地震了从图书馆出来,你把我丢在广场上以后,连再看也没看我一眼, 你每次救人出来我喊你, 明明那么大声, 站的比你离我远的人都在看我了, 可你就当没听见,对我置若罔闻的, 这真的是喜欢吗?”

  “我听到了。”

  所以听到了为什么还假装没听到根本不理睬?谭音觉得有点生气,难道是因为觉得自己还和周铭在一起,所以楚杭赌气都懒得理自己?这也太小气了!

  楚杭却在谭音胡思乱想之际终于开了口,他的声音有点干涩,简简单单几个字,却像是花了巨大的力气和勇气:“我不敢看你。”
楚杭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像是舍弃了羞耻感,他看向谭音,声音微微压低,声线低沉,一贯带了凉意的质感里参杂了一丝几不可查的不自然――

  “不敢看你,因为怕自己一看你,就不想去救别人了。”

  谭音被这个答案给弄得有些不知所云:“为什么?”

  “因为喜欢你,喜欢到想到你,都会变得更加惜命。”楚杭顿了顿,“觉得自己还没有和你在一起,如果救人的时候就出了意外,是不是太不值得了。”

  “我以前从没有怕过死,但是喜欢你以后,发现自己就怕死了,有人说,喜欢一个人,就像有了软肋,现在才知道,这句话是真的。”楚杭说到这里,看了一眼谭音,努力抑制着情绪,“我怕我要是死了,你就真的和周铭双宿双飞了,或者就算不是和周铭,和别的人,总之一想到这里,我就接受不了,觉得自己不能死。”

  “我怕再多看你两眼,我连救人都不想去救了。”这一次楚杭移开了视线,看向了地面,“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现在想来,可能大禹并不是全然心中只装着大情大义,心如钢铁一般坚硬,为了节省每一分钟时间才这样,而是因为他大概也和我一样,怕进了这家门,就出不去了,妻子孩子,温暖的家,他怕一回去,就沉溺其中因私废公,再也不愿意出门吧。”

  楚杭的声音有些干涩,然而谭音听在心里,却觉得悸动而温柔。原来是这样……原来竟然是这样……

  楚杭深吸了口气:“所以我不敢看你,也不敢回应你,因为我知道你是安全的,而还有很多人被困在图书馆里。”

  谭音一颗心完全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蒋一璐总是劝说她找一个文科专业的男生谈恋爱,说是这样才能体会到中文情话的美妙,然而谭音此刻却觉得,楚杭这样直白质朴的言辞才最为动人,天然的毫无雕琢的,就像是楚杭这个人一样,不加修饰,没有虚假,全然地把自己心中所想展现给谭音,而这样就够了,这样就是最好的。

  只是在谭音不知如何接话之际,楚杭抬了头,然后强硬地拽住谭音,逼着她直视自己:“所以我说了这么多,就问你一句话,你现在还喜欢不喜欢我?”

  他这个模样,又英俊又认真,严肃到让人觉得是在做什么世界性的建筑设计项目,黑亮的瞳孔里完全只倒影着自己,声音轻柔又充满了诱导性,一双眼睛传递着的,仿佛都是――“说喜欢!说你喜欢!”

  楚杭这男狐狸精,还真的挺邪门的,谭音只觉得自己一瞬间完全被蛊惑,等她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说了“喜欢”。
楚杭终于笑起来,他俯□□,帮谭音彻底擦掉了脸上还遗漏的泪痕,直视着谭音的眼睛,摸了摸她的头:“真乖。”

  妈的,谭音想,自己又不能呼吸了……

  这一次,楚杭的语气终于轻松起来,他的声音里带着劝诱:“既然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那就没周铭什么事了,现在,你跟我一起,当着我的面,去和他分手。”

  “不行啊!”

  楚杭果然又黑了脸:“谭音,那你是什么意思?既放不下他,不和他分手,他继续做他的正牌男友,我呢,你又说喜欢我,要吊着我当地下情人?当一个见不得光的小三?”

  谭音不怕死地道:“恕我直言,你现在的行为,不就是个小三吗?”

  楚杭强词夺理道:“你和他没感情,我看他对你哪点像对男朋友,我怀疑他是gay,你们是形式情侣,虽然我没有证据,但反正我不叫小三。”

  ???

  人家周铭真的并不喜欢男的好吧!

  “何况我也没有纠缠你,我只是喜欢你,我想让你知道,想对我自己的这段感情有个交代,要是你不答应……”

  “要是我不答应,你也反正努力过了就死心了,可以move on了?”

  “要是你今天不答应,那我明天再来试试。”

  “……”

  “明天不行,后天再试试,后天不行,大后天也能试试,要一直不行,我就一直等,我就这么静静地等你们分手,就像静坐示威一样,我不主动闹事,这就不是小三。但等你们分手了,你就是我的了。”

  楚杭这个模样,明明气鼓鼓的,却还要努力装作云淡风轻镇定自若,努力抑制着自己的情绪,面上仍旧一派冷静,谭音心跳加速之余,也难得生出了点敌我主动权对调后的坏心眼。

  “但是我不能和周铭分手哎。”

  楚杭果然脸色更难看了,他顿了片刻,才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我可以等,我会一直等,等你们分手的那一天,只要你们分手了,你可以第一时间联系我。”

  以前对自己爱理不理,现在连没名没分的可怜备胎都愿意当了。这可真是……

  谭音哭笑不得,她过去拉了拉楚杭的手,一点都不忍心再骗他:“我和周铭不用分手,因为我们像你和Anna一样,本来也就没在一起过。”

  楚杭皱了皱眉,显然有一堆问题要问。

  谭音只能从头到尾,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简略地给楚杭解释了一遍。

  楚杭听完,神色有所缓和,只是很快,他的脸色又有些难看了:“所以,也就是说,如果上次我没帮你去还书,没背你下山,其实你和周铭,早就在名义上也分手了?”

  谭音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没错……要不是你突然戏精附体强行给自己加戏,我和他早就……恩……”

  “……”

  楚杭紧紧抿着嘴唇没说话,然而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却像是一只人形河豚,有点惨,但也有点好笑的可爱。

  他大概现在心里,悔得肠子都青了吧。因为无论如何没想到,让自己恋爱之路如此艰辛的,其实不是周铭,而是他自己。

  只是很快,楚杭又有些阴阳怪气地吃味起来:“便宜周铭了,还做了个你名义上的男朋友。”

  “……”

  都澄清了周铭只是朋友了,楚杭怎么对他的敌意还是这么大呢!

  “莫名其妙我就变成你的第二任男友了,你还多了这么一个前男友,而且名义上来说,他就是你的‘初恋’了。”

  ……

  楚杭这语气里含恨带怨,想来此刻他的心理是十分不平衡。

  “那要不这样,你要实在不平衡,也去找个前女友?”

  “不要。”

  楚杭说完,还恶狠狠地瞪了谭音一眼:“别说废话了,现在去找周铭说清楚,告诉他不伪装情侣了,你们的合作到此为止,以后你是有男朋友的人,不能和他炒绯闻了。”

  “和周铭当然好说,但现在学校里大家都知道我和他高调在一起呢,我感觉还是得找个由头在大众舆论面前也有个交代得过去的分手理由,然后我得低调个一段时间,然后再宣布新的恋情,这样比较合适。”

  只可惜楚杭丝毫不理解谭音这反计划里的一片苦心,他皱了皱眉,不满道:“为什么要间隔一段时间?”

  “这是为了我们的名声好啊,你想,要是我刚宣布和周铭分手,就火速无缝链接和你在一起,大家当然觉得要不是我劈腿,要不就是你小三上位,说出去多难听啊!”谭音想到这里,也有些苦恼,“就是和周铭找个什么理由分手比较好呢?之前晒恩爱晒的用力过度,现在想找个合适的理由都难……”

  “就说我是男小三,单方面纠缠你,虽然你没理我,但导致周铭误解,和你吵架,最终吵架次数多了,把感情吵没了,于是分手,而我趁你失恋伤心趁虚而入,成功上位。”楚杭说完这番话,连眼皮都不带眨一下,面不改色道,“我已经帮你想好理由了,就这个了。你们今天马上宣布分手,让我小三上位。”

  ???

  谭音试探问道:“这样对我是没影响,但是你的名声不要了?”

  “恩,不要了。”

  ……

  “那我去找周铭。”说到这,谭音就忍不住想吐槽,“刚才还在广场上我就已经看到周铭了,人都已经到图书馆这儿来找我了,结果你一把把我拉到这边没人的林荫道下,愣是这么说了一通,周铭还指不定在图书馆门口怎么找我呢。”

  谭音摸出手机一看,果不其然,上面全是周铭的未接来电。

  “别找了,就电话给他说清楚吧,正好今天的饭也不用吃了,你们既然都‘分手’了,再被别人看到一起吃饭容易误会,今天你想吃什么?我带你去吃。”

  ……

  不得已,在楚杭的坚持下,谭音只能拿起电话给周铭打了过去,结果自己刚喊了一句“周铭”,楚杭就把手机抢了过去:“你好,我是楚杭,谭音的男朋友,现在谭音和我在一起,很安全,待会我们两个要一起去吃饭,不方便和你一起了,以后我们三个人再约,谢谢你以前对谭音的照顾,以后我会照顾好她。”

  一番话,头头是道,滴水不漏,谭音听得简直目瞪口呆。

  楚杭把手机丢回给谭音:“愣着干吗?去吃饭。”

  小三上位成功以后,楚杭一张脸上就颇有些心机得逞般的志得意满,像是刚开完屏的骄傲孔雀,他牵着谭音,一点不顾忌周遭人的目光,就这么冷静又镇定地在众目睽睽之下朝校门口走去。

  楚杭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谭音也是,而谭音倒追楚杭不成为爱跳楼这段“佳话”就流传更广了……

  如今因为地震,在图书馆门口的这片平底广场上,几乎聚集了大半个学校的人,那么多双眼睛里,早有人认出了谭音和楚杭,而两人此刻十指相扣的手,更是成了众人的焦点。

  谭音没走几步,已经感觉到了如芒在背的注视,那目光若是汇聚成实质,恐怕这些女生们恨不得纷纷给自己一刀……

  果不其然,没多久,她就收到了蒋一璐的微信。

  “我的线人说,看到你和楚杭在图书馆门口十指相扣,妈的,这都什么谣言啊,虽然我对平时提供的线报一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是100%的假料,我都容忍了。但这种空口造谣,就有点过分了!”蒋一璐显然很气愤,一连发了几个怒火冲天的表情包,“我气不过,把人给拉黑踢出群了,以儆效尤!”

  “……”

  谭音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回什么好,因为不知从何开始解释,她索性放下了手机,暂时没有回复蒋一璐。

  然而对于这件事的发展,她也仍旧抱着想再确认一遍的心思,谭音看了眼在自己身边的楚杭:“那个,楚杭,我就再确认下,你现在,没生病吧?也没发烧吧?意识很清醒吧?会不会我之前纠缠你纠缠的太紧,隐身还盯着你,导致你现在……其实判断能力有点弱?甚至会不会产生了幻觉?总之之前的事我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我都向你道歉。”

  “谭音,我清醒得很。”楚杭看向谭音,简直是有些咬牙切齿的无可奈何,“你能不能相信一点我?你是有错,错在半途而废,追求就要有个追求的样子,死磕到底,还能追追就算了的。”楚杭不屑道,“就这样,竟然还好意思标榜自己是个执着和专一的人?”

  “……”谭音噎了噎,但随即,她很快也想起了什么,“我还没问你,你还有多少事情骗了我?”

  “什么?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楚杭大言不惭地否认道,“我从不骗女朋友。”

  “你早就能看到我隐身了却不说,这是骗我;还没进大学就对我有非分之想了也不说,这也是骗我,除此外,你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的?”

  “……”

  “现在轮到你坦白交代了,你要是骗我被我发现了,我可能就要找周铭哭诉了。”

  “你不许找周铭。”果然,只要一提及周铭,明明都澄清了是真的纯朋友,楚杭还是完全忍不了,他不自然道,“你别找他。我坦白交代就是了。”

  风水轮流转啊,谭音想,刚才在桌子底下还是自己被逼供呢,如今事态变化,轮到自己坐庄了。

  “那你说吧,好好交代,要事无巨细地交代!”

  “你送外卖摔了开车送你,不是为了练车,单纯只是想送你。”

  “去了一个又一个小区,不是想看小区设计,那几个烂小区没几个设计能看的,只是不想你送餐迟到被人刁难扣钱。”

  “在教室里砸你纸团,我是故意的,因为不想让你坐在别人身边。”

  “给你点奶茶,也是故意的,想给你喝。”

  “让徐聿脱掉有百合花粉味的衣服,也是故意的,不想你过敏。”

  “在咖啡馆那次开空调,是因为不想你着凉。”

  “有次洗澡你也在浴室里,不让徐聿脱裤子,因为不想你看他。”

  “钢琴,也是弹给你听的。”

  ……

  妈的,谭音想,看不出来楚杭竟然骗了自己这么一箩筐,不过从送外卖时就这么言不由衷了,自己是不是能够以此推断,楚杭那时候对自己也是情难自禁?毕竟当初还误会自己伪装盲人,这层旧恨又加上了画漫画的新仇,理应对自己避之不及心怀怨恨才是……

  这一刻,谭音忍不住有些飘飘然,她的脑海里只有一句歌词――“如果这都不算爱……”

  而这样一推断,过去在自己眼里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的一件件事,如今仿佛是镀上了厚厚一层糖霜的甜甜圈,又香又软,还新鲜出炉,回忆里都是那种甜蜜的让人难以抗拒的气息。谭音瞪大眼睛看向楚杭,越是听越是觉得不可置信,而楚杭却似乎压根没有停下来的意图,他要交代的,实在是太多了――

  “从来没喜欢过Anna,八点博物馆的地点时间,就是大声说给你听的。”

  “鞋子不是扶贫才给你买,你穿细高跟很好看,但是那鞋子磨脚,我看到你走路姿势都有些不自然了,买鞋让你换是希望你能舒服点。”

  “和Anna看美术馆不是结束的早,是因为你没来,根本没怎么和她看,就中途回来找你了,怕你雷雨天遇到麻烦没人看得见你也没人帮你。”

  “机器猫内裤挺可爱的,但我关注这一点确实是不对的,非礼勿视没做到,对不起。”

  ……

  “其实担心的是你会不会感冒,没担心猫。”

  “带走猫把你赶回宿舍不是怕你传染感冒给我们,是怕你不及时换衣服洗澡生病。”

  ……

  “你从周铭那里借的小电驴,其实坏彻底了,修不好了,你领去的那辆是我给你新买的。”最后这一句交代,楚杭的语气却像是因为回忆起了什么场景一般,竟然带了点不甘和咬牙切齿,“我要知道你要拿来和周铭一起同乘,我死也不会给你买。”

  “……”

  这位朋友,注意分寸啊!这可是你在交代!不是给你机会翻旧账啊!

  “徐聿没告诉我老校区有老教室可以画图,是我自己跟你来的,怕你一个人害怕。”

  “外出爬山那一次,说我是团队安全的负责人,也是骗你的,我根本不是。”
“下山有近道,我想抄近道反而绕了路,也是骗你的,因为想让你多睡一会。”

  “有多漂亮就可以有多作,你的漂亮程度怎么作都可以,这不是徐聿说的,就是我说的。”

  只是明明应该是楚杭方面的交代,他越是坦诚越是真的老实交代了,谭音反而越发不好意思越发脸红了。

  不就是交代吗?怎么能交代得和表白似的?

  楚杭越是往下说,谭音越是忍不住低下头,她的脸红的像是烧了起来,这才开始真切地感受到楚杭确实是喜欢自己的,因为在那些自己根本没意识到的时刻,他一直默默在用他的方式关注着自己,保护着自己。

  谭音一时之间,觉得内心既酸涩又甜蜜,你爱着的那个人也恰好爱着你,这是多么美妙的巧合。

  以前被雷劈了以后虽然有了隐身的超能力,但这超能力无法自主控制,常常给谭音带来麻烦,一旦隐身,又像是被社会隔离,虽然谭音每次嘻嘻哈哈,但其实也不是没有害怕和担忧过,自己这样不正常,以后真的会有人能接纳这样的自己吗?虽然嘴上说着自己是天选之子,但谭音也觉得自己是有点倒霉。

  然而直到这一刻,手上还能传来楚杭温热的体温,自己竟然真的握着这只手,谭音才真心实意地觉得,自己确实是天选之子,别说学习搞上去了,竟然连高岭之花楚杭都搞上手了!

  自己这个运气,还是可以的。

  只是面对这位“小三上位”的新晋男友,谭音还是有些害羞和无措,两个人选的是西餐,结果整顿饭里,谭音不是不小心碰掉了甜品勺,就是看楚杭看到走神差点切牛排切到手,弄的最后楚杭看不过,也不顾别人眼光,径自把谭音的餐盘一股脑端到自己面前,优雅又镇定地帮谭音把一块块牛肉都切好,然后才把餐盘物归原主放到了谭音面前。

  谭音小口小口地用叉子吃着牛肉,明明很美味五分熟的牛排,她也都食不知味了,因为眼前的楚杭好像更秀色可餐一点,她吃两口,就看两下楚杭。

  看到最后,连楚杭都有些不自然起来:“你看我干吗?”

  谭音咬了咬叉子,一脸认真:“总觉得眼前的你可能是个幻境,我一不看牢,再抬头,你就消失跑掉了。”

  “白痴。”

  只是楚杭虽然这么说,低下头时嘴角却是在笑。

  而没过一会儿,正优雅用餐的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放下了刀叉,看向了谭音:“你的牛排配的是松茸菌菇酱吧?”

  谭音不疑有他,点了点头。

  “哦,我的是黑胡椒酱,我想吃一下你的口味。”

  谭音二话没说,就把自己的餐盘端起来就要给楚杭递过去,然而楚杭却没接,他低下头,脸色有些红,声音也有些不自然:“不用这么麻烦,我就吃一口,你喂我就行了。”

  喂!能不能不要用这么正经的语气说这种话啊!谭音好不容易恢复正常的脸犹如被燎原的火烧过一样,又不经逗的红了起来。

  这西餐厅环境高档,虽然似乎并没有别桌在关注自己和楚杭,然而谭音还是下意识地不好意思,她捂了捂脸:“别了吧,喂来喂去好像有点秀过头了吧,我也是会害羞的呀。”

  楚杭看了谭音一眼,继续拿起刀叉切起自己的牛排来,声音很平静镇定,然而说的内容却不太对劲了:“是吗?可我看你当初和周铭在食堂里那么多双眼睛的注视下,还是大大方方互相喂了半个小时,一看心理素质就挺好的,不像会害羞的人。”

  “……”

  楚杭说完,放下了自己的刀叉,然后看向谭音:“喂吧。”

  谭音以前只知道女生爱吃醋,没想到楚杭一个男的,醋劲也这么大!只是按照他此刻这个酸味扑鼻的醋意,自己不给他喂一下,怕是过不去这个坎了……

10262 3583303 MjAxOS8wNS8yMi8jIyMxMDI2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2/10262_3583303.html